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大雨应梦

关灯
护眼
    一想到这里,我马上对黄局长说道:“黄局长,这回你得帮我一个忙。”

    黄局长一听。顿时连连点头道:“兄弟,你说,只要我黄中华能办到的,绝对马上就去办。”

    我笑了一下。说道:“这事对黄局长来说。并不算事,给我们准备两辆车。配两个司机。车要能性能好点的,路不太平坦。”

    黄局长一愣,顿时有点着急,上来一把抓住我的手道:“兄弟,你这是要走啊这老哥哥我如何舍得。我不是舍不得车啊我是舍不得你走啊”

    我一摇头道:“不是要走,只是上次诛杀镇河之妖。我们几个也分别受了重伤,当时没法追击那麻三,那麻三为人,我十分清楚。肯定还会回来报复。你们都不是道上的人。我也不能二十四小时跟着你,万一他再回来,防不胜防。”

    “现在我有准确的情报,如今他去了黄河伏牛湾,我不能等他回来,现在就应该去找他,将他弄死了,以绝后患。”

    我这么一说,那黄局长立马就同意了,转头就对豁牙子道:“豁牙子,这回你也跟去,多带点人手,全要敢拼命的,一定要协助徐兄弟将这事办成了。”

    我顿时啼笑皆非,豁牙子跟去能有什么用,他带的人手,无非都是些地痞混混,就算狠一点的,也就是亡命之徒,徒添累赘罢了。

    可转念又一想,这样也好,起码许多杂事不要我们伸手了,当下也就没说什么,任由豁牙子去办了。

    当下我翻身下床,换上自己的衣服,让钱丽华和钱老鼠去办大家的出院手续,等他们一走,我就将黄局长拉到一边道:“黄局长,我见你眼泛流光,有桃花之像,还是个烂桃花,而且在你身边满久了,我不在这段时间,你小心一点,尽量不要招惹女人,这个女人,还会给你带个小人,对你的仕途极其不利,千万小心。”

    黄局长愣住了,一边摸着头,一边喃喃自语道:“没有啊我对这方面还满自律的,从来不会乱来啊”

    我心里暗笑,这只是给他敲个警钟,不管钱丽华出自什么目的,既然要扳倒,就一起扳倒,到时候让他们窝里反去。

    那豁牙子的动作倒挺快,等出院手续办好,我们下了楼,一排八辆越野车已经准备好了,不但车准备了,帐篷、绳索、刀棍都准备好了,除了一辆空车是给我们几个坐的,其他车里都坐着四五个膀大腰圆的汉子,一个个满面横肉,目露凶光,确实都是些亡命徒,搞的好像要去绑架似的。

    当下我就和黄局长告辞,几人上了车,八辆车一字排开,引擎轰鸣,一辆接一辆的开出了医院。说实话,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走,事先也没查过地图,不过幸好有豁牙子开车,省却了我们许多麻烦。

    这一开,就是两个多小时,我更分不清楚东西南北,一直上了黄土高原,车行过一路黄尘,我才知道,这是快到了的节奏。

    一直开到伏牛湾,车子停下,大家下车,豁牙子也许本事不咋的,可杂事确实是个好帮手,一下车就指挥那些汉子安营扎寨,一切都井井有条。

    我们则走到岸边瞭望了起来,只见两岸全是悬崖峭壁,石壁上深邃幽静的天然岩洞随处可见,脚下就是黄河,黄汤激荡,气势磅礴,当真壮观,让人忍不住豪情高涨,要是在这住久了,心胸想不开阔都难。

    刚看到这里,帐篷那边就响起了豁牙子的喊声:“变天了,要下雨了,大家都加把劲,尽快整起来,帐篷整结实点,尽量往高处安扎,免得被大水给冲了,黄河大水,可不是好玩的。”

    我一听立即抬头看了看天,果然变天了,一大片一大片的乌云涌集了过来,将天空完全覆盖,黑压压的,就像要压下来了一般,空中也起了大风,看样子,这场大雨还不小。

    江长歌的面色却忽然一变,抬头看了看天,又看了看四周的地势,忽然说道:“小楼,你还记得你那个梦吗”

    我一点头道:“当然记得。”不知道怎么的,江长歌这个时候忽然提起这个梦来,让我没来由的心头一阵惊悸,浑身都极不舒坦。

    江长歌继续说道:“当时我听你说梦的时候,就觉得不大对劲,如今我结合了现在的天时地利人和等因素,得出一个可能发生的因素,我说一下,你们看有没有道理。”

