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夺命流沙

    一进入洞中,我就知道自己错了,洞口并非我想象中的薄薄一层石片。而是一个水下隧道,我一直向下潜了两三米,还没发现有可以向左右移动的空隙。我可不是鱼,到了这里。一口气再也憋不住,嘴一张。“咕嘟咕嘟”就被灌了两口水。

    黄河水有多难喝。没喝过的人一定不会知道,我当然也不想喝,可这个时候,一口气息转不过来。自己已经控制不了了,心头还有一点清明。知道自己气息已尽,不由得更加慌乱起来。

    人在水下。越是慌乱挣扎,气息吐的越快,气息吐的越快,被灌的水也就越多,也不知道被灌了多少口。忽然有人一把拉住了我,将嘴凑到我的嘴上,一边缓缓渡气过来,一边抓着我继续向下潜去。

    得到一丝气息,我顿时如同抓到救命稻草一般,马上屏住呼吸,跟着那人继续下潜,又下潜约一米多,忽然觉得洞穴宽阔了起来,急忙向左边移动,又游了约两米多,身旁那人忽然将我向上举去,上升一米左右,“呼”的一下冒出了水面,忙不迭的大口呼吸两下,嘴一张吐了起来。

    这时我旁边也冒出一人来,却是陌楠,敢情陌楠一直跟着我,她身法轻灵,在水下也比我强许多,刚才见我危险,出手救了我,不然的话,估计现在我已经喝饱了。

    陌楠一露头,也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来,显然刚才渡气给我,让她自己也憋的不轻。我见陌楠没事,才放下心来,急忙转头四看,见拼命四郎正扶着一脸惨白的江长歌,旁边还有陶莉莉,显然江长歌也差点被憋死在那水下隧道之中。

    不多会,豁牙子随之也冒了出来,紧接着又出来十来个大汉,就再也不见有人出水面了,显然其余的人,不是在上面一层出了事,就是在水下隧道中没憋过来,被黄河水活活灌死了。

    豁牙子清点了下人数,这短短的几十分钟,却使我们损失惨重,三十多人折了接近一多半,连我们在内,仅仅剩下十七个人了。

    豁牙子打开手电,大家四下观望,这里是个巨大的空洞,洞完,大家急忙纷纷提起腿脚来,将裤管扎紧,生怕一不小心就遭了殃。

    裤管刚扎好,我忽然觉得另一条腿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钻动,虽然隔了层裤子,我依然能感受得到,那东西好像是想钻进我的腿中,急忙惊叫跳起,与此同时,我旁边的陌楠也忽然跳了起来,失声叫道:“这泥沙里面有东西,大家小心。”

    我们俩人这一跳,顿时带起一堆泥沙,翻起的泥沙上面,有几条长相酷似泥鳅的玩意,无鳞、黄羯色,眼睛已经退化成了两个小黑点,大概是长期在这里生活的原因,只有筷子一半的长短,约尾指粗细,没有尾鳍,头部又尖又长,几乎占了身体比例的一半,看上去很不协调。

    但这些小家伙却灵活的很,刚一露出泥沙,就一翻身,“哧溜”一下又钻了进去,我们还没反应过来,已经无影无踪了。

    我们这边刚站稳,其余几人也纷纷跳了起来,个个面色难看,显然都明白了过来,这些看上去极像泥鳅的小东西,就是那具骸骨的制造者,而这些不起眼的小恶魔们,现在正在我们脚下的泥沙中钻来钻去,等待着钻进我们身体的那一刻。

    但人的脚是不可能不落地的,而且这泥沙陷到了腿弯处,跳起很吃力,连续弹跳几次之后,就觉得有点抬不起腿来了,更让人郁闷的是泥沙经过连续踩踏之后,会变得更加的浓稠,落地时沉陷下去的部分就更多。

    这里的泥沙也不知道堆积了多少年,谁也不知道这里究竟有多深,如果这样一直践踏下去的话,把我们整个人都沉陷下去,也是非常有可能的。

    江长歌急喊道:“快走,这东西的杀伤力好像不是很强,我们撑着进入到下层去。”

    话刚落音,一名汉子已经惨叫了起来,抬起来的腿上,叮了两条那种像泥鳅一样的玩意,半截身子已经钻进了他的腿肚子中,外面露出半截还在摇摆不停,拼命的向肉里面钻。

    这一条腿一抬起来,我们顿时吓了一跳,那汉子急忙伸手去抓,谁料那东西身上布满了黏液,露在外面的部分又短,根本抓不住,只好换为拍打,可拍打了几下之后,那东西已经钻进了肉中,腿肚子上只留下两个血洞。

    豁牙子急忙蹿了过去,用匕首割开那人裤管,只见在腿肚子皮肤下面,已经隆起两道手指粗细的凸处,并且在迅速的游走,血顺着伤口向外流个不停。

    豁牙子沉声道:“兄弟,忍着点。”说完用匕首在那人腿上连划两下,划开两道血口,露出里面的两条尖嘴泥鳅来,兀自在啃咬着血肉,刚要用匕首挑出来,那汉子却忽然惨叫一声,扑通一下摔倒在地。

    这一下摔倒,另一条腿正好抬了起来,这下我们看的清楚,原来这汉子的腿上,不知道何时受了伤,虽然裤管扎紧了,可血已经染红了裤管,血腥味招来了五六条尖嘴泥鳅,全都钻破了裤子,正在拼命向肉里钻。

    而他另一条腿上刚才被豁牙子割破了,这一摔倒,从下面的泥沙中迅速的钻出几十条那种怪玩意来,纷纷向那人伤口处钻去,挤不到伤口处的,就在他身上乱钻,眨眼之间,那汉子身上已经钻满了这种怪物,惨叫不止。

    豁牙子见状,抖手射出手中匕首,插在那人的咽喉之上,那人身子一挺,看了豁牙子一眼,脸上忽然露出一种解脱了的表情,微微一笑,头一歪,就此死去。

    豁牙子则大喊道:“快走”率先转身就走。

    谁料喊声刚一起,后面忽然传来一阵响声,其中还夹杂着一种铁链抖动声,等我们转过身来,却发现我们的来路上,已经隆起了一个沙包,足有半人多高,而且还在缓缓上升。

    一听到那铁链声,江长歌顿时面色一苦道:“坏了,有铁链声,应该是锁着的龙脉四将之一,这里很有可能是龙脉四将其中之一的活动范围,这些像泥鳅一样的怪物,都是它的子子孙孙。”

    话刚落音,那隆起的沙包忽然翻裂了开来,从沙包之中,露出一个笆斗大的脑袋出来,外形和那些尖嘴怪物一样,只是放大了百十倍,头一露出来泥沙,长长的尖嘴就裂了开来,口中没有牙齿,倒有一根胳膊粗细的舌头,舌头也呈尖刺形,表面粗粝,长满了一粒一粒的肉刺,伸到嘴巴外面,一阵颤抖,甩出许多粘液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