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金乌幻境

    这尸体一坐起来,就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油膏,一挺身直接站了起来。腿一抬就跨出了黑棺。

    江长歌顿时一惊,只见那人身高一米八左右,看年纪也就三十来岁,长发披散。额宽鼻高。胡须茂密,双目紧闭。唇齿不开。竟似仍在沉睡之中一般,恍惚之间,竟然分不出这人究竟是生是死,只是下意识的觉得,这人不一会就将醒来。心里悚然一惊,连忙退后两步。

    那人一步跨出石棺。双眼还未睁开,已经双臂一举,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喃喃的说道:“终于。又出来了。不过。这一次,该是要真正的完结了吧”

    一句话说完,陡然一睁双眼,目光如电,在三人身上一扫而过,上上下下打量了三人几眼,才涩声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穿着打扮这么奇怪这里是哪里你们想干什么”声音很是奇怪,听着觉得异常别扭,这家伙躺在这黑棺之中,不知道多少年了,这猛的一下开口说话,自然不大正常。

    三爷上前一步,再度说道:“徐家一脉徐关山,见过年将军。”

    那人点了一下头,神态之间,甚具威仪,张口就说道:“徐家的人吗江别易呢他们怎么不来见我”

    这话一出,江长歌陡然就想起一个人来,清朝雍正时期,年羹尧长子年熙,携带金乌之石逃窜,受金乌影响,变成了怪物,更得金鳞真龙相助,威力无穷,为祸人间,十分厉害。

    三十六门门主追着他深入大漠,最后徐云天率领五位门主以六人性命为代价,大败金鳞真龙,将年熙击毙,随后带出来一口黑色巨棺,指明藏匿在云南深山之中。

    这时间、地点、物件、人物都对得上号,而且寒铁棺的缝隙全都被铁汁浇死,也未见有开启过的痕迹,这样说来,这黑色巨棺内所困的,就是年羹尧的长子年熙,只是不知何因,这年熙竟然未死,这么多年来,一直藏在这葬洞黑棺之中。

    刚想到这里,三爷已经说起话来,将这些年来三十六门的变化全都说了一遍,最后说出我身上出现三个元神的事情,请求那人指点。

    那人听三爷说完,面上也显露出一丝悲伤之色来,随即叹息一声道:“该死的没死,苟延残喘了这么多年,不该死的却都死了,徐云天一代英雄,就这么被我害了。”

    一句话说完,那人就一挥手,对三爷道:“我重出人间之时,也就是我生命终结之时,这么多年来苟且偷生,就是为了将这件事告诉你们这些三十六门的后人,你过来,我时间无多了,得把事情都告诉你,免得后患无穷。”

    一句话说完,已经盘膝坐下,原先披散着的一头黑发,竟然冒出了许多银霜,原本甚是光洁的脸上,也生出了皱纹,那浓密的胡须,也泛了花白,就连身上的肌肉,也萎缩了好多,就好像这片刻之间,已经老了十几岁一般。

    三爷走到那人面前坐下,那人说道:“我要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也是我和三十六门豁出命去才获得的秘密,事关天下苍生,从现在开始,我的每一字每一句,你都得记在心底,但永远不要想去解开这个秘密。”

    “你是徐云天的后人,那就是新任人王,应该知道我是谁,我就是雍正狗皇帝亲自任命的彪骑将军,统率三十六门中精英,替他寻天外金乌的年熙。”

    虽然江长歌早就猜到了这人就是年熙,可听他亲口说出自己的姓名,还是忍不住吓了一跳,毕竟好几百年前的人,现在活生生的出现在面前,还开口说话,这事情不是所有人都能遇到的。

    那年熙丝毫没有理会江长歌吃惊的模样,继续说道:“当初雍正狗皇帝命我率领三十六门中人,带着五百精兵,查探天降金乌,我们根据雍正给的信息,直入大漠,进入了一处地下通道。”

    “那地下通道之中,怪异事物甚多,那些兵丁折损过半,好在三十六门所出动的,全是精英,一路过关斩将,终于寻到了天外金乌。”

    “当时我们并没有发觉不妥之处,将金乌石带了出来,为安全起见,我亲自携带,徐云天寸步不离保护我,原本以为,将金乌交给雍正,就算完成任务了。”

    “谁料当天晚上,我忽然狂性大发,连杀数十位清兵,徐云天迫不得己,将我拿下,待到半夜,我才恢复了神智。”

