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一夜白头

    江长歌这话一出口,大家顿时全都愣住了,谁都知道江家铁口神算。他说拼命老四去襄樊会有血光之灾,那就一定跑不掉。

    可拼命四郎却仍旧将脖子一拧道:“怕什么我命大的很,也不知道死多少次了。阎王爷根本就不待见我。要是去别的地方,我可以不去,但襄樊我必须去,那是我地盘啊”

    江长歌苦笑着一指自己那满头白发道:“你知道我这一头白发,是怎么来的吗”

    说完不等拼命四郎回答。自己就接着说道:“星相之术,最忌讳泄露天机。就算能先一步而洞悉。多数相师仍旧会顺天行事。因为泄露天机,必遭天谴,我十二岁之前。可不是这样的,今天这般下场。一和我家世代职业有关,二也实是咎由自取。”

    “我十二岁时,在父亲的教导下,已经精通面相之术,略涉观星天相。但我久居山中,所见之物,除了青石镇之人外,无外飞禽走兽,山石松木,苦无验证之物,时又年幼,正值顽劣,怎耐得住寂寞。”

    “也是命运弄人,一夜我以水为镜,自观面相,却发现面带劫难之相,遂起一卦,卦象显示,第二日既是自己劫难之日,避解之法是足不出十步,口不言一句。其时玩心正盛,又不知利害,哪里管得了这些,一笑置之。”

    “谁知道第二天,果真出了事,不但出了事,还连泄三秘,触犯天威,使我一夜之间,乌发变苍雪,少年成白首。”

    他这么一说,顿时引起了我们几人的兴趣,要知道天文星象、面相卦学这些文化技能,经过数千年的渲染,已经成为一门十分神秘的独特文化,特别容易引起人们的猎奇心理来,我们几个好奇之心本就严重,自然也不例外。

    江长歌继续说道:“我们天星之人,每天早上观日,夜间观星,视为例行功课,第二日,我早早起身,到后山峰这些话的意思,后来我逐渐长大,才知道原来虫兽修真,不但要渡天劫,还要得到万灵之长的亲口封赐,受封之后,才算正式进入飞升前的准备阶段,不然永远都是畜生。”

    “越是像我们江家这种世代洞悉天机的家族,越受这些东西青睐,我们江家子孙,自然更受青睐,当然,封仙封王,也属于泄露天机的一种,平常人等也就罢了,像我们江家却封不得,代价十分之大,一封十年寿。”

    “我一天之内,封了一王一灵,又祸害了三条人命,共折去了五十年的寿命,导致一夜白头,虽然如今才二十有余,实际上已经七十有多,剩不了几年了,如果不是必要,我绝对不会愿意再次泄露天机,所以,老四一定不能回襄樊,不然保准有去无回。”

    听到这里,拼命四郎“砰”的一拳打在门上,转头看了一眼江长歌,眼圈顿时就泛红了,嘶声道:“你这又是何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