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四路烽烟

关灯
护眼
    听到这里,三人面面相觑,这确实不是人受的罪。囚禁在黑棺之内,暗黑不见五指,漫长不知经年,当真不如死了痛快

    年熙却好像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继续说了下去:“那江别易又说。我知以此法对年将军,着实残忍。但实在没有办法。为保天下苍生,只好委屈年将军,鄙人略通星相之术,算出数百年后,此物必定再度酿成大祸。我等**凡胎,数十年后即化为黄土。唯年将军可救天下百姓与水火。”

    “我一听顿时安静了下来,江别易此人我是知晓的,是当时天星门门主江繁星之子,星相之术精湛超群。天人无人能出其左右。就连老门主江繁星。也比不了他,他这么说,那就绝对错不了。”

    “此事完全是因我而起,而且之前我也因此造了不少杀孽,无辜百姓死与我手的不知凡几,如今身受此苦,也是报应,当下不再动弹,静听他说下去。”

    “江别易继续说道,我算出三十六门后人之中,必定还会有人和年将军一样,身受这金乌之苦,并且一定会有人寻到这里,我只希望年将军能转告后人几句话,一人之命,岂可害千万之命,一家之悲,总好过万家齐哭,引刀成一快,肝胆照昆仑,总比做个千古罪人,受尽唾骂的要好。”

    三爷却沉声道:“江前辈此言,徐关山不敢苟同,虽然大运确实重与个人性命,但现在未到山穷水尽之地步,要人引刀成一快,我绝对不愿意,除非哪天局势无法控制了,徐关山必以个人性命,换取天下百姓周全。”

    年熙点头道:“江别易早算到了这一步,知道你们能寻到这里来,必是意志坚定之辈,恐怕不会引颈就死,所以,还留下了另外几句话,说如果你们不肯就此罢手,才说与你们听。”

    “这几句话是:金龙再现金乌出,九鼎齐现天下争,天宫之中藏深井,九现凶煞三合身,金乌重合龙破空,方消万劫无形中。这几句话,你们千万记住了。”

    年熙说到这里,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每咳嗽一声,容貌就迅速的衰老一分,到了最后,几乎变成了一副干尸,皮肤裸露之处,没有一点油脂水分,头发更是成把成把的往下飘落。

    年熙似也知道自己大限将致,微微一笑道:“我生平除了我父亲之外,从未服过谁,惟独徐云天,英雄盖世不说,胸怀之坦荡,心胸之宽阔,我自叹不如,三十六门门主,也个个都是一等一的好汉,我相信,徐家的子孙,三十六门的后裔,一定都是英雄人物,我只希望,你们不要辱了祖先的名头,以天下苍生为念,勿为一己之私执着,人生自古谁无死,死有轻与鸿毛,亦有重与泰山,你们好自为之”

    后面的话,再也说不出来了,只听到他的喉管,像扯风箱一般,连续呼吸了二三十下,终于缓了下来,一双饱含悲伤的双眼,逐一从三人面上扫过,忽然露出一个微笑,头一歪,就此气绝,维持了几百年的生命,终于真正的脱离了苦海,坠入轮回之中。

    三爷又跪了下来,恭恭敬敬的连磕了三个头道:“年将军放心,徐家后人虽然不及祖先万一,但仍知以天下苍生为念,不敢有违祖先之意,万一控制不住,徐家后人必定不惜此命,定保百姓黎民周全。”

    三爷刚站起身来,年熙的尸体已经开始迅速的枯干,以肉眼能看得出来的速度,逐渐变成一具干尸。但并没有就此停止,干尸仍旧不断腐朽,片刻之后,化做一堆灰尘,连骨头都没剩下一点。

    等江长歌将这一段事情说完,我已经彻底明白了过来,现在的我,就和之前的年熙一样,只是我是三合之体,比年熙占了一个大便宜,变成怪物还能变回来,只是不知道以后会不会也变成瘟神。

    而江长歌将这事说给我听的目的也很明显,就是要我控制不住的时候,自行了断,免得祸害天下百姓,虽然立场是对的,可这对我来说,未免有点太过残酷。

    所以陌楠立即就变了脸色,面色一冷就说道:“江大哥,你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江长歌微微一笑,并不理会陌楠,反而说道:“那年熙说的六句话,乃是江家先祖留下来的,我不敢大意,琢磨了许久,前两句并没有什么难度,金鳞真龙出世之时,也就是金乌出世的时候,九鼎齐出,将会引起天下纷争。”

