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诱敌深入

    豁牙子看了看四周,目光中露出一种快要把人吃了的凶狠,喊问道:“人呢怎么没有了”

    那些汉子也不敢说话。豁牙子现在看上去就像一个点燃了引信的炸药桶,没人愿意招惹他。

    我暗自寻思了一下,不管豁牙子究竟有什么目的。追丢了也好,江长歌不是说过嘛。追着敌人打并不是好事,这一追丢了。自然就得回营地了。这样一来,反而无形之中破除了隐藏在暗处的危险。

    我正在寻思怎么开口好让豁牙子将人马都带回营地,在我们左前方约百十米处忽然亮起了几道手电光,还伴随着一个洪厚的声音大喊道:“是这个方向吗”

    另一个声音应道:“没错。就是这个方向,最多再走三百米就到了。一到风雨天,那东西准出来。”

    我们大家一听。顿时互相看了一眼,豁牙子一挥手,所有的人一齐关掉手电,迅速分开,就地隐藏。好在这地方虽是黄河边,两边河岸却都是山石,很好隐藏,三十多人眨眼消失不见,连那具尸体也都被拖走隐藏了起来。

    百十米转瞬就至,只听脚步嘈杂,喧哗不已,似乎人数不少,我从山石后面悄悄探出半个脑袋,循光看去,只见一片灯光,大部分是手电,还有两盏马灯,人数约在三十人左右。

    当先而行的是个高个壮汉,一脸的虬髯,豹头环目,虎背熊腰,很有几分气势,只是看装备打扮,却不怎么的,肩头扛着一把双股猎叉,穿着也是普通百姓的服装,脚上还没穿鞋,就光着个脚板,裤管卷起老高,根本不像是道上的人。

    而在那大汉身后的,也都是普通百姓装扮,手中所持之物,大部分都是些农具,偶尔夹杂着一两把柴刀什么的,也都是普通农户家常见的,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伙人虽然看上去杀气腾腾的,实际上却没有那种威胁感,和道上混的人,感觉完全就是两回事。

    那当先的高大汉子伸手抹去脸上的雨水,又喊道:“大家准备好了,这一次一定不能让它跑了,抓住它,奖金可不少,只要一看见,大家一涌而上,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它拿下,记住了没”

    其他人等轰然应诺,声势倒是不小,只是个个嬉皮笑脸的,好像并没有怎么太在意。这不由得让我心头一惊,难道说我看走眼了,这些家伙实际上都是深藏不露的高手不然怎么看上去好像根本就没拿我们当回事啊

    我刚想到这,豁牙子已经忽然跳了起来,手一挥,那些汉子悠忽一下就将这三十来人围了起来,那群人全都一愣,旋即那带头的大汉就喊道:“你们是什么人干什么的”

    那大汉旁边一个四十来岁的黄脸男子笑道:“富哥,还用问吗肯定是别的乡的,估计也是听说了那东西的习性,趁着下大雨来碰运气呢这么大一笔奖金,谁不眼红啊”

    黄脸汉子边说着话,边向前走了两步,看了看我们的装备,“哎呦”一声道:“真下了血本啊装备这么好,看样子你们是有备而来啊不过我估计你们这回惨了,我们有富哥在,你们铁定白来,富哥你们知道不上回那条大黑趴子,就是我们富哥抓的。”

    我一听顿时明白了,我们这回是整岔了,这伙人根本就不是冲我们来的,听他们话里话外的意思,好像是要抓什么东西,那富哥就是领头的,而那东西只有下大雨的时候才出来,事有凑巧,撞上了我们。

    不单我明白了,豁牙子也是老江湖,早就明白过来怎么一回事了,一挥手示意那些汉子让开,自己上前一步笑道:“老乡,你们可能误会了,我们不是来逮什么的,只是普通的游客,不会和你们争什么奖金的。”

    那黄脸汉子又上前一步,指着那些汉子们说道:“游客不像啊哪有游客还带着家伙的而且这么大的雨,不睡到处跑啥呢别想骗我了,不就那点奖金嘛干啥绕这花花肠子啊”

    豁牙子笑道:“我们是自己组的团,人数多了点,带武器也仅仅是自卫,怎么个回事呢是这样的,我们另外还有一团,和我们一道的,他们负责出去采购食物,可下大雨了,到现在还没回来,我们怕人生地不熟的再出点意外,就出来找了,这不,就遇上你们了。”

