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六合封天

    我一听到这鸟儿口吐人言,说的又是青石镇危险,顿时心急如焚。那只鸟儿我见过,在初见王依人的时候,王依人就说过。那是她养了用来侦查的,既然是王依人养的鸟儿前来报信。那一定不会有假,当下一边强忍巨疼。一边嘶声喊道:“回营地。开车回云南”

    一句话喊完。我已经疼的昏死了过去。等我再次睁开双眼,已经在车子上了。头枕在陌楠的大腿上,一睁眼就看见了陌楠那张挂满了忧虑的俏脸。

    我转头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豁牙子在开车,一路风驰电挚。我对陌楠问了一声:“到哪了”

    身边的陌楠一见我醒了,急忙说道:“你先别急,都过了昆明了。你已经昏迷了十来个小时了,幸亏你上回带回去好多部手机,江大哥已经和三爷取得了联系,情况并没有那么危急,只是青石镇之前和外界联系的方式,忽然被切断了,三爷原本的暗桩,已经好几天没联系三爷了。”

    “而且,在青石镇附近,发现了苏写意等人的踪迹,张昊海和他们遇上了,也被打伤了,幸好小狗子和依人解救及时,并没有伤的太严重。”

    说到这里,陌楠话锋一顿道:“只是,奇怪的是,那只前去给我们报信的鸟儿,并不是依人派出来的,依人的绿衫儿也在前几天的例行侦查之中失踪了。”

    我一听顿时一愣,那只鸟儿不是王依人派来报信的那还能有谁飞鸟和百兽两门,历来只传授本家子弟,不收外徒,即使本门子弟作为旁支被分了出去,也不会私传外人,所以两门传人极少,除了王依人,我还真想不出谁会役使飞禽。

    可随即忽然想起一事来,三爷当初带我们去云南抢亲,一路之上并未见到三爷和任何人有所联系,呆在旅馆里几天也没见露头,却能在事先就将所有事情安排妥当,想必就是通过那鸟儿传递的消息,很有可能,这只鸟儿就是三爷提过的暗桩训练出来的,专门用来通风报信。

    这样一想,我的冷汗顿时就下来了,这个暗桩没将消息传递给三爷,却反而不远千里的找到了我,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我,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暗桩也没办法将消息传递进青石镇了,这人实在没办法了,才让那鸟儿向我通风报信。

    也就是说,现在的青石镇,已经完全被孤立了起来三爷等人虽然察觉到了异常,却并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而且苏写意等人也出现在青石镇附近,这是相当危险的,搞不好就会被苏写意偷袭得手。

    一想到这里,我一激灵就坐了起来,一起身就看向豁牙子道:“豁牙子,有没有电话”我们几人的电话,在水下都泡成了废品,其余几人对电话没什么意识,估计要是有电话的话,也就豁牙子会有。

    谁料豁牙子也一摇头道:“没有,时间赶的急,上了车就走的,就在加油站打了个电话联系了一下三爷,一路都没停过。不过你放心,我们已经快到了,我将车直接开到鱼肠口,剩几十里山路对我们来说并不会耽误很久。”

    坐在后面的江长歌这时也说道:“小楼不用着急,我已经在电话里提醒过三爷了,三爷会小心防范的,你现在刚刚得到金鳞真龙的第四成力量,已经抓紧时间,就在车上调整一下,万一青石镇遇险,你现在可是主力战将,大意不得。”

    听江长歌这么一说,我一颗心又放了一半下来,江长歌虽然不会任何手段,可心思极其细腻,又精通星象之术,三爷一向也倚重他,有他提醒三爷,三爷自然会加倍小心,有王依人和小狗子在,青石镇的防御,也不是那么好破的,何况现在三爷在青石镇根基已稳,叶神医也在哪里坐镇,只要三爷有了防备,苏写意想重新夺回青石镇,并没有那么简单。

    这么一想,我立即闭目凝思,仔细体会自己的力量增长,这一感应,顿时将我自己都吓了一跳,原先我获得金鳞真龙三成力量之时,虽然也感觉到体内力量充沛,可如今第四成力量一注入,竟然好像整整增加了一倍,整个身体之内,筋脉百骸之中,无不是激荡奔涌的力量,就像取之不尽一般。

