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舍身开道

    五人一死,豁牙子手下那些汉子就全都一愣,一起侧身后退。虽然都没说什么话,可看向豁牙子的眼神,都露出一丝愤慨来。分明是见豁牙子残杀手下心生不满。

    豁牙子却不慌不忙,一伸手就将其中一人身上的衣服撕破。露出肩头上一朵描金几何图形的纹身来,这纹身一入眼。我立即就看了出来。正和井中人身上那黑袍上的描金图形一样,顿时明白了过来。

    豁牙子随即又将其余四人的衣服撕开,每个人的肩头上,都露出一块相同的纹身来。豁牙子这才对那些汉子笑道:“兄弟们,我可不是为了有人引鱼儿杀害自己兄弟。这五个家伙,可不是我们的兄弟。你们好好看看,这是井中人的标记,不过他们这标记,只是些打探消息的喽啰而已。”

    这话一出,那些汉子一个个也都明白了过来。顿时全都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

    豁牙子又笑道:“这五个家伙一混进我们的队伍时,我就已经知道了,只是一直找不到利用他们的机会,如今正好,将他们的尸体抛下去喂鱼,我们好借机潜下去的。”

    那些汉子一起应了一声,纷纷上前,将那五具尸体抬了,向洞口走去,我则移到豁牙子的身边,苦笑道:“兄弟,你能给我点底不你究竟是哪一边的你别再跟我说你就一混混,再装就没意思了。”

    豁牙子嘿嘿一笑,露出半截豁门牙道:“我是谁先保密一下,不过你放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是同一战线。”

    说话间,那些汉子已经将那五具尸体抛落入河水之中,尸体一落水,水面就顿起一道道的水箭,直向几具尸体袭去,由于五人刚死,血仍旧凝结,一接触,水面已经泛起了血花,迅速染红了水面。

    血水越泛越多,血腥味越来越重,其余的鱼儿嗅到血腥味,都疯了一般的向几具尸体涌去,浑浊的黄河水虽然使我们看不见水下的凶险,却能看见水面的波动,无数条鱼儿聚集在几人周围,鱼头簇动,不时有鱼儿蹿出水面,看得我是心惊肉跳。

    就在这时,一具尸体忽然沉了下去,一阵鱼潮涌了上去,顿时血水翻滚,豁牙子大喊道:“快,就是现在。”

    江长歌也大喊道:“快,大家跳下去,孔洞在湖泊的正中间,由于是连环套洞,底下一定会有空隙,大家潜下去之后,要迅速的找可以落脚的地方,这鱼儿在下面一层中,一定也有。”

    那些汉子虽然心中畏惧,却没有一个打退堂鼓的,听豁牙子和江长歌一喊,纷纷纵身跃入水中,奋力向湖泊中央游去。我和陌楠、拼命老四和陶莉莉、江长歌对看了一眼,也先后蹿出,纵入水中。

    水花激荡,那些鱼儿感受到了水波的动荡,有一部分开始向我们的方向游来,我一咬牙,迎着那些鱼儿向河水中央游去,几人也跟了上来,一个个一言不发,目光中透露着视死如归的坚毅。

    前面有几个汉子已经遭受到了袭击,开始用刀子拼命乱扎,逐渐伤势渐重,他们的周围已经一片血红,但那些汉子却并没有失去神智,一见鱼儿开始围聚向大家,就有一名汉子高声喊道:“兄弟们,反正我们活不了了,拖住它们,给弟兄们留条活路”

    说完话一反手,一匕首割开自己的脖子大动脉处,血“呼”的一下飚起一米多高,洒落在水面上,顿时血腥味四散,那些游向我们的鱼儿,又被血腥味引了回去。

    数以百计的鱼疯狂的涌了上去,血水翻滚,那汉子没一会就沉了下去,再也不见出水面,从始至终,那汉子连吭都没吭一声。

    我的眼眶一阵阵的发热,鼻子一个劲的发酸,不管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就凭这般忠勇,就值得竖一个大拇指,同时我对豁牙子的身份更加好奇起来,这家伙的这班手下,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训练得出来的。

    那带头的汉子一消失,马上就有另一个已经伤势颇重的汉子反手一匕首割开自己脖子上的大动脉,又是一阵热血抛洒,又是一阵鱼头簇动,又是一阵血水翻滚。

    眼泪已经模糊了我的双眼,我拼命向河水中央游,心头只有一个信念,下到底层去,千万不能辜负了这几个汉子,用血肉和生命换来的这一小会时间。

    就在我们即将游到湖泊中间的时候,就在第四个汉子割开自己的大动脉的时候,事情却忽然发生了意料不到的变化,河水正中央,“哗啦”一声水响,陡然冒起了一个巨大的水花,“呼”的一声,一条足有四五米长的黑色大鱼,猛地一下蹿出了水面,又“轰”的一声落入水中,溅起一两米高的水花来。

