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凶梦恶兆

关灯
护眼
    我一昏过去,就沉陷入梦境之中,梦中我在天空。就躺在白云之上,浑身像脱了力一样,软绵绵的,那条金鳞真龙就在我的面前张牙舞爪。浑身每一片鳞甲。都闪烁着金光,依旧那么雄壮威武。

    刚看到金鳞真龙。那金鳞真龙就将头一探。到了我的面前,沉声道:“小子,你虽然是三合之体,却仅仅是只能与金乌之力融合,带着它在你的身上。不伤害你而已,如果你再痴心妄想的使用金乌之力。下场依旧会和那些凡人一样。”

    “这一次,只是警告,念你是初犯,我出手搭救你一次。如果还有下一次。我不会再管你。就算我再孤独的等上几千年,也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让你使用金乌之力,搞不好,会让整个人间都沦陷的。”

    “我今天之所以没出手,就是想看看你自己的能耐,如果你想成为真正的一代豪雄,就必须依靠自己的力量,如果你一味的依靠我,那我要你何用没有利用价值的人类,是不值得我辅助的,还不如抢了你的身体,我自己行动。”

    “在你们人间,我只佩服过一个人,那就是徐云天,虽然我对被他打败的事情耿耿于怀,也经常藐视你们徐家的九亟之术,可我的内心还是十分尊敬他的,只有真正的强者,才值得让我尊重”

    “而你自从被我救了两次之后,就开始过度依赖与我,这对你对我,都不是好事,你有我三成的力量,却不懂得好好利用,太让我失望了,你的三合之体,是我唯一的希望,我不希望你成为一个只懂得依赖我的平庸之辈,从现在起,我除了会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不会再伸手管你的事情,前路的坎坷荆棘,需要你自己去闯”

    “记住我的话,想成为真正的强者,就要像徐云天那样,凭自己的力量,也能称霸天下,等你做到这一点的时候,你才有资格知道事情的真相。”

    几句话说完,忽然一转身,一尾巴就对着我抽了过来,啪的一下,直接将我从白云之上砸的掉落了下来,两耳风声呼呼,噗通一声,就掉进了一片浑浊的河水之中。

    天空开始不停的响起闷雷声,一道道的闪电,无数次的将天空撕裂,大雨,倾盆而下

    我知道,自己仍旧在梦境之中,可却能感觉凶险的存在,就像自己一下子掉进了龙潭虎穴,浑身都冒起了寒气。

    我拼命一般的游到了岸边,手脚并用,爬上了河岸,心中那种惊惧更强,不自觉的回头看了一眼,一眼就看见,泥浆一样的河水中,忽然窜出一条有三四米长的大鱼来,露出一口白生生的牙齿,直接向我咬来。

    我本能的向后退了两步,那大鱼扑了空,眼看着就要掉紧那河水之中,我正暗自高兴,那大鱼却忽然掉转了下身形,一尾巴抽在我的肩头上,这一下就把我打蒙了,一个重心不稳,一头扎进了河水之中。

    三爷和陌楠则忽然出现河岸上,站在那里哈哈大笑,丝毫没有要帮手的意思,我在浑浊的河水中半半沉,激荡的水流并没有给我喘息的空间,一眨眼我已经被卷进了深水区,泥沙钻进我的衣服里,拖着我向下沉,我努力的挣扎着,向岸上的俩人大声呼喊求救。

    就在这时,那条大鱼却忽然又冒了出来,鱼头在水面上,拳头大小的眼珠子,死死的瞪着我,我很害怕,拼命划水想离它远一点,可激荡的水流使我根本无法移动,反而被冲出去好远。

    我干脆将脑袋露在水面上,不在挣扎,想顺着水流漂走,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周围,已经围了一圈的鱼,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都有,每一条鱼都将鱼头在水面上,眼珠子死死的盯着我,一开一合的鱼唇,就像是在对我说话。

    我吓的一声大叫,却忘了自己还在河里,一个浪头过来,灌了我一嘴的泥沙。

    我猛的翻身坐了起来,一个劲的吐唾沫,想吐掉嘴里的泥沙,一连吐了三四口,才发现自己已经醒了过来,正坐在医院的病床上,坐在旁边几人见我一醒了就拼命吐唾沫,全都愣住了,不知道我在做什么。

    我顿时回想了起来,刚才只是一场梦境,顿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抬头看了看,黄局长、钱老鼠、豁牙子、钱丽华和陌楠都在,还多了一个江长歌,却没看见张渔和拼命四郎、陶莉莉三人。

