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双凶渡劫

关灯
护眼
    再往下看,上面接着写道:“天亮之后,吾命兵士沿河打捞尸首。仅十几具矣,兵士却又遭水中龙形物体攻击,该物头生独角。口有利齿,可口吐粘丝。缠裹掠食,身有十数节。长逾数米。身披坚甲,以为是龙,禀报与吾。”

    “吾观之,独瘤不成角。披甲不为鳞,额无须不灵。腹无爪不形,认定此物为传说之中的甲蝣。并非真龙真身。”

    “然,利齿大鱼和甲蝣的出现,更加证实了我的想法,此地有恶龙,而这些凶物。都是其帮凶。”

    “数日后,朝廷黄金运到,所需物品齐备,又增兵五百,冶炼工匠三十,就地起炉,锻造镇龙金针,吾亲绘图形,孙钢、刘庆监督,工时三九,镇龙金针终完成,长四四之丈,宽六尺,厚三尺,耗金七百四十九两。”

    看到这里,我顿时明白了,原来这镇龙金针是十六丈长,并不是只有传说中的十二丈,怪不得我们看到的远比十二丈要长的多。

    下面继续写道:“工时期间,吾取生猪为饵,船锚为钩,寒铁链为线,山石为柱,日日垂钓那利齿大鱼,前数日失败数次,大鱼没钓出水,反而损失了数个兵士的性命。皇天不负有心人,终在第九日,以数百人之力,成功擒获利齿大鱼,以寒铁链穿于脊骨之中,困于河水之中待用。”

    “擒获甲蝣更为不易,其警觉性甚高,垂钓无用,遂以活物放置河岸相诱,改以巨网捕之,同以寒铁链穿于尾骨,困于河水之中待用。”

    “然,虽获利齿大鱼、甲蝣,却仍无法定位恶龙真身,观其地势,河川走向,风气流动,龙脉之位皆无错漏,扎营月余却不见恶龙现身,实出意料,吾百思不得其解,直到一日陡然天起异相,才明白了过来。”

    “那日晨起之时,吾即心绪不宁,坐立难安,遂起一卦,却亦是凶吉难断,不测天机,心生疑虑,为策安全,决定下令兵退五里,远离河岸,仅留十数人看守营地。”

    “正午时分,忽有人来报,说河岸对面凭山之处,地动山摇,山石颤晃,河岸山体裂开一道巨大的缝隙,两道气体,一黑一黄,由山体之内升腾而起,片刻已经在山顶上方形成两片云状雾体。”

    “吾闻报,疾出营帐,率孙钢、刘庆两人,驰马近前,到得河岸,只见对面河岸山体已经裂开有一里地之宽,裂缝贯穿山体,约有两三里路之长,时缝隙之中已被河水灌满,河水浑浊,底下景象皆不可见,唯见一黑一黄两道气体喷涌而出,凝聚于山顶半空。”

    “吾顿时大惊,开山裂石,破地成渠,此绝非凡人之力可达,气流翻涌,升腾成云,此乃兽畜修真飞升之像,气流化云,为托体之用,而且气流分为双色,一黑一黄,则是表明是两个兽畜同时飞升。”

    “而此地气势磅礴,龙脉已成,这两个兽畜之中,必有其一是恶龙真身,一旦恶龙得以飞升,元神即成,必出暴虐之主,百姓苍生复将陷身烽火祸端之中。”

    “待到此时,吾虽已经明白,恶龙真身一直藏身山腹之中,奈何为时已晚,流云已现,飞升之势已成,吾即使有千军万马,也阻挡不得,更何况仅区区数百之众,一切只能顺天意而行矣。”

    “黑黄二气越聚越浓,逐渐分成两边,凝结如两团云雾,或卷或铺,聚而不散,一边呈金黄之色,一边呈墨黑之色,在山顶飘荡迂回。吾知两个兽畜即将飞升,深悔未能及早发现,一场祸事,眼见无法避免。”

    “就在此际,忽然地动山摇,对面裂缝之中的河水开始翻滚倒退,整个山体都一阵摇晃,声势骇人,而裂缝中的水面也缓缓鼓起,越来越高,随着一阵浪潮涌退,水中缓缓升起一只巨大的老鼋来。”

    “这老鼋的身躯,几乎填满了整个山体的裂缝,背壳之上,一片金黄,远眺之下,犹如一座黄色山丘一般,缓缓升腾而起。吾心惊不已,这么大的老鼋,也不知道活了多少个年头了,按理说,表呈金黄之色,必定是金丹已成,早该白日飞升,位列仙班才对,怎么会现在才飞升呢”

    “吾心中正在揣测,那巨鼋脱离了水面之后,却忽然停了下来,暂缓了升腾的势头,定在原位不动了。紧接着下方水面又是一阵翻腾,“哗啦”一声,从浑水之中蹿起一条黑色巨蛇来。”

