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步步凶险

关灯
护眼
    那大鱼每一次翻滚,都有一抹血水漂与水中,随着血水钻出来的。还有几条小尖嘴怪物,小尖嘴怪物们一旦逃出生天,即迅速的游开。不敢再靠近那条大鱼。

    我看了一眼江长歌,这家伙确实有两把刷子。正准备夸他两句,拼命四郎却忽然又喊了起来:“快看。快看。那尖嘴怪物的脑袋钻出来了,这太牛了,被吞进肚子里了还能钻出来,和孙大圣都有得一比啊”

    我的目光顿时又被吸引了过去。那大鱼还在不停翻滚,只是折腾的动静明显小了下来。在翻转的时候,果然能看见。那只大尖嘴怪物,已经从它的肚皮上,钻出了一个脑袋来,分成两叉的舌头,伸在外面乱卷。看上去十分恐怖。

    等到那大鱼又一次翻转过来的时候,那尖嘴怪物已经钻出了半截身子,正在拼命扭动身躯,向外拖动身体,看上去,就像是那大鱼正在生产,一个小号的恶魔即将诞生,实际上却是恶魔和恶魔之间的较量。

    江长歌忽然说道:“大家注意,现在那尖嘴怪物明显占了上风,而尖嘴怪物们对那些会发绿光鱼籽的兴趣,明显要大与我们,这是个机会,只要那大鱼一死,我们就马上潜下去,潜到最底层去,不然等那些尖嘴怪物们吃光了鱼籽,就会对我们有兴趣了,而那个大尖嘴怪物已经挣脱了寒铁链,没有了束缚,一旦盯上我们,再想脱身就没这么容易了。”

    话刚落音,那个尖嘴怪物已经从大鱼的肚皮中完全钻了出来,身躯一扭,就想游离那大鱼,谁料那大鱼却伤而不死,猛然一转头,张开巨唇,露出两排尖刀一般的利齿,一口就咬住了那尖嘴怪物的半截身躯。

    这一口咬的,正中那尖嘴怪物的身躯中间,血水顿时就冒了出来,尖嘴怪物拼命扭动身躯,企图挣脱开来,可哪里还挣脱得掉。

    那大鱼一口咬中,再也不肯松开,疯狂甩动硕大的脑袋,那么大的鱼唇,可想而知,那咬合力能小得了嘛尖刀般的牙齿,再配上巨大的咬合力,简直就是天生的杀戮机器,只不过来回甩动了数下,尖嘴怪物的身躯,就已经被它一分为二。

    那尖嘴怪物剩下半截躯体,兀自在水面上扭动,那大鱼再度冲了过去,又一口咬住,甩动几下后就吞了下去,估计这次那尖嘴怪物再也不可能从它肚子中钻出来了。

    就在这时,豁牙子忽然“哎呦“了一声,惊叫到:“水里有东西,刚才咬了我一口。”边说话,边伸手下水,一把抓上来一个东西来。

    我和他离的近,借着水面上的绿光,看得清清楚楚,豁牙子抓上来的,分明是一条小鱼,只有蝌蚪大小,在豁牙子的手心里兀自扭动不已,小小的身躯,却已经能看见锋利的牙齿了,只是牙齿也随着身体的比例,比较细小罢了。

    我一见大惊失色,这些发着绿光的鱼籽,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已经孵化,而且这东西一出生就具有攻击性,是天生的掠食者,在我们面前的水面上,漂满了这种鱼籽,虽然被尖嘴怪物们吞噬了一部分,可剩下的仍旧数目惊人,如果都孵化了,那么我们这几个人,就算彻底交代了。

    江长歌一见,顿时脱口而出道:“快走这时若再不走,只怕再也走不了了。”说完率先而行,直接向深水处走去。

    其余人纷纷跟上,一个个小心翼翼,生怕动作大了,激起一丝水响,再引起那大鱼的注意。

    大家缓缓向深水处推进,那大鱼大概伤痛尚未恢复,一时倒也没有注意到我们,江长歌忽然脚下一空,一下沉了下去,跟在他身后的拼命四郎急忙一把抓住,将他提了起来。

    江长歌抹一把脸,刚想说话,水面之上一阵水响,却是刚才的水声惊动了那大鱼,发现了我们,正顶起数尺高的浪花,一支利箭一般向我们的位置冲来。

    江长歌面色一变,大喊道:“快潜下去,下面就是通道,潜到下面一层,也许能逃过一劫。”说完话,深吸一口气,身子一沉,向下面潜去。

    大家哪里还敢迟疑,纷纷深吸一口气跟着向下潜去,我和陌楠手拉着手,刚潜下约有三米左右,就觉得一阵水流动荡,险些把稳不住,想来是那大鱼已经冲到了我们原来的位置。

    我心中更是焦急,大鱼已经到了我们的头顶,它潜水的速度,可不是我们能比拟的,追我们简直就是儿戏,这在水下,我们更是丝毫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刚想到这里,腰间忽然一紧,一股大力带着我疾向底下沉去,连带着陌楠也极速下沉。我一手紧握陌楠的手掌,另一只手伸手往腰间一摸,却是一根滑腻腻的东西,心头顿时一惊,反手抽出腰带上的匕首,一刀就向那滑腻腻的物体上刺去。

