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疑云横起

    这么一想,愈加觉得这个钱丽华不简单,我看的出来。这个黄局长其实还满宠着钱丽华的,而且为人虽然贪了点,对女色这一点上。并不是太感兴趣。上次我曾试探过他,结果他外面并没有女人,说实话,这很罕见,就连陌楠这么俊俏的女孩子。他也只是礼貌性的说几句话,眼神中一点异样都没有。这对一般女人来说。简直就是个天大的优点。

    钱丽华却一心想将这样一个宠自己、能赚钱、还不好女色的老公给搬倒。如果不是失心疯,那就一定有什么不得不这么做的原因,能是什么原因呢

    一想到这里。我顿时来了兴趣,忽然想起我们临走之前。江长歌讲过的他一夜白头中的一段故事来,我这人记性贼好,江长歌的原话我几乎记的一字不差,而且在之前,我就曾经为了祸害钱老鼠和钱丽华,已经在黄局长耳边煽过风了,现在这个时候,说出来正是合适。

    当下我就起身,到了包间门口,伸手打开门,探头看了一下,确定无人,这才关门走了回来,一脸的凝重,搞的黄局长不自觉的紧张了起来,眼巴巴的看着我。

    我当然是在做戏给他看,就是要他觉得,我接下来的话将会很重要,这样才能引他上钩。

    我见效果已经达到了,当下就沉声说道:“黄局长,承蒙你待我如同兄弟,我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还是不当讲”

    黄局长顿时说道:“讲你我还外气什么,有什么话尽管说。”

    我点了点头道:“黄局长,我是干什么的,你应该十分清楚,我第一次见你,就暗中观察过你的面相,你天庭饱满,红光满面,鼻头有肉,嘴阔吃四方,脸呈国字,不怒自威,这按相学上来说,就是天生的官相,本该官运亨通,起码也应该比现在的位置,升上个两三阶才对。”

    “可你妻妾宫晕散,双眉胶凝,如同水湿油浸一般,生此面相者,妻妾必有奸情,而且这妻妾还给你带来了个小人,有句话黄局长应该听过,天下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你这一下就占全了,对你官运等于拦腰砍了一半,而且时间久了,只怕还有性命之忧”

    这前面一句,是我自己按黄局长的相貌胡扯的,反正他也不懂相学,后面半句,我则是照搬的江长歌说那郎中的话,最后半句,则直接将箭头指向了钱丽华和钱老鼠。

    为什么我敢这么说呢其实我也看出来了,黄局长这次遭到匿名举报,已经开始怀疑是身边亲近的人所为了,不然资料不可能那么齐,他心里本就有了点模糊印象,我再这么一挑拨,哪还有不成的。

    钱丽华和他多年夫妻,对他的罪证,那掌握的是一清二楚,如果黄局长一对钱丽华姐弟两下手,钱丽华必定会跳出来举报他,这样一来,他们必定两败俱伤,正合我的心意。

    我这边算盘打的满好,原本以为黄局长一听,立即会给出一个强烈反应的,谁知道黄局长却面色一沉,也显得凝重了起来,沉声道:“兄弟,你说的意思,举报我的是丽华”

    我一见他这个表情,心里有点没底,为了留点余地,只好说道:“也不一定就是嫂子,但一定是你亲近之人。”

    黄局长面色越发的沉重,说道:“兄弟,这事关联太大,我得好好琢磨一下,一个弄不好,就是一个鱼死网破的局面。”

    我一听顿时明白了过来,这家伙,果然是条老狐狸,他自己心中早就已经准备好动手将钱丽华和钱老鼠除了,只是因为钱家姐弟两手中掌握了他大量的罪证,不得不慎重对待而已。

    这一明白了过来,我顿时放下了心来,举起酒杯道:“大英雄不可一日无权,小英雄不可一日无钱,黄局长是做大事的人,其中利害,自然会权衡,看样子也不需要兄弟多嘴了,来,兄弟敬黄局长一杯,预祝黄局长青云直上,官运坦通”

    黄局长端起酒杯来,一口饮尽,将杯子一放,一下抓住我的手道:“徐兄弟,这次老哥哥真得求你了,无论如何,不管你要什么代价,只要帮老哥哥将这件事办成了,老哥哥都愿意拿出来。”

    我一听顿时心头一惊,这家伙该不会是想让我出面,去杀了钱丽华和钱老鼠吧如果这样,那还真不行,我好歹也是三十六门的人,让我出手去要普通人的性命,我还真有点下不了手,何况,钱家姐弟也罪不致死。