    “天宫之中藏深井,九现凶煞三合身,这两句之中,第一句指的是深井的出处,井中之人,来自那幻境天宫,别问我幻境天宫在哪,我也不知道,如果有一个人知道,那一定就是小楼自己。第二句则是指明深井的人数,九为数之尊,深井中人重要的人物,一共有九个,三合身指的自然是小楼,也就是说,小楼需要和这九个凶煞对抗。”

    “最后两句是金乌重合龙破空,方消万劫无形中,最大可能,是指集齐十二金乌,使其合而为一,龙自然是指金鳞真龙,破空可能是破去年熙所看到的那个虚幻世界,只有这样,才能消除劫难。”

    “如今的小楼,正是当初的年熙,小楼要想不步年熙的后尘,则必须集齐十二金乌,如今你仅有三块,尚差九块之多,任重而道远,如果不想让身边的亲人失望,你就需要尽快好起来了,因为据我所知,已经有两块金乌即将出现,一块是白家藏起来的那块,一块则就在黄河伏牛湾。”

    “而且,在我们之前,已经有三拨人动身前去了伏牛湾,一波是苏写意手下的修随心、张随意两人,一波是包括苏出云、苏振铭在内的井中人,另外一波,则是金陵孙家的孙老爷子。不用怀疑这个消息的确切性,这消息是三爷告诉我的,三爷交代,小楼痊愈之后,立即带上老四、莉莉、我和陌楠,奔赴伏牛湾,蓝大姐和钟二哥已经提前去了。”

    说到这里,江长歌苦笑了一下道:“云南苏家、井中人、金陵孙家,再加上我们,伏牛湾这一次,当真是热闹了,四路烽烟聚伏牛,只怕就算黄河,也得被鲜血染红一片。”

    我眉头一皱,江长歌这话分明是顾左右而言其他,拉开话题就是不想让陌楠听见,我当下就顺着他的话题道:“苏家、井中人争夺金乌都在情理之中,这金陵孙家怎么也来凑什么热闹孙大少不是死了吗一个老头子,金陵萧家也压不住”

    江长歌摇头叹息道:“孙家这次搅和进去,正是因为孙大少之死,孙大少死后,尸身被运回了孙家,并没有入土安葬,而是被孙家将头颅和身体缝合好,用冰棺封存了起来,也不知道孙老爷子从何处得知,这世间有一物,可令死人复活,魂魄重聚,孙老爷子为了孙大少能够复生,竟然卖掉了孙家金陵所有的产业,重金寻求高手,想要找到这东西。”

    “不凑巧的是,想要找到这东西,就得金乌引路,经过你们和镇河之妖一战,也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现在三十六门之人,都知道有一块金乌石就在黄河伏牛湾,所以孙老爷子也带人去了那里。”

    听到这里,我脑海之中灵光一闪,脱口而出道:“孙家要找的,是那幻境天宫之中的泉水”

    江长歌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怀疑的,年熙曾说过,那幻境天宫之中,有一眼泉水,喝了泉水可令他恢复正常,而那些井中人,也是出自天宫,这些线索之中,好像都有着牵扯不清的关系。”

    我一点头,一挺身就又坐了起来,陌楠刚想说话,我就冲陌楠轻轻摇头道:“我没事,楠楠,你去看一下老四的伤势怎么样了如果痊愈了,我们立即就得动身,我昏迷了一个星期了,其余三股人马,估计已经都在伏牛湾展开搜索了,再不动身,别说金乌石了,连金沙都没得捞。”

    陌楠深知我的脾气,一见我说话的神态,就知道拦不住我了,点了点头就出去了,等陌楠一离开,我立即看向江长歌,沉声说道:“江大哥,楠楠已经出去了,现在你可以说了。”

    江长歌看了我一眼,面色也凝重了起来,一把抓住我的手,说道:“小楼,不是我心狠,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你真的失控,这世上已经没有第二个徐云天了,又有谁能制住你到了那时,你可想过后果”

    “凡和你接触之人,都会变成不人不鬼的凶兽,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万,那这个人间,将再也不是人间了,而是地狱”

    我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沉重的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这种情况出现,为了我自己,为了三爷,为了徐家,为了兄弟们,也为了陌楠我无论如何,也不会让自己变成第二个年熙”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