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黄河老鼋

关灯
护眼
    那大鱼身上被掀起了数片鳞甲,每一片都有盆口大小,腹部还被那甲蝣头上的独角刺了个血洞。一个劲往外冒血水,显然并没有占到便宜。

    那甲蝣也没好到哪里去,尾巴本就断了一截。现在又被那大鱼咬去一截,伤口处皮肉耷拉着。疼的尾巴直甩,可见也伤得不轻。

    两个东西都吃了亏。顿时锐气大消。都开始小心起来,不像一开始扑上去就咬了,甲蝣没有寒铁链的束缚,更是游离了大鱼的攻击范围。就在周边游走不停,伺机而动。

    那大鱼也萌生了退志。开始一点一点的向上退去,大概是想回到自己的水域。脱离这场战斗。可那甲蝣却已经被激发了凶性,那大鱼后退一点,甲蝣就跟上一点,两者始终保持着三米左右的距离,互相死盯着看。谁也不先发起攻击。

    那大鱼庞大的身躯又向后倒退了一米左右,那甲蝣习惯性的跟上前去,谁料它刚跟上去,洪荒水怪陡然巨尾一甩,顿时激起一阵水花,身形如同利箭一般扑到甲蝣的面前,巨唇一张,满口尖刀般的利齿对着那甲蝣就是一口。

    这一下陡起变化,那甲蝣根本就来不及应对,急忙转身欲逃,可它身躯虽然断了两截,仍旧有十四五米长短,这么长的目标,那里躲闪得开,被那大鱼一口咬住中间,水中顿时就冒起了血色。

    那甲蝣一吃疼,回头就是一口,无巧不巧的咬在那洪荒巨鱼的眼睛部位,只看见一道血箭从眼中喷射而出,在水中迅速的弥漫开来,估计那大鱼的一只眼睛是保不住了。

    那大鱼也不是善类,眼睛被咬,口中仍旧丝毫不松,反而咬合更紧,血水不断从那甲蝣腰间冒起。那甲蝣也甚是凶悍,死咬不放,两者互相纠缠在一起,竟然谁也不愿意先松开口。

    我们看得惊心动魄,这两个东西都是洪荒凶物,无不是凶残异常,如今两者的凶性更是完全被激发了出来,甲蝣的身躯缠住了那大鱼,口中利齿仍旧死咬着大鱼眼睛的部位不松,大鱼也紧紧咬住甲蝣的腰间不放,两者仿佛合成了一体,在水中不停翻滚,血水不断冒出,它们两所在的水域,已经被染成一片血红。

    刚看到这里,我们所处的位置忽然一阵剧烈的颤抖,洞穴中的泥沙一齐泄漏了下去,露出褚黄色的地面来,几人纷纷立足站稳,才没有被这抖动晃倒在地。

    就在这时,洞外一直纠缠在一起的两个水中凶物,却一齐松开了口,悠忽一下分了开来,那大鱼激往上窜,甲蝣则向对面的洞穴游去,看上去都惊恐异常,不知道受了什么惊吓。

    两个东西刚游出几米左右,我们这边的岩壁忽然又是一阵抖动,一个两三个火车头绑在一起般大小的脑袋忽然从岩壁中伸了出去,一口叼住那大鱼,那大鱼还没来及挣扎,庞大的身躯已经断为三截,血雾将一大片水域染的通红。

    那甲蝣脑袋刚钻进洞穴之中,石壁一抖,伸出一只篮球场般大小的爪子,一爪就按住了甲蝣的后半截,那颗大到离谱的脑袋,在水中逮住了那大鱼的头和尾部,一口吞了,才向那甲蝣缓缓伸去。

    待那脑袋伸到甲蜉旁边,一口叼起甲蜉,将甲蝣已经钻进洞穴中的脑袋生生拖了出去,头一昂,整个含进口中,巨大的嘴巴咀嚼了几下,血水顺着嘴角就冒了出来,硕长的脖子又一昂,那条刚才还不可一世的甲蝣,已经成了它的腹中美食。

    我心中一阵惊惧,刚想说话,拼命四郎已经脱口而出道:“这他妈什么玩意也大的太离谱了,甲蝣就不算小了,虽然宽厚不过一米左右,可长度在那摆着呢那大鱼更是水中巨物,和这玩意一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我们几人哪见过这么巨大的玩意,一时也答不出来,那东西更是将头扭了过来,瞅了我们所在的位置一眼,却好像并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悠忽一下又将脑袋缩回了岩壁之中。

