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借刀杀人

    如果我没听到这个消息,也就算了,可我听到了这个消息。那就一定不会撒手,既然龙溪口这个青铜鼎目前还没什么人知道,那我必须先下手为强。

    当然。刘伯温能放心的让那青铜鼎留在龙溪。只怕那地方也必定不是寻常的地方,不然刘伯温之后寻龙斩脉的时候,也不会不给顺带着把鼎藏起来。他之所以没动,只能说明一点,那地方很安全,他根本就不需要重新找地方将那青铜鼎藏起来。

    一想到这里,我顿时激动了起来,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从钱丽华的故事中得到一个青铜鼎的线索,不过目前我们还不能走。钱丽华这事。我还真得伸手帮一把。

    从钱大勇来算,这钱丽华也算是三十六门中人的后人。虽然从钱大勇死后,钱家就和三十六门没有任何关系了,但我已经知道了,就不能任由钱家的后人被人这么毒害,何况黄中华这事做的真不地道,为了一己之私,生生祸害了三条人命。

    其实以黄中华钻营的本事,以他自己之能,也完全可以走到今天,这风水之说,虽然也不能不信,但也不能全信,一分风水助,九分靠人为,如果当初他自己不努力钻营,即使有风水相助,也不可能有今天。

    还有一个问题我没得答案,苏振铭是怎么知道青铜鼎出现在火葬场的

    当下我就问道:“你和苏振铭是怎么认识的”

    钱丽华一愣,反问了一句道:“苏振铭是谁”

    我顿时想了起来,苏振铭一直都戴着面具,只好又说道:“就是麻三”

    钱丽华一听就摇头道:“我不知道,麻三的出现,和我没有关系。”

    我顿时愣住了,我看的出来,钱丽华没有说谎,苏振铭的出现和他没有关系,要这么说的话,苏振铭获得这个消息是另有渠道,只是目前我猜不到而已。

    我对她戒心已失,只觉得她可怜,伸手给她解了绑,她自己爬了起来,整理好衣衫,我才又问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是黄中华杀了你父母兄长的”

    一提这个,钱丽华的眼中顿时又充满了仇恨,将事情说了出来。

    两人婚后,一直钱丽华都没往这方面想过,就这样过了二十年,不知道怎么的,钱丽华一直没有生养,黄中华也没有嫌弃他,所以对他也更加依顺。

    可等黄中华坐稳了局长的位置之后,白天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一到夜间,总是从噩梦中惊醒,醒了就问钱丽华他有没有说梦话,而且神色很是紧张。

    钱丽华到了这个时候,仍旧没有怀疑黄中华,只当他工作紧张,还四处帮他寻医问药,结果黄中华却越来越严重,终于有一天,在睡梦之中说出了真相。

    那条蛇,是他带过去的,在老头摘菜的时候向老头道歉,趁老头不注意,用蛇咬了老头一口。那耗子药也是黄中华放的,从钱家带走钱丽华和钱老鼠的时候,他就已经将药撒在了桌子上的咸菜里,钱老鼠实际上是托了钱丽华的福,不跟着去海南,也得完蛋。

    钱丽华如同五雷轰完,窗子处人影一闪,陌楠已经蹿了进来,嘉许的看了我一眼,随手拿出个牛皮纸信封来,对钱丽华道:“你们的话,我都听到了,你放心,我们会帮你扳倒黄中华的,这里面的东西,已经足够了。”

    我顿时一惊,冷汗都下来了,之前我们高估了钱丽华,以为她是深井里的人,所以对去办公室偷证据并没抱多大的希望,可没想到钱丽华根本就是一个普通女人,证据还在保险柜里,那能费陌楠什么事呢相信陌楠早就取了证据,回去没见到我,放心不下,就溜了来,幸亏钱丽华勾引我的时候,我把持住了,不然的话,现在陌楠估计能将我砍成九段。

    钱丽华却不管这些,一听说我们愿意帮她,顿时喜出望外,到底是普通人,连我们为什么愿意帮她都不问一句,只顾着高兴。

    随即又担忧了起来,说这些资料,她已经举报好几次了,举报的资料中,含有大量黄中华受贿的信息,却都没有用,唯恐这次还扳不倒黄中华。

    陌楠一听就笑了,对她说道:“要扳倒黄中华,光凭我们匿名举报是不够的,我来问你,这里面的除了一些受贿的资料,可有黄中华向比他职位高的官员行贿的资料”

    钱丽华一听就连连点头道:“有”

    陌楠点头笑道:“有就行了,做贼的难免心虚,受贿的最怕举报,如果我们利用这些只有当事人才能有的证据,不举报黄中华,而是举报那些收了黄中华贿赂的官员,再抹去其中关于黄中华自己的证据,你猜这些举报的材料,会不会落到那些官员手上你再猜猜他们会怎么想”

    钱丽华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连连点头道:“一定认为是黄中华想扳倒他们,然后黄中华自己好上位”

    陌楠一点头笑道:“就是这样,人都是自私的,何况这些贪官,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和前途,黄中华这个局长,只怕是干不长了,然后在给这些高官一些关于黄中华受贿的材料,以黄中华贪污的金额来看,估计下半辈子也别想出来了。”

    钱丽华一把拉住陌楠的手道:“妹子,你让我怎么谢你呢得亏你给我指点这条明路,要不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帮父母报仇。”

    我也笑道:“好一招借刀杀人,黄中华要是知道现在的情况,估计该自己找个绳子上吊了。”

    话一落音,陌楠却忽然上前一步,拉着钱丽华道:“姐姐,我还真有一事要你帮忙。”

    说着话,拉着钱丽华就进了卧室,到卧室门口的时候,还回头瞪了我一眼,让我不许偷看不许偷听,陌楠拉钱丽华进了卧室,自然是一些女人家的事情,我不会无聊到去偷听两个女人家的私密,干脆就抱着膀子在窗台上看夜景。

    这一看,我倒看出点感慨来了,别墅区位居高位,几乎能看见整个小城,这里虽然仅仅是个小小的县城,到了夜间,却仍旧车水马龙,一派繁荣景象,和徐家村、青石镇的冷清,都大不相同,这让我很是向往。

    但城市之中的勾心斗角,却一点也逊色与我们三十六门,比如钱丽华和黄中华之间,真是应了那句话,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两个女人进屋也不知道捣鼓些什么,过了足足三个小时,陌楠才从里面出来,一张俏脸上还一片潮红,看着倒像我们欢愉之后的慵懒,好在钱丽华是个女人,要不我真怀疑两人之间究竟发生些什么。

    陌楠出来之后,钱丽华也出现在卧室门口,拉着陌楠的手道:“听姐姐的,姐姐保你益处多多。”

    一句话说的陌楠更是粉面通红,点了一下头,转身拉着我就走,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好转头告诉钱丽华,让她将我们来过的痕迹全都清理掉,免得黄中华那条老狐狸再起了疑心,要知道黄中华能混到今天,也不是一点本事没有的,一个不小心,搞不好就会坏了整盘棋。

    陌楠拉着我一直奔到一条灯火通明的桥上,才停了下来,主动依偎在我怀里,轻声问道:“你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去的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