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葬洞黑棺

关灯
护眼
    江长歌要不提,我都将这个白小燕忘了,如今听江长歌一提。立即点了点头,问道:“白家姐妹怎么样了”

    江长歌说道:“上次陌楠和小狗子将白小燕带回了云南,交给了白小娜,姐妹见面。说了关于白家的事之后。白小娜就决定先离开云南一段时间,临走之前。她告诉我一件事。”

    “说白小燕在你的身上。看到了三个元神,平时看不见,只有在你发怒的时候,这三个元神才会同时出现,三个元神之中。你自己的元神最是弱小而另外两个元神,一个对你虎视眈眈。正在一点一点的蚕食你的元神,一个则在极力阻拦。”

    我一听就明白了,白家通灵,精通读心术。白小娜没见我发怒。所以白小燕倒能看出我身上的金鳞真龙。另外一个元神,可能就是金乌石,经历过这次变身事件之后,我已经对金乌石起了防范之心,只是我没有想到,金乌石竟然会有自己的元神,这让我有点诧异。

    江长歌继续说道:“我立即将此事和三爷说了,三爷叮嘱我先不要告诉任何人,随后和叶神医一起,带我去了青石镇的圣地葬洞,那里是三十六门历任门主身死之后的埋葬之地,死后除非尸身找不到了,不然一定会安置在那里,任何人都只能进不能出,所以我们三个也是偷偷溜进去的。”

    “在那葬洞之中,我们发现了一件从来没想到的事情,也看见了一个只存在与传说中的人,终于弄明白了金乌石的真正厉害之处。”

    接着江长歌将整件事情的前后,详细说了出来。

    三爷听江长歌说关于我的事后,当天就带上叶神医和江长歌,三人一同进了葬洞,往里面走了几十步,就见两边石壁上,靠满了一具一具的尸体,身上都缠满了白布条儿,**的靠立在洞壁两边,也数不清究竟有多少具。

    越往里走,尸体越多,而且外面的大概时间近点,绑在身上的白布条儿没有风化,虽然看上去也令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但毕竟看不到里面,多少要好点。可到了里面,由于年代相对久远了,很多尸体上的布条儿都风化了,但风化的又不是很干净,露出里面一截截干枯的尸体来,更是寒渗。

    那洞穴是天然中空,相当于一个天然的冰箱,里面还有风流动,说明那洞穴还有出口,风从洞穴内通过,就像一个天然风干机,迅速带走了尸体中的水分,形成了干尸形态。

    这样一来,尸体就不会发出腐烂的气味来,就不会引来山上的野兽,另外,这洞穴入口比较隐蔽,外人不容易发现,进了洞穴,到处凉嗖嗖的,洞内长期通风,又不见阳光,自然阴寒,这样就不适合作为野兽的窝穴,几点一结合,确实是适宜保存尸体的地方。

    三人一路进入,并没有遭受任何阻碍,一直到了洞穴的中间,发现了四个锈迹斑斑的铜架,铜架上摆着火盆,三爷用火镰子点燃,空气中漂着淡淡的松香味,火盆里应该是松脂之类的易燃物质。

    四个火盆一点燃,洞穴内就看得清楚了,洞穴很宽敞,两侧的石壁在火光照耀下,映射出琉璃色彩,说明岩石应该含有石英等成分,属于溶岩一类,也比较光滑,并没有刀斧的痕迹,应该是天然洞穴。

    地面却比较平整,有很多雕凿的痕迹,显然是人为的铲平,地面上錾刻了一个大大的圆圈,洞穴中间又錾刻了个小圆圈,在大圆圈和小圆圈之间,雕有各种生肖图形,以竖形刻线分开,正好形成十二片。

    在那小圆圈中间,则摆放着一口黑色玄棺,几乎比正常的棺木要大上一倍左右,远处看不出纹理,近看却发现,那黑棺不是木质结构,反倒像是生铁铸就,但极为粗糙,表面坑洼不平就不说了,也没有丝毫的雕刻工艺,棺木盖子和棺木四侧交接之处,也被铁汁浇铸焊死。

    在那黑色玄棺的盖子上,还放着一个小型的黑棺,只有匣子大小,上面錾刻有一个小型的十二生肖图,每一个生肖,都和地面上对应的生肖相应。

    这要是一般人,还真看不出门道来,偏偏江长歌是天星门传人,一眼就看了出来,这是十二生肖镇魂阵,这阵法,是利用十二生肖的图象,汇集成强大的磁场气流,镇压目标对象不得脱出牢笼,共可分为一百四十四种变化,每种变化镇压的对象都不一样。

