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勾心斗角

关灯
护眼
    一想到这里,我顿时压抑不住的兴奋了起来,这种感觉一般人是不会明白。怎么说呢就像当你已经完全失去了希望的时候,猛地又让你看见一丝阳光,我现在的感觉。正是如此。

    躲在我旁边的陌楠,显然也想到了这个可能性。双眼正看向我,目光中有一种掩饰不住的喜悦。

    这时一个声音再度响了起来。说道:“你太小心了。一头没了牙的老虎,哪还有什么威风可言”

    另一个声音道:“不可小看了他,金陵四大家,哪一家不是如狼似虎。他虽然日暮西山,但能在其余三家环窥之中。苦撑这么多年,也不是一点能耐没有。更何况。以他的为人,这次搭上我们,也不会一点不做防备,小心行得万年船,我们别在这个时候掉以轻心。别在最后关头,功败垂成。”

    原先那人道:“怎么可能失败,我们此行的目标,已经就在眼前,东西一到手,即刻就可以杀了那老狗。”

    另一人道:“话虽如此,可我们一刻没有得到那东西,一刻不能放松,你可别忘了,井里的人都几翻败阵,这帮小子,着实小瞧不得。”

    我心中暗自思量,听他们话里话外的意思,好像是金陵孙家请来的人,可言语之间,对孙老爷子并无半分尊敬之意,而且他们的目的,也是金乌石,只是不知道是那边的人

    我不由得又想起了豁牙子等人来,要这么说的话,豁牙子等一众人就不是孙家的人,不然这些灰衣人也就不会袭击豁牙子等人了,那豁牙子的身份又是那边的

    而且井里的人和苏家派来的两人,又去了哪里我越想越觉得不对,隐约觉得,自己好像掉进了一个陷阱之中,自己却找不到这个陷阱的破绽所在。

    一想到这里,我不自觉的转头看了一眼豁牙子,却忽然发现,豁牙子等一众人等,正一个个眼冒怒火,盯着那二十来个灰衣人,好像恨不得将他们一个个都生吞了一般。

    我顿时迷糊了,这又是怎么一回事看豁牙子等人的模样,分别是和这些人极不对付,刚一愣神,一个汉子已经忍耐不住,嗷的一嗓子冲了出去,他这一冲出去,豁牙子带来的那几个汉子,也一起跟这冲出。

    那二十来个灰衣人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马上迎了上来,豁牙子藏不住了,一纵身蹿出,人一蹿起,已经怒声喝道:“一个不留全都杀了”一句话喊出,双方已经缠斗到了一起。

    我虽然早知道这一战无可避免,双方走对头了,打起来是必然的,可没想到会这么快,但不管怎么说,豁牙子目前还是和我们是一路的,就算对金乌石有什么企图,以他们目前的实力,也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了,所以我迅速的下了个决定,先帮豁牙子等人,将这些灰衣人灭了。

    当下一招手,我们五个也蹿了出来,我让陶莉莉和陌楠保护江长歌,自己和拼命四郎则冲了上去,迅速的加入了战局。

    原本我和拼命老四没出来之前,那些灰衣人占着人数多,占着上风,可我们俩一加入,这些普通亡命徒,哪里挡得住,除了那领头的和拼命四郎过了几招,其余的分分钟已经溃不成军,那领头的两人再次扬声撤退,回头就跑。

    可这次却再也甩不掉我们了,大家一直死死咬住追杀,那些灰衣人不断倒下,损失惨重,前后不到十分钟,已经仅仅剩下那两个领头的带着三两个手下,尚在亡命逃窜,而我们这边,则仅仅死了一个汉子,三五人受了点伤而已。

    我和拼命老四则不在出手了,以目光示意陌楠等三人,故意落在了后面,轻声问道:“老四,你刚才和那领头的交过手,可能分得出对方所施的手段”

    话刚出口,江长歌已经说道:“不用问了,那两个领头的灰衣人,我已经知道是谁了。”

    我急忙问道:“谁”

    江长歌道:“虽然他们俩刻意隐藏了自己的手段,改变了声音,甚至利用影门的手段,改变了容貌和身形,可我对其中一人,却非常的熟悉,那就是修随心,他和我父亲交好,之前父亲在世时,经常在一起下棋,所以我对他最是熟悉,当时雨夜暗袭,人多混杂,大雨磅礴,倒可以瞒我一时,现在一遇见,手电光一照,我立即就认了出来。”

