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前堵后追

    这已经完全超出了我对淡水鱼的认知,如果这是在海中,我一定认为它是条鲸鱼。可这里却是黄河,虽然黄河自古以来就有不少稀奇古怪的传说,可传说和亲眼看见。完全就是两个概念。

    江长歌涩声道:“那个富哥抓捕到的,并不是龙脉四将之一。这条才是,那两条只不过是它的子孙之中。长的比较大的而已。按目前的情况来看,龙脉四将,应该是四种洪荒水怪,黄河锁龙阵真是名不虚传。我太低估刘伯温的能力了。”

    话刚落音,前方一阵水响。却是那庞然大物已经观察好了我们,见我们久不上前。捺不住性子,对着我们就冲了过来。

    它这一冲可不是针对一个人,凭它卡车头大小的头颅,完全有可能一下就将我们全部的人撞晕过去,当然。被撞晕过去还是最好的结果,起码被它吞了的时候,不会感觉到痛苦。

    我们几人本能的向后急退,但我们身在水中,水深及胸,行动远不如在陆地上快捷,刚退得三四步,那洪荒凶鱼已经冲到了我们面前。

    可就在这时,那凶鱼却陡然在我们面前转了个弯,将水面翻腾起一阵水花,转折回去了。被水花淋了一头一脸的我们,个个一脸愕然,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还是江长歌对这些事物的认知面比较广,首先反应了过来,先是一喜,接着又面露忧色道:“我知道了,我们所站立的地方,正好是这洪荒凶鱼的活动范围边缘,它是龙脉四将之一,自然也是被寒铁链锁住的,而且这么个庞然大物,当年刘伯温一定是下了重手,锁的是其极其要害的部位,使这大鱼不敢挣脱,所以我们几人才侥幸捡回来一条命。”

    我一见江长歌的脸色,就知道他肯定还有下文,果不出我所料,江长歌说到这里,话音一顿道:“不过,我们也被困在了这里,往前一步是吃人的洪荒水怪,往后一步是致命的泥沙凶物,左右是石壁,上出不去,下也下不去,上下左右前后全都被封死了。”

    话刚落音,前方水面上却忽然如同炸了锅似的,水声响个不停,几把手电一齐照射过去,却见水面上竟然游来了一大群那种吃人凶鱼,大大小小都有,大的有三四条和我们一开始看见的那条差不多,小的却只有筷子长短,也不下潜,就在水面上游了过来,密密麻麻的一大片,根本数不清数目。

    拼命四郎面色一苦,喊道:“完了,那大鱼抓不到我们,喊它的鱼子鱼孙来帮忙了,我们快跑吧不跑就成鱼食了。”

    大家本来见了这么大一群吃人鱼,就已经心中发慌了,听拼命四郎这么一喊,个个都转身想走,那泥沙中的尖嘴怪物虽然凶悍,但毕竟可以一拼,在这里却是死定了,两者相较取其易,这个道理谁都明白。

    唯独江长歌,却双目一亮道:“慢着,好像不是冲着我们来的,还是先观察一下再说。”

    大家刚一愣神,前方已经如同热锅沸水一般,那些吃人凶鱼纷纷跃出水面,复又跌下,如此反复不止,就像水下潜伏着什么比它们更加可怕的怪物一样,就连那些体型已经很硕大的凶鱼,也纷纷奋力跃出水面来,落下时,更是发出巨大的水声。

    眼见这鱼群就向我们这边来了,大家个个惊慌失色,这么多的吃人鱼,还有几条都属于大号的,我们这几个人,估计都不够分,我急忙看了一眼江长歌,却发现江长歌的眼睛却越来越亮,似是发现了什么似的。

    陌楠靠近了我,伸手握住我的手,我感觉她手指冰冷,知道她心中恐慌,忙伸手揽住她的肩头,这个时候,我帮不了她什么,只能尽可能的多给她一点温暖。

    就在我手刚搭上陌楠肩头的时候,水中忽然“哗”的一声响,那条洪荒水怪忽然从水中冲了出来,巨唇微张,一口就吞噬了一片的鱼,吓的其余的鱼儿更是惊惶,跳跃不止。

    那条洪荒巨鱼在水中转了个身,昂头吞下口中的食物,复又向鱼群冲去,这一冲就是一道缺口,躲避不及的小鱼则纷纷被它吞入口中,成了它裹腹的美食。

    如此反复几次,那鱼群已经十去二三,剩下的吃人鱼纷纷掉头游去,企图游离这片危险水域,可那洪荒巨鱼似乎并未满足,顶起一阵浪花,追了过去。那些小鱼哪里逃得掉,那大鱼所过之处,到处都是血水,偶有几条被咬掉半截的半大吃人鱼在水面上沉。