    我正在想以什么借口推脱,黄局长已经说道:“我和钱丽华,也是多年夫妻,我之前对她十分信任,你也知道哥哥我身份特殊,一些东西不适合以自己的名义去办,所以,有一些东西,我就交给了她,就锁在她办公室的保险柜里,这些东西对我来说,十分重要,我知道兄弟你是可以高来高去的,而且这些东西也不能落入别人的手里,不然我也就完了,只有徐兄弟你是最合适的人选,不知道徐兄弟可愿意替我走一趟,将这些东西取回来”

    我顿时松了一口气,心中暗暗好笑,原来如此,以这黄局长的为人,一定是在收礼行贿的时候,留了什么后手,以防万一用的,没想到现在成了钱丽华威胁他的筹码,这就不怪为什么钱丽华举报他的材料那么详细了,这对我来说,当然不是难事,钱丽华只是挂的一个闲职,进去取个东西,对我来说易如反掌。

    当下我一点头就答应了,黄局长好像对我极为放心,一见我答应了,顿时如释重负,详细给我们交代了钱丽华办公室的位置,双方约定好,第二天我将他要的东西交给他,又闲聊了几句,借口有事,起身结账先离开了。

    黄局长一走,我正要招呼陌楠吃喝,然后去玩一圈,等到晚上好去偷东西,陌楠却忽然站了起来,起身道门口看了看,随即关门转身,正色说道:“小楼,我觉得有点不对劲,那个钱丽华,只怕不简单。”

    我点头笑道:“当然不简单,能想将自己老公搬到的女人,能简单才怪。”

    陌楠一摇头道:“不是这个,我怀疑,她是深井的人”

    我一听顿时一愣,仔细一回想钱丽华的模样,顿时摇头道:“不像,首先,我确定她没有任何手段,行走之间,也不像有功夫的人,如果是装的,一个人能将气场隐藏的那么好,这得什么手段别说我们了,张宗树也办不到。而且,黄局长说过,钱丽华和他同乡。”

    陌楠摇头道:“不一定就非要有手段才能是深井里的人,我们暂且先将钱丽华和黄局长的私事抛开不谈,我且问你,上次苏振铭忽然出现在这里,你不觉得奇怪吗九鼎分布,本就是天下之绝密之事,苏振铭又没有实地勘察过,他是怎么知道九鼎之一,会出现在黄局长准备动工的那片老火葬场的”

    我顿时一愣,说实话,我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苏振铭确实是黄局长等人一施工,就开始捣乱了,以前只当是深井里有人用特殊手段找出来的,如今想来,如果他们能找出来,那为什么要等到那老火葬场开工了才来呢这不是临时抱佛脚嘛

    陌楠继续说道:“而且,你也知道,一鼎必有一金乌石,也必有一守护灵看守,十二生肖守护灵之中,龙、对应的是一块大金乌石,三爷的双翼天马,对应的是深渊之中那鼎中的金乌石,这两块金乌,是能相合的,小狗子地狱狂犬对应的那块,根据白小燕所说,应该就是现在在襄樊的那一块,这三块,是目前明确了的。”

    “此地距离高唐洼子不远,也就百十里地,小狗子对应的金乌石有了着落,对应的鼎却一直没有出现,而地狱狂犬一直在高唐洼子,所以我怀疑,小狗子对应的鼎,就是火葬场那一个。”

    “而且,江长歌推断过,另外两块大金乌石,也已经出世了,随后你去云南抢亲,苏振铭和苏出云就忽然得到了白额金虎和毒牙飞蛇,我怀疑这虎和蛇对应的金乌石,也就是另外的两大块,现在应该已经落到了深井手中。”

    “那么苏振铭毒牙飞蛇对应的金乌石,就已经有了去向,火葬场那鼎中是空的,金乌石流落到了襄樊,但苏振铭明显不知道,他前来的目的,肯定是金乌石和青铜鼎,你想一下,谁最有可能发觉火葬场下藏着青铜鼎呢”

    我顿时惊呆了,还是女人家心细,我得了四块金乌石,从来没有想过捋一捋哪一块对应的是哪个鼎,更没想过对应的是哪一个守护灵,如今听陌楠这么一说,我也警觉了起来,这里面,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最有可能发现火葬场那鼎的,当然是钱丽华,他是局长夫人,去工地上看看正常,可如果钱丽华要也是深井里的人,那这事还真就麻烦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