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网罩石雄

关灯
护眼
    这时我已经看清楚了,小狗子身上的金色纹身,就像活了一般。那些金色细纹正呈现波浪形闪动,脸上那两个金色獠牙状的痕迹,也愈发的醒目。而在他的双手手背上,则分别有两个巨大的金色狗蹄子。几乎覆盖了小狗子的整个手背,这是我们都没有的。

    十二生肖之中。我见过十个。从来没有见到谁的金色纹身延伸到手背上去的。就连我的金鳞真龙。也只是覆盖到左右双肩,看来小狗子说的没错。他的地狱狂犬,进化的比我们都快。

    当然。这是有原因的。

    首先地狱狂犬就一直在百兽一门,百兽一门都同出一宗,血脉相连。所以地狱狂犬和小狗子契合起来,远比我们都快的多,如果叶神医将盘角山羊传给叶知秋。可能也会这般神速。

    其次小狗子这家伙和狗有缘,从小就和狗在一起玩,深知狗的习性,地狱狂犬在十二生肖之中对应的也是狗,这样契合起来,当然更快。

    小狗子一扭断李药药的腿,就有一人上前将李药药抢了下去,小狗子刚准备追,石雄呼的一声就蹿了出来,手腕上银钩一闪,横扫小狗子的颈脖,小狗子一闪身躲过,怪声道:“你是属王八的吗咬人都不带出声的”

    话刚落音,张渔忽然一步跨出,沉声道:“狗子,回来”

    张渔一出场,三爷就面色一变,伸手一拦道:“老黑鱼,你何苦置这个气让孩子们解决了就是。”

    张渔面色凝重,看了一眼三爷道:“老三,如果是你呢”这话一出,三爷顿时叹了一口气,苦笑着摇头让开,不再说话了。

    我们当然知道张渔为什么要出场,当时三爷让他请石将军助阵,谁知道石将军竟然是苏写意的人,一拳打断了张渔的肋骨,差点要了张渔的命,这事一直装在张渔的心里。

    三十六门中人,打打杀杀频繁,受伤也正常,但张渔不能容忍的,是朋友的背叛所以张渔必须上场,三爷不知道石雄手上银钩的厉害之处,所以想拦张渔一下,却也被张渔一句话就堵了回去。

    当下王二麻子就扬声喊道:“狗子,弄倒一个就行了,回来找你三爷领一百块钱,石雄这厮让给你渔爷收拾,咱不能把生意都做了。”

    我一听就有点想乐,麻爷这人,啥时候都不忘这茬。

    小狗子一闪身就从战局中跳了出来,手指点了点石雄,嘿嘿笑道:“你完了,你跟我打,最多被我扭断一条腿,我爹说了,我是王家独苗苗,少造杀孽将来好多子多孙,所以我轻易不下杀手,可渔爷是来找你玩命的,你本来就对不住渔爷,刚才我试了一下你的身手,也比渔爷差的多,这次一定完蛋。”

    我看了小狗子一眼,这家伙真长心眼了,临下阵来,还给石雄施加了一点心理压力,其实我刚才看了下石雄的身手,比渔爷只怕还要强点,但打架这事,两军相逢勇者胜,渔爷一心复仇,必定不计后果,胜负还真是个未知数。

    我刚想到这里,三爷已经悄悄到了我身边,低声说道:“如果是你出手,你能用多快的速度救下老黑鱼”

    我听的一愣,转头看了一眼三爷,三爷面色凝重道:“他们的本领本在伯仲之间,可石雄刻意接近老黑鱼已有了不短时日,以老黑鱼的为人,必定不会藏私,所以老黑鱼的手段,石雄应该都有所了解,而石雄的手段,老黑鱼却未必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老黑鱼几乎已经必败。”

    “何况,石雄手腕上那把钩子,是机关鲁家打造的,机关鲁家的任何玩意,都不可小瞧,石雄失去一手,却得了这么一个东西,无异与猛虎添翼,而且此人心狠手辣,老黑鱼一败就必死无疑。”

    说到这里,三爷的面色更显沉重,继续说道:“三爷的朋友,已经没几个了,老黑鱼也完全是被我们徐家拖下水的,所以不管你想什么办法,我都要你保证老黑鱼能活下来。”

    我一听就明白了三爷的意思,当下就一点头道:“三爷放心我必保渔爷安全。”

    三爷点了点头,转头看向场内,我则大笑而出,一边掏出两百块钱走向小狗子,一边笑道:“狗子,来来来,一百块钱你拿去,另外我再出一百,要你揍那人一顿就行。”说着话,随手就对着苏写意那边的人群之中,随便点了一个。

