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傀儡之术

    蓝若影锯齿刀上卡着三个金环,刃口被锁死了不说,这金环分量沉重。她毕竟是个女子,体力不如男子,时间一久。自然会吃亏,而且这样一锁。锯齿刀的威力也就算废了一半。这金甲门主的办法,倒是确实行得通这机关鲁家,确实也是妙夺天工。

    果然。蓝若影一见自己的锯齿刀被卡住。顿时眉头就皱了起来,秀眉一锁道:“好不要脸竟然跑去求鲁家帮忙。”

    话音一落,那金甲门主就狂喊一声道:“能杀了你就好,何况鲁家本就听命与苏人王。和我们同一阵线,求他们帮忙,有何不可”人随话起,音出人动,整个人已经一阵风般的扑了上去。

    蓝若影冷哼一声道:“即使你有鲁家帮忙,想杀我。只怕也没那么容易”单手带刀,连同那三个金环一同劈下,铛的一声响,刀刃未沾身,金环却砸在那金甲门主的脑袋上,发出如同金属碰撞的声响来。

    那金甲门主却趁机一拳打出,横砸蓝若影的太阳穴,蓝若影将头一偏,躲过一拳,手起刀落,连劈五刀,刀刀都劈金甲门主要害。

    如果锯齿刀上没有金环卡住,蓝若影这五刀,或许会对金甲门主造成一定的威胁,即使他有金钟罩铁布衫,只怕多少也得有点顾忌,要知道蓝若影使的可是锯齿刀,而金钟罩铁布衫、十三太保横练等功夫,都是硬气功,可承受劈、打、砸、扫等攻击,锯齿刀在皮肤上来回锯的话可不保险。

    但这锯齿刀上一被金环卡住,每一刀等于都是砸击,那金甲门主毫不退让,记记硬受,铛铛连响,却未伤及他分毫,反倒被他趁机几拳,将蓝若影逼的连退几步。

    蓝若影这一退,那金甲门主顿时气势陡涨,虎吼一声,猛的跃起一人多高,双手高举过顶,往一起一抱拳,直接从上砸下,蓝若影先机尽失,只好闪身再退。

    “轰”的一声,那金甲门主的双拳直接砸在地面之上,生生将地面砸出一个坑来,蓝若影趁机连劈数刀,刀刀命中,却仍旧无法造成丝毫伤害,反倒又被那金甲门主逼退数步。

    那金甲门主纵声大笑:“蓝若影,你也有今天”

    话刚出口,蓝若影忽然将手中锯齿刀一抛一砸,就砸向那金甲门主的面门,金甲门主虽然有金钟罩护身,可还是下意识的伸手一挡,铛的一声,锯齿刀已经掉落在地。

    随即蓝若影双手一挥,身边忽然出现一道人影,双手一把就抓住了金甲门主的双腕,往后一带,人往前一冲,伸手一抱,就抱住了金甲门主。

    我顿时一愣,定睛再看,却是一个人形傀儡,忽然想起一事来,当时叶知秋为了引我来云南,借口抓白狐独上终南山时,曾经说过,蓝若影手中锯齿刀虽然十分厉害,可她还有一手绝活,那就是人形傀儡,平时谁也不知道她将傀儡藏在何处,往往在对敌之时忽然施展出来,苏写意的手下,有不少人都死在她的傀儡手中。

    这一想起来了,不由的仔细观看起来,在火光照耀之下,只见那傀儡有头有手脚,脸上画有眉目耳口,顶着个大红鼻子,还带着一头卷发,面部扑有白粉,嘴唇通红,竟然是个小丑的模样,只是浑身都是木头拼凑而成,在关节之处,装有机括,屈伸弯展,灵活异常。

    在那小丑傀儡的身后,有一道道银色的光线,直接连接到蓝若影的十指之上,想必那些银色光线,就是蓝若影操纵傀儡的手法。

    此时那小丑傀儡已经紧紧抱住了金甲门主,蓝若影双手齐挥十指连动,那小丑傀儡的身上,忽然弹射出无数的尖刺来,顿时刺在那金甲门主的身上,叮叮当当一阵乱响。

    那金甲门主哈哈大笑,奋力一振,已经从那人形傀儡的怀抱之中挣脱,一指蓝若影叫道:“亏你想得出这招来,可惜,我浑身如同坚铁,即使有罩门,你也找不到,你想以这招伤我,却是休想。”

    蓝若影娇声呼道:“我就不信,今天一定找出你的罩门所在”

