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法网弥天

    张渔一句话说完,整个人腰杆笔直,瘦骨嶙峋的身躯。如同标枪一般,一手缠着网绳,一手抓着渔网。一张黑脸面色凝重,双目如电。气焰狂飙,和我之前印象里的张渔。完全就是两个人。

    说实话。其实我一直都不觉得张渔有多厉害。在苏家抢亲的时候。还没出手就被石雄暗算了,在对付那镇河之妖的时候。又被井里的人暗算了一次,刚才和石雄的博弈之间。也明显落在下风,可如今这气势一起,我立刻就知道自己错了。

    张渔的本事。绝对不在三爷之下

    我也彻底的明白了过来,之前被偷袭两次,并不是他本事不济。只是他疏于防范而已。

    第一次被偷袭,是因为他将石雄当成了朋友看待,根本就没想到石雄会忽然出手偷袭他,第二次被偷袭,则是井里的人,井里的人每一个都不简单,又是刻意偷袭他,他又没有三爷那么精明,所以接连吃了两次闷亏。

    但今天,张渔痛失大黑鱼,又事关自己的尊严,终于爆发了

    在金丝鲤附身的情况下,他的气势已经完胜石雄,直逼三爷。

    特别是他手中的那张渔网,忽然散发出一种妖异的红光来,就像数不清的微细血管纠缠在一起一般,仿佛在一瞬间,那张渔网已经拥有了自己的生命。而且在那一根根的细线之上,不断有金色的光点闪现,一根根的网丝上金色光电连接到一起,好像是一个巨大的符文。

    石雄的面色也凝重了起来,嘴角接连抽搐了两下,涩声道:“法网弥天不是早就失传了吗在甲午战争之后,就没人再见过法网弥天,没有想到,竟然让你修炼成了。”

    张渔冷声道:“法网弥天,一直都没有失传,只是这一招极度凶险,连施展的人,也无法控制生死,而且损耗之巨,非人力可以承担,施展一次,起码修养三年,正所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所以当年先祖传下来之时,就一再交代,不到万不得己,不得施展,如今这种情况,我也无法藏私了。”

    一句话说完,左手一振,右手一抖,手中渔网陡然红光大盛,一章血网一撒而出,并不算大,仅够覆盖一人,呼的一声,笔直向那石雄飞去。

    石雄面色大惊,闪身疾退,可那血网始终就罩在他头上一米左右,不管他怎么退,都无法甩脱,干脆将牙一咬,不退反进,手腕上的银钩一挥,身形如电,直向张渔冲去。

    张渔大吼一声,直如平地起惊雷,手中网绳一振,陡然撒出无数个圈圈,一环连着一环,直向石雄脖子上套去。

    石雄哪里敢让张渔套中,身形疾闪,银钩一举,嗖的一声疾射而出,半空之中已经噌噌连响,瞬间分开成七道银光,再度直打张渔。

    可银光刚一闪起,一张血红色的大网已经兜头罩下,就连那七道银光,也一起被罩在网中,竟然无法从网眼之中穿刺出来。

    随即石雄整个人都被血网罩住,血网一落,立即缩紧,瞬间就将石雄紧紧裹在网内,而且那些网丝如同活物一般,不断闪动游走,收缩勒紧,片刻之间,那些血色网丝,已经勒进了石雄的皮肉之中。

    石雄疼的惨呼不止,一边挣扎,一边一个劲的求饶道:“张渔哥我错了我不是人,求求你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只要你放了我,我从此远走他乡,隐姓埋名,我给你供长生牌位我天天给你求佛祖保佑你长命百岁”

    张渔却丝毫不为所动,单手前伸,手腕上的网绳好像粘在了他身上一样,一道道血红色的光芒,从张渔的手腕上传递到渔网之上,那张渔网红光更甚,越发勒紧,可张渔的脸色,却也越发的苍白。

    石雄的整个身体,到处都是鲜血,网丝已经深深的勒进了肉中,将他整个表面割成一块块的小方格子,一张脸也全都碎成了烂肉,血肉模糊,当真恐怖。

    石雄这一遇险,苏写意的人就蹿出来好几个,纷纷抢身攻向张渔,我和小狗子当然不是吃素的,一左一右迎了上去,一龙一狗,双双出手,拦住那几人,纷纷厮杀了起来。

    而三爷等人也纷纷冲了出来,三爷人还未到,声音已经响了起来:“苏写意,你好歹也是一方霸主,如今连规矩都不讲了吗要是输不起,就别来青石镇丢人现眼”

