第209章 :断桥血战

    虽然他们可以隐藏了行踪,我甚至连一丝感应都没有,可这一切。还是在我的意料之中,我早就料到苏振铭一定会出现。

    所以两道金光一出现,我已经冲了上去,同时身上金光大盛。金鳞真龙的力量奔涌而出。双手齐伸,两股力量疾打而出。分别拦向两人。

    与此同时。张渔已经一闪身就跃入了河中,人在半空时,已经双手疾缠那喜铁链子,一翻身已经骑在了那大鲶鱼的脑袋上,单手一举。啪的一掌就打在大鲶鱼的脑袋之上,那大鲶鱼顿时往下一沉。潜入了水下,而大黑鱼和金丝鲤也一起甩尾,钻入了水中。

    我知道张渔的手段,自然不担心。全身力量激荡。奋勇狂击。生生拦住那两道身影。两人正是苏振铭和苏出云,同时祭起一虎一蛇,也是异常凶悍,双双出手,全力攻向我,虎啸蛇腾,金光大盛。

    我身负金鳞真龙三成力量,自然不惧,力量奔涌,杀意狂飙,身上那股暴戾之气自然而生,以一敌二,奋力狂战,只是我的对战经验,明显低于两人,几招一过,就有点落了下风了。

    陌楠刚要从上来,叶知秋忽然鬼魅一般的从断桥下飘了出来,一闪身就拦在了陌楠的身前,微微一笑道:“陌家姐姐,男人间的事情,我们女人家还是不要插手的好,随便他们斗去,我们也好久没见了,就这么谈谈心可好”

    话一落音,一个爽朗的大笑声就响了起来:“说的对极了,男人的事情,还是让我们男人解决,女人家靠一边聊天去吧”声音一起,拼命四郎已经大步而来,一直奔到我们身边,手一伸就加入了战局,直接将苏振铭揽了过去。

    拼命四郎一将苏振铭揽过去,我顿时轻松了许多,苏出云些许时日不见,手段也见增长,虽然力量远不如我,却胜在经验丰富,身法也远比我灵巧,一时我也拿不下他。

    随即一道香风一刮而过,那碧目美女陶莉莉已经出现在陌楠身边,冷冷的看着叶知秋道:“不如换我来和你谈谈心,如何”一句话说完,身边前后左右,已经同时闪起四道阴魂。

    而陌楠则趁机抽身,拦在了黄局长等人身前,护着黄局长等三人急速离开,片刻已经从断桥上消失不见,我早就有过交代,一旦苏振铭等人出现,先护送黄局长等人离开,还没到要他们命的时候,黄局长活着,会给我们制造不少方便。

    那陶莉莉一出现,叶知秋就苦笑道:“我和你还真没什么好谈的,你使的全是阴魂,我的毒药再厉害,对虚无之物也造不成任何伤害,这样谈下来,对我可没有任何好处。”

    陶莉莉根本就不再接话,玉手一挥,陡起一阵狂风,四道阴魂已经呼啸而上,同时身边又闪现出四个阴魂来,紧紧护住她的四周,不给叶知秋半点机会。

    打的最激烈的,当然是拼命四郎和苏振铭,拼命四郎这家伙,一打起架来,完全是一副不要命的架势,不管苏振铭的招式有多花俏,不管苏振铭是攻击他哪里,他根本就不躲不闪,苏振铭从何处攻击他,他都是一拳直击,直打苏振铭的脑袋,苏振铭当然不愿意和他同归于尽,只好躲开,如此反复,根本就拿他没办法。

    几人缠斗片刻,我渐渐占了上风,金鳞真龙说的对,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花招的用处都不大,苏出云的手段足够精妙,可总是被我用力量强行逼开,我九亟使出,他却不敢硬接,时间一久,自然就被我压制住了。

    我的手不容情,一阵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施展开来,只想尽快将苏出云给灭了,好去帮拼命四郎,逐渐将苏出云逼到了断桥之处,眼看就无路可退了。

    就在这时,断桥之上,忽然出现了十来道黑影,鬼魅一般悄无声息的向我们逼来。

    这些人一出现,我就感觉到一股凌厉的气势铺天盖地的压迫了过来,一扫眼已经看见他们身上的描金黑袍,顿时大吃一惊,一道九亟逼退苏出云,放声大喊道:“大家小心井里的人来了,迅速集中,不要被他们各个击破。”

    我这么做,自然是有道理的,断桥面积并不算宽,我以金鳞真龙之力独挡的话,或许可以撑上一会,可要是被他们从四面包围,我有金龙护身,倒是不惧,只怕拼命四郎和陶莉莉得吃大亏。

