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无名辛秘

    他们这么一说,我再糊涂也明白了过来,敢情这豁牙子就是一直没有现身过的执法九人组之中的老八。这家伙藏的,也忒深了点,果然不亏是无名刺的人。

    江长歌这时笑道:“不妨。都是自家兄弟,用不着见外。不过海爷这步棋藏的可真够深的,他是怎么将你藏到孙家去的呢你又怎么和小楼混到一起的”

    豁牙子笑道:“这事说起来话就长了。在孙大少没死之前。海爷就安排我进了孙家,有海爷帮助,我很快就办了几件漂亮事,受到了孙大少的重用。在统一四家之前,海爷特意做了点手脚。将我从孙家调开,孙大少死后。我才从外地回来,孙家那时日暮西山,孙大少死了,孙老爷子年老多病,本无可靠之人。我再表现的忠心一点,自然受孙老爷子待见。”

    “孙老爷子不甘心孙大少就这么没了,也不知道从哪里听说,有一个泉水,给死人灌下去后,可令死人复生,孙老爷子就将念头动到了上面,而这个时候,井里的人找到了孙老爷子,说可以用那泉水救孙大少,但前提是,孙家得出钱出力,帮他们找金乌石。”

    “并且给了孙家提示,孙家老爷子为了救孙大少,将孙家三十死士交给了我,让我按提示进行查找,这提示就是那火葬场下面的青铜鼎,所以我到了县城,正巧遇上黄局长工程受阻,还发现麻三也来了,我就接近黄局长,混成了他的心腹,自告奋勇去查出背后主使之人,果然不出我所料,背后搞鬼的就是麻三。”

    “之后我发现徐兄弟也卷了进来,杀了镇河之妖后,目标又调转到了黄河,我趁机将孙家的三十死士带了来,一举灭在黄河,这些家伙对孙家忠心耿耿,不死不行,这样一来,孙家就算是彻底完了。”

    “只是我没想到的是,无名刃竟然会出现在这里,有了这无名刃,我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去找石雄了,无名刺一门,也可以挺起腰杆来了。”

    江长歌一听,随手就将那无名刃递了给他,问道:“你和那石雄有仇”

    豁牙子伸手接过,苦笑了一下,摇头道:“也谈不上仇,他是我大师兄,其实我的手段,都是他代师教授的,只是师父临终之前,是将无名刺一门的无名之位,传给我的,可石雄却勾结了苏家,硬是抢了我的无名之位,还想杀我灭口,幸好海爷暗中出手救了我,不然我现在早就成了一具枯骨了。”

    说到这里,抬起手中的无名刃道:“我们无名刺历任门主,都称为无名,一是因为我们所行之事,都见不得光,不是暗杀,就是渗透,二来也是因为这把无名刃。”

    “这把无名刃,是唐代著名侠客虬髯客,专门为其义妹红拂女所做,异常锋利,因是女子使用,精细纤瘦,可藏于拂尘之中,红拂女和李靖在李世民手下称臣之后,李建成、李元吉的手下残党,仍不死心,偶有刺杀之事发生,红拂女就将这无名刃送给了李世民防身。”

    “李世民为这些刺客的事颇为烦心,决定以毒攻毒,召集无名刺一门,翻刺杀那些欲图对他不利之人,无名刺的人,都是专业杀手,没用多久,就将那些余党刺杀个干净,一个都没剩,李世民大喜,就将这无名刃赏赐给了当时的门主。”

    “因是唐太宗所赏赐之物,无名刃后来被奉为无名刺一门的信物,只在历代无名手中流传,就像丐帮的打狗棒一样,已经成了一种图腾,而无名刺历代门主,也都改称为无名”

    “可这无名刃在明朝时期,却随着当时的无名消失了,老无名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无名刃也如同人间蒸发,直到如今,才在这里出现,现在想来,刘伯温本就是三十六门地师一门的人,自然和无名刺的人熟悉,无名刃又出现那黑色巨蛇的头上,那当时的无名刺老无名,也一定参与了此事。”

    说到这里,忽然转头看了我一眼,说道:“这也就说明了一件事,我们追查的方向错了,当天你在工地上和你徐家先祖的对话,其实我都有暗中偷听,根据徐家先祖所说,他们守护的那只青铜鼎中的金乌石,是最近几十年才丢的,而这里这黑龙头上的金乌石,却是明朝时期刘伯温所藏起来的,时间上对不上。”

