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雨夜暗袭

    我们都知道江长歌在担心什么,一时也乐不起来了,我走到江长歌身边。拍了拍他的肩头道:“放心吧我们既然有了准备,不会出什么大纰漏的。”

    江长歌却依然眉头紧锁,长叹一声,又抬头看了看天道:“你忘了。梦中的你。是已经落水了的,也就是说。我们必定会身陷险境。”

    一句话说完。一转身道:“回去,天黑了,苍冥之中,一切自有注定,绝不是人力可改变的。可笑我刚才还企图篡改天意,今天夜里。都小心一点吧不来便罢,如果真来了,记住我的话,能不追就别追。”

    话刚落音。天空陡然闪起一道刺眼的光线。瞬间闪了几闪。一阵“轰隆”声由远逼近,“喀嚓”一道惊雷炸起,天地为之一黯,“哗”的一声,豆大的雨滴由天而降,眨眼之间,天地之间已经被水雾充斥,放眼看去,苍茫一片,令人陡然升起一股萧瑟之意。

    拼命老四用手替陶莉莉挡着雨向帐篷跑去,边跑边喊道:“下雨了,进去躲一下。”

    我刚一转身,天空又闪起一道银蛇,借这闪电的光芒,我忽然看见在拼命老四的身后,鬼魅一般的跟着一道人影。

    这人一副灰色紧身装扮,头上也包着灰色头巾,一张脸只露出两个眼珠子,手中一把匕首,雨水顺着匕首流淌,正悄无声息的向拼命老四逼近,显然是没安什么好心。

    我大声喊道:“老四,小心身后。”就在这时,天空又是一声惊雷,将我的声音完全覆盖了下去,而那人则已经到了拼命老四身后,手中匕首高高举起,对着拼命老四的后心就扎了下去。

    与此同时,雨中忽然冒出三十多道灰色人影,个个都包头蒙面,只露双目,手持利器,凭借着风雨声掩护,矮身疾行,动作十分利索,转眼已经分成几组,迅速的扑向各个帐篷。

    就在这时,拼命老四陡然大喊一声,猛然一个回旋踢,一脚将背后那灰衣人踢翻在地,同时大喊道:“就凭你这身手,也敢来偷袭我”

    喊声刚落,那些灰衣人已经冲进各个帐篷之中,紧接着就是惊叫飞退,随即四处都响起喊杀之声,每个帐篷之内,都冲出四五个大汉,也都手持利刃棍棒,和那些灰衣人缠斗在一起。

    我扫了一眼,就发现这些灰衣人的手段并不算高明,虽然有点拳脚功夫,却明显不是三十六门中人,倒是和豁牙子带来的那些家伙差不多,分明都是一些亡命徒,只是服装统一,看上去有点唬人而已。

    即使如此,我也不敢松懈,凝神警戒,双耳只听喊打喊杀之声不断,惨叫声、兵器撞击声,摔倒声、血花喷溅声和雨声混杂在一起,眨眼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江长歌双眉紧皱,面色凝重,不停喃喃自语道:“这么快就来了,这么快就来了天意天意啊这可如何是好”

    我也没功夫理他了,对陌楠打了个手势,让陌楠保护江长歌,江长歌天相之术确实牛逼,但其他手段一点不会,必须得有人保护他。

    我自己则冲了出去,迎面一拳就撂倒了一个灰衣人,和拼命四郎一起,两人如同虎入羊群,所过之处,那些灰衣人尽数哀嚎惨呼。

    由于我们的人事先有了准备,这些灰衣人的偷袭完全没有效果,而且豁牙子也带了三十来个人,人数上也不吃亏,那些灰衣人反而尽数落入大家的包围之中,局势完全一面倒,与其说是偷袭,倒不如说是来送死。

    几盏射灯高挂在竹竿上,将整个场地照的雪亮,数十个灰衣人被围在中间,周围一圈全是我们的人,雨仍旧在不停的下,地面上雨水和血水混合出一条条的血流,触目惊心。

    拼命老四的伤势早就恢复差不多了,打这些灰衣人,就和玩的差不多,每一出手,必有一名灰衣人倒下,所到之处,无人能挡,那些灰衣人也都知道厉害,纷纷避开和他正面冲突。

    但比较之下,拼命老四算是相当仁慈的,他只是将灰衣人制服倒下,并没有下杀手,而那混血美女陶莉莉,却如同一个女修罗一般,往往是每一出手,就飘起一个手持鬼头刀的凶魂,一刀下去,立即就洒起一道血花,不是人头落地,就是残肢断臂,一出手一个,绝不浪费半点力气,出手之快捷,下手之狠辣,是在令人咋舌。