    当下我将这些气息慢慢引导,顺身游走,一个小周天下来,尽数收纳与气海之中,顿时整个人神清气朗,精神抖擞。

    我转头看了看车窗外面,夜色深沉,还没到老林口,当下再度闭目凝思,今天和苏出云三人对战之时,我发现了自己之前的一个误区,之前我一直以为,九亟之术,只有利用天威才是真正的攻击,实际上,九亟九招招招都可以用来攻击,只是威力不如天威而已。

    虽然我还没有领悟九亟的最高境界,可九亟九招的前几招,使用起来的威力,也非同寻常,随便一招,就能逼得苏出云等人回招化解,如果勤加修炼,应付苏写意等人应该可以。

    我在脑海之中将徐家先祖教我的九亟九招尽数演习了数遍,越演练越是熟悉,越演练越觉得顺畅,不自觉的双手就动了起来,就听砰的一声响,顿时一阵冷风灌了进来,一个急刹车,一车人都惊叫了起来。

    我急忙睁眼一看,却见一扇车门被我一掌直接拍飞了出去,好在路上无人,没有伤及无辜,而且也快到鱼肠口了,不然我们几个一路吹风,可就遭了罪了。

    豁牙子回头苦笑道:“兄弟,虽然黄局长不会让你赔车,可咱几条命都在车里呢你悠着点,老六早就说了,我们此去青石镇,必有一场大战,到时候你再可劲的施展。”

    我赫然一笑,豁牙子再度发动车子,一直开老林口,直奔鱼肠口,到了鱼肠口前,山路狭窄,车辆已经无法通行,几人下车,抛车步行。

    一踏上鱼肠口,我就觉得不对劲了,一股极度强硬的气压,几乎将鱼肠口和外界隔断了开来,力量强大如我,一进入那股气压之内,也感觉到极不舒服。

    我顿时心头一惊,能有如此强大气场的人,那断然不简单,正要开口提示众人小心,江长歌已经说到:“怪不得青石镇和外界断了联系,竟然是**封天,这倒是奇了,地师一门,刘赶山、刘慕水都死了,还有谁能设置出如此厉害的阵法来”

    一边说话,一边手一指四方道:“这四个方位,分别是东方青龙位、南方白虎位、西方朱雀位、北方玄武位,再配上上方乾位、下方坤位,四面合围,六方囚困,以青石镇为中心点,团团困在阵中,借山势,借风水,形成天然屏障,只要**一成,磁场自生,万物只能进不能出,飞鸟不得渡,万兽不得出,这设阵之人,是真正的高手。”

    我听的一愣,对于这些奇门阵法,我确实不懂,当下就问道:“江大哥,你既然能看出来,可能破解”

    江长歌一点头道:“自然能破,这**封天,需要四方合力,四方风水一起,乾坤自成,每一方必有一阵眼,阵眼一般为台为案,只需要将这四个阵眼破去,气场一散,磁场消失,乾坤自散。”

    “只是阵眼之旁,必定有人把守,此人能设下如此高明的阵法,而且格局如此之大,将整个青石镇方圆数十里都困在其中,只怕也不会不防有人前去破阵,这四方把守之人,必定也是高明之辈。”

    我急忙说道:“我去就是”

    江长歌却一摇头道:“你去不得既然**封天已成,想必苏写意等人已经动手了,你必须尽快赶回青石镇去,以你目前的力量,只要不是井里的九大煞星出现,应该无人能敌,你必须先保住青石镇的安全。”

    “这四方阵眼,由我们五个去破就行,此阵虽然高明,却依旧逃不出五行变化之数,天地之性,众胜寡,故水胜火,精胜坚,故火胜金,刚胜柔,故金胜木,专胜散,故木胜土,实胜虚,故土胜水,只要明白四方把守之人的属性,以我们五人不难破去。”

    “东方青龙属水,让豁牙子前去,豁牙子稳重敦厚,有厚土之相,可克之,南方白虎属金,让老四前去,老四性如烈火,以火炼金,亦可获胜,西方朱雀属火,让莉莉去,莉莉天生通灵,阴性十足,以水胜火,也不在话下,北方玄武属土,我们并没有合适的人选,所以我和陌楠两人一同前往,其余三人无论谁先破了阵眼,立即赶往北方支援。”

    几句话说完,转头看向我道:“你不要再耽误了,速速赶去青石镇,这次苏写意动用了这么大的阵仗,所图非小,只怕青石镇现在已经打起来了。”

    我一听顿时一点头,和陌楠对视一眼,对四人道声保重,哪里还敢多做停留,立即飞身疾走,直奔青石镇。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