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不人不兽

关灯
护眼
    这声尖啸一出口,我自己也吓了一跳,这简直就不像是人的声音。而是一头凶兽,还是一头负了伤的、极度凶残的凶兽

    而我的身体,也开始发生了变化,身上长出一层金色的鳞甲来。十指指甲呼呼往外冒。双手迅速的变了形,大如蒲扇。两颗牙齿直接刺了出来。如同吸血鬼的獠牙一般。

    我看不见自己的脸,但我知道,现在的我,一定已经不是原先那张脸了,因为所有的人看向我的眼神之中。都充满了恐惧,包括陶莉莉和不能动弹的拼命四郎。

    我心中的杀意。已经达到了顶峰,整个人充满了那种只有杀戮才能消除的焦躁感,嗜血、暴戾在我的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现在的我。已经变成了不人不兽的怪物。

    我怒嘶出声。忽然疯了一般的冲向那些黑袍人,这种强烈的杀意,使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一看到人,不由自主的就想出手杀了,只有鲜血,才能让我得到片刻的满足。

    那些家伙好像都极其害怕,苏家三人则直接转头就跑,那些黑袍人早没了之前的气势,一个个也都跟着逃窜,可我哪会让他们跑了,三步一跨,已经追上了一人,正是那个之前用钢钩钩去我肩头一块皮肉的家伙,一把抓住他的肩头,另一只手一伸,抓住他的手腕,奋力一撕,生生将他的一条胳膊给扯了下来。

    鲜血狂喷

    喷洒在我身上、脸上的鲜血,使我那股嗜血的**更加高涨,凄厉的惨叫声,在我耳中听来,简直就是最美妙的音乐。

    所以我毫不犹豫的又撕下了他另一条胳膊,再一把抓住他的脑袋,五指一用力,直接将他的脑袋捏爆了开来,红白之物喷溅的四处都是。

    可就在我杀了这人的瞬间,其余的人已经飞一般的撤离了断桥,我嘶吼着再度追上去,眼中只有晃动的黑袍,心中只有无限的暴戾,只想着一件事,那就是杀戮

    刚一下断桥,忽然迎面撒来一张大网,迎风就涨,呼的一下,就已经将我罩在网中,随即一个声音大喊道:“大家一起上,他已经被我的弥天网罩住了”

    我顺着声音看去,正是上次用弥天网罩住张宗树那大金猪的家伙,依旧是一袭描金黑袍,高大的身躯充满了力量感,正奋力的拉扯着弥天网,企图将我拉过去。

    而那些黑袍人则纷纷转了回来,就连苏出云和苏振铭、叶知秋也转了回来,十来道劲风,一起向我打来,其中一个黑袍人喊道:“抓活的,这小子对我们大有用处”

    可苏出云、苏振铭两人明显没有这么想,白额金虎和毒牙飞蛇双双闪起,两道金光灿烂的身影,同时攻向我的要害。

    我被困在弥天网中,眼见就要被十数道劲风打中,顿时心头大急,猛地往上一蹿,带着那渔网直蹿而上,那高大汉子被我这么一拉,顿时一个踉跄,身形向前栽来。

    我这一蹿,已经脱离了十数道劲风的范围,人在半空之中,已经一把抓住渔网,奋力一撕,生生将弥天网撕了一道口中,人从网中直接蹿了出去。

    这一脱困,那些黑袍人顿时惊呼出声,我身在半空,已经猛的一翻身,向下急落,一下跪在一个黑袍人的肩头之上,那人根本承受不住,双腿同时咔嚓一声响,腿骨硬生生被折断,躺在地上,惨呼不止。

    我则根本就没有停止的意思,一抬脚就踢在他的脸上,一下就踢的死死的,半张脸都被踢扁了,哪里还活得成。

    那些黑袍人一起发一声喊,纷纷再度逃窜,我则一步就蹿到了那个手抓渔网的高大汉子面前,手一伸就抓住了他的渔网,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已经一网将他罩在其中,猛的一下扑了上去,抓住胳膊和腿直接硬生生折断,双手一盘,将那高大汉子团成了一个肉球,猛的一下给举了起来,双腿一蹬一蹿,举着肉球就蹿到半空,随即一翻身,从天而落,奋力一摔,用那汉子折成的肉球,硬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土坑来。

    其余的人早就跑了,我也不知道该往哪追,心里还残存着一丝理智,拼命告诫自己要变回来,可这点意识,迅速的被心中那股嗜血的愿望淹没,目光一转动,已经看见了断桥上的拼命四郎和陶莉莉。