    那葬洞之中的镇魂阵,十二生肖的摆放位置相当奇特,金龙白虎分立左右,黑狗当头晨鸡伺尾,蛇缠鼠咬,牛马冲撞,兔蹬羊顶,猴抓猪压,十二生肖皆成对立之态,一致冲着黑色巨棺,说明黑色巨棺所在之处,就是阵眼,也就是需要镇压的东西。

    那黑棺看似生铁所铸,摆在这里不知多少年了,却不见锈斑,不沾灰尘,入手冰寒,触之彻骨,应该是千年寒铁,缝口隙间,全用铁汁浇死,而且黑棺之上还刻有小型的十二生肖镇魂阵,阵中套阵,镇上加镇,可见那里面的东西,当真小瞧不得。

    江长歌这一看出厉害来,急忙就说了出来,说那黑棺绝对不能打开,甚至连阵法都不能动,十二生肖图只要一动,形成的磁场,顿时就有了宣泄之处,这个阵就等于破了,而阵法一破,那黑色巨棺之内的东西,只怕也会脱困而出。

    可三爷却执意让江长歌破了阵法,说是这事关系到我的生死,必须要个说法。

    江长歌既然能看懂阵法,自然会破,见三爷执意要破阵开棺,只好答应,让三爷去取了那小型的黑棺,说是镇器一拿,阵内多年积攒的气压全都向阵眼处宣泄,形成旋风之状,气随风走,风散阵毁,这十二生肖镇魂阵,就算是彻底废了。

    说也奇怪,三爷将那小型的黑棺一取下来,洞内忽然卷起一阵旋风,这旋风毫无征兆,忽然就从地面錾刻有圆圈的地方卷了起来,从四面而起,迅速掠过十二生肖图案,一齐刮至黑色巨棺之处,汇聚成一股,将黑色巨棺笼罩在旋风中间。

    随即那股旋风忽然“波”的一声,消散了开去。紧接着地面一阵微颤,就像被一股大力砸中一般,陡然震起一片浓厚的灰尘,直荡得有半人多高。

    待到灰尘散去,整个洞穴内的地面,已经龟裂出数道裂痕,细的有手指宽,粗的更是可塞下拳头,更为奇特的是,地面上錾刻的那十二生肖图案,竟然全都震成了粉末,连一丝錾刻过的痕迹都看不出来了。

    紧接着中间那口黑色巨棺的盖子,“咯嘣”一声弹飞了起来,一直撞到洞顶,才又落了下来,砸在地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生生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来。

    三人早在棺盖弹起之时,就已经躲出了好远,生怕从巨棺里跳出个僵尸来,个个眼睛睁的老大,盯着巨棺眨都不眨一下。

    过了好一会,棺木内也没有动静,三爷对两人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先不要靠近,自己则慢慢靠了过去,江长歌清楚的看到,三爷的手都握的发了白,显然心里也紧张的要命。

    等三爷靠近了黑棺,忽然就松了一口气,脸上那种紧张之色陡然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欢喜。

    江长歌心中好奇,也凑了过去,一眼看去,只见黑色巨棺之内,竟然装了大半棺的油状液体,液体之中,璞,可行走与陆地,可游弋与深海,生性凶残,牙尖如刀,体含巨毒,喜食血肉,无论海中鱼类,还是陆上牛羊,都是其猎食的目标,包括人类。

    但这鲛人腹中油脂,却是个宝贝,加以炼化之后,点灯可长明不熄,保存尸体可千年不腐,只是这油膏之中,一样含有巨毒,常人碰触,绝对是有害无利。

    只是这鲛人极其难寻,而且生性凶狠,就算寻到,也不一定能将其擒获,每个鲛人体形也就和人差不多,腹中哪有多少油脂,这里却有这么一大棺油膏,得多少鲛人才能凑足,当真是不可思议。

    就在这时,三爷忽然跪了下去,冲着那黑棺咚咚咚就磕头三个,随即起身,恭声说道:“年将军,三十六门后人徐关山,有一事相求,事关徐家一脉存亡,还请年将军指点。”

    一句话说完,那黑棺里的尸体忽然动了一下,一只手啪嗒一声就搭在了黑色玄棺之上,随即身子一挺,从那黑色玄棺之中坐了起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