    “三十六门之中的天星江家江繁星之子江别易,看出了蹊跷,指出那金乌石可致人疯狂,我们几人大惊,这仅仅在我身上发作,虽然杀了数十清兵,尚为祸不深,如若将那j金乌石交给雍正,雍正可是当朝皇帝,手握天下百姓的生杀大权,那金乌要是致使雍正发了狂,会是什么后果那可就是祸害苍生,后患无穷了,我们那些人,都将成为千古罪人。”

    “当下我们大家一商量,绝对不能使这东西落入雍正那狗皇帝的手中,决定另寻一件珍稀玉石,鱼目混珠,献给雍正,把那金乌石给藏起来。”

    “但就在这时,我接到了密报,说我年家势败,可怜家父枭雄一世,落了个赐死的结局,其余家人,也充军的充军,斩首的斩首,若大的一个年家,一日之间就七零八散。”

    “恼怒之下,我趁机和徐云天商议,我一人携金乌石逃离,反正我回去也是个死,倒不如将罪名全都背了,也好成全三十六门的人。”

    “谁料我携带着那金乌石,越跑越觉得不大对劲,开始只是偶尔神智不清,发了狂般的杀人,待到清醒之后,却丝毫记不得自己做过什么,到了后来,头脑清醒之时,也会忍不住的想杀人,甚至想喝人血吃人肉。再到后来,我的容貌逐渐产生了变化,变得丑陋不堪,半人半兽。”

    “我一路奔逃,一路撕杀,也不知道杀了多少无辜的人,每次我清醒的时候,我都恨不得杀了自己,但我知道,我的生死并解决不了问题,要想解开谜团,必须寻找到根源。”

    “可就在这个时间,那金乌石忽然在我脑中制造出幻境来,开始还模糊不清,只能看到是一处宫殿,没多久就越来越清晰,就像自己亲眼见到的一般。”

    “那是一处建造在天空之中的巨大宫殿,金光闪闪,辉煌到极致,宫殿内正摆着宴席,主位坐着一位身高八尺身穿描金黑袍的男子,两侧全是身穿描金黑袍的男女,共有九人,席前一群女子,体态娇娆,正扭动着动人的舞姿,美酒佳肴,丝竹声声,美色满目,令人不胜艳羡。”

    “那身穿描金黑袍的男子指着宫殿中间的一眼泉水告诉我,说我只要喝下泉水,就可解除苦难,从此就可恢复正常身,不知怎么的,我对此深信不疑。”

    “同时,我脑海之中还现出一副地图,地图上标明了前往那天宫幻境的路线,我当时的思想已经完全被那金乌石控制,顺着脑海中的地图,一路前行,也不知道山高路远,逢山过山,遇水越水,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让我进了那天宫。”

    “谁知道进入天宫之后,看到的景象和幻境中的景象,完全就是两回事,那里分明是人间炼狱,完全是弱肉强食的世界,虽然宫殿仍在,却冷清异常,更是遍布的毒蛇猛兽。”

    “我历尽艰辛,几次差点丧生在毒蛇猛兽之口,终于被我寻到了那眼泉水,喝下泉水之后,果然逐渐变回了原先的模样,体内那种对血肉的渴望,也消失不见,神智也完全恢复了清醒。”

    “我欣喜若狂,顺着原路返回,却始终找不到回去的路,却意外的让我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圆球。那圆球就像一面巨大的镜子,漂着,旋转着,里面布满了花草树木、山川河流,就像一个缩小版的人间。”

    “更为奇特的是,这个世界之中,还有人类生活,只是服饰装扮,和我们中原人有很大的区别,面目之间,倒和人类没有差异,只是个个面色发青,双眼之中,露着凶光。”

    年熙说到这里,停了下来,重重的吐出几口浊气,三长歌等人都在他正前方,这几口浊气一吐,江长歌竟然闻到一股浓重的老人味。再一细看,年熙已经满头白发苍苍,胡须全白,神色枯瘦,面上布满了皱纹,就连身躯,好象也萎缩了一截。

    那年熙似是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急忙接着说道:“如果仅仅是这些,也就罢了,最为奇怪的,我在那圆球之中,竟然看见了一个我最熟悉的人我自己。”

    “那人和我没有丝毫的差别,只是看到我的时候,就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然后就开始疯狂的攻击我,一边疯狂攻击,一边还不停喃喃自语:“只要杀了你,我就可以是你了。只要杀了你,我就可以是你了。”那声音就像是从野兽的喉咙之中发出来的一样,十分的可怖。”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