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三煞齐现

    此话一起,我心头就是一惊,这声音并不大。却极为洪厚,在我们一片叫好声中,仍旧清晰无比的穿透全场。准确无误的传送到我们的耳中,单凭这份音量的掌握。就足以说明此人功力的深厚。

    更让我不解的是。此人对苏写意说话的语气,分明十分的不敬,不但直呼其名。言辞之中。还将苏写意的人手贬的一分不值,偏偏苏写意还没发火。

    苏写意不但没发火,还一回头看向自己的身后那人,垂头苦笑道:“朱兄弟说的是。由于传承无序,我们三十六门的绝学,大多失传,我的这些人虽然得到了各位的指点,可天资有限,时日又短。只学了些皮毛,却未能得精髓,让朱兄弟见笑了。”

    那人缓缓走了出来,沉声道:“你们确实弱了点,不过,这倒是让我明白了老大为什么要帮你,任由徐关山发展下去的话,还真不是事儿。”

    这人一走出来,我一招眼,只见这人身材壮实,双眉闪着杀气,双目泛着凶光,大肉鼻子,满面横肉,阔口虬髯,年龄也就四十岁左右,身穿描金黑袍,手提一把两米长的大铁钩子,那铁钩子乌漆巴黑,钩子之上,黑气缭绕,一看就知道是把凶器。

    一看清此人长相,我顿时就是一愣,这不是徐家村的猪大肠嘛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如此打扮难道说,猪大肠也是深井之中人可苏振铭和苏出云两人暗算朱国富,差点要了朱国富的命,深井就这么算了还是说消息还没传到这里

    一时之间,疑问纷起,正想开口说话,三爷忽然面色一沉,涩声道:“一钩顺风朱达盛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我一听这名字,顿时又明白了过来,敢情这人是猪大肠的兄弟,怪不得长得这般相像,只是不知道,三爷说这人已经死了又是什么意思

    那朱达盛哈哈一笑,手中铁钩一举,对三爷一抱拳道:“徐三哥,好久不见”

    三爷的面色愈发的阴沉,也对那朱达盛一抱拳道:“确实是好久不见但我情愿永远不见,捞尸一门最杰出的一个,却死后还魂投靠了深井,说实话,这让我有点糊涂了”

    那朱达盛哈哈一笑道:“徐三哥,我们深井九煞,那个不是死过一次,当年你也死过一次,应该知道,一个人想让别人以为他死了,并不是什么难事。”

    说到这里,话锋陡然一转道:“达盛兄长在徐家村这么多年,承蒙徐三哥照顾,至今还能留有一条命,达盛先谢过徐三哥”

    三爷一摆手道:“不必达昌是我兄弟,我照顾他应该的。”

    那朱达盛一点头道:“徐三哥一向爱护兄弟,视兄弟们如手足,可不知道徐三哥想过没有,今夜一役,你的这些人,将会七凋八零,死伤无数,徐三哥又于心何忍听兄弟一句劝,将青石镇还与苏家,率人退出云南,可保你的人周全。”

    三爷眉头一皱,还未说话,我就抢先说道:“你也听我一句劝,趁现在还没人暗算你,赶紧回去吧别到时候被人暗算的和朱国富一样,夹着尾巴跑,那就掉价了。”

    我当然是故意这么说的,我们是星夜赶路,这里又偏僻,很有可能朱国富被苏家兄弟暗算的事情还没传到这,我必须将这事给抖出来,看三爷的面色,这朱达盛似乎十分厉害,如果能因为朱国富被暗算的事情转头去对付苏家,那就好玩了。

    谁料我话一出口,那朱达盛就看了我一眼,将头一昂,脸上露出一丝惊讶的神色来,沉声道:“你说什么老九被暗算了谁干的事”

    我一听,好家伙敢情他是真不知道,这就有文章可做了,当下就笑道:“听你这么说,也是九煞之一了,怎么会不知道朱国富被暗算的事”

    那朱达盛一点头道:“不错,我排老四,你将老九的事情说一遍。”言辞之中,竟然直接就是命令的口气,不过有这个机会,我也不在乎,当下就将我们出了黄河的事情说了一遍。

    那朱达盛听完,眉头一沉,赫然转身,手一指苏写意,还没说话,另一个声音已经响了起来:“老四,这事儿我已经知道了,上面有交代,暂且先放在一边,正事要紧,至于苏振铭和苏出云,已经被带回去了。”

