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清淤古事

关灯
护眼
    幸亏没要多一会,“轰”的一声闷响,一阵碎石乱飞。好在我们早有准备,碎石穿空而过,尽数落入水中。

    豁牙子一马当先。身形一纵已经从水中蹿起,身躯就像一个炮弹一样直掠入刚炸开的洞口之中。只听见几声惊呼,豁牙子已经喝道:“不许动。谁动谁死”

    那个大汉的声音响了起来道:“怎么会是你们哦我明白了。还说不是来和我们抢奖金的,都已经跑我们前面来了。”

    这声音一起,我就听了出来,是那个什么富哥。只是我有点想不通,他们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呢难道我们都看走眼了。那些乡民打扮的人,真的都是乔装的也不可能。如果是乔装的,这个时候也不会帮我们炸开一条出路。

    这个时候也来不及细想这些了,估计豁牙子已经控制住了局面,急忙喊道:“大家快上去,若是遇到阻拦的。一律杀了。”

    豁牙子的那些人哪里用得着我喊,早就一个个奋勇争先,纷纷蹿进洞口去,就听那富哥的声音喊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舞刀弄枪的作啥难道说你们先到的这里,就不许我们来了”

    听那富哥话里话外的意思,好像真的不是我们的对头,我生怕豁牙子再将他们都杀了,急忙又喊道:“豁牙子,控制住局面就行,别伤人命。”

    豁牙子应了一声,随即喊道:“蹲下,都蹲下,别乱动,不然一刀一个,送你们上西天。”

    这时大家都已经上去的差不多了,我游到洞边,陌楠已经上去了,手一伸拉住我的胳膊,将我提了上来。

    紧接着断后的拼命四郎也上来了,腿上、屁股上、腰间被咬破了好几处,胳膊上还叮了两条,我伸头看了看,水面上已经没有活人了,才回头道:“清点一下人数,看看折了多少人手,有伤的赶紧包扎一下。”

    那富哥等人都双手抱头蹲在一边,一见那些鱼儿,顿时一阵议论声起,富哥猛的起身喊道:“你们这些人有意思吗不就几条趴子吗你们至于又说谎又动刀的吗还把人都打晕过去了,虽然说公家是给点奖金,不过这小趴子也就一百块钱一条,还不够医药费呢”

    我一听,敢情这些鱼儿就是他们所谓的趴子鱼,急忙上前道:“大哥,你们真误会了,我们不是来抓这鱼的,只是不小心从上面的洞口掉下来了而已。你们要是要,这里这种鱼多的是,你们全抓走,我们一条不要,不过,这鱼怎么会咬人呢以前没听说过黄河里有咬人的鱼啊”

    那富哥一听说我们不和他们抢鱼,顿时双眼冒出光来,反问道:“真的你们真不要鱼”旁边的那人,已经急不可待的跑了过去,将被拼命四郎带上来的的两条鱼儿捡了起来,装进一个口袋里。

    我点头道:“当然是真的,我跟你们说实话,我们很有钱,不在乎这一点,只要你告诉这鱼是怎么回事,并将我们带出去,不但这里的鱼我们不逮一条,另外还给你一万块好处费。”

    那富哥顿时兴奋了起来,一抹嘴道:“你要是问别人,还真不一定知道是怎么回事,你问我算是问对了,当年挖这里的时候,我正好是在场的人员之一,那时候我才十几岁,过去二十多年了,知道这事的人,已经很少了。”

    我一听,顿时大喜,急忙奉承道:“呦,那敢情巧了,你给我们说说,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富哥倒并不着急,从身上掏出一包劣质香烟来,只递了一支给我,自己又抽出一支,看了看其他人,又将剩下的香烟揣口袋里去了,大概是因为我刚才说给他一万块,所以特别优待我。

    我根本不抽烟,直接推了,富哥自己抽了两口烟,才说道:“这事说起来不但古怪,还透着一股子邪气,当年因为这事,可连累了不少人,连县里下来的民俗专家,都遭了殃。”

    我没有接话,隐约觉得这事应该和我们寻找的金乌石有关,至于怎么才能联系上,我还得听这个富哥说完了,才能下定论。

    富哥继续说道:“大概是八零年左右,黄河道由于常年泥沙沉积,每一年都得组织附近的村民清淤,由县里统一划分河段,摊派到村,每一户都得派出青壮年来,没人的就交点钱。”

