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杀了自己

关灯
护眼
    听到这里,几个人全都愣住了,三爷问道:“那年将军。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年熙苦笑了一下,脸上的皱纹牵扯着动了一下,看了三爷一眼,才缓缓说道:“我杀了我自己。”

    三人忍不住又是一愣。一齐脱口而出道:“你杀了你自己”

    年熙点了点头道:“对。我被那人追的无路可逃,他抓住了我。却并不急着杀死我。而是绑住我的双手,一刀一刀的割我的肉,每割下一块,就吃一块,一边吃一边对我诡异的笑。虽然他没有说什么,但我的直觉却告诉我。当他把我吃完了,他就会变成我。”

    听到这里,江长歌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年熙所说的事。太诡异了。在一个圆球内有另一个世界。还有另一个自己,还割他的肉吃,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反正怎么听都不觉得像是人类。

    年熙继续说道:“我可以死,经历过一段猪狗不如的逃亡生涯之后,我对生死已经看得很淡了,但我绝不能容忍另一个人变成自己,于是我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一头撞在一块岩石上,将自己撞死了。”

    江长歌不由得又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他几眼,见他**的身体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疤,额角上也有一块大疤,显然不是说谎的,心不由得又冷了一截。

    三爷却问道:“那你又是怎么活过来的”

    年熙苦笑道:“活过来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活着,也许是我命不该绝,当时只是撞昏了过去,也许,现在活着的,根本就不是我,而是那圆球之中的另一个自己。”

    这番话说的更是令三人摸不着头脑,年熙也不解释,继续接着说道:“迷迷糊糊之中,我就听到另一个自己对我说,来吧,让我变成你,你还有大仇未报,这样死了多可惜,你一心一意为了雍正卖命,他却杀了你父亲,流放了你的兄弟,抄了你的家,没收了你的财产,难道你就甘心这么死去吗”

    “我当然不甘心,就算死,我也得咬雍正一口再死,他这么一说,我竟然就答应了。等我再睁开眼,我已经身处一片深渊之中,浑身都是伤,为了活命,我拼命的爬,饿了就吃老鼠、吃蛇、吃蚯蚓、吃我遇上的一切东西,终于让我爬出了深渊。”

    “我又见到了阳光,又回到了人世间,在一片大山里养好了伤,决定回京城找雍正报仇,就算我杀不了他,拼死也要溅他一身血。”

    三人听的暗然心惊,有时候,仇恨的力量,真的巨大到可怕虽然年熙没有刻意描述当时他的生存环境,但大家却完全可以想象的出来,大山里岂是养伤的地方毒蛇猛兽环伺,一丁点血腥味都能引来一堆茹毛噬血的野兽,浑身是伤的他却硬是活了下来,要不是有报仇的信念支撑着,只怕早就葬身兽腹了。

    年熙却忽然话锋一转,说道:“我本来以为我已经好了,可是,等我到了有人迹的地方,忽然发现,真正的噩梦,却才刚刚开始。”

    说到这里,年熙的容貌变得更加的苍老,披散的银发,掉了许多,脸上生出许多的老人斑来,身体更是萎缩得又干又瘦,就连牙齿也掉了两颗,但却不知道掉那里去了。

    三人看在眼里,心里都跟明镜似的,年熙不知道用了什么法门,使自己呆在寒铁巨棺之内,数百年没有新陈代谢的特征,完全进入静止状态,现在一缓过来,就已经是几百年后了,以前静止的一切,快速的在他身上发生,产生化学作用,造成了迅速老化的现象。

    年熙当然比三人更清楚自己的身体,继续说道:“我下山后,先是找到了山脚下一户猎户,受到了猎户的款待,还赠我衣物,收留我在他家中住了一晚。可第二天我起来的时候,却发现猎户全家的眼中,都发出那种对血肉极度渴望的眼神来,那种眼神,我再熟悉不过了,和我当初受了金乌石的影响,产生野兽一般的**时,是一样一样的。”

    “我毫不迟疑的杀了猎户全家,虽然我心中很是愧疚,但绝对不能让他们活下去,因为他们活下去的话,只会害死更多的人。”

    “之后我每到一个地方,凡是和我有接触的人,一天之内,都会变成如此模样,并且还会互相的传染。我彻底的慌了,我已经变成了一个瘟神般的存在,我想杀的,只是雍正狗皇帝,并不是普通的无辜百姓,这样下去,只怕我还没到雍正皇帝的面前,天下就已经变了样。”

