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黑龙真身 --祝大家新年快乐!

    众人看的真切,这是一条黑色大蛇,头如笆斗。双眼大若碗口,两个橙黄色的眼珠子,高高鼓起。凸出在两侧,满含凶残之色。额头正中间,鼓起两个肉包。足有四五公分高。似是有什么物体要破体而出一般。巨口微张,猩红的蛇信伸缩不定,带起一阵阵的窸窣之声,在裂唇巨吻之下。还有两根七八公分的黑色长须,随着脑袋的起伏摇摆而飘扬不定。看上去显得殊为怪异。

    这家伙的身躯既粗又长,缠在镇龙金针上的腹部部分。粗如牯牛之腹,围绕三四道之多,蛇头伸出一米多长,尾巴还在泥潭之中,目测上去。起码也有十来米长。身上更是布满黑色鳞甲,每一片都有茶杯口大小,躯体蠕动之际,鳞甲上泛起一阵阵妖异的黑光。

    更为可怕的是,那黑色长蛇呼吸之间,竟然会带出一丝一丝宛若细线的黑气,一遇空气,就迅速的弥漫开来,如同黑色云雾一般,飘荡不定,片刻已经将黑色长蛇的脑袋笼罩其中。

    我吓的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双腿不由自主的发软,旁边一名汉子则直接“扑通”一声就摔坐在地上,手中匕首也摔落在地,发出“铛”的一声响,赶紧抓起匕首,翻身又爬了起来。

    可匕首跌落的声音,已经惊动了那黑色长蛇,笆斗大的脑袋忽然一下昂了起来,转向我们所在的方向,两颗橙黄色的眼珠子看了看我们,猩红的蛇信对着我们的方向伸缩了几下。

    我暗暗提起力量,想一举击杀这大黑蛇,谁知道力量刚一提起,脑海之中金鳞真龙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不自量力,这东西虽然真身是蛇,居住之地却是龙穴,吸收龙穴精气,头道:“半个小时够了,我们先退到那个孔洞旁边,如果它追来,我们就跳下去,孔洞只能容纳一人通过,这蛇这么大,钻不过去,总之,先到安全地方再说。”

    虽然我对那孔洞中的腥臭味很是厌恶,可要是和这大蛇比较起来,我情愿一辈子呆在那孔洞旁边,也不愿意和这大蛇呆在一起一秒钟。

    好在那大蛇依旧没有注意到我们的动向,也许在它看来,只要到了这里的,就跑不掉,只是时间的迟早而已,所以还在享受着那些美食,就在我们后退这几步的时间内,它已经又吞下了两具尸体。

    那黑色巨蛇每吞下一具尸体,最多也就一分钟这样,一具沾满粘稠胃液的骨架就会从排泄处甩出,掉落在泥潭中其余的尸体上,就会冒起一股白烟,还伴随着一阵阵的酸臭味。

    我一边小心翼翼的后退,一边祈祷那黑蛇千万不要对我们产生兴趣,也许是上帝这个时间点正值班,听见了我的祈祷,那黑色巨蛇竟然一直都没搭理我们,任由我们越退越远。

    江长歌这时才缓过神来,一边后退,一边低声道:“我错了,这么简单的事情我都没想明白,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无角为蛇,独角为蛟,双角为龙,蛇蛟无须,龙生双须,这东西虽然仍旧是蛇,却已经即将化龙,当然不能以蛇来衡量它的能力。”

    “刘伯温的目的并不是替朱家寻龙断脉,他也是深知天命之人,怎么会做出逆天改命的事呢他只是想让金乌石永无见天日的机会,利用朱元璋想朱家永坐江山的心理,让大明这位开国皇帝替他出钱出力罢了。”

    “所以他才会将这黑蛇养在这里,镇龙金针只是他糊弄朱元璋的借口罢了,实际上就是一个输送食物的管道,饲以尸体的目的,也就是培养这大蛇的凶性和毒性,外面再加上所谓的龙脉四将,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到达这里,就算到了这里,在这种地形之下,也无法和黑色巨蛇抗衡,金乌石就可确保无忧了。”

    “我太大意了,刘伯温学究天人,做事用心之深,考虑之远,我远不及他,这次我们只怕能逃得性命,都属于苍天眷顾的了。”

    拼命老四一转头说道:“就算我们在这里整不过那黑色巨蛇,可我们从孔洞中溜下去,它不也奈何不了我们吗起码目前还是平手,大不了回去就是。”

    江长歌苦笑摇头道:“谈何容易,别的不说,我们出得去吗从孔洞中溜下去之后又能怎么样我们还是在黄河老鼋的背壳缝隙之内啊黄河老鼋现在已经被惊醒了,只要我们一露头,就会成为它口中的美食,然后又会通过镇龙金针输送到这里,成为黑色巨蛇的美味,我们最终的下场,不是活活困死在黄河老鼋背壳的夹缝中,就是成为和那些尸体一样的下场。”

    他这一说,我顿时一愣,脱口而出道:“那你的意思是,我们就没有办法出去了”

    江长歌摇了摇头,苦笑道:“机会太小,成功率连百分之一都没有,我们只有十来个人,就算分头游出去,牺牲几个争取一点时间,让某一个人或者两个能逃得掉黄河老鼋的利口,上面还有那么大一群吃人怪鱼等着,几乎没有活命的机会。”

    我正想开口再问,拼命四郎一下就跳了起来,虎吼一声:“既然出不去,那还不如和这大蛇拼一次”

    吼声一起,大家顿时目瞪口呆,那条黑色巨蛇也“唰”的一下,将脑袋转了过来。

    我们几人都木雕泥塑一般,站在哪里,连小指头都不敢动一下,生怕动一下就会引来灭顶之灾,我额角的冷汗,顺着脸颊往下淌,整个脊背一片冰凉,双手一阵阵的发麻。

    那黑蛇橙黄色的眼珠子死死的盯着我们,猩红的蛇信对着我们的方向伸缩,既像是示威,又像是不屑,看了一会,终于又缓缓的将脑袋转了过去,注意力再度集中到那堆尸体上。

    可就在这个时候,拼命四郎却忽然跳了起来,一阵风般的冲了过去,这个家伙,从来就不知道怕字怎么写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