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五龙捧圣--为曦儿打赏满400元加更!

    刘伯温何等聪慧,一见朱元璋面露难色,急忙上前道:“主公。风水之说是天地之学,王者之术,主公欲一统江山。不可小瞧了这门学问。郭璞所著葬经之中,亦有提及,葬者乘生气也。阴阳之气,噫而为风,升而为云。降而为雨,行乎地中为生气。发而生于万物。人受体于父母。本骸得气。遗体受荫,气感而应鬼福及人。

    “这几句话就是说,人本是靠气而活。死之后,一口气就散了。仅留下一副失去生机的躯体而已,如果将尸体葬在有生气的风水宝地,就会枯骨逢春。所有人的父母祖先,如同一棵树根,子孙后人则是树枝,先人的尸骨在地下得到生机润泽,与树根一脉相连的树枝自然也就生机盈然,枝繁叶茂,福泽绵长。”

    “而气,则又分三种,一为天地之气,有气才有万物,才有变化,才有生机;二为帝王之气,亦称龙气,王气,王者之气与天地相通,上天入地,出神入化,在天则主宰宇宙,在地则统治人间,所以说得王气者得江山,一点都不夸大;三为瑞煞之气,瑞则气势如虹,福泽子孙,煞则气脉郁结,坟焦土阴,轻则子孙贫困,重则断子绝孙。”

    “主公出身赤贫,现今却拥兵为王,想来主公祖上也有人葬及龙穴,只是年代久远,不及陈友谅生父血脉这般亲近,血脉越近,发得越快,主公也有所见,陈友谅近期之内的发展,有如神助,处处压制主公,这就说明,陈友谅之父所葬之地,王气已经压住了主公祖上所葬龙穴之气。”

    朱元璋一听大惊,也顾不上光彩不光彩了,忙问刘伯温该如何对应,刘伯温见朱元璋动了心,趁机献计道:“陈友谅家中十代为善,祖坟所在更是祥瑞之地,代代庇护,福泽绵长,其父所葬之地,更是五龙捧圣之位,不但要破,还得破的彻底,此事应分为三个步骤实施。”

    “第一步,陈友谅祖上原是谢姓入赘,先破陈友谅谢姓先人祖坟,断了谢姓祖上萌护,即可削弱陈友谅的福泽,又可减弱五龙捧圣的威力;第二步,破了五龙捧圣的龙脉穴眼,布以阵法,扭转乾坤,改祥瑞为凶煞,陈友谅没了王气护体,反而凶煞缠身,必死无疑;第三步,寻一块风水宝地,将主公先祖骨骸安葬,助长主公福泽;三步完成,主公必定稳登大典,一统江山。”

    朱元璋一听,顿时犯了难,说道:“我家祖上赤贫,先人骸骨都是草席裹尸,胡乱葬与山野,如今哪里去寻”

    刘伯温却早就成竹在胸,连道不急,到时自有血脉近亲相助,先破了陈友谅先人风水再说。

    朱元璋点头同意,当下两人策马回营,命大将常遇春,率领精兵三万,乔装改扮,任凭刘伯温调遣。又命徐达高挂免战牌,暂且不与陈友谅交锋。

    刘伯温得了人手,为防敌军耳目,和常遇春带着三万精兵,趁夜潜出营地,直扑湖北监利谢家墩,谢家墩前的燕子点水风水宝地,就是陈友谅谢姓祖上的营葬之地。

    这燕子点水宝地,据当地人说,那可是大有来历,很久以前,监南有一拾粪老汉,路过一座桥时,看见两位银发白须老者在对弈。他放下粪筐就近观看,只见桥面刻着一个硕大的棋盘,盘上摆放着黑白二色的牛、羊、蛇、兔、龙、虎、狗等十二生肖动物棋子,只是用燕子代替了鸡,正在紧张激烈地交锋。

    拾粪老汉见二人以十二生肖动物为棋子相互对弈,十分有趣,便挨着一胖老者坐下观看。不知不觉二人对弈三盘,竟然是各自一胜一负一和,不分胜负。

    二老者起身要走,拾粪老汉拉住胖老者央求再下一局。胖老头说:“我们今天下了三盘,以平局收场,正是美事一桩,何必非要争个高下输赢呢”一言说毕,用手抓起棋盘上的一枚棋子撒向监南,二人瞬息不见踪影。

    拾粪老汉只好按原路返回,谁知已是物是人非,怎么也找不到故居了。经打听,才知自己只在桥上看了三盘棋,世间已过去几百年了。当地人听了拾粪老汉的故事,便去桥上观看,发现石桥尚在,棋盘犹存。

    人们纷纷传说拾粪老汉遇着神仙了,便把此地命名为“三盘棋”,把石桥易名为“仙弈桥”,那个掉落在监南的燕子点水就是当年三盘棋上的一颗动物棋子,如今已成为陈友谅谢姓祖先的龙脉宝地。