    那东西并不坚韧,应刀而断,我顿时身体一轻,下沉之势陡停,陌楠一下就撞了上来,好在水中撞击受力影响,并不疼痛,但心头却吃惊非小,看样子这水下面,还有什么东西在伺机而动。

    刚想到这里,忽然头脑一阵昏眩,人在水下,其实并撑不了多久,特别是像我这种没有经过水下训练的,很快一口气又憋不住了,心头更慌。

    就在此时,有人一伸手抓住我的手腕,向旁边带去,刚想挣扎,身体就陡然一重,“哗”的一声冲破水面,跌落在一堆泥沙滩上。

    我刚想爬起,又一声水响,陌楠也飞了进来,正好压在我身上,紧接着一道人影冲破水幕,掠了进来,一落地就大口呼吸不止,正是拼命老四。

    而我和陌楠旁边,还站着江长歌、陶莉莉、豁牙子,以及几名大汉,一个个面色呆涩,显然都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大概也都是被拼命老四给拉进来的。

    豁牙子看了我们一眼,面色一黯道:“就剩这几个了”

    拼命四郎点了点头,一指外面道:“还有两个,救不回来了。”

    我急忙起身向外看去,却见这地方竟然是在水下岩壁侧面的一个天然洞穴,洞穴内的外围像鹰嘴一样勾了下来,洞穴内地势则向上凸,洞穴内的气体形成一股自然的抵抗力量,将水拦在洞穴外面,水进不来,形成了一处绝佳的自然避难所。

    由于这里的水已经很深了,几乎没有流动,泥沙都沉淀了下去,水质反而清澈了起来,从洞穴内向外看,就像隔着玻璃看外面的景象,看得一清二楚,怪不得拼命四郎能一把就将我抓住给拉了进来。

    而此时所看到的景象,正是最后的那两名汉子,分别被一根白色丝带一样的东西缠住腰间,正在水中挣扎,顺着那白色丝带看去,一直深入到另一侧的洞穴之中,而两根白色丝带状物体,正拉着俩名汉子向那洞穴靠近。

    我陡然想起刚才自己腰间那根滑腻腻的东西,想来也是此物,正想说出可以用匕首割断,水中忽然激起一片水花,那条大鱼已经追至,巨尾一甩,已经追上其中一人,巨唇一张,一口咬住那人半边身体,一咬一撕,鲜血顿时染红了一片河水。

    与此同时,洞穴中陡然蹿出一物,头如圆桌,前有根一根独刺,挑起一米多长,两只鼓起的大眼泡,闪着赤红色的光芒,满口尖利的牙齿,丝毫不逊与那条洪荒水怪,身体则是节节相连,每一节都有一米左右长短,亦有一米左右宽厚,共有十数节,咋看之下,如同一只巨大的蜈蚣一样,只是没有触脚而已,身后同样有一截寒铁链,肯定也是龙脉四将之一。

    这东西的口中,还连着两根洁白的丝带状物体,一直连到那两名汉子的身上,顺着白色丝带状物体,巨长的身体一卷一弹,已经到了其中一名汉子身边,嘴巴一张,竟然咧到了嘴角,一口将那汉子咬住,连吞带咬,血浆又染红一片河水。

    我看的一阵阵的心颤,刚才我腰间可是也缠上了那白色丝带,这玩意要是早出来一步,只怕现在被吞噬的就是我了。

    而此时那大鱼已经将一名汉子完全吞噬了,连点渣也没剩下,但似乎并没有满足,一甩巨尾,折身向那蜈蚣一样的东西游去,游了几步,却又陡然一顿,折了一圈,停在一边,虎视眈眈的看着那巨长的蜈蚣状怪物。

    那蜈蚣状怪物也不是什么善类,身子一节节的盘起如蛇,又陡然弹起,抢先发动,笔直的扑向那大鱼,尖利的长牙对着那大鱼就咬了过去。

    我看的顿时一愣,这两个家伙可都不是小玩意,那大鱼在水中看上去就如同一辆加长版的货车,那蜈蚣状怪物虽然宽厚度上逊色许多,可却有十几米长,在长度上占了上风,这两个东西打了起来,那可是真正的重量级对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