    “既然有一个是修随心,另外一个,当然是张随意,如果我猜的不错,其余的灰衣汉子,都是他们花钱雇来的亡命徒,一是混淆视听,二来估计也是趁机勒索孙家的钱财,所以两人根本就不在乎他们的生死。”

    “孙家老爷子病急乱投医,搭上了苏家的人,这无异是与虎谋皮,好在孙老爷子也不算太糊涂,还派了豁牙子带上了孙家的精英前来,这豁牙子倒算一号人物,跟我们混到了一起,一直到了这里。”

    我眉头一皱道:“你确定”

    江长歌一点头道:“百分之九十,除此之外,解释不通,只是有两点我还不明白,一是这豁牙子和孙家到底是什么关系看他的身手、行事和气度,不像是愿意屈居人下的角色,但孙家一脉单传,孙大少又已经死了,这人倒有点让人摸不清底细。二是这修随心和张随意,究竟想将我们引去哪里”

    拼命四郎一听就眼一瞪道:“就这样的还引我们他们俩还能泛起什么花来”

    江长歌目光盯着前面众人的身影,摇了摇头道:“要单单是修随心和张随意两人,倒不必担心,我们人多,以二对一,稳操胜券,可你们别忘了,井里的人到现在都没出现,苏家已经和井里的人挂上了,我们可以不把他们两个放在眼里,但却不能不防着井里的人。”

    “而且,我们到了这里,伤兵折将,他们却完好无损,分明是有另外的通道,按理说,他们既然知道这里,根本不需要搞那一出雨夜暗袭,直接下来取走金乌石就是,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的搞这些手段,其中一定另有蹊跷。”

    江长歌话一落音,陌楠就说道:“会不会是他们已经找到了黄河黑龙,却顾忌那东西厉害,引我们前去对付却又担心我们人多势众,所以才将我们从哪里引下来,利用龙脉四将,先消灭我们一部分的实力”

    陶莉莉随即接话道:“这个很有可能,另外还有一个可能,苏家虽然投靠了井里的人,却对金乌石也有着贪心,并不想拱手送给井里的人,所以引我们前来,和井里的人拼斗,他们好坐收渔人之利。”

    江长歌点头道:“应该不出这两条,苏写意虽然一时失利,可让他臣服与井中人,却也未必就能甘心,耍点手段正常,不过要依我看,苏家迟早要吃大亏。从年熙的那几句话上来分析,深井的真正掌权人,一共有九个,到现在一个没出,已经弄得我们三十六门天翻地覆了,苏写意虽然也算得上一号人物,可和那九人比起来,却差得远了。”

    刚说到这里,前面忽然响起了豁牙子的叫声:“兄弟们小心这两人有古怪不要再追了。”

    他这一喊,那几个汉子都停了下来,我抬头看了看,见修随心和张随意则在一个泥潭的另一边,而豁牙子则带着几个人在泥潭前立足了,张、修二人间豁牙子等不追了,迅速逃走,片刻消失不见。

    我们到了近前,豁牙子说道:“刚才那两人有古怪,看他们身手,似乎都是高手,却刻意隐藏实力,到了这泥潭之前,轻轻一跃就过去了,我唯恐有失,不敢再追了。”

    我看了一眼豁牙子,这家伙到现在还在跟我们装大头蒜,如果他是孙家派来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两人是修随心和张随意,这么说分明是想隐藏自己的身份,这趟黄河之行,三四支势力,就三四个心,争抢的却是同一个东西,可真够勾心斗角的。

    当下我也不点破,上前看了一眼那个泥潭,随口说道:“确实如此,这么宽的泥潭,轻轻一跃就过去了,肯定不是一般人。”

    其实,说这话的时候,我心中确实有点惊惧,只见我们面前的泥潭约有三十平方左右,左右紧卡岩壁,将我们的去路挡了个严严实实,泥水乌黑腥臭,根本看不到水面下的景象。

    在左边的岩壁边上,距离我们约十来米距离之处,有一堆白色的物体堆积在一起,堆的杂乱无章,有几根还直立着翘起,手电光照上去还隐有反光。由于距离不近,手电光线也不是很充足,有点看不清究竟是堆什么玩意,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绝对不是石头。

    不知道怎么的,自从我看到那堆白色物体,心头忽然没来由的发慌,一阵一阵的悸动,就像是忽然之间,心律不齐的一样,身体的肌肉也忽然紧绷了起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