    刘伯温到了监利,登高一看,顿时就明白了,监利地段虽然没有高山,看似一马平川,却是云梦古泽之中的翘楚,特别是风泽湖四周古木参天,瑞气缭绕,树木葱茏,云蒸霞蔚,一棵棵粗硕的重阳树遮天蔽日,浓荫团团恍如伞盖,分向西南两方生长,南如青龙出海,西若丹凤朝阳,极具龙凤呈祥之像。

    周围五道河流,恰是五条玉龙飞舞,碧水缠绕,瑞彩千条,真乃泽国水乡之圣境,云梦泽中之明珠。而且北有翻天沟,东有天鹅孵蛋,翻天沟状如漏斗,日夜输送龙气,而东方这颗硕大的三百多丈的天鹅孵蛋上又长出了一层层天鹅绒般的蜈蚣草,时时刻刻护卫着这龙脉地气,当真是虎踞龙盘之地。

    刘伯温深知若不斩断这些地脉龙气,陈友谅将来起码也要和朱元璋划江而治,并肩为王。当下再不迟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急扑谢家墩,杀了看守祖坟的谢家子孙,三万精兵分为六部,每部五千,先破坏陈友谅谢姓祖坟燕子点水的风水走向。

    一部五千士兵用火药将杨林山的山峰齐腰炸断,使其山无峰则气不扬。

    二部五千士兵至老江河畔尺八口地段,修筑拦河大坝,阻断老江河的水流,使燕子点水之地活水阻断,水不活则气不清。

    三部五千士兵驱逐农夫在芦陵河、落塔河乱挖乱掘,将两条河挖的面目全非,河水改道。

    四部五千士兵则驱逐农夫将上车湾、下车湾的荆江河畔挖的千疮百孔,满目荒凉,断了这几条河和燕子点水之地的风水牵连。

    五部五千士兵则在风泽湖、李小湖、东港湖三处挖洞打孔,破坏地脉龙气的走向。

    六部五千士兵由刘伯温亲自率领,挖掘谢姓祖坟营葬之地,生生将一片坟地挖成一个巨大的池塘,谢姓祖上的骨骸被焚烧扬灰。

    由于刘伯温指挥有方,历时仅半日,谢姓祖坟营葬的燕子点水地,就被破坏殆尽,一片狼藉,整个监南,都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之中。

    刘伯温见燕子点水已破,哪里愿意耽搁,三万精兵集合风泽湖,五龙捧圣和这风泽湖有极大的关联,外行人不懂,刘伯温却清楚的很,要破五龙捧圣,必须先破了风泽湖的风水。

    刘伯温将三万精兵一分为四,分别以紫、青、蓝、赤四色大旗号令,每旗两正将,两偏将,七千士兵,自己则执掌黄色大旗,和常遇春坐镇中军,仅留两千士兵调度传令。

    紫色大旗所部前往柘木乡来龙港上正南方,斩断数株重阳树,此为斩龙首。

    青色大旗子所部到西方军师桥,斩断数棵重阳树,此为割凤头。

    蓝色大旗所部去北方翻天沟,堆石堵缺,挖渠改道,阻止气流流通,此为截龙气。

    赤色大旗所部去东方天鹅孵蛋之地碎石除草,挖渠掘地,此为断龙筋。

    只要这四旗成功,五龙捧圣之地就成了孤穴,再破坏起来,就简单多了。众将领兵去后,刘伯温稳坐中军帐,静候佳音。

    不多时,柘木乡异象突起,南方来龙港上,龙啸虎吼,风声呜咽。西方军师桥上,乌云密布,悲声震天。北方翻天沟内阴风怒嚎,红水滔天。东方天鹅蛋地四周,紫雾腾空,遮天蔽日。

    随着来龙港和军师桥两处参天的古老重阳树一棵一棵被锯倒砍断,从树身渗出的红色血水,汇成一股股泉流,把整个风泽湖的碧水染成一片赤色,腥风血气在天空不断弥漫、积聚和旋转。

    翻天沟风水一堵,顿时天昏地暗,乌云压顶,天鹅孵蛋一碎,整个柘木乡上空风起云涌,转瞬之间,电闪雷鸣,狂风怒卷,暴雨倾盆。

    刘伯温一见,知道风泽湖风水已破,五龙捧圣只剩孤穴。但由于陈友谅之父当时是密不发丧,五龙捧圣穴眼又极为隐蔽,却是不易寻找。而主穴不破,王气犹存,尽管已经破坏了周围的地脉,切断了龙气的输送,可时间一长,江水自然会冲开阻断的地脉,重新为其输送龙气,这地脉很快就会死灰复燃。

    刘伯温当下再生一计,命三万精兵分成五队,在内荆河、小荆河、西荆河、龙潭河、胭脂河周围乱刨乱挖。几个小时之后,就见天空乌云翻滚,电闪雷鸣,五道紫气直冲云霄。刘伯温知道这是龙气外泄造成的天气异像,急忙命人召回士兵,自己则登高远眺,静观其变。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