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藏针之所

关灯
护眼
    可就在那蜈蚣状怪物即将咬到洪荒水怪之时,却也是陡然一顿,再也无法继续前冲。只好悻悻然的折了回来,在水中弓起身形,一双赤红色的眼珠子。死死的盯着那洪荒水怪,眼神中满是血腥和残忍的味道。

    而那巨大的洪荒水怪也毫不示弱。不停的企图冲向那蜈蚣状怪物,每次都在双方即将接触的一瞬间。却又分折而回。显然都受着寒铁链的牵制,无法接近对方。

    江长歌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我的身边,面色一阵阵的发青,喃喃自语道:“这些洪荒遗物。也不知道刘伯温是怎么弄来的,幸亏这人早就死了。不然还不知道能干出什么事来,此人的能力。只怕已经快要逆天了。”

    我看了他一眼,问道:“那蜈蚣一样的东西,你可认识”

    江长歌点头道:“我也只是从书上看到过,从来没见过真家伙,元末有遗本。曰搜奇志,书上有记载,元朝末年,天下动荡,枭雄迭出,异像四起,深山巨川更是多出凶奇之兽。”

    “其中有一物,所属地域、外观形状都和这玩意差不多,叫甲蝣,就产于黄河流域,头生独角,口有利齿,口中能吐出粘丝,粘缠猎物,无毒却凶残异常,喜食活物,嗜血吞肉,身有十六节,长逾十米,外壳坚硬如铁,常潜伏与水边,伺机袭击,动作快如闪电,无论人畜,被其盯上皆逃脱不得。”

    “每逢黄河水涝,此物都会顺水进入黄河两岸附近的村庄,吞噬被洪水淹没的人畜,所过之处,墙倒屋塌,因体型巨长,常被目击者视为巨蛇,又叫甲龙,是黄河流域之中,为祸甚大的一只凶兽。”

    “而这东西的外形,和书上描述的甲蝣甚是相像,年代也接近,想来是在朱元璋做了大明皇帝之后,刘伯温将这东西擒获了,锁在这里,充当龙脉四将之一,距今也大几百年了,长的愈发巨大罢了。”

    江长歌说到这里,忽然话锋一转道:“不过,我们不需要为这两个东西担心,它们受寒铁链长度的限制,根本进入不到这里来,这里水质清澈,我们可以看得到,再往下已经没有去路了,说明这里就是三环映月的最底层,换句话说,镇龙金针就藏在这个洞穴之内。”

    大家一听又是一愣,在我想像中,三环套月应该三处相连,中有孔洞,可江长歌却说这里就是最底层,这里分明是在底层的侧壁而已,好像和原先所说,有点出入。

    江长歌大概看出了众人的疑惑,接着说道:“三环映月,原本就是指上、中、下三处地方,中间有孔相连,我们所下来的地方,就是第一层,遇见尖嘴怪物和洪荒水怪的地方,是第二层,我们钻过孔洞,到达了这里,自然是第三层,也就是最下面一层。”

    “这三层并不需要垂直对应,只需要中间的孔洞是直上直下的就行,我刚才观察了一下,这最底层除了我们这里,就对面有个洞穴,也就是甲蝣的藏身之处,那洞穴看上去狭窄,不可能容得下镇龙金针,那么,这里就必定就是藏又镇龙金针的地方,只是这洞穴宽敞,不知道藏与何处罢了。”

    豁牙子一听就说道:“不对啊如果说已经到了最底层,像镇龙金针这等重要的物事,一定会有奇凶之物看守,而那甲蝣看上去就凶恶异常,你是不是搞错了,对面那洞穴才是藏有镇龙金针的地方”

    我也点头道:“我觉得豁牙子说的有理,镇龙金针这么重要的物事,一定会有凶猛之物看守,不可能就这么放在这里,那甲蝣看上去就凶猛的很,体型也足够唬人,我觉得,应该是在对面的洞穴之中。”

    大家又一起将目光看向了江长歌,虽然江长歌身体羸弱,但他却是天星江家的人,对于奇门阵法这些事,自然懂的比我们多。

    果然,江长歌摇了摇头道:“天造万物,必定会有巧妙安排,刘伯温一代神算,自然也会在镇龙金针附近安置凶猛之物加以防护,不过,我们看事情,却不能管中窥豹,应该把所有我们已知的信息,聚合在一起,加以推断预测,才能得出相对来说,比较正确的结论。”

    “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在我们下来之前,曾听那富哥说过一段故事,关于在河床之中挖出镇龙金针的事儿”

