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惊闻秘事

关灯
护眼
    就在我用被单将她裹起来,翻动她身体的时候,却忽然发现。在她的脊背之上,有不少鞭子抽打的痕迹,许多都是旧伤。也有数道新伤不久。看这新伤痕迹,最多也就三五日,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可没那么多时间琢磨这些破事,随后我又撕了根布条,将钱丽华连人带单子捆了个结实。我就不信,这样她还能诱惑得了我。

    一切整好。我翻箱倒柜找了一遍。也没找出什么证据来。金银珠宝倒是翻出来不少,可我又不是闯空门的毛贼,只好抽出腰带上的匕首。拿了一杯冷水,一下泼在钱丽华的脸上。我刚才情急之下,下手有点重,不用冷水将她泼醒,她一时半会醒不过来。

    一杯冷水一泼,钱丽华幽幽醒了过来,一动就发现自己被绑了起来,又一眼看见我手中拿着匕首,一脸杀气,顿时一激灵。

    但这女人到底也不是普通人物,一见我这般模样,依旧能笑出来,娇笑道:“没看出来,弟弟你还爱好这口,怪不得能和老黄成朋友,老黄也喜欢这么虐待我,也罢只要你想,姐姐就满足你。”

    我根本就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但我已经没有心情和她胡扯下去,将脸色一沉道:“钱丽华,在我面前装疯卖傻没有用,黄局长交给你的东西在哪”

    一句话说完,我就看见钱丽华的身子猛的一颤,随即假笑道:“怎么这是玩的刑供吗你要我怎么配合你”

    我知道她已经露了怯,现在只要将她的心理防线彻底击溃,剩下的事情就会一五一十全都倒出来了,于是我缓缓在她面前蹲下,手中匕首在她脸上绕了一圈,尽量将声音放的冰冷,几乎不带一丝人味儿,冷声说道:“我再问你一遍,黄局长交给你的东西在哪”

    说完不等她回答,我就继续说道:“事不过三,我不会再问你第三遍,如果你再不说实话,我就先挖了你的一双眼睛,再割了你的舌头,削去耳朵,将你的脸一刀一刀的划成网状,最后连鼻子也会割掉,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应该明白,我说出来的话,不仅仅只是吓唬你。”

    当然,我也就是说说狠话,要真叫我这么做,我还是做不出来的。

    但这已经足够了,钱丽华终于压抑不住的颤抖了起来,陡然一下面色变的铁青一片,嘶声叫道:“你让黄中华来找我拿他个乌龟王八蛋,有胆子杀我,没胆子见我吗”

    我立即眼神一冷道:“你声音可以再大一点,这样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先割了你的舌头了。”

    钱丽华顿时一颤,马上变的小声了,低声哀求道:“大兄弟,我知道你是有大本事的人,我刚才那般诱惑你,你都没上钩,可见你是个正人君子,可你怎么和黄中华这种人搅和到一起了呢如果你只是为了钱,我有钱,你要多少我都给你,如果你能帮我让黄中华身败名裂,然后再杀了他,他所有家产都是我的,我都可以给你。”

    我一听就明白了过来,这钱丽华并不是深井的人,如果是深井的人,要整一个黄中华,简直就是儿戏,只是她这般处心积虑的想让黄局长身败名裂,然后再杀了他,倒让我有点意外了。

    这得多大仇多大怨

    我好奇心一起,就问道:“你为什么要让黄中华身败名裂对你有什么好处”

    钱丽华看了我一眼,似乎也豁出去了,一咬牙道:“你以为,他要你拿的是什么东西我告诉你,只是一个地契合同,他们黄家祖坟地的地契合同还有一些,都是他向别人行贿的录音。”

    我顿时一愣,行贿的证据,我猜到了,但我没想到主要的是一张祖坟地契,以黄局长现在的势力,谁还敢刨他家祖坟地不成以黄局长现在的财力,想买什么样的坟地买不起,说难听点,给自己准备十个坟地他都准备的起。

    钱丽华一见我的表情,就说道:“你没想到吧那地契就是黄中华的命根子,他和我说过一次,说那块地,是当年刘伯温都亲自去看过的五龙捧圣,虽然龙穴破了,可祖上葬在那里,必出大官,他费尽心思从别人家夺来的,为了那块地,他不惜害了人家三条人命”

    “还别说,自从他家祖坟搬迁之后,他就一路高升,一直当上了局长,我原先根本不信风水之说,可自从你驱除了工地上的邪祟之后,我也不得不信了,实在没办法了,才匿名举报他,谁知道材料那么全,他都有办法给压下来。”

