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龙脉双将

关灯
护眼
    众人个个面色大变,陌楠道:“怪不得这些小怪物没有牙齿却能钻进人的皮肉之中,敢情都长有这样的舌头。体积小我们没看见而已,靠舌头上的肉刺舔食血肉,就如同拿铁刷子不停刷人的皮肉一般。这疼痛,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

    豁牙子急声喊道:“怎么办没时间等了。别忘了那人的尸体一旦被吃完,还有数以千计的小怪物等着我们。”

    我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眼。只见那汉子已经没了人样。身上到处都钻满了尖嘴泥鳅一般的怪物,在皮肤内不停蠕动,还有的从口中、鼻中、眼中钻进钻出,十分的可怖。

    这时又是一阵铁链抖动声。那巨大的尖嘴怪物已经完全钻出了沙包,横挡住我们的退路。身体倒不是很长,充其量也就三米。却十分粗壮,一人估计抱不过来,只是在尾巴部分,有一根黑幽幽的铁链穿过身躯,锁住尾骨。也许是因为年月久了,那铁链已经长进了血肉之中。

    江长歌涩声道:“果然是龙脉四将之一,这铁链直通镇龙金针,也就是说,我们距离镇龙金针,仅有九十九米的距离了。”

    拼命四郎面色一苦道:“别说还有九十九米了,现在就是还剩一米,我们也没着,你没看那家伙的舌头吗对着我们这边一直伸缩呢看这模样,对我们几个兴趣可不小。”

    话刚落音,那怪物已经顺着泥沙滑了过来,直接向一名汉子滑去。

    说实话,对付这个玩意,其实我的九亟是应该可以击杀它的,只是我对豁牙子起了疑心,这家伙虽然说和我们是同一阵线的,可我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如果他真是我们的人,没有必要到了这个时候还不透露他的真实身份,而这些汉子的训练有素,也让我很是忌讳,他们的目的,明显并不单纯。

    我甚至希望,能借这怪物将豁牙子的人都除了,虽然这些汉子个个忠勇,但越是如此,我越是忌讳,因为能训练出来这样一批人手,又不是三十六门的,也不是井里的人,还对金乌石有兴趣的,那就只有一家可以办到金陵孙家

    金陵孙家的人早就出动了,还有井里的人和苏家的人,可我们到现在一个没遇到,这太不正常了,苏家就两个,还都是高手,井里的人一向神秘,遇不到也就罢了,孙家的人怎么一个也没看到呢

    可如果孙家的人和我们在一起,那我们当然就不会遇到了

    所以,我并没有出手,反而示意拼命四郎等人也退后了几步,该袖手旁观的时候,我们绝不伸手。

    这时有三个汉子一齐迎向了那怪物,一个正面冲击,两人左右侧击配合,如同三枚炮弹一样,悠忽一下就冲到了那怪物身前,三人一齐发出一声怒吼,六把匕首分别插在了那尖嘴怪物的正脑门和左右两侧。

    却不料那怪物的皮肤竟然像蒙了一层油腻的铁皮一样,刀尖根本就插不进去,但三人的力道都使得够猛,一扎不进去,刀尖一滑,顿时消去了大部分的力道,六把匕首分别在那尖嘴怪物的身上,留下六道白痕。

    我顿时一惊,没想到这东西的皮肤这么坚硬,如果万一我们对上,只怕只有我的九亟可以对它造成伤害。

    那尖嘴怪物并没有给我们足够的时间惊讶,三人一击失利,那怪物已经发动了反击,口中胳膊粗的尖舌猛的吐出,中间那汉子首当其冲,“刷”的一下,已经将那汉子从腹腔处刺了个洞穿。

    血水和着碎裂的内脏,一下喷了出来,半截肠子被舌头带出了体外,耷拉在背后,鲜血迅速染红了那汉子脚下的泥沙。

    众人一齐惊呼起来,那被尖舌洞穿了腹腔的汉子,却依然屹立不倒,反而一反手将双手中的匕首全扎进了那怪物的舌头上,死命拖住那怪物的舌头,不许它缩回去,转头大喊道:“快走啊”

    与此同时,豁牙子也大喊一声:“走”率先向前闯去,其余的人紧随其后。

    那两名汉子已经红了眼,疯了一般从左右两边扑了上去,一人用匕首猛扎那怪物的舌头,一人则用胳膊将匕首送进了那怪物的口中猛戳猛捅。

    那怪物吃疼,猛的一缩舌头,正中间汉子手中的匕首,还钉在舌头上,它这一缩舌头,匕首顺着舌头就切了开来,将舌头前端切成了两片,而那怪物的舌头一抽走,那大汉自己的腹腔处,也被开了个大洞。

