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深井两派

    我一听顿时心头一阵失望,敢情这里青铜鼎对应的守护灵,就是苏振铭的毒牙飞蛇。既然毒牙飞蛇已经被苏振铭所得,那花错又没希望了。

    刚想到这里,忽然想起来一件事。这不对啊大家一直都推断。毒牙飞蛇和白额金虎所守护的,是两个大块金乌石,而且江长歌也说过。那两块金乌石已经出世了,可苏振铭刚才明明说,他只得到了守护灵,并没有找到进去的入口,也就意味着他没找到毒牙飞蛇所对应的金乌石,难道说。毒牙飞蛇所守护的,并不是大块的金乌石。

    那守护大块金乌石的。又是哪个守护灵

    一想到这里。我不由的脑海疾转,仔细思量起来。目前已经出现的守护灵,共有十个,仅剩凤羽彩鸡和阴心毒鼠未出,而这十个之中,金鳞真龙、双翼天马、独角金牛、盘角山羊、地狱狂犬、幻影玉兔这六个都是我们的人,对应的金乌石目前只确定了我的、三爷的、狗子的,狗子的还在襄樊,能不能的手还是未知数。

    但是我们在黄河之中,得到了一块,那镇龙金针上的金牛像,就是按照独角金牛的模样锻造的,想来黄河之中得到的那一块,就是对应独角金牛的,估计是刘伯温从独角金牛的守护下,将大鼎取走,运送到黄河藏了起来,刘伯温也确实有这个本事。

    可要是这么推测,就是说早在明洪武时期,三十六门的人,已经开始将守护灵和金乌石拆开隐藏了,这又是为什么每个守护灵不是应该对应自己守护的金乌石吗就算刘伯温不想让十二金乌出世,有还有什么比十二生肖更适合守护金乌石呢

    难道说,刘伯温也是深井里的人他这么做,也是为了防范深井里的另一派

    一想到这里,我顿时冷汗直冒,这还真有可能,从目前出现的深井九煞来看,深井里的高层人员,都有非常手段,刘伯温的手段,当然是一流的,而且也是三十六门的人,很有可能会被深井吸收进去,不过刘伯温应该是不想打开天宫之门的那一派,从他在棺里留的皮卷上就可以看出来。

    而深井一方目前已经出现的,则是智者金猪、毒牙飞蛇、白额金虎、圣手青猿四个,张宗树得了智者金猪,寻到一鼎,将金乌石藏在纯阳神像之内,后来被我得了来。

    综合以上分析,我所得到的四块,大块是金鳞真龙的,其他三块分别对应的是双翼天马、智者金猪和独角金牛,其中对应智者金猪和独角金牛的两块,和我的大块金乌石不能相融。

    毒牙飞蛇的则在这里,还剩白额金虎和圣手青猿所对应的金乌石不知所踪,不过如果毒牙飞蛇所对应的金乌都不是大块的话,那白额金虎和圣手青猿所对应的金乌石,只怕也不会是大块。

    但江长歌说过,那两块大块的金乌石,已经出现了,没人会怀疑江长歌的天相之术,也就是说,对应两个大块金乌石的,就是到现在还没出现的凤羽彩鸡和阴心毒鼠

    一想到这里,我顿时想了起来,确实有这个可能,三爷、江长歌、张宗树等都说过,三个大块金乌石,一藏在天上,一藏在半空,一藏在地下,天上的自然是金鳞真龙,凤羽彩鸡对应的是鸟类,当然是在半空,剩下一个在地下的,不就是阴心毒鼠嘛

    那这两块金乌石既然已经出现了,我们又一直没看见,肯定是落在了深井的手里,也就意味着这两个守护灵也是深井中的人物,这两个人又是谁

    刚想到这里,就听到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道:“既然是这里,大家散开,让我炸开这石头”

    这声音一入耳,我顿时想起一个人来,在云南陶莉莉破**封天阵法的时候,所遇上的那个俊俏年轻人,是霹雳雷家的,但当时他没报名字,倒是不知道他叫什么,不过能和陶莉莉打成平手,已经足见此人不简单。

    当下急忙屏弃杂念,探头看去,果然是那俊俏年轻人。

    他是霹雳雷家的人,雷家本来擅长的就是火药,所以他说能将巨石炸开,我一点都不怀疑,而且我还挺期盼他这么做的,这块巨石,就是龙口珠啊龙口珠一炸,气走风泄,这五龙捧圣就算彻底完了。