    “再根据我从海爷那里得到的消息,说白家那块金乌石,是数年之前,白家从别人那里得到的,所以我怀疑,那一块金乌石,才是火葬场青铜鼎中所藏的那一块,而这一块,则一直就在这里,如果我没猜错,那泥潭之中,一定也藏有一只青铜鼎。”

    我一见他的眼神,就明白了过来,虽然大家全都脏的可以,却只有我和陌楠是直接掉进那泥潭之中的,自然不可能让陌楠再下去搜寻一遍,这等美差,当然得我来。

    当下也不推辞,带着大家到了泥潭边,我直接跳了下去,一个猛子扎下泥水之中,在泥水中摸索了起来。

    这一次也不着急,我几乎将泥潭底下摸了个遍,终于在角旮旯里摸到了那之青铜鼎,我也没给弄出来,直接上来,告诉大家底下确实有只鼎。

    江长歌一听,眉头就皱了起来,沉吟片刻道:“这黑龙已经被我们杀了,金乌石我们可以带走,这青铜鼎却无法带出去,这里有黄河老鼋镇守,上面又有哪些食人鱼和小尖嘴怪物,倒也算凶险至极,只是这样一来,我们就无法再对黄河老鼋下手,这又该如何是好”

    豁牙子却微微一笑道:“我有办法,说着话,从身上掏出一根黑色的塑料管子来,长不及十公分,从里面取出一张羊皮纸,伸手递给江长歌道:“当年无名刃丢失,无名刺一门到处搜寻,打探到消息,老无名最后出现之地,就在黄河边上,当时和老无名一起出现的,还有刘伯温。”

    “所以无名刺的人,在黄河遍寻不得之后,就将主意动到了刘伯温的头上,找上了门去,刘伯温却已经死了,无名刺的人伙同盗墓一门,夜盗刘伯温的坟墓,破机关无数,终于开了刘伯温的棺。”

    “可那刘伯温却好像早就算到他的坟墓会被盗一般,棺里仅仅放了一张羊皮纸,在羊皮纸上,写明了事情的严重性,并一再交代,无论是谁,发现了这张羊皮卷,都不要再追查下去了。”

    我一听急忙凑了过去,江长歌已经将羊皮纸展开了,皮卷上有字,张白发借着手电光看了起来,我也将脑袋凑了过去,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字写的极其秀气,看着倒像是出自女人之手,字理行间也是半文半白,语气却是刘伯温的。

    上面写道:“吾刘基字伯温,青田县人,三十六门地师之人,随大明洪武皇帝,东征西讨,力克各方诸侯,驱逐蒙古鞑靼,平定江山,一统大明王朝。然,连年征战,民不聊生,百废待兴,各地暗流涌动,仍需时日加以整顿。”

    “食君之禄,分君之忧,吾本该倾全力以助吾主安定天下,奈何刘基背负天机秘事,此事一旦泄露,天下将永无宁日,黎民苍生必定沉沦苦海,永不得脱。”

    “此事说来,也许世人不信,可浩瀚宇宙,茫茫星河,不为人知之事,何其之多,三十六门自从获悉其密,即致力守护,历经百代,牺牲不知凡几,皆为天下百姓,不受其荼毒。”

    “吾绝非危言耸听,此事历来为三十六门死守之秘,综观以往,两次机密泄露,均引来天下格局大变,一是秦皇嬴政,得窥天宫,习得冶炼之术,得异物相助,遂广治河川,纳粮屯兵,其军器之利,天下无双,秦军骁勇之名,亦令诸侯胆寒,上阵对敌,多有赤身露体之辈,冲锋陷阵,所向披靡,时只知秦军骁勇,却不知此类非人也。”

    “此类异物,多是天宫之物依附人体,可改变人物外貌、体能、速度、听力、视力,可令人类性格大变,嗜血茹毛,形如野兽,刀枪难入,可谓天生杀人利物。”

    “这使大秦铁骑所致,各国诸侯纷纷溃不成军,遂一统江山,成就不世功业。然,战争一定,事端即起,那些异物根本无从管教,不管平民百姓,还是军士兵将,常遭其类毒手。”

    “帝国初建,秦皇已意识到事态严重,长久下去,国将不国,遂召集大批匠人,制作一批人形陶俑,将此类异物封藏与陶俑之内,长埋地下,并制作出大批人形陶俑同葬,美名其曰帝之阴兵,实为掩人耳目。”

    我看到这里,顿时就是一愣,这不是世界著名的兵马俑吗其中还有这个原因可没听说过哪里出土的兵马俑中真的有人类尸骨出现啊看样子这刘伯温的话,也不一定就全对。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