    紧接着我们脚下又是一阵颤抖,随即又安稳了下来,大家目瞪口呆的愣了半晌,一直到确定再也没有任何异常发生了,这都才回过魂来。

    江长歌面色惨白,喃喃自语道:“公元前六百零二年,也就是周定王五年,黄河洪水从宿胥口夺河而走,东行漯川,直奔长寿津,北合漳河,从章武入海。”

    “汉武远光三年,黄河洪水与濮阳西南决口,漫天洪流向南推进,决堤之水经巨野泽,由泗水入淮河。二十三年后再次决堤,向南分流,沿途哀鸿遍野。”

    “王莽建国三年,黄河与河北临漳决口,冲进漯川故道,经河南南乐,山东朝城、阳谷、聊城,到禹城别漯川北行,至利津一带入海,所过之处,皆成黄泽。”

    “宋仁宗庆历八年,黄河再度决口,直奔大名,经聊城走河北与卫河会合,直奔入海,宋人称之为北流。十二年后,黄河在今南乐再度决堤,过朝城、馆陶、乐陵入海,宋人称之为东流。”

    “清咸丰五年,黄河洪水又在河南兰阳铜瓦厢决口改道,行经今河道,北流入渤海,致使灾民数以万计。”

    “在从周定王五年起始至今的两三千年里,黄河下游经历了从北到南,又再从南到北的大循环摆动,其中决口、改道不计其数,洪水漫流,祸虐无肆,途经之处,举目苍茫,百姓受其祸害,不计其数。”

    我听的一愣,这都啥时候了,江长歌忽然提起这些事来干什么不过我知道江长歌这人博古通今,学识渊厚,这个时候提起这些事来,必定有其原因,当下也不说话,静待他继续说下去。

    拼命四郎却没这耐心,江长歌刚一停口,就瞟了一眼江长歌道:“老六,你是吓糊涂了这个时候念叨起黄河改道的事干吗跟我们目前的情况,有毛线关系”

    谁料江长歌竟然面色沉重的点了点头道:“不错,虽然黄河改道的主要原因是因为黄河搬运泥沙形成了堆积地貌,从而造成了决口崩堤,可在这历朝历代的黄河洪涝之中,都有一个所有执政者都不愿意提起的东西,那就是黄河老鼋。”

    “这黄河老鼋据说从大禹治水时,就已经存在了,谁也不知道它究竟活了多久,谁也不知道这东西究竟有多大,只知道历次黄河改道之后,都会在原先的河床上留下四个足迹印,每一个都有篮球场大小,而只要有这种足迹出现的洪涝区,村民几乎全都消失殆尽,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我的心猛的一抖,颤声问道:“江大哥,你的意思是,刚才吞噬了洪荒水怪和那甲蝣的东西,就是那黄河老鼋如果真是这东西,为何我们看不见它的躯体”

    江长歌并没有立刻回答我的问题,反而一屁股坐了下去,就坐在褚黄色的地面上,还上下掂了掂屁股,才苦笑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我一听顿时面色一变道:“你是说,我们就在黄河老鼋的身上”

    江长歌点头苦笑道:“正是,不过,我们可不是在黄河老鼋的背上,而是在它的背壳的夹缝中,这只老鼋也不知道活了多久了,外表的皮肤上,已经长满了石块,背壳和皮肤的夹缝,甚至形成了一条宽敞的通道,也正因为如此,甲蝣才不敢闯进来袭击我们。”

    “不过,偏巧那洪荒水怪追了下来,和甲蝣发生了正面冲突,两只凶兽对抗,产生了巨大的血腥味,从而引得这只黄河老鼋也忍不住了,将两只一直在水中称王称霸的凶兽当成了美食。”

    说完话,伸手在屁股下的地面上按了按,又苦笑道:“你们来按一下地面,就可以证实我所言非虚了,这地面看起来像是坚硬的岩石,实际上接触却有一定的柔软度,应该是这黄河老鼋的表层皮肤,如果是在它的背壳上,是不会这么柔软的。”

    他这么一说,好几个人蹲下身伸手去按地面,我却没有,江长歌自必已经这么说了,那就根本没有必要再去验证了。何况,我打心底不愿意证实这件事的真实度,试想一下,如果我们所在的位置,只不过是这只黄河老鼋背壳和皮肤的夹缝,那么,这只黄河老鼋该有多大现在这只巨无霸已经苏醒了过来,我们又如何才能击败它

    我刚想到这里,陶莉莉却忽然秀眉一皱道:“不对,龙脉四将只出其三,按道理来说,这只黄河老鼋也应该是龙脉四将之一才对,可这么巨大的体型,这么凶残的生物,还有什么能是它的对手只怕所谓的龙脉主帅也不行吧客大欺主,刘伯温该不会不懂这个道理,他将黄河老鼋安排在这里,又该将那黄河黑龙安置与何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