    拼命四郎腹部上的伤口,正在往外冒着血,那血,鲜红鲜红的,不断引诱着我扑过去。

    我拼命的压抑自己,可残存的理智,迅速的被那种暴戾、嗜血、凶残的**摧毁,喉头一阵阵的干渴,急需要那鲜红的血液,来填补我心中对鲜血的渴望。

    我就像疯了一般的冲了过去,陶莉莉一看见我的模样,立即抱起拼命四郎就跑,一转身就从断桥上跳了下去,而那张渔则骑着大黑鱼适时冲到,正好接住陶莉莉和拼命四郎,往大黑鱼背上一丢,冲我嘶声喊道:“徐镜楼你再不压制住自己的心魔,就再也变不回来了。”

    我站在断桥之上,嗷的嚎叫了一声,根本想都不想,完全是下意识的行为,一纵身就跳了下去,奋力向张渔等人游去。

    张渔腰间的匕首伤口,也不断的流出鲜血来,极大程度的刺激着我的感官和神经,我就像一条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拼命追赶着大黑鱼背上的几人。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大鲶鱼却忽然从后面也追了上来,却是张渔负伤之后,为了救我们,只好暂时放过了它,这家伙也是凶悍之物,吃了这么大的亏,哪里肯罢休,直接追了上来。

    它这一追上来,正好追上了我,巨大的鱼嘴一张,一口就向我咬来。

    而这个时候的我,也同样是一头到处找人发泄怒火的凶兽

    所以我毫不犹豫的一转身,一拳就打在那大鲶鱼的嘴上,轰的一声,大鲶鱼那巨大的鱼嘴,直接被我轰掉了一半。

    那大鲶鱼终于知道了恐惧,也知道遇上了比自己凶狠得多的主子,一转头就想跑,可尾巴刚刚甩起来,我已经一把就穿透了它的尾巴,牢牢抓住它身上的鱼骨。

    可这毕竟是在水中,大鲶鱼的体型又那般巨大,直将带着我潜了下去,就在我将被大鲶鱼带下去的时候,耳中还听到张渔那焦急的大吼声:“松手快松手你会被活活淹死的。”

    可我根本就听不进去,我的心中,只有杀戮

    不但听不进去,还一下接一下的用手指抓穿大鲶鱼的身体,牢牢的钉在大鲶鱼的身上,一下又一下的顺着大鲶鱼的身体往前爬行。

    巨大的水流阻力,根本对我造不成影响,现在的我,就像一头无所不能的凶兽,在水下,也一样凶残无比。

    终于,我顺着大鲶鱼的身体,爬到了它的脑门之上,那大鲶鱼似乎知道自己大限将至,呼的一下蹿出了水面,又噗通一声重重的跌落在河水之中,拼命挣扎,企图将我甩下去。

    可我的一只手,却插在大鲶鱼的皮肉之中,紧紧的抓着一根手指粗的鱼刺,嘴角露出一丝凶残之极的微笑,另外一只手掌,缓缓的提了起来,手指如刀一般并拢,直对着那大鲶鱼的脑门。

    这一下要是插下去,我绝对能在它的脑壳上钻出一个血洞来。

    而张渔则让大黑鱼掉转了回来,正迅速的向我游来,一边游过来一边喊道:“徐镜楼,相信自己你一定可以的你是三合之体,一定可以克制住金乌威力的”

    我充耳不闻,手一挥就向那大鲶鱼的脑门上插了下去。

    一插到底,整根手臂都送了进去,那大鲶鱼陡然停了下来,浑身如同触电了一般,剧烈抖动不停,剧烈的震颤,使周围的河水都被激荡起一层层的水纹,不断扩散。

    可就在我手掌插进大鲶鱼脑门之中时,却忽然感应到一个意念,在我脑海之中,来来回回的反复:“黄河,伏牛湾黄河,伏牛湾......”

    随即我就听到断桥上传来一声惊呼:“镜楼......”

    与此同时,我脑海之中另一声叹息也响了起来:“你够了你别忘了,他是三合之体,如果再这样下去,我们又不知道要等上多少年”

    这声音一起,我就听了出来,正是金鳞真龙的声音,可这句话,却明显不是对我说的。

    随即我的心头就猛的一激灵,身上那股暴戾之气,迅速的退散,身上的金鳞一片一片的消退,两颗獠牙慢慢的变回了正常的长度,双手也逐渐恢复了原状。

    我缓缓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断桥上的陌楠,陌楠正满面的惊恐,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泪珠子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般往下掉落。

    我刚才的面目,她一定认不出来,可她只看了一眼,就知道刚才那个怪物,一定就是我,所以她毫不犹豫的喊出了我的名字。

    我努力的向她笑了笑,头一歪,身子一软,就昏了过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