    我一听就知道有戏了,这富哥所要说的事,绝对会和我们寻找的金乌石有关系。

    在场的这些人可都不是傻子,我们要找的金乌石就在黄河中,可根本不知道具体的方位,试想一下,这黄河清淤得动用多少人手,一截一截的清理黄河中沉积的泥沙,怎么也能找到点稀奇古怪的东西,只要一能对得上号,那我们要省很多的事。

    当下大家都不在说话,受伤的就默默包扎伤口,没受伤的就静静的等着富哥继续说下去,一时间,倒安静了下来。

    富哥继续说道:“当时我们村,就分到了这一段,一共一千米,也就两里路长的一截河道,那年正好大干旱,河床都开裂了,挖起来也不费事,工期是一个月,我们村大概有六七十个青壮年,按期完工基本不成问题。”

    “可谁料刚挖了第一天,就挖到了奇怪的物事,当时我还小,只有十几岁,只是跟大人们来玩的,不算工,但都是一个村的,到开饭的时候,有饭吃就是了。”

    豁牙子一听就急了,催道:“你怎么这么磨叽,比我还能扯,谁管你算不算工,快说挖到什么了”

    富哥的人刚才就吃了豁牙子的亏,一听顿时对豁牙子一瞪眼,粗声道:“我不说仔细了,你们能听明白吗这黄河里的东西多了去了,要想听故事,三天三夜我也说不完”

    我急忙对豁牙子挥了挥手,转头对富哥道:“你继续,你继续,不用理睬他。”

    富哥又瞪了豁牙子一眼,才继续说道:“我当时正和几个小伙伴在扒稀泥,还有些小水洼子里有点泥浆,泥浆里经常有些小鱼什么的,那是我们跟来的主要目的,正玩的开心,忽然就听到河里的大人们喊,快来看啊挖到金子了。我一听顿时来了劲,带着几个小伙伴就奔了过去。”

    “到了近前一看,果然是金子,黄澄澄的一大截,尖尖长长的,有胳膊粗,足有二三十公分长,突兀的伸出了河泥,散发着灿烂的金光,十分夺目。”

    “说实话,我那个时候还从来没有见过金子,何况那么大的一块,顿时眼都看直了,旁边的大人们也都兴奋了起来,纷纷卷袖子捋胳膊的挖了起来,谁知道越挖越深,挖了一米多深下去,依旧没有见着那块金子的底,却将整个金子的形状挖了出来,是一头金光灿烂的大金牛,只是只有一支角,还是趴着的。”

    “在那金牛的身下,是一块方方正正的大金柱子,笔直的插进了河底。”

    “就在大家正挖的起劲的时候,烧饭的大爷听到了消息,忽然跑了来,边向大家的方向跑着边喊:“别挖了,别挖了,那是镇龙金针,镇龙脉的,金针一出,凶阵四起,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一直没有说话的江长歌忽然站了起来,面色凝重的问道:“你说的是传说中的镇龙金针那玩意是不是挖不到底四面是不是还有四条粗如儿臂的链子非铜非金,斩劈皆不能断”

    那富哥被江长歌这么一问,顿时张大了嘴巴,像见了鬼似的看着江长歌道:“这位老人家,当时你也在场不对啊当时的人除了我回去喊人没出事,其余的不是都死了吗我怎么记不起你是哪一位了呢”敢情他见江长歌一头白发,错以为他是老年人了。

    我急忙说道:“富哥你搞错了,他才二十来岁,头发白是先天的,他就是个阴阳先生,对这些玩意有点研究,当时根本就不在场。”

    这么一说,富哥才“哦”了一声道:“真有学问,不在场也知道,那金子确实挖不到底,烧饭的大爷虽然这么说了,可那是黄澄澄的金子啊大家如何肯放,反倒怪那大爷多事,将大爷架到了一边,几十号人卯足了劲的往下挖。”

    “可一直挖到了四米多深,已经挖到胶泥了,也就是说,再往下挖就困难了,依旧没有见底,却挖出了四根胳膊粗的链子,分别扣在那金柱子东南西北四面,数十人奋力拉扯那链条,链条却纹丝不动。”

    “有人从侧面推了一下那金柱子,也是纹丝不动,显然底下所埋的部分,远比人们想像的还要深,正要继续挖下去,天空之中,陡然飘来几团黑云,那黑云飘的极低,就笼罩在那金牛的上空,仿佛搬个梯子爬上去,伸手就能抓到一般。”

    “就在这时,从那金牛的口中,忽然冒出一股黑气,一直和天上的黑云连接到了一起,不停的扭动。”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