    话未落音,那人形傀儡已经冲了上去,双手十指,分别弹出十把尖刀,身如疾风一般,围着那金甲门主一阵飞抓,叮当之声不断,瞬间已经连续在金甲门主身上戳了个遍。

    那金甲门主哈哈大笑道:“我已经告诉你了,我的罩门,怎么可能让你找到”话一出口,单手一振,剩下的三个金环也脱手飞出,在半空之中呼啸旋转,直打正在操控傀儡的蓝若影。

    蓝若影双手疾弹,那人形傀儡飞身而回,双手一阵乱抓,已经将那三个金环抓在手中。可就在这时,那金甲门主忽然一闪身就到了那人形傀儡的面前,直接一拳就打在了那人形傀儡的脑袋之上。

    “砰”的一声,人形傀儡的脑袋,应拳而破,木屑、钢丝、弹簧一起掉了出来,滚落的四处都是。

    蓝若影面色大变,急忙挥动双手,可那人形傀儡少了个脑袋,好像活动起来,远不如原先那般灵巧,刚舞动几下手臂,已经再度被金甲门主一把抓住,奋力往地上一按,一拳举起,砰砰数击,拳拳都击打在那傀儡的身上,顿时木屑乱飞。

    那傀儡的外壳,本是木头拼凑而成,即使制作的再为巧妙,其实质还是木头,哪里经得住金甲门主的拳头,数拳砸击过后,傀儡已经被砸断了手脚,就连胸前也被打了两个大洞,露出里面连接着机关的弹簧来,一截截的钢丝伸在外面,看上去十分的狼狈,如同一个残破的玩具。

    蓝若影随手一抖,将那残破的傀儡带回了自己身边,一眼看过,就知道那傀儡已经不能用了,顿时面露惊慌之色,愣愣的看着金甲门主,看上去好像对那金甲门主已经束手无策了。

    那金甲门主一举将那小丑傀儡打成了废品,顿时大为得意,并没有立即乘胜追击,反而站定身形,哈哈大笑了起来,神态之间,颇为得意。

    就在这时,被蓝若影丢在地上的那把锯齿刀,忽然毫无征兆的弹了起来,一弹跳起来,立即分解成数十块碎片,直接从金环之中脱离了出来,嗖嗖连响,已经化成一条直线,如同一支利箭一般,唰的一下,就刺进了那金甲门主的口中。

    金甲门主的大笑声,嘎然而止。

    那锯齿刀所化的利箭,直接从金甲门主的口中射入,从脑后钻了出来,带起一阵血雨蓬飞,金甲门主陡然愣住,目光呆涩的看了一眼蓝若影,嘶声道:“怎么可能你的锯齿刀,不是被我的金环扣住了吗”

    蓝若影这才一伸手,将那道自动飞回的利箭接住,利箭一入手,随手一抖,再度变幻成锯齿刀的模样,这才娇笑道:“你一定以为,用金环扣住我的锯齿刀,打碎我的小丑傀儡,我就没有别的手段了对不对”

    “可惜,你想的太天真了,我的小丑傀儡,真的就是个小丑,主要的目的,就是让人不去注意锯齿刀,而我真正的傀儡,就是我手中这把锯齿刀当然,这也是我最大的秘密,可惜的是,从今天起,这个秘密就不再算是秘密了。”

    “你身负金钟罩铁布衫,一身硬气功,刀枪难伤,我和你交手数次,都无法寻到你的罩门所在,也是逼不得己,才利用小丑傀儡引开你的注意力,并故意让你将小丑傀儡弄的残破不堪,我相信只有这样,你才会得意忘形。”

    “一个人在得意忘形的时候,防备心相对是薄弱的,何况你还给我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攻击机会,你张开嘴巴大笑的时候,我心里别提多开心了,就算你将金钟罩从头练到脚,你口腔之内,也无法练到,所以我毫不犹豫的施展出真正的傀儡之术,将锯齿刀转变成利箭,果然一箭就要了你的命。”

    那金甲门主喉头一阵咯咯作响,血液顺着嘴角就流了下来,兀自一脸的不信,艰难的说道:“原来......锯齿刀......才是真正的......傀儡......,我师父,会为我......报仇的”

    一句话说完,仰面摔倒在地,砰的一声响,激荡起一阵烟尘,一代门主,就此死去。

    我们这边一见,顿时一阵欢呼雀跃,纷纷叫好,蓝若影成功击杀了金甲门主,而且自己一点伤也没受,也意气风发起来,手中锯齿刀一指苏写意等人,娇声喊道:“你们还有谁想来送死的,只管上来,姑奶奶今天管杀不管埋”

    话一出口,苏写意的身后忽然响起了一声叹息声来:“苏写意,我知道你为什么会将青石镇给丢了,你虽然算是一号人物,可手下却养了一帮窝囊废,石雄、陈玄风、金大钟,一个比一个废物,三阵皆输,其他人想来也好不到哪去,看样子,我不出手不行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