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刚出龙潭,又入虎口

    看到这里,我算是明白了,这黄河巨鼋为了维护那黑龙。将自己也搭进去了,九道天雷,生生给打了下来。那还能有个好嘛还能活下来,都算是幸运的了。

    接着下面写道:“吾心中暗叹可惜。九雷天劫,已是兽畜飞升渡劫之极致。一般兽畜。早已经形神皆灭,这巨鼋硬受九击,即使不死,只怕也得残了一半。要不是庇护恶龙,也不会引来九雷天劫。这巨鼋说不定真的就白日飞升了。”

    “天劫一罢,天空乌云顿时散去。我知此时正是巨鼋伤重,黑色巨蛇亦被重创之机,急命孙钢、刘庆二人回营地调兵士前来。”

    “半个时辰之后,孙钢、刘庆二人率兵士到位,搭木成桥。渡过浑流,投石断水,将裂开的山体缝隙内浑水放干,那巨鼋连遭九雷天劫,已经奄奄一息,后半身已经不能动弹,哪里还有反抗的余地,被吾命兵士用镇龙金针钉入巨鼋背壳。”

    “巨鼋制服之后,遂命兵士挖开一条通道,进入巨鼋体内,搜寻到恶龙真身,以网捕之,黑色巨蛇已重创在身,额上独角被削,额上空留一血洞,却仍旧未死,正合吾意,将金乌石藏在无名刃之中,插在黑色巨蛇额上血洞之内,金乌钉顶,无法生角,可保恶龙永远无法修成真身,更以寒铁链连接镇龙金针,锁住利齿大鱼、甲蝣和巨鼋,让其等为吾镇守金乌和青铜鼎。”

    “然,此地龙气充盈,又有三将护主,三为九之基,九为数之尊,日久恐会生变,为保万无一失,吾更命人捕来一条舔舐血肉的怪兽,名为舌荷,亦锁以寒铁链,链在镇龙金针之上,每链长九十九米,四物分置四方,破了三将护主之局,变成四象困龙之局。”

    “这样一来,黑色巨蛇额有金乌钉顶,无法修得真身,外有四象困龙之局,出不得巨鼋体内,内有镇龙金针隔绝龙气,从此无忧矣。四象困龙阵不破,黑色巨蛇不死,金乌则不会流露与世,天下万民则无忧矣。”

    “为确保消息不会泄露,吾不惜将三十名工匠,数百军士尽数以毒酒毒死,仅留吾三十六门三人,将尸首丢于镇龙金针之内,以饲黑色巨蛇,虽无情,但念及苍生黎民,亦狠心为之,日后吾定遭天报。”

    “吾更与孙钢、刘庆三人起有毒誓,终生不提此事,泄露机密者,必遭天谴,孙刘两人更从此隐姓埋名,不再出世。”

    “然,天下能人异士何其之多,吾算到日后定有人为此事寻找吾墓,三思之下,留此手记,望后来贤达,在得阅此卷之后,刘基恳请君能以天下万民为念,万勿再追寻下去,更不可将金乌携出于世,一旦别有居心之人获得,天宫之门开启,天下必将大乱,即时人将不人,兽不复兽,苍生嗜血,百姓凶残,人间亦变炼狱矣。”

    底下落款是“大明刘基”四个小楷,笔迹亦是清秀如女子,看来这皮卷上面的字迹,确实刘伯温亲笔所书。

    皮卷看完,我则和江长歌对视一眼,手心直冒冷汗,关于皮卷上巨鼋渡劫的事情,我完全可以不当回事,毕竟现在利齿大鱼、舌荷和甲蝣、黑色巨蛇都死了,剩下一个巨鼋还石化了一半,不管我们能不能从黄河巨鼋的口中活着逃生,也就是我们几人的生命而已,对我们是很重要,但和全天下的百姓比起来,我们几条命就显的渺小到微不足道了。

    而且,刘伯温危言耸听的可能性实在太小,皮卷上说的每一件事,和我们所遇上的都能对得上号。

    如果皮卷上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我们倒确实不该将金乌石携带出去。

    倒是陶莉莉忽然说话道:“世上事哪有说的准的,该怎么着就怎么着,老天爷都注定好了的,就算我们出不去了,一百年后呢两百年后呢该发生的迟早会发生,谁管得了迟一天早一天。”

    她这一说,我也豁然了,说的也是,一切上天早注定,我们只能尽人事听天命,成不成管不了那么多。

    拼命四郎也说道:“莉莉说的对,刘伯温又不是神仙,也不是每次都对的,他还说他自己毒死了几百人会遭报应呢怎么也没见他遭了报应,好人不长命,恶人活千年,我们就当一回恶人吧”

