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双体同存

    陶莉莉话一落音,江长歌双目之中陡然一亮,一个翻身跳了起来。目光炯炯的向洞穴内看去,一边看一边一拍巴掌道:“对头我怎么没想到这个问题,这个黄河老鼋不是什么远古凶兽可比的。而是大自然的奇迹,可以说普天之下。也只有这么一只,相信天下间再也没有任何生物可以与之抗衡。按理说。刘伯温绝对不会把黄河老鼋和黄河黑龙放在一处,以避免它们自相残杀。”

    “不过,这黄河老鼋实在是天地间的奇珍,如果换成我是刘伯温。我也一定会加以利用,绝不会简简单单的用它来充当什么龙脉四将。而且。那镇龙金针宽六尺厚三尺长十二丈,除了钉在黄河老鼋的身上。哪还有其他的生物可以承受体内钉入这么巨大的东西而不死”

    说到后面,江长歌已经压抑不住自己的兴奋,指着黄河老鼋背壳与表皮间形成的洞穴,双目之中几乎放出光来,连声说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天才真是天才只有刘伯温这样旷古绝今的奇才,才会想出这种空前绝后的方法。”

    我们几人则听的云里雾里,江长歌见大家都看着他直发愣,也醒悟了过来,赶紧笑笑道:“其实很简单,你们想一下,这黄河乌金锁龙阵,目的是锁住黄河黑龙龙脉,对不对”

    “那镇龙金针上共有四条千年不锈的寒铁链,分别锁住龙脉四将,说白了,这龙脉四将就是保护黄河黑龙的四个卫兵,对不对而黄河黑龙是个什么玩意,我们目前还不知道,唯一一点可以确认的,就是不管龙脉四将怎么凶狠,都不及黄河黑龙重要,对不对”

    他这一连三个对不对,使我好像明白了一点,隐约感觉到,真相就在眼前,只是还没有想通透,差那一层窗户纸,就是看不清楚。

    江长歌继续说道:“如果按顺序来排列龙脉四将,分别应该是那泥沙滩中的尖嘴怪物、称雄水域的大鱼和身长十数米的甲蝣,最后一个,还有什么东西能比这黄河老鼋还厉害呢所以,我断定龙脉四将中的最后一位,就是这黄河老鼋。”

    “可这黄河老鼋如此凶狠,甚至会对黄河黑龙产生威胁,那么,有什么办法才能让这黄河老鼋对黄河黑龙无可奈何呢并且让这黄河老鼋必须保护黄河黑龙的安全呢”

    拼命四郎脸一苦道:“你就赶紧说吧别绕圈子了,这脑子都被你绕成一锅浆糊了,我管他什么原因,你就直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吧只要能出去,什么都好说。”

    江长歌却笑着摇头道:“不对不对,不是出去,而是进去。”

    说着话用手一指前方,继续说道:“一开始我也忽略了这一点,倒是莉莉一句话提醒了我,莉莉说客大欺主,刘伯温不会不懂这个道理,断然不会让黄河黑龙受到黄河老鼋的威胁,才使我茅塞顿开,明白了刘伯温的巧妙设计。”

    “其实说白了很简单,这老鼋再厉害,它脖子也就那么长,始终够不着自己的身上,就像刚才,那老鼋吃了洪荒水怪和甲蝣之后,只看了我们一眼,并没有攻击我们,其实不是它不想吃我们,而是它够不着。”

    “这里有黄河老鼋的存在,任何其他物种都不是绝对安全的,只有在它身上,它够不着的位置,才是最安全的,而其他东西,也包括我们人类,要想找到镇龙金针的话,则必须先过了黄河老鼋这一关,偏偏我们无巧不巧的闯进了这老鼋的背壳和皮肤的夹缝之中,这老鼋才奈何我们不得。”

    说到这里,又一转脸对我说道:“小楼,你猜一猜,如果你是刘伯温,会把镇龙金针和黄河黑龙,藏在这老鼋的什么位置”

    我此时已经差不多明白了过来,毫不犹豫的说道:“镇龙金针当然是钉在这黄河老鼋的脊背上,黄河黑龙应该就在镇龙金针的附近,鼋也是一种鳖类,脊背上有层硬壳,将镇龙金针钉入其中,一是可以固定,二也可使这黄河老鼋无法伤及黄河黑龙,三则可使黄河老鼋守护镇龙金针,一举三得。”

    江长歌一点头道:“不错,镇龙金针一定是钉在黄河老鼋的脊背之上,而黄河黑龙,则根本就是在镇龙金针之内,只有这样,才能双体共存。当然,在镇龙金针之内的,还有一样是我们梦寐以求的东西,也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金乌石。”

