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狂犬斗青猿

    我飞身疾奔,丝毫不敢停歇,刚进入鱼肠口十里之地。迎面就冲来数道身影,虽然夜色深沉,可我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带头之人是苏写意手下原金甲一门的门主,此人一身硬气功。几乎刀枪不入,十分难缠。身后几人。都十分平庸。

    我可不愿意被他缠在这里。当下我根本就不和他硬斗。借飞奔之势,到了他的面前。猛的往上一跳,直接从他头上跳了过去。落在他身后那些汉子面前,双手一挥,发力猛打。

    那些汉子哪里挡得住我。顿时被我冲开一个缺口,我立即闪身疾奔,那些人大呼小叫的跟在我的身后。却远远追不上我的速度。

    可这样一来,我的一颗心更是沉了下来,外有**封天,内有金甲一门门主把守鱼肠口,这分明是已经动手了,所以才在鱼肠口设伏,阻止外人进入。

    我足不停步,一直奔到山道口,就是上次谭老西拦截我们的地方,陡然又蹿出数人来,带头的只有一只手掌,另一个胳膊上,却安装了一把雪亮的铁钩,钩子内有刃口,闪着寒光,一看就锋利异常,正是上次我大闹婚宴时,自斩一只手掌的石雄。

    此人同样是极端难缠的角色,而且后面的金甲门几人也已经追了上来,如果被石雄拦住,两人夹击,即使我能取胜,也会耽误许久,但又不能从石雄的头上跳过去,上次苏写意已经说过,他请了机关门鲁家给石雄做了个假手,机关门鲁家的机关可不是好玩的,我没有摸清他的底,断然不敢冒然从他头顶上翻过。

    紧接着一眼就看见了旁边的山壁,顿时心头灵机一动,奔势不减,直向石雄等人撞去。石雄一见我要硬撞他,不知道有了什么依仗,竟然不畏惧我这一撞之势,也不躲闪,笔直的向我撞了过来。

    我早就有了办法,就在两人即将撞上之时,我陡然往旁边一蹿,身体已经斜飞而起,双脚踩在石壁之上,身体直接成了斜在半空之中,蹭蹭蹭踩着石壁就奔了过去,直接落在拦路几人的身后,足不停步,直向青石镇闯去。

    一出山口,就看见青石镇之前,那棵大树之旁,一片灯火通明,火把几乎照亮了整个青石镇,上百号人分成两边,一边是三爷和叶神医带头,身旁站着陌人豪、王依人、蓝若影、王二麻子等人,另一边则是苏写意带头,身边站了几十号人,有一半我都在大闹婚宴之时见过,只是叫不出名字来,另外一半则完全陌生,但也不是井中人的打扮。

    在这两边人马的中间,则空出来一大片空地,场中小狗子精赤着上身,一身的金色纹身已经覆盖到了颈脖之上,就连脸上,也有两道犬牙一般的金色纹身,一看模样,就比原先扩张了好多。

    和小狗子对阵的,是李药药,李药药同样全身金光闪烁,只是穿了衣服,看不见他身上的金色纹身,两人纠缠在一起,飞来扑去,拳来脚往,打的不亦乐呼。

    李药药的动作,十分敏捷,我刚看清场中形式,他已经悠忽一下闪到了小狗子的左侧,一把就向小狗子的脸上挠去。

    小狗子则猛的头一偏,身子一横,一脚斜踹,直踹李药药的肋下,手不及腿长,李药药只好闪身躲过。

    两人用的都是普通的招数,显然是开场没多久,还没到生死相拼的时候,我顿时放心不少,身形一纵,长啸一声,直掠而下,瞬间到了大家之前,往三爷身边一站,就扬声道:“狗子,别和这厮耽误时间,先打断他一条腿。”

    其实我是看出来了,李药药的手段,全在身形灵活,双腿移动十分迅速,如果将他的腿打断一条,那也就没什么可依仗的了。

    旁边花错等人一见我出现了,一起围了上来,刚到近前,花错就一捏鼻子,笑道:“镜楼哥,你是不是刚从茅坑里爬出来啊怎么这般臭法”

    我们几人一路疾驰,根本就没换衣服,自然腥臭无比,花错这么一说,我也只好苦笑不语。

    小狗子则在场中哈哈笑道:“镜楼哥就按你说的办我先打断他一条腿。”

    说话间,石雄和那金甲门的门主也站到了苏写意的身边,正在低着头向苏写意汇报,苏写意面色极其难看,没有说话,只是一挥手,石雄和那金甲门主站到了一旁。

    这时三爷才对我笑道:“楼儿,你回来的正及时,有你们这帮小鬼在,今天看样子都不需要我们这些老骨头活动了。”