    “这黑色巨蛇头若笆斗,腹如牯牛,额生独角,唇生双须,通体墨黑如漆,鳞片大如碗口,身有三四丈长,双目之中,隐射红光。一蹿出水面,即腾空落在巨鼋背壳之上,盘成一盘,昂首向天,蛇信吞吐不定。”

    “吾顿时醒悟过来,这黑色大蛇即是恶龙真身,巨鼋之所以迟迟不飞升,全是因为它,巨鼋虽大,身份却是辅将而已,真龙不升天,辅将哪敢先行。但这物却未能完全成龙形,而且它尚未生爪,根本就未达到白日飞升的境界。”

    “只是吾这月余在河岸边锻造镇龙金针,钓利齿大鱼,捕甲蝣,日夜搜寻它的踪迹,早就惊动了它,之前藏在山腹暗河之内,尚可躲避,可长久下去,终有一日被吾等寻到,所以不惜暴露了它的藏身之所,借着巨鼋强行飞升。”

    “一念至此,心头顿时升起一丝希望来,要知道所有兽畜修行,必历经天劫,五百年一小劫,千年一大劫,渡劫之后方能进入下一个阶段,可天劫岂是那么容易过的,多少兽畜因为渡劫,千年修行毁于一瞬间,而这恶龙真身都尚未修成,但凭蛇形就想白日飞升,必定会招来更严厉的天雷地火。”

    “刚想到这里,天空忽然风起云涌,刚刚尚晴空万里,眨眼就乌云密布,整个天空都暗了下来,一声声闷雷连响,一道道银蛇乱舞,一时之间,雷电交加,在那巨鼋和黑色巨蛇的上方,凝聚不散。”

    “吾知是天劫将至,急忙率众人退远,刚退得百十步,就见一道亮光闪起,耳听咔嚓一声巨响,转头用千里镜看去,只见巨鼋已经驼着黑色巨蛇升至半空,眼看就要抵挡黑黄二色的两团云雾之中,一道闪电正好击中巨鼋背壳上的黑色巨蛇额头之上,那支独角顿时被消与无形,额头之上多出一个血洞来。”

    “那黑色巨蛇疼痛难忍,在巨鼋背壳上翻滚不止,显然是受了重创,紧接着又是一道闪电凌空击下,正击中那团黑色云雾,顿时如同劲风疾吹,黑色云团四散五裂,化成丝丝黑气,随风散去。”

    “吾顿时大喜,云雾是兽畜飞升必备之物,没有云雾在空中的托举,兽畜无法飞升,这黑色云雾被击散,也就意味着那黑色巨蛇渡劫失败了,必定会掉落下来,而且身受重创,只怕一年半载都恢复不过来,省却了吾等不少精力。”

    “至于那巨鼋,就随它去吧飞升也罢,遭劫也好,都无大碍,即使飞升成功,恶龙未走,它也无主可保,最多成一散仙罢了,根本无法左右时局。”

    “吾一念至此,心喜难耐,急忙传令下去,命孙钢、刘庆回去调兵,将数百兵士尽数调来,准备等天劫一过,即断河挖山,擒获恶龙真身。”

    “令箭刚下,天空中又是一声惊雷响起,数道闪电齐飞,一起击向那黑色巨蛇,声威骇人之极。孰料那巨鼋猛然一回头,巨口一张,那黑色大蛇纵身一蹿,蹿入巨鼋口中,巨鼋脑袋一缩,缩入背壳之中,那数道闪电顿时落空,尽数击在巨鼋背壳之上。”

    “那巨鼋何其巨大,背壳之上更是堆积了许多山石,这几下闪电,只不过打出几个坑来,几堆山石被击得粉碎,却并没有伤到它的本体。”

    “吾顿时又是一惊,这巨鼋分明是想舍身护主,凭借自己巨大的本体,硬扛天劫,带着黑色巨蛇一起飞升,可偏偏我们又无可奈何,一切只能看天意定夺了。”

    “就在此际,天空陡然”咔嚓“一声,炸起一声巨响,只震得吾等一阵耳鸣嗡嗡,胯下战马齐嘶,前蹄腾空而起,数人顿时被摔下马来。”

    “吾知到了紧要关头,急忙捡起千里镜看去,却已完全看不见那黑色巨蛇踪迹,巨鼋正缓缓上升,已经到了那团黄色云雾旁边。而此时天空之中,陡然闪起一道银芒,对着巨鼋庞大的身躯直劈而下。”

    “轰然巨响,那道银芒正中巨鼋背壳,巨鼋那般庞大的身躯,生生被击得一沉,落了四五尺下来,背壳之上的山石更是四处飞溅。紧接着又是一声惊雷,几匹战马直接惊走,天空银芒再现,对这巨鼋的背壳又是一下。”

    “那巨鼋大如山丘般的躯体再度被击中,再度下降了数尺,尚未缓过劲来,天空之中惊雷又起,银芒再现。如此反复,一连九声雷鸣,一共九道银芒,一声比一声响,一下比一下重,竟然生生将那巨鼋击的落回水中,黄色云雾也化作丝丝黄气,飘散而逝。”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