    只见那年轻人先用脚步将巨石丈量了个大概,随手一解衣衫,腰上竟然插了一圈的雷管,掏出雷管来,隔一步远就塞进去一根,每一根的位置都不相同,随即用引线将所有的雷管都连接到一起,让众人躲开,点燃引线,引线哧溜溜的围着巨石烧了一圈,随即不断发出闷响来,如同鞭炮被捂在缸里爆炸的声音一样,声音都没传出三十步远。

    我顿时一愣,这跟我想象中的场面有点不一样,我原本以为,这一下炸响,应该碎石四溅才对,可这一连串的闷声响过之后,就连一块石头也没飞起来,整块巨石依旧屹立在那里,完好无损。

    我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那俊俏青年就一拍手道:“好了我的事完成了,接下来就得劳烦众家哥哥了”话一落音,那块巨石之上,陡然咔咔连响,瞬间裂开无数道细纹,细纹越裂越大,片刻之间,已经裂成一堆石块,每一块的大小,都不超过寻常的磨盘。

    我不自觉的看了那俊俏青年一眼,霹雳雷家,果然名不续传,别的不说,单凭这一手爆破技术,就不是一般人能玩的转的。

    苏振铭也一挑大拇指道:“雷鸣兄弟好手段霹雳雷家名不虚传”

    那俊俏青年也面有得意之色,举手拱拳道:“苏大哥过奖了,雷家的手段,早就不是火药了,我这在雷家,根本算不上什么,也就是个人兴趣而已。”

    苏振铭手一挥,那些黑袍人纷纷上前,将一块块磨盘大小的石头从原地搬开抛出,就连那使用七彩蝶的家伙,也在犹豫了一下之后,加入了搬石头的行列,唯独苏振铭和那叫雷鸣的小伙子没动。

    这让我很是奇怪

    雷鸣不动,我可以理解,雷家有个雷震,别的不说,光凭雷震这两个字,就够雷家子孙高人一等好几辈的,可苏振铭凭什么第一次那使七彩蝶的出现在青龙峰下时,苏振铭在深井,估计也就是个跑腿的,上次在黄河,苏振铭还暗算了深井九煞之一的朱国富,按理说,就算不杀他,也不该升他吧怎么现在看起来,苏振铭的职位,却好像在了那使七彩蝶的之上了呢

    想不通的就不想,这是我一向的原则,当下我悄悄对陌楠打了个手势,示意等一下我们就做个黄雀,跟随在他们身后,先下去之后,再见机行动。

    说实话,现在我并不怕他们,我有金鳞真龙两成力量的时候,已经可以赢他们了,现在有了四成金龙之力,当然更会碾压他们,所以我才会做这一次黄雀。

    这一块巨石可不小,十来个黑袍汉子搬了好一会,才将整堆乱石搬开,果然显露出底下一个坑洞来。

    坑洞一现,顿时一股黑烟升腾而起,所有黑袍人一起跳开,纷纷戒备,苏振铭却笑道:“怕什么这是洞里那东西常年吞吐的雾气而已,有蛊门七彩蝶王大哥在,还怕将你们毒死了啊”

    虽然蛊门之人,确实也善于下毒解毒,但苏振铭这句话中,分明包含着一丝讥讽,那使七彩蝶之人猛的一抬头,目光之中闪过一丝怒火,但终究没有发作,低下头去,不吭一声。

    我一看就明白了,是了深井之中目前分为两派,很明显苏振铭所站队的那一派,目前占了上风,所以苏振铭暗算了朱国富,不但没被杀了,还升了他的职,怪不得上次张宗树说朱国富能不能活,还得看他的运气,敢情这深井之中的派系争斗,已经快达到了撕破脸的程度。

    朱国富和这使七彩蝶的汉子,应该都是另外一派,看苏振铭对雷鸣的客气程度,雷震是替苏振铭这一派撑腰的,这就难怪了,有雷震撑腰,除了深井老大,谁又敢说半个不字

    而深井老大是想打开天宫的,到现在没发话,说明和雷震的目标是相同的,深井老大和雷震统一战线了,其他人自然无法抗衡,也就是说,目前在深井之中,要打开天宫之门的这一派,是战有绝对上风的。

    等那团黑气消失,苏振铭一伸手对雷鸣道:“雷兄弟,你先请”

    雷鸣笑道:“有苏大哥在这里,哪有我雷鸣抢先一步的道理,还是苏大哥你先请,雷鸣殿后就好。”

    苏振铭面色一变即瞬,笑道:“好那就我抢先了。”

    一句话说完,率先而行,到了那使七彩蝶的汉子面前,沉声道:“王敬轩,你一人守住洞口,没有问题吧”

    这名字一入耳,我就是一愣,王敬轩蛊门这家伙和王敬山有什么关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