    拼命四郎一听,顿时一愣,脱口而出道:“在这东西的脊背上我们怎么上去,躲在这里不露头则还罢了,只要我们一露头,谁能保证那黄河老鼋不会一口吞了我们”

    江长歌笑道:“谁说上这老鼋的脊背,就一定要出去的老鼋不管多大,它的体型始终是椭圆型的,我们就顺着这背壳和皮肤的缝隙走,总会走到它的尾部,然后再爬上它的脊背,拨出镇龙金针,取出金乌石,不就行了。”

    他这一说,几人顿时精神一振,虽然大家明知道,即使我们取得了金乌石,最后还是得面对这黄河老鼋,生还的机会几乎等于零,可大家都不自觉的进行了选择性屏蔽,都不去想这个结果,无论怎么说,取得金乌石,应该算是我们一个共同的心愿,不管即将面对的环境会怎么恶劣,能达成心愿,也算是一种慰藉。

    在确定没有人提出新的观点后,大家自觉的排好队形,拼命四郎和我在前,江长歌、陌楠、陶莉莉居中,豁牙子等人殿后,顺着这黄河老鼋的背壳缝隙向前挺进。

    由于刚才这黄河老鼋捕食洪荒水怪和甲蝣的时候,身体舒展了几下,堆积在表面的泥沙都漏了下去,行走起来,倒是方便多了,加上这黄河老鼋皮肤十分坚硬,我们踩在褚黄色的表皮上,和踩在地面上的感觉,几乎没有区别。

    沿途不断发现常年累积而生成的砂石,有的竟然有一米多高,各种形状的都有,如果这里只是一个普通的地下洞穴,也就罢了,可我们已经知道这仅是黄河老鼋背壳和皮肤之间的一个缝隙,再看到如此景象,心中震憾可想而知。

    我越走越是心惊,实在无法估量出这个黄河老鼋究竟有多大,之前江长歌说过,这黄河老鼋趴在黄河河床上,可以堵塞奔腾的洪水,使黄河决堤,洪流改道,我还有点不大相信,现在看来,这只怕不是空穴来风了,历史上一千多次的黄河改道,虽然不可能全是这家伙的原因,但起码这家伙参与过,具体次数,就无从考究了。

    在那些岩石的缝隙中,因为水渍和泥沙的抖落,还有一些生活在水洼中的鱼虾显露了出来,在褚黄色的表面上乱蹦乱跳,显然这些小东西们曾经把这里当成了理想的安身地,却不料黄河老鼋只是抖动了下身躯,就使它们居无定所了。

    不过这对我们来说,却是件大好事,从我醒来,一直到现在,我们几人是粒米未进,又一路厮杀,奔波劳累,早就腹中空空,现在见了活鱼生虾,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纷纷上前捉住,取出匕首来,割了鱼肉,剔了虾壳,生吞活咽了下去。

    几人边走边搜寻可食用之物,好在鱼虾甚多,足够裹腹,大家吃了个饱,腹中有物,人就有了力道,精神顿时振作了许多,只是可怜那些鱼虾,躲在这里也没逃脱成为人类腹中之物的命运。

    几人正吃的开心,我忽然听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听声音好像人数还不少,起码也有二十来个,其中大部分呼吸沉重,显然也都处于疲累状态,但也有几人的呼吸依旧悠长细微,应该是在高手行列。

    当下急忙对大家一挥手道:“藏起来前方有人。”大家一愣,随即纷纷藏身石后。

    大家刚藏好,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这里好像有点不对劲。”

    紧接着另一个声音响起:“我们不会被耍了吧”

    第一个声音道:“谅他也不敢。”

    第二个声音道:“防人之心不可无,小心为好。”

    听到这里,我不由的心头“咯噔”一下,这分明是带人袭击我们营地的那两人声音,这两人只说过一次话,声音却已经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他们的声音一入耳,我几乎立刻就判断了出来。

    我们之所以落到这般地步,也正是因为这两人,要不是他们带人雨夜袭击我们,将我们引到洞穴上方,炸塌了洞穴的表层面,我们也不会掉下来,更不会深入到这里,这一路凶险,我们也就不会遇上了。

    可奇怪的是,自从我们掉下来后,除了在藏有尖嘴怪物的泥沙滩上发现一具尸骨之外,一直就没有任何人类的踪迹,更没有发现这些人的身影,他们又是怎么跑我们前面去的难道说,他们从另一个入口抄了近路那是不是意味着,他们进来的入口,能成为我们逃生的出口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