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藏在体内

    我知道这是一种危险的信号,自从金鳞真龙附身之后,我对危险的感应远没有之前灵敏。但每一次感应到危险,无不是极其凶悍的东西。

    当下转头看了一眼豁牙子,低声道:“豁牙子。把手电对着那堆白色物体。”豁牙子应了一声,手电光刚一照射上那堆白色物体。这一下看清楚了,竟然是一大堆骨头。

    从我们这位置看去。白色骨堆起码有五六米高。方圆怎么也得有十来米,这些骨头还都是分散开的,已经不成形体了,根本就不占位置。如果这是人骨堆积,那得多少人

    我刚想到这里。忽然“哗啦“一阵水响,从泥潭正上方冲下一股激流来。正好落在那白色骨堆上,顿时一股腥臭之气弥漫了开来,如嗅屎尿,臭不可闻。

    但这次我们看的清楚,激流之中。赫然携带着一具白生生的人形骨架,一摔到白色骨堆上,顿时摔得粉碎,骷髅头从颈部断开,滚入泥潭之中,其余的骨头,则又将白色骨堆加高了一点。

    江长歌抬头向上看了看,又看了看那堆白骨,苦笑道:“还就不用问了,肯定是人类的,这黄河老鼋这么多年来,也不知道吃了多少人,这里的骨堆,大概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罢了。”

    其实不用他说,我们大家都看的清楚,谁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禁一阵阵的心中发寒,如果我们之前不幸被这黄河老鼋吞食了,说不定这里也就是我们的归宿之地,和一大堆尸骨挤压在一起,想想都脊背发凉。

    陌楠抬头细看了上方一会,转头对江长歌道:“江大哥,骨头从这上面落下,这泥潭又连着岩壁,我怎么有点搞不清方位了,究竟我们现在是在黄河老鼋的背壳与皮肤的夹缝中呢还是已经走了出来”

    一语惊醒梦中人,我顿时警觉了起来,按理说,黄河老鼋吞食了人类或者其他生物之后,消化不掉的东西,自然会排泄出来,比如骨头,可如果我们仍旧在黄河老鼋的背壳缝隙之中的话,是不会见到这些排泄物的,换句话说,我们应该已经走出了黄河老鼋背壳和皮肤的缝隙,只不过这黄河老鼋在这里的年代实在过于久远,有一部分躯体已经和岩壁生长到了一起,所以我们虽然已经走出了黄河老鼋背壳的缝隙,仍旧不自知。

    再说清楚一点,就是我们已经到了黄河老鼋的身体正后方,而我们面前的泥潭,实际上就是黄河老鼋的排泄粪坑,只有这样,才能解释我们为什么能看见这些被排泄出来几乎堆积成山的白骨,也能和那股腥臭之极的味道对得上号。

    可这样一来,也就是说我们并没有找到攀爬上黄河老鼋背壳上的通道,镇龙金针可是钉在黄河老鼋的背壳上的,也就意味着,我们无法寻找到镇龙金针,那么,我们此番受的罪,吃的苦,做出的牺牲,也就都白费了。

    江长歌的脑子可比我好使多了,我都能想明白的问题,他当然也能转得过来,听陌楠这么一说,略一沉思,就摇头道:“刚才陌楠的意思咋听起来,好像是对的,可仔细一想,却又不对,天下万物的躯体,都有一定的比率,你们仔细想一想,难道看不出其中的差别吗”

    拼命四郎随口接道:“除了觉得气味很恶心,真心没看出来哪里有什么差别,不过你说出来之后,我一定能看出来。”

    这话说了等于没说,我翻了老死一眼,转头对江长歌道:“江大哥,你就别卖关子了,我们对这些玩意没有你了解的多,相对来说,观察力也没你仔细,看出什么来了就直说吧”

    江长歌还没说话,陶莉莉却忽然说道:“要依我所见,这里仍旧在黄河老鼋背壳的夹缝中,一是地形没什么改变,洞穴依旧深邃,二是比例不对,我们最多走了五百多米下来,可其中因为洞穴内石头阻挡的缘故,曲折迂回都算在内了,实际上的长度,不会超过五百米,这黄河老鼋,不应该就这么小。”

    我一听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五百米可是一里路了,这黄河老鼋能有一里路的长度而且还不应该这么“小”,说的实在有点吓人,虽然说我亲眼看见过黄河老鼋巨大到离谱的脑袋,可对于这个数据,还是有点觉得不大可信。