    我这一喊,拼命四郎和陶莉莉迅速的退了过来,而苏出云、苏振铭和叶知秋则趁机退到那些黑袍人之中,那些黑袍人则直接将他们三个护在身后,分明是早就串通好了的。

    与此同时,尚在河中与大鲶鱼搏斗的张渔陡然大喊一声:“小子敢暗算我”

    我急忙转头看去,却见一个穿着一身黑色皮衣的汉子,一翻身就从张渔的背后跃入水中,刚想逃走,却被那大黑鱼一口咬住,直接举出了水面。

    而张渔的后腰之上,则插了一把匕首,深及刀柄,鲜血则不断顺着刀柄往外淌,迅速染红了一大片河水,显然这一下伤的不轻。

    刚看到这里,那几个黑袍人已经逼到了近前,我虎吼一声,和拼命四郎双双扑上前去,拦住那些黑袍人,厮杀了起来,而陶莉莉双手连挥,不断有阴魂飘起,瞬间整个断桥之上,已经布满了阴魂。

    那些黑袍人则根本不惧怕,有两人不断弹指,指风所过,那些阴魂不断发出**之声,每一声响,必定有一个阴魂散去,显然是早就准备了克制陶莉莉的人。

    我和拼命四郎则分别被数人强攻,我还好点,毕竟力量强大,拼命四郎那种不要命的打法,可就吃了亏了,一上手已经连伤了数处,好在他身体恢复能力惊人,要是一般人,只怕已经倒下了。

    我知道再这样下去,我们必死无疑,心头焦急,万万没有想到,苏出云也和井里的人搞到了一起,这一下失算,只怕我们都要折在这里。

    可被堵在这断桥之上,连逃走也无路可逃,偏偏那金鳞真龙这次也不出现了,我心中默念数遍,想要它附身帮忙,却连一点反应也没有。

    这时河面上忽然响起了一声惨叫,我抽空瞟了一眼,却是张渔一拳将偷袭他的人打的口吐鲜血,随即被大黑鱼一口咬成了两截,顿时发出惨叫声来。

    几乎同时,拼命四郎发出一声怒啸来,一拳轰在一个人的脑门之上,将那人的脑袋轰的稀碎,自己却也被那人一刀捅中腹部,差一点就被开了膛,踉跄几步,一下就坐在了地上,哪里还能再战。

    我狂吼一声,拼命冲了过去,紧紧护住拼命四郎,高声疾喊道:“莉莉,你带老四先走,从水里走”

    陶莉莉刚一动身,已经有两道黑影企图飞越过去,却又被我拼命拦住,总算让陶莉莉将拼命四郎救了回去,可这样一来,我一人独挡数人,哪里还挡得住,身上顿时中了两下,一下被一把大铁钩子钩住了肩头,生生撕下一块肉,一下被一拳打中胸口,顿时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可这两下,也使我心头那种暴戾的气息,彻底的被激发了出来。

    我猛的一闪身,使出全身所有的力量,九亟一闪,直点其中一人,其余人急忙攻我身体其他部位,企图逼我回手自救,我却根本不理会向我打来的几道拳风掌影,直接硬冲了过去,一指点在那人额头之上,顿时波的一声,那人的脑袋应声而碎。

    可几道拳风也同时打在了我的身上,五脏六腑几乎都移了位,我却反手一拳,又打中一人胸口,顿时咔嚓一声,那人胸膛直接塌陷了下去,鲜血狂喷,眼见不得活了。

    我心中那股凶残气息,已经飙升到了极点,口角鲜血流淌,浑身都是伤,却像无事人一般,一拳击中,根本就不停手,又一转身扑向另外一人,那人见我连杀两人,早就心生惊惧,疾向后退,我的身法却陡然加快了许多,狂冲而至,一把抓住了他,猛的一张口,一口就咬在他的脖子上。

    一股腥膻的鲜血,顿时流入了我的喉头,血一入喉,那种嗜血的**,就再也止不住了,连吸几大口鲜血,一把拧断了那人脖子,又转身向另外一人扑去。

    黑袍人连折三个,已经有人喊道:“大家快退,这小子身上的金乌之力失控了,他就要变成怪物了,不要和他硬拼,他自己会被金乌之力杀死的。”正是苏出云的声音。

    我猛的一转头,就看见苏出云、苏振铭和叶知秋站在后面,剩下几位黑袍人则挡在他们之前,我心头尚有残存意识,知道自己不能离开这里,一旦我离开了,拼命四郎和陶莉莉也就完了。

    可心头那股杀意,却几乎烧红了我的眼睛,浑身煞气翻腾,一心想杀了苏家兄弟,偏偏又不能离开,忍不住猛的一昂头,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啸声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