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息兵休战

    三爷这一问,那王齐远就苦笑道:“我也一样,几乎将我所知道的三十六门中所有的高手都排了一遍。也没有谁还能排在雷震之上的,别的不说,单以手段来论。我真的想不出还有谁能比雷震厉害。”

    “而且。在我查探深井九煞的过程中,还差点被那个老大发现了,这人身手绝高,似乎十分熟悉我的手段,我只要露出一点蛛丝马迹。立刻就能引起他的警觉,就连黄嘴儿也无法跟踪他。我根本就探查不出他究竟是谁。”

    “但是。这深井九煞。肯定都是三十六门的人,我怀疑应该是和执法九人组差不多的类型,执法九人组也是九人。深井九煞同为九人,单从数字上来看。极为相似,只是这九煞全都是绝到这里,三爷忽然话锋一转道:“从那个麻三身上追查,他既然是直接听命与深井老大,一定多少知道点内情。”

    王齐远一点头道:“我已经安插了鸟儿跟着那麻三了,那家伙虽然警觉性很高,可远没有深井老大那般厉害,鸟儿一直都跟着他,昨天回馈的消息,说是去了襄樊。”

    此话一出,三爷顿时眉头一皱,沉声道:“襄樊”

    王齐远一点头道:“是的,不但那麻三去了襄樊,近日内,萧朝海也出现在襄樊境内,同行的是两个年轻人,一个戴着和麻三同样的面具,应该是翔子,另外一个十分年轻,个性张扬,应该是九人组最后一个。”

    三爷眉头皱的更紧,点头道:“应该是了,白小娜的家,就在襄樊附近的一个小镇,如果那白小燕所说的是真的,白家藏起来的那块金乌石,应该就在襄樊附近,麻三和萧朝海等人都出现在哪里,肯定都是冲着金乌石去的。”

    说到这里,忽然话锋一转道:“你暗中多观察一下萧朝海,我总觉得他不简单。”

    王齐远点头应了,三爷这才让他离开,王齐远闪身进山,片刻消失不见,这时天已经亮了,三爷领着我回转,边走边让我说出在黄河的事情。

    等我说完,已经回到了青石镇,一进青石镇,迎头就看见了小狗子,这家伙一看见我们,急忙喊道:“三爷你总算回来了,张宗树又来了,要见你呢”

    我听的一愣,张宗树这是几个意思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难不成还想将张昊海拉走

    一想到这里,急忙随三爷进了苏家大宅,一进门,就看见张宗树正做在一张椅子上,悠然自得的喝着茶,作陪的是叶神医,身后站着的大家,一个个全都如临大敌。

    三爷一进门,就对张宗树一拱手道:“张宗师,这才刚离开又回来,该不会还是要我们把青石镇还给苏写意吧”

    张宗树哈哈笑道:“那倒不是,我这次来,其实是给你们送个好消息的,上面已经答应了青石镇由你们镇守,苏写意心中不服,但实力不济,也翻不起浪来。”

    我一听大喜,这倒真是好事,只要深井的人不帮苏写意,苏写意确实不敢来动我们,只是我不明白,深井为什么会忽然不帮苏写意了,难道说是因为苏振铭和苏出云暗算朱国富的事情,惹恼了深井要是如此,那可就太好了。

    三爷却微微一笑道:“条件呢”

    那张宗树嘿嘿笑道:“条件当然有,借徐镜楼一用,三个月后,帮我们深井做一件事就成。”

    这次不等三爷发话,我抢先问道:“什么事”

    张宗树又嘿嘿一笑道:“暂时保密,到时候会通知你。”

    三爷想都不想,一点头道:“好我答应了”

    我当然知道三爷这是缓兵之计,能争取三个月的时间,也是不错了,当下也点头应了,反正三个月后,答应不答应,还不是得随我们。

    张宗树一见我们答应了,也不多做耽搁,立即起身告辞,出门而走,片刻也消失在青石镇外。

    大家商讨了一会,也得不出啥结论来,谁也猜不到深井会要我做什么事,当下三爷就让大家散了,各自休息。大家都累了一夜,也确实疲乏了。

    这一觉,我一直睡到下午才起来,一起床就被小狗子叫了去,说是三爷找我,我到了苏家大宅,见陌楠也在,旁边还有蓝若影和钟炎、豁牙子、江长歌等人,正对着一张地图指指点点,显然是在讨论什么。

    我一进门,三爷就对我说道:“楼儿,你过来,将这地图记好,立即动身,前往襄樊。”

    我一听就明白三爷是什么意思,白家藏起来的那块金乌石就在襄樊,让我去襄樊,那分明就是冲着金乌石去的。

    果然,三爷继续说道:“我们和深井有三月之约,这三个月内,深井应该不会生事,你必定尽快的找到其余的金乌石,增加你的力量,这次你和陌楠在暗处,蓝姑娘、钟炎和豁牙子三人在明,兵分两路,一定要拿到白家那块金乌石。”

    话一落音,门外就传来了拼命四郎的声音:“要去襄樊,怎么能少了我,我可是襄樊的地头蛇”

    说着话,拼命四郎就走了进来,身上还扎着绷带,旁边陪着他的是陶莉莉,这两人在黄河一战之后,关系好像又亲近了几分,只是陶莉莉还是没答应。

    拼命四郎一进来,就瞄了一眼地图,哈哈笑道:“还要什么地图有我在,闭着眼都能将襄樊摸个门清,整个襄樊的大小混混,就没有不认识我的。”

    话一出口,江长歌的眉头就忽然皱了起来,沉声道:“这次襄樊之行,任何人都可以去,唯独你和我去不得你印堂一片潮红,赤色直冲天灵,全身上下,煞气、戾气、杀气、怨气,卷裹交缠,双目怒而无威,厉而无神,散而不聚,飘而不定,显然是血光临头之兆,去了,只怕就再也回不来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