    紧接着就听到:“咔擦”一声响,寒铁链带着一大块血肉反弹起老高,重重的砸落在泥沙之上。原来那怪物吃疼之下,尾部猛甩,用力过猛,铁链将一整截尾巴都撕了下来,疼得整个身躯都在颤抖,显然伤的不轻。

    但这样一来,那尖嘴怪物却再也没有束缚了。

    就在此时,那两名大汉一左一右扑了上去,一人伸出一只手去,分别抓住那尖嘴怪物的嘴唇两边,两人同时发一声喊,竟然硬生生将那怪物拉住了,嘴角都撕出了血迹。

    那两名汉子拼了命的将那尖嘴怪物向后拉,我们哪还敢耽误,纷纷使出所有的力气,踩着泥沙,深一脚浅一脚的亡命奔逃,纷纷向前蹿去。

    那尖嘴怪物尾巴被寒铁链扯断,舌头被削成两片,现在嘴角也被撕裂了开来,凶性被激发到了极致,猛的一甩头,左边那人就被甩飞了出去,重重的落在泥沙之中,溅得泥沙四溅。

    那人却甚是彪悍,身形一落地,马上翻身跳起,匕首不知道跌落何处去了,空着两只手就又向那尖嘴怪物冲了过去。

    而右边那汉子则被那尖嘴怪物一下撞翻在地,还没来及翻身爬起,那尖嘴怪物的舌头已经如闪电一般弹出,直射那人面门。那汉子反应也不慢,一把抓住弹射而来的舌头,一脚踩住那怪物的尖嘴前端,死命向外拉扯。

    可那怪物的舌头之上布满了粘液,根本抓握不住,“哧溜”一下就缩了回去,刚刚缩回口腔之内,又再度闪电般弹射而出。这次那汉子没来及阻挡,舌头尖端“啪”的一下击在那汉子的面门之上,只见舌头一卷一舔,脸上已经被刷下一片皮肉来。

    其时先前被甩飞的那汉子已经奔到了近前,二话不说,握着拳头就冲了上去,对着那怪物的脑门连砸几拳,那怪物吃疼,放了已经受伤的汉子,头一转,那如同安装了弹簧一样的舌头又对着这名汉子弹射而出。

    脸上受伤那人及时跳起,揉身扑了上去,一把抱住那舌头,另一只手拼命击打那怪物的脑袋,另一人则干脆双手抓住那尖嘴怪物的上下额,奋力撑开,企图生生将那怪物撕裂。

    而这时,原先那汉子的尸体已经被舔食精光,无数的小尖嘴怪物,循着血腥味向两人的方向游动,泥沙之上,几乎覆盖了一层,十分可怖。而那两名汉子则就像没看见一样,根本不躲不逃,仍旧死命缠住那只巨大的尖嘴怪物。

    我边跟着众人奔跑,边不停回头看,一见这般景象,知道那两名汉子也回不来了,当下转过头来,专心逃命,一直跑了百十米远,踩过了泥沙地,进入了浅水区,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但几人不敢有丝毫的停留,虽然说一般洪荒怪物都会有极强的地盘的意识,可谁知道那些尖嘴东西会不会追上来,那玩意已经没了束缚,本就能在泥沙里活动自如,那在水里也一定不是问题啊真要追上来的话,那绝对是个大麻烦。

    渐行水渐深,很快已经达到了胸膛位置,忽然水花声大作,陡然响起一声惨叫,大家急忙循着声音来源处看去,却只见到水面上一阵水纹波动,根本没有任何的人影。

    紧接着又是“轰”的一声,水面缓缓隆起,水纷纷向两则流淌,水流冲的我们几乎站不住脚,我嘴里直发苦,傻子都能看得出来,我们又遇上难缠的玩意了。

    江长歌大喊道:“有铁链声,又是龙脉四将之一,大家小心。”其实根本就不需要他喊,因为在他喊话的时候,那东西已经出了水面,这么大的家伙,脊背上那熟悉的寒铁链,我们哪还会有不知道的道理。

    我们听说过那富哥抓到过一条巨大到需要用拖拉机拉走的趴子鱼,当时在我想来,那就应该是龙脉四将之一了,现在一看到这东西,我顿时知道自己错了,富哥抓住的那条趴子鱼,充其量算是眼前这家伙孙子辈的。

    在我们眼前出现的这东西,巨大的脑袋犹如卡车头一样,在水面上的身体,也有个七八米长,巨大的鱼唇足有一米五六宽,满嘴的尖牙,就像两排锋利的尖刀,身上的鳞片,大的宛如脸盆,小的也有海碗口那么大,一左一右两只眼睛,犹如灯笼一般,这样静静的趴在水面上,哪里还能算是条鱼,简直就是一个巨无霸。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