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以一敌五

关灯
护眼
    朱国富顿时惨叫一声,身形陡然倒飞而起,砰的一声撞在旁边山壁之上。重重的摔落在地,嘶声喊道:“你们两个好......”

    后面的话还没喊出来,苏出云就淡淡的接话道:“我们确实很好。用不着你提醒,不过你好不好。就不一定了”

    与此同时,朱国富带来的那几个壮汉。忽然个个变了脸色。一起双手掐住自己的脖子,喉头咯咯作响,每一个人都面色乌青,挣扎了两下。纷纷栽倒在地。

    叶知秋咯咯娇笑道:“各位,都不要怪我哈我早就说过了。出云是我的男人,我男人去哪。我自然跟着,我男人要杀你们,我就在你们身上下毒。”

    我顿时一愣,叶知秋从一来到现在就没动过,她可没有叶神医那种杀人于无形的本事。随即我就想了起来,就在刚才,叶知秋嫌我们身上腥臭的时候,挥了两下手,想必毒就是在那个时候下的,看样子他们三个从一开始,就已经铁了心要暗算朱国富等人了。

    修随心这时才嘿嘿一笑道:“朱国富,你没想到吧苏家兄弟只是身在曹营心在汉,虽然投靠了你们深井,可一颗心却仍旧在苏家,纵使你第九煞星有通天之能,这一次也得栽在这里。”

    我一听心里更是凉了半截,敢情修随心和张随意早就知道苏振铭、苏出云和叶知秋是假意投靠深井,故意演了这出戏,就是给这个朱国富看的,听修随心所言,这个朱国富在深井之中地位满高,是什么第九煞星,以苏振铭和苏出云的为人,既然动了手,一定就是有百分百把握将他杀了,不然以后深井必定会报复。

    说实话,前一刻我还在期盼着能杀了朱国富,可现在,我反倒担心起他来,起码,他活下来,我们不用落在苏家人的手中,以我们几个现在的模样,落在苏家兄弟手上,可当真是生不如死。

    可那朱国富被苏振铭和苏出云联手击中,弯刀直接割破了左边肋下,鲜血长流,眨眼已经染红了半边衣衫,右边肋下则被苏出云重击了一拳,苏出云身具白额金虎,力量自然不容小瞧,这一拳,只怕伤的更重。

    朱国富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来,缓缓站起身来,瞟了一眼张随意和修随心,目光之中,露出一丝不屑,随即转头看向苏振铭和苏出云,涩声道:“你们可知道,背叛深井会有什么下场”

    苏出云嘿嘿一笑道:“我们当然知道,背叛深井的人,必定会找来深井疯狂的报复,以深井的力量,就算三十六门齐出,也抵挡不住,何况我们苏家现在已经失势了。”

    “可是,我们并没有背叛深井啊你别忘了,你可是深井九大煞星的第九煞星,谁能杀得了你,如果非要挑一个人出来的话,那肯定就是身具金鳞真龙的徐镜楼了,徐镜楼杀了你,我们拼尽全力,杀了徐镜楼为你报了仇,这是对深井大大的忠心啊”

    叶知秋也随即笑道:“当然,你这些手下,也不是我毒死的,他们也都是死在徐镜楼的同伙手上,你放心,我不会忘了在他们身上添几道致命的伤口的。只是可惜,你名声太大,我不敢在你身上使毒,不然的话,也许你还能发觉的早一点。”

    苏振铭接过话道:“可不是以我们对深井的忠心,又有两个守护灵在身,再加上你老不幸死在了徐镜楼的手上,也是我们替你报的仇,怎么着也该从我们兄弟两个之中,选一个接任第九煞星吧你放心,到了那时,我们一定会感谢你的成全的,而且,我们对深井,也会更忠心的。”

    我一听肺都气炸了,这分明是杀人嫁祸,不但嫁祸给我,还踩着朱国富的尸体往上爬,也真亏这三个人想的出来。

    那朱国富更是嘿嘿惨笑道:“没有想到,你们两个竟然是两条喂不熟的白眼狼,你们投入深井,我们教你如何使用守护灵,令你们得到极大的提升,你们却将主意打到了我的头上来,既然如此,我杀了你们,也许上面几位不会再说什么了。”

    一句话说完,手中的打狗棍忽然裂了开来,露出里面一根淡黄色的棍子来,粗如拇指,长及三尺,在一端雕有一条盘龙,权当把手,棍子一现,立即黄光盈然,竟然是一根黄玉所雕琢的细棍子。

    这黄玉棍子一现,苏振铭的脸色忽然就变了,齐声大喊道:“盘龙棍,快退”