    不料江长歌一听,顿时笑道:“还是莉莉心细,也看出比例的差距了,在黄河老鼋吞食洪荒水怪和甲蝣的时候,黄河老鼋一脚踩住甲蝣半截身躯的场景,相信大家都曾看见过,应该没都忘吧那黄河老鼋的一只前脚掌,可比一个篮球场只大不小。”

    “篮球场的面积,大家应该都知道怎么计算吧而鼋和鳖、龟同科,一只脚掌的大小,差不多是全部躯体的三十分之一,换句话说,这只黄河老鼋的身躯,差不多有三十个篮球场大小。”

    “我们暂且将我们第一次进入的洞穴,定为左边前腿处的空隙,之后,我们顺着洞穴走,应该是顺着黄河老鼋的背壳长度再走。”

    “那么,我们来计算一下,按篮球场的正规标准,一个篮球场的长是二十八米,宽是十五米,三十个篮球场的宽度,就是四百五十米,长度就应该是八百四十米。”

    我们几人,彻底的傻眼了,之前只觉得这玩意大,可江长歌将数字这么一具体化,还是有点接受不了。

    江长歌继续说道:“黄河老鼋的躯体长度,根据计算的结果,则应该有接近九百米才对,而我们最多也就走了五六百米,只走了三分之二,根本就不可能到达它排泄的地方,这样一推算,结果就出来了。”

    听江长歌说到这里,我顿时心头一动,隐约觉得好像抓住了什么,可所有的已知条件却又无法串联到一起,这种似懂非懂的感觉,实在让人难受。

    豁牙子忍不住问道:“什么结果,我就听你东算西算的说了一大堆,根本就没听明白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江长歌笑着一指泥潭的正上方,也就是刚才有激流冲下来的地方,说道:“结果很简单啊这里我们已经确定是某一物种的排泄处了,这泥潭和这些白骨都是证据。但按比例来算却又和黄河老鼋的长度对不上,既然不是黄河老鼋的排泄处,那就一定是其他物种的排泄处,对不对”

    “在这之前,我们已经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镇龙金针是钉在黄河老鼋的背壳上的,而黄河黑龙则一定在镇龙金针的附近,镇龙金针之内,则藏有数百具尸体,而这里却有一处类似粪坑的泥潭,这事情不就秃子头上的虱子一样,明摆着的嘛”

    江长歌话都说到这样了,再不明白,那简直就是笨到姥姥家了,我顿时脱口而出道:“你的意思是,这不是黄河老鼋的排泄粪坑,而是黄河黑龙的排泄粪坑,而镇龙金针又在黄河黑龙附近,也就是说,镇龙金针就在这泥潭的正上方”

    江长歌道:“正是如此,虽然镇龙金针不一定就在这泥潭的正上方,但一定偏颇不远,只要我们能想办法爬上去,必定能找到镇龙金针。”

    他这么一说,我不由的抬头看了一眼,心里顿时一阵恶寒,要是真如江长歌所说的那样,这泥潭就是黄河黑龙的粪坑啊刚才激流冲下来的通道,就是排泄口,而这个排泄口则是我们上去的首选位置,一想到要从排泄口处爬上去,想想心里都恶心的慌。

    刚想到这里,陶莉莉忽然一伸手,身边立即出现一个阴魂来,将她一背,直接飘升了起来,眨眼已经上去了,随即陶莉莉的声音响了起来:“大家让这些阴魂背着你们上来。”

    话一落音,每人面前都出现一个阴魂,就觉得身体一轻,逐步往上飘去,我不禁大为折服,这陶莉莉的手段,竟然还可以这么使用。

    不一会大家尽数被阴魂背了上来,豁牙子等人打开手电,四处观察起地形来。

    这上面甚是宽阔,手电光射出去都看不到边际,空间的高度也相当可以,目测上去,起码有四五米高,地面很是潮湿,只是没有泥沙,一些石头表面都生了苔藓,滑溜的很,走在上面,两条腿得带点劲才行。

    中间有道一米多深的沟渠,一直通到我们进入的孔洞口,沟渠左右下三侧铺着平整的石板,呈规整的梯形,明显是人工砌出来的,手电顺着沟渠照去,延绵不知多长,根本看不到尽头,沟渠之中,满是腥臭之味,而我们几人现在,正站在这道沟渠之中。

    大家显然都受不了这种腥臭味,纷纷用衣服掩住口鼻,江长歌却一脸的兴奋,就像捡到宝似的,两眼都冒光,一边四处观看,一边连声说道:“就是这里了,就是这里了,刘伯温的头脑太好了,竟然把黄河黑龙藏在黄河老鼋的体内。”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