    有三四条体型较大的吃人凶鱼大概被追的急了,掉过头来,齐齐向那大鱼冲去,竟然合力攻击起那洪荒巨鱼来。

    我顿时精神为之一振,这一打起来太好了,不管谁输谁赢,对我们都有百利而无一害,同时心头也在暗想,自然界其实和人类社会一样,弱肉强食,有压迫就有反抗,只不过自然界表现的更为明显,更加直接罢了。

    谁料我欢喜之心刚起,那洪荒巨鱼迎头就是一口,将一条鱼咬掉了一半,其余三条出与本能,竟然掉头就游跑了,原本以为一定会发生的大战,刚一眨眼就被那洪荒巨鱼搞定了,看来它这霸主之位,根本就难以动摇。

    不过那洪荒水怪虽凶狠,可鱼群数目实在太多,一番吞噬之后,还有是跑掉了十之三四,那洪荒水怪身上锁有寒铁链,无法脱离出活动范围,见那些鱼已经游离了它的攻击范围,只能甩尾折了回来,重新游到我们面前,伺机待动,看样子还没吃饱。

    就在这个时候,水面上忽然绿了起来,我一开始以为自己眼花了,赶紧使劲眨了下眼,才发现自己并没有看错,在我们面前的水面上,忽然闪起了绿色的光芒,一片一片的,照亮了整个水面。

    这一景象,使大家不由自主的都惊呆了,这哪是应该存在与黄河边上山腹湖泊之中的,分明就是属于虚幻世

    界的场景,长这么大,我还头一次见到会发绿光的水面。

    水面上的绿色光芒越来越多,前一刻还需要手电照明,现在已经绿光盈然,虽然这绿色的光芒并不是那么明亮,但起码可以照亮水面,我们的视线也更加的清楚了。

    而且这绿光不住的蔓延,片刻之间,已经蔓延到了我们的面前,将几人的面孔都映成了绿色,看上去十分恐怖。

    江长歌伸手在水中捞了一把,捧起一把泛着绿光还黏乎乎的东西,仔细看了看,面色一苦道:“怪不得这东西在这里几百年还没死呢大自然造物,真是奇妙,不过,这对于我们来说却不是好事,这东西被锁在这里,这里又有足够的食源,我们却被困死了。”

    我凑了过去,仔细看了看江长歌手中的东西,是一小团颗粒状物体,外面包裹这浓稠的粘液,就像是鼻涕一样,很是恶心,绿色的光芒,正是从那些颗粒状物体上发出来的。

    江长歌继续涩声说道:“刘伯温在这里设下锁龙阵,破除龙脉,却并没有杀死龙脉四将,而是费近心思的用四条寒铁链锁住它们,目的就是让它们守护镇龙金针,当然不能让它们轻易就死了,这里虽然靠在黄河边上,却深入山腹之中,冬不结冰夏不酷热,温度正好适合这些鱼籽孵化,自然就成了那些鱼儿产卵繁殖的最佳地点。”

    “可当这些鱼儿来产卵的时候,也就等于自己送上门来喂食这条洪荒水怪,周而复始,年复一年,竟然使这洪荒水怪活了几百年下来。而洪荒水怪又被寒铁链锁住,只能在两百米的范围内活动,这也使洪荒水怪无法将鱼群完全吞噬,从而保持了这个山腹中的湖泊生态平衡,这才能保持到至今。”

    话刚说完,那洪荒大鱼猛的冲了过来,一直冲到我们面前两三步之处,才转折了个弯,游向别处,激起的浪花又溅了大家一头一脸。

    这回有了光线,大鱼冲的又近,大家看的清楚,只见那大鱼的脊背上一根寒铁链被绷的笔直,铁链的另一端一直通向水中央,看样子这个东西被锁住的,竟然是鱼脊骨。

    脊骨可是要害,不像前面那个泥沙堆里的尖嘴怪物,大不了也就扯断了尾巴,照样能存活下去,脊骨要是被扯断了,那就没有指望了,特别是这么大的鱼,脊骨一断就等于全身瘫痪了,在这种地方,可以说个个都是要命的东西,瘫痪可不是什么好事,大概也正因为如此,这大鱼才始终无法挣脱寒铁链。

    刚想到这里,背后忽然也传来一阵水响,急忙转身,回头一看,顿时一阵头皮发麻,只见一大群大大小小的尖嘴怪物,都钻出了泥沙,正向我们游过来。

    我心里暗暗叫苦,这才是前有阎王后有恶鬼,刚刚才联想到尖嘴怪物,它们就来了,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