    陌楠一见我醒了,也顾不上大家都在了,顿时扑入我的怀中,眼泪哗哗的淌,估计我在河中的模样,将她吓坏了。

    黄局长也走了过来,一脸激动的说道:“兄弟啊事情我都知道了,你舍了命的帮我除去那条镇河之妖,这个情,我无论如何也会记在心里,万万没有想到,那麻三竟然是镇河之妖的走狗,怪不得要加害我,现在我全明白了。”

    我看了一眼江长歌,估计是江长又编了什么瞎话哄骗黄局长,将脏水泼到了苏振铭等人身上。

    江长歌那一头的白头极其抢眼,手一伸对黄局长说道:“黄局长,小楼刚醒,咱们还是不要打扰他了,先让小夫妻俩说说话吧”

    黄局长立即识趣的点头应了,带着大家一起退出了病房,江长歌则也跟了出去。

    他们一走,我立即就问道:“楠楠,渔爷和老四呢他们怎么样了”

    陌楠梨花带雨的说道:“老四在隔壁病房呢莉莉在看护着他们,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老四的身体恢复机能惊人,已经无事了,倒是渔爷年纪大了,上回被石雄暗算,这次又被井里的人暗算,连受了两次挫折,有点心灰意冷,已经回云南了。”

    我一听顿时放下了心来,万幸他们都没事,当下就要挣扎着起来去看他们,陌楠却阻止了我,说道:“你不要命了在你昏迷的这一个星期内,三爷和叶神医来过,叶神医说了,你身体内的经脉,被扩展了三倍左右,五脏六腑都移了位,差一点命就没了,起码要静养一个月才能回复。”

    我顿时一愣,没想到这次连三爷和叶神医都来了,伸手握了一下拳头,感觉好像并没有什么了,随口问道:“三爷和叶神医呢”

    陌楠道:“和渔爷一起回云南了,听说云南那边的情况也很紧张,苏写意的人,向青石镇下了战书,具体怎么回事,三爷没说。”

    我一听哪还受得了,一翻身就要起来,陌楠一下抱住了我,眼泪又流了出来,哭泣着说道:“我求求你,就算你不为了你自己,为我想想,不要再乱动了好不好你知不知道,这一次,你差点就把命丢了。”

    说话间,江长歌又走了进来,一见我要起来,就笑道:“你不用着急起来,云南那边,暂时不会有事,苏家虽然投靠了深井,可深井的掌权人也不会傻到为了苏家出面,三爷临走时有交代,你养好伤后都不必回去,另有要事让你去做。”

    陌楠这次没有松开我,将我缓缓放躺在病床上,我则看着江长歌,问道:“什么要事”

    江长歌微微一笑道:“去你在梦里一直喊着的地方,黄河,伏牛湾”

    这句话一出,我顿时心头一惊,是了我梦里那条浑浊的长河,那条满是泥沙的大河,不正是黄河吗而现在三爷则也叫我去黄河,不知道会不会和我的梦境有什么联系

    当下我急忙将刚才的梦境说了出来,我总觉得,这个梦境预示着什么不好的事情,但关于金鳞真龙的那一段,我却没说,金鳞真龙说的对,自己强,才是真正的强者

    果然,我刚把梦境说出来,江长歌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一张俊脸也出奇的凝重。

    说实话,这个梦我现在想想还有点后怕,也觉得不那么自在,现在江长歌又这个表情,说不定真预示着什么事儿,要是别人这么紧张也还罢了,可江长歌是什么人他可是天星一门的唯一传人,对这些梦境预示之类的古怪事儿,那是最在行不过的了。

    江长歌沉吟许久,终于说道:“虽说周公解梦一书中说梦鱼是吉祥之兆,一般泛指财梦,可解梦却不能死搬硬套,尤其是我们这种从事危险行业的,任何征兆,都要做出最坏的打算。这个梦,我暂时还想不出对应什么,但心里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三爷说,你们杀了镇河之妖的那条河,通着黄河,镇河之妖死后,张渔的金丝鲤搜遍了整条河都没找到金乌,很有可能已经随水进入了黄河,你梦里又一直念叨着黄河伏牛湾,所以三爷让我们前去黄河,你偏偏做了这个梦,肯定会有所对应,我们小心一点为好。”

    说到这里,江长歌忽然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来,看了我一眼道:“这不着急,等你伤势好了再说,可现在却还有另外一件事,必须尽快解决,小楼,你还记得白小燕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