    这一切,几乎都在我的意料之中,唯一一个我没有想到,并且使我大为震惊的人,却是豁牙子。

    豁牙子并不刻意去厮杀,甚至在刻意隐藏自己的实力,只是每遇到有人向他攻击,都是出手一把,准确无误的抓住对方的喉咙,然后带力一撕,就在对方的喉咙上撕出一个血洞,鲜血挥洒,溅得他一头一脸一身都是,随即又被雨水冲刷去,就像一个恶鬼一般,不停反复这个流程。

    我从来没有想过,豁牙子会有如此好的身手,在我印象里,他就是个混混,就是黄局长的跟班,可眼前的景象使我意识到,自己错了,并且错的很严重,这个豁牙子的身手,也许比不上我,可绝对不在拼命老四之下。

    更没有想到的是他出手的歹毒,几乎不留一点生机,即准又狠,即毒又辣,而且他的眼神中,几乎不带有一丝一毫的怜悯,看向那些灰衣人的目光,就像是一匹狼,在看着一群肥羊,除了残忍,还是残忍。

    我顿时怀疑起豁牙子的身份来,一个普通的流氓混混,也许确实会点拳脚,可这么狠辣的,却极为少见,他们出来混,实际上都是求财,能不伤人命,轻易不会伤人命,可现在的豁牙子,却分明是一个训练有素的杀手,这家伙到底是什么身份

    那群灰衣人也已经意识到了,今夜他们是凶多吉少,我们这次雨夜伏击,对他们来说将是一场噩梦,他们很有可能都将永远的留在这里。

    就在这时,当中一个身材修长的灰衣人忽然喊道:“快走能走一个是一个”

    旁边一个身材和他极为相像的人也接口喊道:“能活一个是一个。”

    这喊声,高亢洪亮,穿透了层层雨幕,在场中扩散,江长歌忽然跳了起来,不顾一切的冲到我身边,对这场中大喊道:“别追不要追,不能追啊”

    “轰隆”一声惊雷,淹没了江长歌的嘶喊声,却没打断那些灰衣人逃走的步伐,两名灰衣人豁出命去挡住了拼命老四,一名灰衣人抱着豁牙子的腿不放,其余的灰衣人在中间那两人的带领下,迅速的将围在周围的汉子冲开一个缺口,拼命逃窜而去。

    “追一个也别放过”豁牙子高喊了一声,一脚踢飞抱着他腿的那人,带着那些汉子饿虎一般追扑而去,黑压压一片,蝗虫一样尾随着那帮灰衣人,紧咬不放。

    我急忙喊道:“别追都回来。”

    可那些汉子则根本就不听我的,随在豁牙子身后,急追而去,我顿时傻眼了,看来这豁牙子果真不一般,他们来的目的,只怕并不是来帮我们那么简单。

    眨眼之间,那些汉子已经消失在雨幕之中,整个营地只剩下我们五个,就好像忽然被抛弃了一般。

    大家都明白了过来,这豁牙子等人另有目的,江长歌脸色一阵阵的发青,终于一咬牙道:“没想到我们这回都被雁啄了眼了,走是命躲不过,跟上去看看。”

    几人分别抄起手电,向豁牙子等人消失的方向追去,我边追边喊道:“大家小心点,到目前为止,一切都按着江大哥的预料在发展,不由得我们不相信,如果遇上危险,一切以安全为重。”

    四人应了一声,不紧不慢的跟在大部队后面两丈左右,不敢距离太远,雨大视线不好,距离太远了又怕万一再跟丢了。

    大雨中奔跑,并不是件轻松的事,特别是这种地形,又是黑夜之中,深一脚浅一脚的就不说了,豆大的雨滴劈头盖脸的打在脸上,开始是疼,时间一长都麻木了,视线更是可怜,要不是我们有准备手电,估计早就跑散了。

    可这样的天气,对逃亡来说,却是再好不过了,雨水帮了那些灰衣人很大的忙,却使我们的追捕困难程度增加了许多,要不是前面的豁牙子一直咬的紧,估计早就追丢了。

    就在这时,前方的灰衣人队伍之中,忽然有一人折返了回来,正好迎上紧咬在他们身后的豁牙子,两人一照面,就是一顿猛打狂杀,血光在手电的照射下,洒出一道又一道绚丽的色彩,随即落在地上,随着雨水流走。

    战斗开始的激烈,了结的也迅速,那名灰衣人倒在了地上,等我们五个赶到的时候,已经连抽搐都没有了。

    但就这么耽误了一下,前方的灰衣人已经看不见了,那些灰衣人,就这么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消失在茫茫雨幕之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