    小狗子一听,顿时笑颜大开,几步上前来,一把将两百钱抢了去,反复看了两遍,往裤子口袋里一揣,兴致盈然道:“镜楼哥只要你出钱,我可以将对面的人全都揍一顿。”

    说着话转过头去,看了一眼我指的那汉子,顿时奇道:“镜楼哥,这家伙和你有仇看样子不像是什么高手啊”

    我立即笑道:“没仇我就是看他长的丑,不顺眼罢了”说着话一把搂住小狗子的肩头,搂着他向对面走去。

    我脸上保持着笑容,好像在和小狗子调笑一般,低声疾道:“不要太快打垮他,拖到渔爷和石雄的战斗结束。”

    我这么一说,小狗子顿时明白了过来,大笑道:“妥妥的镜楼哥你还看不惯那个,一起指出来可好老规矩,一百块钱一个,现钱现揍”

    就在我们说话间,渔爷和石雄已经站到了对面,石雄看了张渔一眼,竟然一点头道:“渔哥,我们又见面了。”话说的好像两个老朋友见面,互相寒暄一般。

    张渔沉着个脸,冷声道:“你在这,我怎么会不来,我们之间的债,就在这里,一起解决了吧”

    石雄笑道:“其实我和你成为朋友之后,心里一直在想,我们之间如果拼起来,究竟谁会更胜一筹之前的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赢你,这个问题曾经困扰了我许久,不过现在,渔哥,我说句实话,你不是我的对手,看在你曾经真心待我的情分上,你还是回去吧”

    张渔竟然一点头道:“是,我也许不是你对手,但是不是对手,和打不打,是两个概念”

    石雄叹息一声道:“我实在不想杀你,你要是自寻死路,也别怪我。”一句话说完,身体忽然毫无征兆的向前一蹿,用仅剩的那只拳头,一拳打向张渔。

    张渔竟然不躲,手一挥,天空陡现一片乌云,大黑鱼已经出现在半空之中,头一探,一口向着张渔所在的位置咬下,这一下大出我的意料,石雄要是不收手,虽然会击中张渔,自己却也得被大黑鱼一口咬死。

    石雄自然不敢冒险,一收手,身形疾退,那只铁钩伸了出来,指向张渔,却并没有发动,显然只是为了防止张渔追击。

    可张渔却并没有追击,就站在哪里,被大黑鱼一口吞了,随即大黑鱼缩回了脑袋,连带着张渔,一起缩进了半空中的乌云之中。

    我一见张渔暂时没事,手一拍小狗子的后背,小狗子马上心领神会,手一指那汉子道:“你长的丑的那个,下来,我揍你一顿好找下一个的,赶紧的,别耽误我赚钱。”

    我一听差点没笑出声来,小狗子跟花错混久了,也学的贫嘴起来,不过这个时候倒是正好,我可以有个借口在一边观战,万一张渔危险,我立即可以施以援手。

    刚想到这里,从那乌云之中,忽然撒下一张大网来,迎风就涨,直罩石雄。

    石雄面色大变,身形瞬息数变,可那张大网却像长了眼一般,无论石雄向那边躲,那大网都跟着笼罩而下,一眨眼,已经落在了石雄的身上。

    网一落身,立即收紧,石雄在网内挣扎不已,甚至以手上银钩内圈的刀刃去割那大网,却始终无法割断网线,随即就被拖倒在地,被拖的迅速顺地滑走。

    我顿时一愣,没想到这刚一上手,石雄就被张渔的弥天网罩住了,这确实大出我所料。

    随即半空那乌云之中,又探出大黑鱼的脑袋来,巨大的鱼口一张,张渔就出现在鱼口之中,一手挽着网绳,沉声道:“石雄,好胜之心,人皆有之,你想过怎么赢我,我也想过怎么赢你,就算你手上银钩是机关鲁家所造,我不接近你,你又能奈我何”

    石雄人在网中,兀自挣扎不停,听张渔这么一说,却也嘶声喊道:“你弥天网再厉害,也只是能困住我,要想杀我,我就不信你不靠近我,大不了与你同归于尽”

    话刚落音,那大黑鱼口中忽然金光一闪,那条龙须红顶金丝鲤已经从大黑鱼的口中跳了出来,从天而落,笔直的向石雄砸落。

    石雄并不畏惧,手腕一抬,那把银钩忽然对准了那金丝鲤,陡然单臂一振,手腕上的银钩忽然脱手飞出,化作一道银光,直打那金丝鲤。

    金丝鲤半空之中鱼尾一甩,已经躲了过来,眼见那银钩落空,却陡然在空中一折,笔直的射向半空,直钉向站在大黑鱼口中的张渔。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