    “我虽然杀人无数,杀起人来也并不手软,可要是让我祸害了全天下的百姓,我却做不出来。可我又不知道如何解决,只好将感染了的百姓,尽数杀死,但每杀一人,我体内的那种躁热,就会增加一分,心中那份嗜血的**,也就加强一分,样貌也随之改变,没过多久,我竟然又变回了不人不鬼的模样。”

    “并且这次变化的更加厉害,全身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就连自己服毒,也不得死去,这令我十分的痛苦。”

    “但我的头脑,却是清醒的,知道在这样下去,整个天下都将因我而毁灭,无奈之下,只好准备逃回大漠,想将那金乌石藏在洞穴最底部,让它永世不得出,以免再祸害百姓。而我自己,也放弃了报仇,准备死守在那地下洞穴之中。”

    “这个时候,徐云天却带着他的五位兄弟,尾随而来,追在我后面也进入了地下洞穴,我像溺水的人遇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把事情的前前后后,都和徐云天六人说了一遍。”

    “我原以为三十六门之中,能人异士甚多,肯定能救我困境,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我这么做,不但没有解救出自己,反而把徐云天手下五位门主的性命,也都搭了进来。”

    “徐云天当时就答应一定会治好我,并说洞穴之中有一口千年寒铁所制的巨棺,可将我放入其中,不会感染到其他人,我就信了,随着他们出了那地下洞穴。谁知道一出洞穴,依附在我身上的金鳞真龙忽然狂性大发,疯狂的攻击他们。”

    “徐云天无奈之下,只好出手打败了金鳞真龙,并且重伤了我,但那五位门主,却都死在了我的手上,而且徐云天自己,也身受重伤。”

    ”徐云天却并没有杀我,让我躲入寒铁巨棺之中,说他会将我和五位奇门统领的尸体带出沙漠,我知徐云天修为精湛,也知道他一向言出必行,就依言行事,躲入棺中,徐云天就这样扛着寒铁巨棺,拖着五位奇门统领的尸首,出了沙漠。”

    “一出沙漠,徐云天就伤重而死,临死之前,安排其他的三十六门中人将我藏到深山之中,我才放下心来。寒铁棺天性阴寒,倒也镇得住我体内那股躁热之气,在棺内没躺多久,就有人移开了棺盖,倒进许多的油膏来,我只当是三十六门的人想将我活活溺死在寒铁棺内,也没反抗,任由他们将油膏倒满。”

    “可奇怪的是,我完全浸在油膏之中,却不觉得难受,反倒觉得暖暖的甚是舒坦。我在寒铁棺内,又觉得车摇马拉,人抬手扶,不知走了多远,终于将我放了下来。”

    “等到落了地,脚步声逐渐散去,我忽然意识到,从此之后,我可能得永远呆在寒铁巨棺之中了,心中忽然悲苦起来,忍不住开始在棺内挣扎起来,希望能引起人们的注意,哪怕他们直接一刀将我杀了,我也不要永远活在那无尽的黑暗之中。”

    “我的挣扎却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脚步声越走越远,剩下我一个人,躺在满是油膏的寒铁巨棺内,陪伴我的,只有无尽的空虚和寂寞,我知道,从此之后,我和外面的世界,算是隔绝了。”

    “可就在众人走后不久,就有一人走了进来,贴在寒铁棺上喊话,年将军能听见吗要是能听见,你就弄点声响出来。我一听大喜,急忙用脚蹬了寒铁棺两下。”

    那人听见动静,说道:“年将军,本人江别易,三十六门之中天星一门的门主,为了天下百姓,特来求年将军一事。”

    “年将军身上毒性,一旦现世,天下苍生必然生灵涂炭,但我们遍寻奇方,均不可解,无奈之下,只得采用了这以毒克毒的办法,用鲛人油脂提炼的油膏,将你浸泡了起来。”

    “此油膏为巨毒之物,一是可以和你体内毒性互相克制,二可使你处于完全静止的状态,新陈代谢完全停止,只要无人打开寒铁棺,可保你千年不腐,从此不生不死,直到你重见天日之时,才是你真正死亡之时。”

    “我一听顿时大怒,要让我永远呆在这里,连死都死不了,这比杀了我还要阴毒,当下连连蹬棺,以示抗议。”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