    “鱼本通余,梦中有鱼既有余,所以多为财梦,吉祥之兆,可音亦似雨,凑巧我们安营扎寨之后就变天了,应了天时,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玄机呢”

    “梦中大鱼攻击小楼未果,却用鱼尾抽小楼落水,再围而攻之,加上小楼描述此鱼外形颇凶,我们暂且理解为凶鱼或者鱼凶,取其谐音,就是雨凶或者凶雨,对不对”

    “雨会怎么个凶法呢最多也就是使黄河水涨,我们所处之地,根本就不惧会被河水淹没,地势这一点就可以排除了。”

    “那么,我们再结合下当前的局势,看一下人和,虽然一路以来,我们并没有发现异常,也没有看见特别扎眼的人物,可大家心里都清楚,井里的人、孙家的人、苏家的人一定就在附近,搞不好现在已经盯上我们了,这样一来,就清楚了,说白了,也就是今天雨夜,很有可能会有人袭击我们。”

    听到这里,我“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沉声道:“跟我们来的那些人本无手段,如果有人真的趁雨夜偷袭,确实容易得手,我们伤亡必重,不过现在有江大哥提醒,他们不来便罢,如果真来了,一定要让他们有来无回。”

    江长歌摇头道:“这并不是真正的危险所在,你别忘了,你的梦境之中,真正的凶险,是在落水之后。”

    大家又是一愣,陌楠一脸不解的问道:“镜楼梦中落水,还不是被鱼袭击的吗如果我们提前布下天罗地网,对方的人除非不出现,一出现就正好落入我们的圈套,哪还有什么危险可言”

    江长歌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你注意到小楼梦中的一个细节没有,那条大鱼一开始袭击他,并没有成功,是忽然一转身,用尾巴将小楼扫下黄河的。”

    我仔细一想,确实这么回事,急忙点头道:“不错,一开始并没有咬中我,反而是那大鱼即将落水之时,鱼尾巴一甩,扫中了我,将我打落了河中。”

    江长歌点头道:“这就对了,真正的危险,并不是来自夜袭,如果有人真的准备雨夜伏击我们,因为我们事先有了警觉,一定会落空。但小楼梦中是被鱼尾扫中才落入水中,导致陷入绝境,也就是说,如果有人袭击我们不成,逃走之时,我们要是尾随追击的话,则一定会陷入危险之中。”

    拼命老四狐疑道:“不可能吧如果真的有人袭击我们,又失败了,落入我们的埋伏还能逃得出去就算能逃走几个,也一定成了丧家之犬,仓惶逃命的时候,还有能耐设下对我们有足够威胁的圈套”

    江长歌双眉皱的更紧,抬头看向我道:“这毕竟是个梦境而已,今夜会不会有人来袭击我们,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是,必须防患于未然,小楼,你还是和豁牙子交代一下,万一有人趁雨夜来袭,我们可以就地打杀,如果他们逃窜,千万不要追击,不然必定会招来大祸。”

    我点了下头,转身喊来豁牙子,交代了一番,豁牙子一听说有人要来偷袭,顿时眼珠子一瞪,一拍胸口道:“还有这事放心,交给我了,我让他们一个个都成瓮中鳖。”一句话说完,转身就安排去了。

    豁牙子一走,拼命老四就偷偷的看了一眼陶莉莉,向江长歌靠了过去,边靠近江长歌,边说道:“我说老六,你这么有本事,给我算一卦可好,你给四哥算算,四哥什么时候才能娶上媳妇”

    江长歌却仍旧沉浸在刚才的事中,随口答道:“快了,不超过一年。”

    拼命老四一听,顿时大乐,马上继续追问道:“真的那你再给我算算,我未来的媳妇是个白富美还是矮丑穷穷富倒没关系,美不美一定得算准了,这点太重要了,要是丑的不能见人的那种,我马上就跳黄河里淹死算了。”一边说话,一边还不断用眼角瞟陶莉莉。

    他这一搞,我们本来紧张的气氛顿时消失无踪,陌楠笑得花枝乱颤,边笑边说道:“肯定是白富美,还是个混血大美女呢”

    我也站起来故意笑道:“就你这样的还想白富美,如果我们的陶大美女看不上你,我看你还是努力赚钱,倒时候直接升级做干爹得了,不然的话,白富美们割三层双眼皮都看不上你。”

    江长歌却并没有被我们的戏谑感染,反而一转身走到黄河岸边,抬头看了看天,喃喃自语道:“这天,真的要下雨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