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自相残杀

关灯
护眼
    众人也个个面色大变,就连江长歌这回也没辙了,苦笑了下看看大家道:“各位。这回估计得埋这里了,不过黄泉路上能有大家结伴,倒也不算寂寞。”

    陌楠和我十指相扣。相视一眼,都没有说什么。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即使我们再厉害。面对这么多凶悍玩意,也得死在这里。

    那些尖嘴怪物越逼越近,后面的泥沙堆中还在源源不断的往外钻,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但却没有见到那个最大的家伙。

    拼命四郎粗声道:“要是硬拼,能有人活下来不”

    江长歌苦笑道:“活下来这个问题已经不是我们该想的了。我们应该想一下,是送给前面那个洪荒水怪一口吞了呢还是让后面这些尖嘴怪物慢慢啃了我们”

    话刚说完。那些尖嘴怪物已经到了大家的面前,大家还没来及做出反应,那些尖嘴怪物已经纷纷绕过我们,游到了前面,开始疯狂的争抢起那些发着绿光的鱼卵来。

    我们一齐呆在哪里。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看样子这些发绿光的鱼卵,对这些尖嘴怪物的吸引力,竟然比我们这几个血肉之躯大的多。

    可那条洪荒水怪不愿意了,开始疯狂吞噬起那些尖嘴怪物来,洪荒水怪一发飙,那些尖嘴怪物显然惧怕不已,纷纷四下逃窜,可这水域是洪荒水怪的地盘,哪里跑得掉。

    那洪荒水怪身躯庞大,嘴型也不小,一口就吞掉一片的尖嘴怪物,进入水域的尖嘴怪物,不一会就被那大鱼吞食了一小半。

    众人面色更苦,这些吃人鱼不但自己送上门来喂这条洪荒水怪,还利用鱼籽来吸引其他种类的生物喂食它,这样下去,它是吃喝不愁,我们却坚持不了多久,迟早还是会成了它的腹中美食。

    就在这时,我们身后又是一阵水响,转身看去,只见之前攻击我们的那条巨大尖嘴怪物已经也下了水,激起一阵水花,正向我们的方向游来,庞大的体型推动水流动荡不已,几乎使我们站不住脚。

    这尖嘴怪物一出现,我就心里一凉,这东西可不是那些小尖嘴怪物,会放过我们几个大活人吗

    刚想到这,那尖嘴怪物已经到了我和陌楠的近前,我心头一紧,刚想有所动作,江长歌忽然疾声道:“小楼先别动,现在一动,注意力就转移过来了,我们也许没必要拉这个仇恨了。”

    我一听顿时僵在那里,这江长歌胆子未免也太大了点,这尖嘴怪物可不是好玩的,都已经到我面前了,还叫我别动,万一它给我来上一下,我可吃不了兜着走。不过他自必这么说了,想来一定有他的道理,我硬忍住心中恐惧,一动不动。

    眨眼之间,那尖嘴怪物已经到了我的身边,但却好像对我根本就不感兴趣,见我站在它前面,不但没有攻击我,反而转了个弯,从我身边擦身而过,直向那片发着绿光的水域游去。

    那怪物一游过我们,江长歌顿时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脸上忍不住的升起一片兴奋之色来,双眼几乎都发起光来,说道:“各位,我们也许有活路了,这些看起来断了我们活路的东西,说不定反而给了我们一条活路,一切事情,冥冥之中,天早注定,就算精明如刘伯温,也无法算尽天机。”

    我见他神色,知道他这么说,起码也有六七成的把握,一颗心放下了一半,一转头正好看见那尖嘴怪物已经游进了发着绿光的水域,正在吞噬鱼籽,又看见那条洪荒水怪不停的吞噬那些小尖嘴怪物,心里顿时明白了过来,江长歌这是要借刀杀人啊

    但事情却并没有顺着江长歌所想的那样发展,那洪荒水怪很快就看见了那巨大的尖嘴怪物,顿时停下了吞噬小尖嘴怪物的动作,身子猛然一弓,竟然一头扎入了水中,消失的无影无踪,水面上只留下一道道的水纹荡漾。

    豁牙子苦笑着对江长歌看了一眼道:“兄弟,这回你可失算了,没想到这么大的吃人鱼,竟然怕这尖嘴怪物,刚才还一个劲的对人家小的逞凶,一见到大的来了,顿时跑没影了。”

    江长歌却摇头道:“未必这尖嘴怪物是龙脉四将之一,那大鱼也是,两者都生活在这里,一个占居水域,一个占据泥沙滩,按理说,一山不容二虎,何况是两只这么凶残的洪荒怪物。”