    我笑道:“三爷、叶爷爷,各位爷,你们几位身份尊贵,收拾这几条野狐赖狗,哪里需要你们动手。”

    话刚落音,场中忽然金光一盛,李药药陡然狂嘶出声:“摘心手”

    三个字一出,身形忽然淡化成一道金影,快的几乎看不见他的面目,一闪就到了小狗子身边,手一伸就抓在了小狗子的胸前。

    我一颗心顿时就提了起来,李药药的摘心手,那可圣手一门的绝活,当初王二麻子那大白猿,就是被李药药一把将心掏了,如今陡然使了出来,而且一上手就抓住了小狗的胸口,不由得我不紧张。

    幸好,这一下并没有真的将小狗子的心摘下来。

    就在李药药的手掌刚刚搭上小狗子胸口的时候,小狗子忽然仰头躺了下去,同时一只脚猛的一弹起,一脚就踢在李药药的屁股上,将李药药踹了个踉跄。

    小狗子翻身跳起,哈哈笑道:“自从上回,我知道你是十二生肖守护者之一后,我就开始琢磨怎么破你们圣手一门的摘心手,还真被我琢磨出一招来,这招我给起了个名,叫抬脚踹猴腚,你觉得怎么样”

    李药药面色一恼,眼神却陡然凝重了起来,沉声道:“我本来念你年幼,又是百兽门独苗苗,只是准备略施惩戒,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让你百兽一门绝后了。”

    王二麻子冷哼一声道:“李药药,有能耐你就施展,打不过我儿子也少放狠话,我百兽一门绝不绝后,可由不得你做主。”

    李药药面色一紧,也不理会王二麻子,瘦小的身躯忽然一振,浑身煞气翻腾,气势不断上升,虽然还是那个瘦小枯干的李药药,可看上去却像陡然长高了一倍一般,气场之强劲,竟然连我们在战局之外的都可以感受的到,看来我们之前,倒是小看了他。

    随即李药药面色更冷,沉声道:“你能破我们圣手一门的摘心手,不知道能不能破我圣手青猿的大圣齐天,你看好了”

    我心头一沉,在黄河时,苏振铭和苏出云曾经使出过两招,一个叫灵蛇飞渡,一个叫白虎啸天,招式之凌厉,我记忆尤新,应该是利用守护灵的力量修炼的绝活,听那朱国富所言,都是井中人所教,李药药现在说出的这什么大圣齐天,估计也是守护灵的绝活。

    我正要出声提醒,小狗子已经笑道:“大圣齐天你咋不叫齐天大圣呢看把你能耐的,一根猴毛都没长,还敢自称大圣,看我给你改个名,将你的腿打断,叫瘸腿马猴更合适你。”

    一句话刚出,身形陡然一振,呼的一声,就化成一道金风,整个身体在空中急旋不止,伴随着一阵咆哮之声,整个人已经向一个金色炮弹一般,率先冲向李药药。

    李药药双臂一振,身后陡然站出一头青色巨猿,一闪身就向小狗子所化那道金风迎了上去,巨如薄扇般的手掌,忽然变得巨大无比,一伸一按,一把就将那道金风按在了地上,另一只手疾探,直接向小狗子的脑袋上抓去。

    这时李药药才悠然道:“齐天的意思,就是让你从左肩到右肩,是一齐的,你的脑袋竖在中间太突兀了,我帮你摘了去。”

    话刚落音,从小狗子的身上,忽然钻出一只巨大的狗头来,一口就咬在了按住小狗子的那圣手青猿的手腕上,那圣手青猿虽然厉害,可地狱狂犬也同在十二生肖之内,这一口咬下,圣手青猿顿时吃疼,急忙缩手。

    可就在这时,小狗子已经随着那青猿缩起的手掌弹跳了起来,口中大笑道:“揪我的脑袋我有三个头,你能揪得下哪一个”

    话未落音,人已经到了李药药的身边,一拳就只打李药药的面门,李药药闪身疾退,可小狗子却趁一拳击空之即,顺势趴在了地上,双腿一蹬,身形疾蹿,一下就抱住了李药药的一只脚,抬头冲李药药龇牙一乐道:“我答应了镜楼哥打断你一条腿,那就一定得打断你一条腿。”

    说话的同时,双手已经一翻一扭,就听咔吧一声响,李药药的惨叫声,已经像杀猪一般的响了起来。

    小狗子这时才缓缓站直了身子,坏坏的笑道:“不要以为,你们投靠了深井,学了点手段就可以来青石镇作威作福,你们的守护灵,进化的可比我慢多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