    随即水面上起一个庞大的鱼头来,粗略的目测了一下,还不算在水下的部分,这鱼头就有桌面大小,一双橙黄色的眼珠子,如同两个凸出的灯泡,圈状的黑色瞳仁,满是残忍之色,一张巨大的鱼唇,张合之间,露出满口锋利的牙齿,十分的骇人。

    那大鱼大概也是受了血腥味的吸引,一出水面,就带着一股水浪,直向伤重的那几人所在方向游去,所过之处,水浪如同被劈开了一般,直向两边翻卷,大家不由得都被惊呆了。

    江长歌大喊道:“别看了,快游,那大鱼出来之处,就是三环映月的泉眼,顺着泉眼下去,就能到达底层,我们一定要在那大鱼回来之前,潜入第二层去,不然这几个兄弟的性命就白白牺牲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大家纷纷拼命向刚才大鱼出来的地方游过去,而那边的几个汉子,已经仅剩三人了,并且个个伤痕累累,三个汉子也发现了那大鱼,非但不惧,反而个个手握匕首,迎着那大鱼就游了过去。

    那大鱼去势甚疾,眨眼之间,双方已经碰撞到了一起,其中一名大汉怒骂一声,我还没听清楚他骂的是什么,那人就已经被大鱼一口咬去了半截身子,血水顿时染红了一片水面,数不清的小鱼纷纷趁机上去叮咬碎肉残骸。

    剩下两名一见,顿时红了眼,纷纷扬起手中匕首,对这大鱼的脑袋猛扎下去,大鱼吃疼,吐出口中半截尸体,一转头一张巨唇,一口咬住一人的胳膊,一咬一撕,那人整根胳膊已经齐根而断,鲜血四溅。

    那汉子十分硬气,一根胳膊被咬断了,硬是一声没吭,剩下的一只手,猛的抓住扎在那大鱼脑袋上的匕首把柄,一把拨了出来,反手连扎几下,势若疯狂,估计是想和那大鱼拼个两败俱伤。

    可那大鱼是在太过庞大,匕首扎下去,只在皮肤上扎了几个洞口,反倒更加激起了那大鱼的凶性,猛的一甩尾,溅起大片的水花,巨大的身躯陡然腾空跃出水面,至上而下扑压了下去,一口将那人吞了半截,只剩两条腿露在外面,那大鱼在水中脑袋向上一昂,整个人已经被吞了下去。

    剩下一名汉子转头大喊道:“快走我挡不住多久。”一声喊完,也手持匕首扑了过去,看样子也要不了多久,就会成那大鱼的腹中之物了。

    其时我们已经游到了湖泊中间,大家纷纷屏气下潜,河水浑浊,在水下根本无法视物,只能靠双手摸索,没一会气息将尽,又纷纷出水面。

    我一露头,刚抹去脸上河水,正好看见那边最后一人正在和那大鱼缠斗,一手抱在大鱼的脑袋上,一手抓着匕首,狠很的扎向大鱼的眼珠子。

    这一下扎了个正中,那大鱼再大,眼睛仍旧是脆弱之处,一刀扎进,顿时瞎了一只眼,疼的一头扎进水中,浪花一卷,已经不知去向。

    那人刚松一口气,对我们一挥手喊道:“快走,快走......”后面的话还没喊出来,人忽然蹿了起来,上半个身子都露出了水面,顶浪疾行,在水中犹如利箭一般,划开水面乱蹿,漾起一阵阵水纹。

    这时拼命四郎忽然从水下冒了上来,吐气呼道:“找到了,就在我脚下,约有两人对抱粗一个洞口,不过底下已经被水灌满了,我怕潜进去之后,会因为无法呼吸被活活憋死。”

    江长歌看了一眼被大鱼咬住双腿,在水面上乱蹿的那汉子,一咬牙道:“来不及了,必须潜进去,潜进去后,全部往左边游,右边是黄河,左边是山腹,总会有空间可供呼吸的。”说完率先一下扎进水中,向下潜去。

    这时那大汉已经消失了,那一片的水面已经被鲜血染得通红,无数的小鱼在叮咬撕啃碎肉,激起一片水花四溅。

    我也顾不上什么了,一头扎进了水中,水很深,我潜到水底的时候,已经有点气息不够了,但这个时候上去,只能成为大鱼的美食,只好强憋着一口气,摸索到洞口,一头钻了进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