    我一听到刘伯温的名字,顿时更加好奇,说道:“你给我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可能,我会帮你整到黄中华。”

    这话一出,钱丽华眼中顿时闪出一丝希望来,当下就急忙竹筒倒斗一般讲了起来,这钱丽华口才极好,这番说下来,竟然听的我都入了迷,听完之后,脑海之中一盘算,已经出来了个大概。

    这事,还得从刘伯温帮朱家打江山的事上说起,要论时间,比刘伯温在黄河藏鼎的时间还早。

    元至正二十年,陈友谅击杀徐寿辉,吞并了徐寿辉的兵马,登基称王,改号为汉,纳粮屯兵,自称汉王。同年重阳节,陈友谅接到家书,说是父亲病危,要他尽快回家见最后一面,陈友谅将军务交结之后,只率两百精骑兵,轻装快马,连夜奔驰,终于见到病危之中的父亲陈普才。

    相传这陈普才乃是元末时期的一位大风水师,风水造诣颇深,也是一个十分神秘的门派中人,虽已病危,仍保持神台清明,一见陈友谅归来,顿时大喜,强自挣扎起身,向陈友谅交代身后之事,大意是他死之后,不要大操大办,只需将他的遗体装进他早就做好的重阳木棺之中,悄悄葬在他早就选好的一块风水宝地之上即可。

    这块宝地乃是他精心挑选,名曰五龙捧圣,就在福田、毛市、红城、分盐、周老咀五地接壤之处的乾溪之内,而五条龙则是指荆河、西荆河、内荆河、龙潭河、胭脂河这五条河,这五条河流贯穿南北,从西向东,日夜不息,正如同五条巨龙一般。

    而在五条龙嘴的方位,正对着乾溪,溪流正中间有巨石如珠,五龙张口一齐对着龙珠喷气,龙气充沛,周围还有观音、福田、五显、双门和白马五座古寺环绕,形成了绝佳的龙脉宝地,只要将他的遗体葬在龙穴之内,可保陈家子孙稳坐江山。

    交代完毕,陈普才就一命归西了,陈友谅秉承父命,果然不操不办,不见白丧不闻鼓乐,悄悄的将陈普才的遗体葬于龙穴之内,回到军中,接连吞并了湖南、江西几股抗元义军,并与张士诚联姻,交结湖北明玉珍,颇得人心,拥兵百万,良将众多,势头一时无二。

    其后与朱元璋的义军交战,均大获全胜,围困南昌之战中,更是将朱元璋的队伍打的溃不成军,几乎全军覆灭。

    朱元璋历经南昌一战,元气大伤,在刘伯温、李善长、汤和、常遇春等人的帮助之下,重整旧部,招兵买马,准备再和陈友谅决一死战。

    两军在鄱阳湖畔对垒,刘伯温夜观星象,见陈友谅的中军帐正顶上方,一道紫气直冲云霄,光华夺目,心中顿时有了定夺,走报朱元璋。

    朱元璋听说陈友谅中军帐上有紫气弥漫,心下惊慌,急忙询问刘伯温可有对策,刘伯温却不慌不忙,自称已经心有良策。第二日,刘伯温将朱元璋引到风景秀丽的康郎山下,在一田头地埂之上,两人席地而坐。

    晨晖洒在康郎山上,郁郁葱葱,一片生机,远处就是波光荡漾的鄱阳湖,轻风拂面,景色迷人,可朱元璋却哪有心思欣赏风景,一个劲的询问刘伯温破敌良策。

    刘伯温笑而不语,一指前方田地,一只小白鼠从袖中滑出,灵巧地窜到前面一片麦地里,四爪在一棵粗壮的麦杆上攀爬,尖尖的嘴巴吃着麦穗上的麦粒。当小白鼠爬到顶端时,麦杆不堪重负,弯成弓状,把它甩落地上。小白鼠又攀爬了数次,每次都是如此,干脆蹲在麦杆根下,开始用锋利的牙齿咬断麦杆根,很快麦秆倒下,小白鼠轻易的吃到了麦粒。

    刘伯温见朱元璋一直在观察小白鼠的行动,便询问朱元璋的看法。朱元璋可是做了皇帝的人,自然不傻,马上明白了刘伯温的意思,不答反问道:“军师的意思是,凡事当从根部解决,人之根则为祖宗坟茔,你是想让我派人去挖了陈友谅家的祖坟,断了陈友谅家的风水”刘伯温笑而点头。

    挖人祖坟,这可是有伤天和的缺德事儿,传出去的话,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再说风水之事,太过虚无缥缈,朱元璋也不大相信一座祖坟,可以左右一场战争的局势,当下有点迟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