    那高大汉子上前一步道:“原来是这样啊吓我们一跳,可我们一路过来,没看见什么人啊”

    那黄脸汉子却忽然脸色一变道:“哎呀,富哥,他们的同伴,该不会是被大趴子给吃了吧前段时间那对小夫妻也是这样的,那女的就在河边抄了个水,就没影了。”

    那高大汉子一瞪眼道:“不能,大趴子毕竟少,哪能个个都遇上,而且你没听见吗人家是一团人,又不是一个两个,要是被大趴子吃了,早就炸了窝了。”

    我听得好奇,上前一步问道:“老乡,你们说的大趴子,是个啥玩意咋还会吃人呢没见这附近有告示或者警示牌啊”

    那黄脸汉子用手电照了照我,故作神秘道:“大趴子就是一种大鱼,黑色的,习惯趴在黄河水底,风雨天特别活跃,牙齿可尖利来着,胳膊往嘴里一送,咔嚓一口就给你咬两截了。”

    “至于警示牌嘛咋敢立呢立了警示牌,就没人来玩了,没人来玩不就没经济效益了嘛公家不会让立的,只在我们当地人中出暗标,谁抓着大趴子,奖金十万,这不,前段时间富哥就抓了一条,老大了,用拖拉机拉回去的。”边说话,还边用手比划了一下,吓了我一条,他比划的那个样子,那个尺寸,应该有两三人长,两人对抱这么粗。

    那黄脸汉子继续说道:“公家还挺讲信用的,真给了富哥十万块钱,大趴子就地杀了,挨家都分了一大块,全村都有,公家还说了,再抓到还给,这不,趁下大雨,富哥带我们发财来了嘛”

    说到这里,又一指我们道:“你们这些外地人,来观光就看看得了呗,非往河边跑干啥子呦,一个整不好就丢了命,我告诉你们,这一段河里的大趴子特别多,像富哥逮住的那条那样的,肯定还有。”

    我一脑门都是水,也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这么大的鱼,当真稀罕,而且个性这么凶猛,几乎都没听说过,更要命的是,这人的话使我不自觉的想起了梦中的那些大鱼来。

    豁牙子显然对这什么大鱼没有丝毫的兴趣,见这些人没有见过灰衣人,客套了几句,就让开了路,那些人见我们确实不是和他们争奖金的,也就不在多说,自顾走了。等那些村民过去了,马上吩咐人将那具尸体丢入黄河中,带着众人折返回营地。

    一见要回营地了,我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谁知刚走二三十步,从两侧忽然蹿出二十来个灰衣人来,对着我们的人就是一通打,眨眼之间,走在前面的几个大汉就已经被放倒在地,等我们的人反应了过来,那些灰衣人已经逃出去几十步远了。

    大家顿时大怒,敢情那些灰衣人根本就没逃,而是就近躲了起来,豁牙子解决了一个之后,反而追过了头,现在我们一回头,马上暴起袭击,打伤几个就跑。

    这哪能不追,不等豁牙子开话,那些汉子已经一阵风般的追了下去,在大雨之中,前后五十来人,前奔后追,声势倒也壮观。

    我们几人自然也紧随其后,前面喊打喊杀声不小,还不时传来两声兵器撞击声,双方距离比较近,估计这次灰衣人是逃不掉了。

    可刚追了几步,我忽然发现这些灰衣人的逃跑路线好像有点不对劲,原先我们追出来的时候,是向着西方跑的,现在转了个弯,向东南方向去了,而东南方,分明是刚才那些村民去的方向。

    我刚意识到这一点,江长歌已经大叫了起来:“穷寇莫追今晚这事不对劲,我感觉对方的主力根本没出手,一开始就派些小喽啰来骚扰,然后领着我们跑,分明已经摆脱了我们,还故意现身引我们去追,这分明是诱敌深入之计。”

    奇怪的是,就在江长歌喊声刚起的之时,那二十来个灰衣人的身影忽然一闪,又一齐不见了,豁牙子带来的汉子们几乎将周围的山石翻了个遍,也没有发现一个灰衣人,就像这些人忽然凭空消失了一般。

    我的心不知道怎么的,陡然提了起来,身体绷的紧紧的,每一寸皮肤上的毛孔都大开,鸡皮起了一层,整个人都莫名的颤抖了起来。

    我们几个几乎都是久经生死的角色,我都有这么强烈的反应了,其他人哪会感知不到,大家不约而同的迅速的向江长歌靠拢过去,江长歌最弱,一定得保护好他。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