    苏写意陡然大喊一声道:“都干什么输人不输阵,我们是三十六门正统,难道连一个人都输不起吗”

    口中说着话,身形却陡然一飘,直接飘向了张渔,沉声说道:“张渔,石雄身系无名刺一门存亡,你也是三十六门的人,怎可如此轻率”一边说话,手中毛笔已经疾点张渔背后。

    我早就防着他了,在他身形一动的时候,我已经抽身而退,一退就到了张渔的身后,他这一笔点来,等于正好点向了我,我同时一伸手指,一招不动如山就迎了上去。

    说实话,我并不想克敌,只求能保住张渔,待三爷等人赶到,有人守护张渔时,我就可以放开手脚和他打一场了,所以我一上手,就选择了九亟之中最适合用来防守的不动如山。

    谁料我这边刚一伸手,张渔陡然怒吼一声:“卑鄙小人,我看谁能救得了你”一句话喊完,噗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直接喷洒在渔网之上,那渔网上的红光陡然发作了起来,瞬间血光冲天,嗖嗖连响,如同弓弦不停拨动,数道血光已经从石雄的身上迸射而出,那张血色大网直接从石雄的身体之内一穿而过,再度飘上了半空,网丝之上,挂满了血珠,更显妖异。

    那石雄这才嗬嗬连声,“噗通”一声跌在地上,这一跌之下,整个人竟然被跌的四散五落,成了一堆碎尸块儿,没一块都只有弹子大小,拼都拼不起来了。

    而张渔一将石雄碎尸,自己也一阵摇晃,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一张黑脸灰暗一片,嘴角血迹残存,脸上却露出一丝大仇得报的笑意,以及一种说不出的疲怠。

    石雄一死,三爷也到了张渔身边,一把扶起张渔,疾声道:“张渔哥你撑着点,有叶神医在,给你固本培元,不会要了你的命。”

    书写意一见石雄已经碎成一堆尸块儿,顿时大失所望,也不与我争斗,随身一闪,已经到了后面,大声疾呼道:“都给我住手不要让他们笑话,别忘了我们三十六门正统的身份”

    我心中暗骂,当真是有什么的老子就有什么样的儿,苏出云和苏写意这一对父子,完全就是一个样,都阴险的让人切齿。

    苏写意带来的那些人一见石雄已死,也没必要再拼下去了,纷纷退了回去,三爷也对大家一挥手,将已经块要昏迷过去的张渔直接背了起来,转身就往回走,边走边喊道:“叶神医叶神医,救救张渔哥,他使用法网弥天,气血耗尽,再不施救,只怕也就废了。”

    这时那苏写意却说道:“废了也无所谓,张渔并不是海猴子一门正统,如今我重整三十六门,众望所归,张渔却杀了石雄,使无名刺一门痛失传承,他本就是我三十六门的罪人。”

    我顿时心头火起,手一指苏写意道:“你少放屁三十六门之中无名一门信物无名刃已经出现,正统传人即将就位,石雄当年勾结你,谋夺无名刺一门门主之位,如今被渔爷所杀,渔爷这才是肃清邪祟,还三十六门正统”

    苏写意一听,顿时眉头一皱,沉声道:“徐镜楼,你好没大没小,按辈分,我是你二爷,按资格,我是三十六门的人王,哪里轮得你说话何况你空口无凭,无名刃已经失传数百年,你说出现了,那拿出来看看”

    他这么一说,我倒傻眼了,无名刃在豁牙子身上,豁牙子去破**封天阵的青龙阵眼去了,如今不在这里,我还真没法拿出无名刃来。

    书写意一见我拿不出来无名刃,顿时哈哈笑道:“黄口小儿,只知道胡吹大气,如今自掌嘴巴,尚不知耻,你若识相,乖乖臣服与我,我看在你是大哥血脉的份上,或许能留你一命。”

    我顿时气恼,口中冷哼出声道:“苏写意,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就凭你还想让我臣服,也罢你出来,小爷让你知道知道,徐家的九亟究竟是什么样子”

    话刚落音,就有一个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怎么你会九亟很了不起吗我倒想试试,究竟是你的九亟厉害,还是我的镇河祖鼓更强”

    人随话出,一个一身黑衣的高瘦汉子已经越众而出,手中提着一面牛皮大鼓,往我面前一站,手往鼓中一拍,顿时发出“嘭”的一声响来。

    我一见这人,顿时眼珠子就红了,这人正是在十里山道之上,以鼓声重伤三爷的排教大排头陈玄衣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