    “如果我推断没错,只怕这两者在被刘伯温锁住之前,就已经是生死对头,两者之间,较量也不止一两次了,不然那大鱼也不会一见到尖嘴怪物就从水面上消失了。但是,从水面上消失,并不代表就从这片水域中消失了,这里的水可深的很,潜伏在水下的威胁,只怕远远要比在水面上的威胁,来的要大的多。”

    话刚落音,水面忽然一声响,大家急忙看去,却是那洪荒水怪忽然从水底蹿了出去,位置正是那尖嘴怪物的底下,附近的小尖嘴怪物纷纷跃出水面,就连那巨大的尖嘴怪物也惊惶不已,奋力跃出水面,企图躲避洪荒水怪的致命一击。

    可已经迟了,那洪荒水怪悄悄潜伏到尖嘴怪物的身下,就是为了这一击,哪能让它逃开,随着尖嘴怪物的跃起,卡车头一样巨大的鱼头也猛然蹿出水面,不等那尖嘴怪物落水,半空中就一口接住,直接吞了下去。

    我一见大惊,虽然对于这两个东西之间的胜负,我心里早就有了点判断,那洪荒水怪体型硕大,这里又是它的水域,一口钢刀般的尖牙更使它凶猛无比,赢尖嘴怪物是迟早的事。

    但万万没有想到,两者之间的悬殊会这么大,按理说都属于龙脉四将之一,多少也应该斗上一斗才对,谁知道双方刚一接触,那洪荒水怪就完胜了尖嘴怪物,将那尖嘴怪物直接吞了下去。

    我转头看向江长歌,谁料江长歌却依旧面不改色,对我摇头道:“不要急,输赢还是个未知数。”我见他一副全神贯注的模样,正盯着水面上的那洪荒水怪观察,好像那洪荒水怪身上长出了花来了一般,不由得好奇了起来。

    当下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见那洪荒水怪正在露出半截庞大的身躯在水面上游弋,所到之处,那些小尖嘴怪物纷纷逃窜,巨唇掠过,一吞就是一片,不少小尖嘴怪物躲避不及,或被生吞,或被咬成两截,绿光莹然的水面上,顿时又漂起一片片的红潮,触目惊心。

    这些场景完全和我想像中的没有任何不同之处,洪荒水怪独霸整个水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抗衡,除了杀戮和掠食,还是杀戮和掠食,根本没有任何的异常之处,我实在想不出江长歌究竟在看什么。

    刚想发问,那巨大的洪荒水怪游弋的身形忽然一顿,陡然从水中掀起巨大的鱼尾,“啪”的一声砸在水面上,激起浪花好高,就连周围附近的小尖嘴怪物们,都被浪花卷了起来,直抛出水面,又跌入水中。

    我顿时一愣神,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看样子还真被江长歌说中了,这洪荒水怪有点不大对劲。

    只见那洪荒水怪扬起鱼尾砸了一下水面之后,开始发起疯来,在水中不住翻滚,庞大的身躯胡乱甩动,巨大而且强劲的鱼尾疯狂的抽打着水面,激起一阵又一阵的浪头,对附近的小尖嘴怪物们,也视若无睹,不知道究竟是哪根筋搭错了。

    众人见此情景,也都莫名其妙,一齐盯着那洪荒水怪,江长歌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笑容,轻声道:“这就对了,我推断的不错,这两个东西,只怕争斗不止一次两次了,可笑的是,这大鱼就是不长教训。”

    话刚说完,那洪荒水怪忽然又从水中蹿起,这回力道甚大,致使庞大的身躯整个都蹿出了水面,又重重的落了下去,发出巨大的落水声,水花四溅,整个水面都一阵水纹荡漾。

    紧接着就在水面上不停的翻滚,一边翻滚,一边甩着巨大的尾巴拍打水面,虽然这洪荒水怪没有表情可观察,可我们在傻,现在也看出来了,这家伙现在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我念头急闪,忽然想到了那尖嘴怪物可以舔舐血肉的长舌,心头顿时一喜,说不定那尖嘴怪物未死,虽然被洪荒水怪生吞了下去,一时半会却不能致它与死地,在大鱼的腹中,那可是占尽了优势,想吃哪块肉就吃哪块肉。

    一念至此,刚想说出来,拼命四郎就手一指,大声喊了起来:“快看,那大鱼的肚子破了,只往外面冒血水,还有许多小尖嘴怪物从肚皮中钻了出来。”

    我顺着拼命四郎所指的方向看去,那些鱼籽所发出的绿色光芒,使我们看的很是清楚,果然如老四所言,那大鱼虽然还在不停翻滚,可在翻滚之时,却露出了肚皮上一个血洞,洞口不大,只有碗口大小,清晰可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