    谁料江长歌随口接道:“谁说刘伯温没遭报应,他帮朱元璋打下了天下,斩了龙脉之后,不就遭了毒手,朱元璋赏赐他一杯御酒,喝完心中如压大石,回家后就胸前溃烂,数日即死,不正是遭了报应嘛”一句话说完,估计自己也意识到失言了,急忙闭上了嘴,可场中气氛却又再度冷了下来。

    还是陶莉莉首先打破了沉默,笑道:“刘伯温说的准也罢,不准也罢,也许跟我们的宿命有关,却绝对和我们的态度无关,首先我们必须确定一件事,那就是刘伯温已经死了几百年了,而我们还活着,刘伯温没办成的事,我们不一定就办不成”

    江长歌点头道:“其实莉莉说的也不无道理,世事难料,变化无常,每一个人的每一天,都存在着无数种可能性,而每一种可能性所导致的结果,也都各不相同,每一天内所做的任何一件事,都有可能会改变一个人甚至一群人一生的命运。”

    紧接着话锋一转道:“不过,都已经这样了,黄河黑龙已死,锁龙阵已破,金乌石放在这里反而更不安全,咱们现在还是出去的好,这地方你们都不觉得腥臭无比吗”

    这里看起来好像是个岩洞,实际上全是黄河巨鼋石化而来,加上黑色巨蛇常年在这里活动,也有尸体腐烂在这里,自然腥臭无比,只是我们进来的时间久了,嗅觉逐渐习惯了,而且注意力一直被分散,所以倒也不觉得。可江长歌这么一提,大家顿时就一齐附和了起来,谁想呆在这里,一定是有自虐心理。

    我将金乌石藏好,一行六人顺着沟渠,寻到洞口,一个接一个的溜到下方泥潭之中,刘伯温当年能从这里出去,定是留有密道,应该就是张随意和修随心进来的通道,我们当然也有希望

    大家顺着张随意和修随心消失的方向疾走,果然寻到一极其隐蔽的洞穴,洞穴狭窄,仅能容一人通过,我率先而入,一面暗提警戒,一面浑身散发出金光来,以增光明。

    刚进入洞穴大约十几步远,身后忽然传来一声闷响,我回头一看,谁知道就这一眼,却顿时吓出了我一身冷汗,只见洞口外面,一个硕大无比的脑袋,正用一双橙黄色的眼珠子死死的盯着我们,正是那黄河巨鼋,这厮早有灵性,知我们杀了黄河黑龙,竟然调转了身体,来追铺我们来了。

    随即那黄河巨鼋的脑袋,砰的一声就撞在洞穴入口处,发出一声闷响来,顿时整个洞穴都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岩壁开始发出一声声的脆响,裂开一道道的缝隙,碎石纷纷滚落下来,看样子,洞穴支撑不了多久就要坍塌了。

    我大喊一声道:“快走”随即带头飞奔,一直到了尽头,洞穴外面全是浑浊的河水,应该就是另一出口,也顾不上许多,直接闯出洞穴,一头扎入水中,向上升去,我们几人哪敢耽误,纷纷跟了出去,跃入水中。

    拼命老四最后一个,刚跃入水中,身后洞穴已经坍塌了下来,再慢一步,就被永远埋在那碎石之中了。

    大家拼命向上游去,说实话,向上游省力不少,水的力帮了大忙,不一会已经到了第二层。

    我带头上,并没有回到第二层空旷处喘息一下,而是一直向上,好在上升之势极快,不一会纷纷出水面。

    我刚喘了口气,还没来及伸手抹去脸上的水渍,江长歌已经喊道:“大家快上岸,这里水域和那食人鱼的水域相通,极不安全。”

    我顿时又想起那些吃人的鱼儿来,还没来及挥动胳膊向前游,一张大网已经当头罩下,急忙挣扎,哪里挣得脱,渔网越收越紧,不一会已经将我裹成了粽子,被拖着向那岸边移去。

    那渔网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我奋力一撕,竟然没撕开,随即整个人就被拎了起来,身体逐渐脱离水面,一柄匕首已经顶在了我的咽喉之上,我挣扎着抬起头来,一眼就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竟然是那个带着乡民捕捉利齿鱼的富哥。

    此时的富哥,却是一身劲装装扮,腰间插着一根打狗棍,正满面堆欢,一边指挥着旁边的那些汉子将我们一个接一个的拉上来,一边用毒蛇一般的目光在我们几人身上不住来回扫动。

    我的心猛的一下沉到了谷底,看样子,我们都被这个富哥蒙过去了,一个普通的乡下汉子,不会穿成这样,更不会有这种毒蛇一般的目光。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