    这声音一起,我又是一愣,听这话声,十分的熟悉,如果我没记错,这明明是那张宗树的声音,可张宗树那天和我在一起时,却又被深井的人围攻,这又是什么原因

    话声一落,从暗处又走出来一个人来,我一眼就看见了那双笑眯眯的小眼睛,不是那张宗树,还能是谁

    张宗树一露面就冲大家微微一笑,拱手道:“老夫茅山张宗树,见过各位”

    人的名树的影,张宗树这一自报家门,三爷等人的脸色顿时全都一涩,我回来请张渔出山的时候,曾经说过关于张宗树的事,而且茅山宗师的名头,在三十六门之中几乎接近了传奇的程度,如今现身在这里,却成了深井九煞之一,不由得众人不惊。

    那张宗树随即冲我一点头道:“小兄弟,我们又见面了”

    我一见张宗树,也顿时就傻了眼了,这闹的是哪一出张宗树也是深井九煞之一这家伙的身手,那可不是玩的,听他刚才说话的语气,分明排位还在朱达盛之上,朱达盛排在老四了,那他起码也是前三,可深井里的人为什么又会攻击他呢难道说那天只是做戏给我看的

    张宗树一见我有点反应不过来,他多老狐狸,当然知道我在想什么,随即笑道:“你不明白的事情多着呢深井之中,人多心杂啊虽然都听上面的,可和你们一样,各路派系,纷争多的很勒就连老九这回能不能活命,都得看他的造化。”

    说到这里,忽然话锋一转,转头对三爷道:“我这次出山,一路上不断听闻徐关山大名,如今一见,果然是一个人物,只是可惜,上面这次让我们三个出面,明确下了指示,不惜一切代价,也必须要让你们让出青石镇,刚才老四说的没错,我们能不动刀兵,还是不要动刀兵的好,你现在率人退走,我们三个绝不出手。”

    那苏写意忽然说道:“张宗师,我记得当时深井答应我的条件,是帮我铲除徐关山一众人等,可不是仅仅帮我夺回青石镇”

    张宗树嘿嘿一笑道:“你要不提,我还忘了,上面也让我也顺便问你一句,你苏家苏振铭、苏出云、修随心、张随意,暗算我们老九,又是几个意思苏人王,别以为你那点心思我们不明白,上面这次改了主意,也可以说全是你咎由自取。”

    “另外,不要说我没警告你,如果你苏家再玩什么花招,我们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就灭了你们”这张宗树一向都是笑眯眯的,可最后一句话,却说的声色俱厉,就连那张笑脸之上,都闪过了一丝杀意。

    苏写意顿时哑口无言,三爷却冷笑一声道:“苏写意,你活成这样,倒真让我没想到。”

    苏写意老脸一红,没有说话,张宗树却笑道:“苏写意起码还能活下去,徐关山,你若是再执迷不悟,只怕不但你活不下去,你这些兄弟朋友,可能一个都活不成了。”

    三爷忽然昂头哈哈大笑道:“可惜,我的兄弟朋友,个个都生了一副硬骨头,宁愿站着死,也不愿跪着生今天深井九煞都出动了两位,看来这一场恶斗是不可避免了,来来来,就让我徐关山打个头,领教一下深井九煞的手段。”

    三爷话一出口,张宗树就微微笑着摇头道:“不是两个,我刚才已经说了,上面十分重视这次的事情,深井九煞,这次一共出动了三个,仅仅为了调节三十六门的内讧,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三爷面色一凛,随即说道:“既然来了三个,我们接着就是,还有一个,也可以现身了,也好让我们见识一下,到底传说中的深井九煞,都是何方神圣”

    话一落音,一直站在三爷身后的张昊海,忽然一声不响的走了出来,一直走到那朱达盛的身前,这才一转身,对三爷一拱手道:“三哥,还有一个就是我,我排老八,还请三哥原谅,要不是上面这次下了死命令,我愿这一世,都不将这个身份公开。”

    张昊海这么一说,王二麻子顿时破口大骂了起来,一口气将张昊海祖宗十八代全都骂了个遍,张昊海却低着头一声不吭,任由王二麻子责骂。

    三爷却没有责骂张昊海,只是长长的叹息了一声,苦笑道:“昊海,其实我也不愿意看见这一幕,所以当初你放走李药药,我情愿装没看见的,也不愿意揭穿你,只是我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是九煞之一。”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