    几人一齐点头,这事当时那富哥说的极尽添油加醋,又才过去不久,我们又没有健忘症,哪里能不记得。

    江长歌接着说道:“镇龙金针深藏在三环映月之内,这里距离河床,起码也有几十米的距离,镇龙金针是如何到河床上去的并且在被村民挖到之后,又凭空消失了,镇龙金针宽六尺,厚三尺,长度为十二丈,可并不是小物件,怎么才能说消失就消失了呢何况还连带着六七十号百姓也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心头猛然灵机一动,脱口而出道:“有一种可能,这镇龙金针是钉在什么物体的身上,当这个物体上的时候,镇龙金针就会露出河床,当然,身上能钉入这么长的镇龙金针的东西,体型一定也小不了,而那六七十个村民,想来也都进了那东西的肚子。”

    “后面之所以消失不见了,只是那东西吃了六七十个村民之后,吃饱了,又潜伏了下来,所以连带着镇龙金针也随之下来了。”

    “平时这底下有水,水中有各种鱼类,这东西不愁吃喝,就不上去,一旦黄河干旱,这东西也会随着水源的减少而变得没有食物,这才会露出河床,是不是这个道理”

    江长歌连连点头道:“不错,小楼所想和我基本一致,只是还漏了一件事,这镇龙金针四面有四根寒铁链,分别锁着龙脉四将,这龙脉四将,我们目前已经目睹其三了,分别是尖嘴怪物、食人大鱼和我们眼前的这条甲蝣,而另一个,我们则还没有发现,对不对”

    众人不约而同的答道:“对”

    江长歌又继续说道:“换句话说,龙脉四将之中,剩下那个没出现的,才是真正看守镇龙金针的,为主将,已经出现的这三个,则为副将。”

    “目前主将尚未出现,大家可以结合富哥所说的故事想一下,能钉入镇龙金针,并且一口气吞掉六七十人的东西,个头肯定小不了,对面甲蝣的洞穴,明显并不算宽敞,甲蝣也不可能和主将藏身与一处,不然估计也早就成了主将的腹中之物。”

    “而我们已经到了最底层了,无法继续下潜了,结合这所有的已知条件,就得出了一个结论,就是这主将体型硕大,藏身之处必须宽敞,只有这里的地形才符合。”

    江长歌说到这里,大家也都明白了过来,顿时一阵兴奋,唯独陶莉莉却眉头一皱道:“要是这样算,只怕你也算错了。”

    众人又是一愣,陶莉莉接着说道:“四根寒铁链锁着的是龙脉四将,这四个都是副将,主将应该是镇龙金针钉着的那个才对,不然的话,其中一个身上有镇龙金针,就不会受寒铁链长度的控制,也就无法达到平衡了。”

    她这么一说,江长歌也面容一涩,随即恍然道:“莉莉说的对,龙脉四将只是将,却不是真龙,这里是刘伯温设置的乌金锁龙阵,目的是镇住黄河黑龙脉,我怎么把这个茬给忘了呢黄河黑龙才是主帅,镇龙金针就钉在黄河黑龙的身上。”

    接着话锋一转道:“不过,我刚才的推理依然可用,往下已无去处,只有这洞穴才能藏身,镇龙金针一定就在这洞穴之内。”一边说话,一边将目光向洞穴深处看去。

    我掏出手电,向洞穴内照射了下,洞穴内部甚是宽敞,泥沙铺在地面上,微有水渍,一切浑然天成,并没有任何物体爬行或者游动的痕迹,心中不禁又犹豫了起来,江长歌是不是猜错了如果说这里有什么凶猛之物,怎么会连一丁点儿的痕迹都没有呢

    刚看到这里,拼命四郎忽然又喊了起来:“快看,快看,那两个东西打起来了,那大蜈蚣好像吃了亏,尾巴都断了一截。”

    我一听,急忙转头去看,一看之下就明白了,哪里是什么吃了亏,分明是那甲蝣生生挣断了一节尾骨,摆脱了寒铁链的束缚,终于和那大鱼发生了正面交锋。

    甲蝣没有了寒铁链的束缚,顿时如同脱困猛龙,身躯一弓一弹,就向那大鱼激蹿而去。那大鱼虽然之前受了伤,可由于体型巨大,那点伤势对它来说并不算什么,倒也不惧,两者咋一接触,就缠斗在了一起。

    两个洪荒奇兽缠斗在一起,水中可就沸了锅了,一片一片的气泡猛冒,水波四漾,一个张开血盆巨口,一个亮出如刀尖牙,两者你来我往,头一个回合,就见了血。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