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青龙峰密会

关灯
护眼
    三爷连声说道:“好兄弟不晚不晚不管你什么时候回头,都不算晚”

    张昊海惨然一笑,头一歪就昏了过去。自断一手,又撑到了现在,就算是铁打的汉子。也撑不住了。

    三爷一把接住张昊海。直接抱起就跑,去找叶神医去了,王二麻子则捡了断手跟去,手掌刚断,以叶神医之能。应该可以接上,只是再想像之前那般灵活。就不大可能了。

    三爷一走。我正要说话。那张宗树就叹息了一声道:“老四,我们走吧”一句话说完,捡起解牛刀。转身就走,竟然不再管苏写意等人了。

    那朱达盛一愣。脱口说道:“张宗师,我们就这样走了那上面交代的事情怎么办”

    张宗树停下了脚步,仰头叹息道:“老八已经自断一手了,而且也放下话了,谁死他都陪葬,我们再和他们相拼,必有死伤,我们不走,难道真的要逼死老八嘛至于这里的事,上面会重新安排的,不管谁来,我们两个是没法插手了。”

    那朱达盛转头看了我们一眼,也一跺脚跟着张宗树走了,苏写意的脸色铁青,显然是心里恨到了极点,却又不敢说出来,更不敢留下来,只好也带着他的手下,跟随而去。

    我也没有出声,说实话,以我们现在的实力,绝对可以留下苏写意等人,但张宗树一定不会答应,我虽然身怀金鳞真龙四成的力量,轻易也不敢和张宗树抗衡,而且我们这边也伤了三人,当下就带着大家退回青石镇。

    这时江长歌、陌楠和豁牙子三人也回来了,豁牙子最先得手,赶去北方帮陌楠杀了北方的守将,争斗之中,豁牙子也受了点伤,并无大碍,倒是拼命四郎和陶莉莉还没有回来。

    我有点担心,急忙让蓝若影和钟炎去南方接应拼命老四,我和小狗子、陌楠则去西方寻找陶莉莉。

    三人一直往西奔出十来里地,果然看见陶莉莉跌坐在地,面色苍白,而在她对面,则站着一个十分俊朗的少年,同样面色苍白,两人谁也不攻击谁,就这么僵持着,显然都受了伤。

    在那少年身后,则放着一张大石台,看样子陶莉莉还没有得手,这家伙能将陶莉莉伤成这样,也不是庸手,只是面目极为陌生,不知道什么来历。

    陌楠急忙上前扶起陶莉莉,小狗子则呼的一下就蹿到了那少年的对面,一句话不说,直接开打,那少年本就受了伤,哪里还是小狗子的对手,撑了数个回合,被小狗子一拳打在胸前,顿时口吐鲜血,捂胸而走,边走边喊道:“今日此仇,雷家必报”

    小狗子哈哈大笑道:“行我等着,我叫王清辰,这名字你记好了,别忘了回来找我。”

    我听的心念一动,雷家应该是三十六门中霹雳雷,这霹雳雷家一向不参与三十六门的争斗,这次不知为何,竟然也卷了进来,雷家一脉传承,有不少好手,如今卷了进来,对我们将会十分不利。

    但事已至此,担心也无用,当下砸碎石台,破了西方的阵眼,磁场消散,那种压力瞬间消失。

    四人回到青石镇,拼命四郎等人也回来了,拼命老四伤的不轻,他碰上的也是个高手,两人激战许久,拼命四郎竟然不是那人对手,幸亏蓝若影和钟炎赶去,那人被钟炎一飞刀射中咽喉,这才破阵而归。

    三爷安排完毕之后,将我单独叫了出去,我知道三爷这是有事要说,就跟了出去,谁知道三爷带着我一直出了村子,直向青龙峰而去。

    一直到了青龙峰下,三爷转头四看,见四下无人,忽然捏嘴学了几声鸟鸣。

    鸟鸣声一起,从青龙峰上扑棱棱飞来一只小鸟儿,翠羽黄嘴,正是在黄河给我们报信的那只鸟儿。

    这鸟儿一出现,就围着四周一阵飞行,随即又飞回了青龙峰上,那鸟儿一回去,就有一道人影出现,飞一般的掠了下来。

    我一见这人的身影,就知道这人一定是三爷所说的暗桩了,这人会使唤鸟儿,应该也是飞鸟一门的,而且三爷也说过,有人为了打探深井的事儿,有家不能回,如果我没猜错,应该就是那莫名失踪的王齐远,也就是王依人的父亲。

    这人身法极快,片刻就到了我们面前,是个高瘦精明的汉子,大约四十来岁,干净利索,看了我一眼,笑道:“三哥,你将小楼带了来,这是要让小楼接班吗”

    三爷一点头,转头对我说道:“跪下给你齐远爷磕头”

    我一听真的是王齐远,那还有什么可想的,人家隐姓埋名十几年,就是为了帮我们徐家,连闺女都没法照顾,这份恩情,哪是磕几个头就能还得上的,当下噗通跪倒在地,老老实实的磕了三个头。

    王齐远也没客气,大喇喇的受了我三个头,这才将我扶了起来,对三爷笑道:“三哥,这次你亲自来找我,该不会就是让小楼给我磕几个头吧”

    三爷又一点头道:“也是也不全是,这次苏写意勾结深井中人袭击青石镇,让我很是担心,我看得出来,以我们的手段,都不是深井九煞的对手,虽然这次因为昊海的事,张宗树和朱达盛离开了,可难保不会有下次。”

    “我树大招风,必然是他们击杀的主要对象,世事难料,如果我不幸死在敌手,也得有一个人知道,你王齐远这些年来的默默付出,兄弟,三哥对不住你,徐家对不住你,这些年来,苦了你了”

    两句话说完,三爷的眼圏已经红了起来,王齐远的眼中,也泛起了泪光,却故作轻松的笑道:“三哥这是说哪里话,我们兄弟一世,还讲这些做什么”

    我也听的鼻子一酸,这是什么样的感情看王齐远也才四十来岁,却已经隐姓埋名十几年了,人生中的黄金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只是为了帮三爷,就算是亲兄弟,也不一定能做到。

    三爷继续说道:“带小楼来见你,只是其一,另外,我也需要和你详谈一次,深井九煞已经插手进来,我必须知道他们的相关资料,多知道他们一分,就多一分胜算。”

    王齐远一点头道:“我已经查出了几个,深井九煞九人,个个都是一到这里,又问道:“这深井九煞,第二位就已经是雷震了,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坐得上这第一的位置”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