    可已经来不及了,那朱国富一棍在手,气势立变,腰杆陡然就挺直了,整个人气势狂飙,手中那根盘龙棍陡然吐出一道鹅黄色的光芒来,随手一抖,厉声喊道:“盘龙棍已现,还想走”

    一句话说完,手中的盘龙棍,已经闪起满天杖影,直接将苏家人一起围在其中,就连叶知秋也被卷了进去,双手连续动了数次,大概是想使出毒药来,却都被生生逼了回去。

    苏振铭也不敢大意,身上金光直闪,一条生了一对薄膜般翅膀的金色飞蛇,出现在他的头顶之上,身形疾闪,左拳右刀,端的凌厉。

    苏出云却现出白额金虎,双手直接紧握成拳,拳拳带起呼呼风声,亦是相当威猛。修随心和张随意也各自施展出看家的本领,五人联手,和那朱国富斗在了一起。

    朱国富手中一根盘龙棍,可点可戳,可轮可扫,点戳如灵蛇出洞,轮砸则横扫千军,以一敌五,竟然攻多守少,稳占上风,直将五人打得节节败退,就连想逃都逃不掉。

    我一见大喜,万万没有想到,这朱国富竟然强悍如斯,以一对五,竟然还能稳操胜券,如此最好,我们大不了一死,死在朱国富手中,起码也能落个痛快。

    就在这时,苏振铭陡然大喊一声:“再藏后手,今天只怕我们五个都得死在这里,大家一起上,和他拼了”

    一句话喊完,猛的一收手,狂喊一声道:“灵蛇飞渡”头顶上那条大蛇,陡然呼的一下,涨大了四五倍,一双薄膜般的双翅一振,身躯一盘,整个蛇头忽然昂了起来。

    而苏出云也大喊一声道:“白虎啸天”四字一出,头顶白额金虎也陡然涨大四五倍,钢鞭一般的长尾一甩,昂头就是一声嘶吼,地面陡起一股劲风急旋,当真有虎啸山林之势。

    而修随心却将一把黑白子一下都撒在棋盘之上,随声长吟道:“楚汉争锋”一句话喊出,只见棋盘之上的所有黑白子,忽然滴溜溜的旋转了起来,逐渐黑白双色分开,在棋盘之上,显现出一个阴阳图案来。

    那张随意则哈哈大笑道:“你们都藏私,我可没藏私,我这毒龙钻,就是我的看家手段。”话虽然如此说,可他手臂之上那条黑色毒蛇,却忽然凌空飞起,在他身上左右盘旋,直接带起一道道的黑光。

    就连叶知秋,也将一张俏脸冷了下来,双眉之间,满含杀气,娇声叫道:“青烟......”

    她这两个字一起,我顿时心头一颤,其他四人的手段,看上去确实唬人,可我并没有见过他们施展出来的真实威力,可药师一门的青烟天罗,我却是见识过的,没有想到,短短时间不见,叶知秋竟然会施展这般高深的毒术,想来应该也是井中人所教。

    同时心中暗暗寻思,如果是自己遇上这五人联手,必败无疑就算将全身的力量都发挥出来,也许能扛得住一两个,可要想将五人的攻击全部接下来,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在这种情况下,败,也就等于死

    但是,朱国富不是我。

    就在叶知秋青烟天罗的名字尚未喊出来之前,朱国富已经陡然将手中盘龙棍一颤一翻,变成盘龙在前,随即手一压棍尾,棍尖朝上,棍上盘龙,直指苍天,棍身之上,陡然黄光大盛,整个盘龙棍流光溢彩,棍头之上的那条盘龙,简直如同活了一般。

    随即朱国富舌绽春雷,陡然发出一声霹雳大喊:“南天一棍”四字一出,棍头之上那条盘龙,忽然折射出一道黄光,从棍上呼啸而出,带起一阵龙吟之声,天空陡然出现一道黄色光柱,由天而降,半空之中一分为五,直向五人头顶击去。

    苏家五人一见,个个面色巨变,分别挥手向天,几乎是同一时间,毒牙飞蛇弹起、白额金虎扑出、黑白子尽出、毒龙黑光上蹿、青烟一柱飞天,同时迎向那五道黄光。

    而就在五人的绝学,即将和那五道黄光在半空中接触的时候,苏振铭忽然身形一飘,已经到了那朱国富的面前,手中小弯刀一现,面露狞笑道:“就算你会南天一棍又如何还不是着了我的道儿我不但有守护灵,我还会短刀一门的刀法,多学点手段,总是有用的。”

    一句话出,手中小弯刀已经化作一道黄光,直掠那朱国富的咽喉要害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