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蝶海之舞

    那王敬轩明显一愣神,随即双目中又喷出一丝怒意来,原先都是他领队。现在沦落成看门的了,给谁这心里都平衡不了。

    不过这人也极能忍耐,竟然没有发作。只是一点头。一句话都没说。

    苏振铭嘿嘿笑了两声,走到坑洞旁边。随手捡起一个石块丢了下去,侧耳细听,测出高度之后。一纵身就跳了下来,其余的黑袍汉子也纷纷跳下,那雷鸣最后。

    转眼之间。坑洞口只剩下一个王敬轩。

    这时那王敬轩才对着坑洞呸了一口道:“什么玩意小人得志”

    我一听就乐了,这就有门了,他们既然不和。我正好加以利用,如果我没猜错,这王敬轩和王敬山,必定有点关联,如今他失了势。我再好好规劝。应该可以拉拢过来。

    当下继续隐忍,伏地细听,就听地下一阵脚步声逐渐走远,我才站起身来,扬声说道:“蛊门王家,哪一个不是英雄好汉,王敬山一身硬骨,八面威风,临死也是挺直了脊梁骨,没想到你王敬轩,竟然沦落到为人守门的地步。”

    人随话出,一闪身就到了那王敬轩的面前,目光紧盯王敬轩的双眼,果然不出我所料,王敬山的名字一出,王敬轩的目光就陡然一亮,随即听了我后面半句,眼神又不自觉的黯淡了下来。

    随即陌楠也闪身而出,站在我的身边,和我双双正面王敬轩。

    我示意陌楠先别动手,继续说道:“王敬轩,你也是响当当的一条汉子,七彩蝶随心所欲,一身本事,哪样不比苏振铭强,你何苦受这鸟气”

    “何况,道不同不相为谋这句话,你该不会没听过吧既然如今深井的立场已经和你们的理念背道而驰,你又何苦还为他们卖命”

    “学会文武艺,货卖帝王家,那是封建社会了,如今人人都在为自己的理想目标而奋斗,你身怀蛊门失传之秘技,真的甘心在深井之中受辱”

    那王敬轩的眼神,瞬间数变,忽然一伸手道:“不要再说了,你说的对,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理念,我也明白你想干什么,但是,我的理想和目标,就在深井之中,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我在干什么,所以,你若想进入坑洞之中,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打赢我”

    我听的一愣,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如此顽固,受到这样不公的对待,却仍旧对深井忠心耿耿,这倒有点棘手了,我不是怕他,以我现在的手段,赢他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出手无生死,我不想伤他性命,不知道怎么的,我隐约觉得,这深井之中不主张金乌石出世的一派,和我们应该是同一战线的,何况他和王敬山的关系,很有可能是兄弟。

    刚想到这里,那王敬轩就问道:“刚才你提及大哥,就应该知道我们王家人的脾气,你不拿点手段起来,我这一关,你是过不去的。”一句话说完,身上忽然飘出两只七彩蝴蝶来,绚丽多彩,翩翩起舞。

    我一见顿时有点着恼,他们那一辈人,好像都这个样,认死理儿,一旦认定一件事,就算粉身碎骨,也不更改自己的决定,这王敬轩如此,王敬山、刘赶山、和三爷都是如此。

    当下我也不再客气,目光示意陌楠让开,力量疾提,气势陡生,瞬间就将九亟提升至第四层威之慑,威仪天下蓄势待发,尚未交手,气势已经排山倒海一般的压了过去。

    那王敬轩却丝毫不惧,两只七彩蝶就在我的气势压迫下,悠然穿梭飞舞,随即缓缓开口道:“三十六门,从清雍正开始,每一次嫡系争位,就是一次手足相残,本是同根生,就为了一个门主之位,兄弟反目,这不合理,也不合情”

    “好在我们王家没有发生这种事,大哥虽然脾气火爆,却极度爱护与我,主动放弃了成为蛊门门主的机会,远走北方,所以我们兄弟之间的情分,一点都没有生疏。可即使如此,大哥却也不能再回云南,当初一别,即成阴阳永隔。”

    “听闻大哥死讯,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只有将三十六门的这些陋习彻底粉碎,才能让三十六门的子弟,永远摆脱这种悲哀的宿命。为了达成这个理想,三十六门已经有成千上万的人前仆后继,我王敬轩的性命,又算得了什么”

    “我进入深井,隶属九煞第九部,在朱国富手下任第九部统领,接触的深井中人,日益增多,这才了解到,和我拥有同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上有一代宗师张宗树、一钩顺风朱达盛、短刀豪雄张昊海、南天一棍朱国富。”

    “下面四部所属,有此想法者亦在多数,奈何极端者众,势力强盛,我们虽然不得不委屈求全,却也不愿抛却心中理想,小子,你可听明白了。”

    我哪有不明白的道理,这哪是要和我打架啊这是在变相向我传递深井之中的消息,他这么一说,深井之中的派系分别,基本已经全明白了,张昊海回归我们了,也就是说,张宗树、朱达盛和朱国富三人,是不愿意开启天宫之门的,只是形势所迫,也无可奈何。

    当下我立即将气势泄了一半,这王敬轩根本就没与我为敌的意思,我哪能真的下狠手。

    刚想到这里,那两只七彩蝶却陡然一分,在半空之中划出两道彩色光弧,分左右向我扑来,那王敬轩口中也陡喊一声:“男子汉大丈夫,生当顶天立地,敢抗天下之不韪,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这两句我也听明白了,前面半句是在告诉我,这个时候,我该站出来承担重责,后面半句,则是叫我出手伤他,他好有个交代。

    可我既然明白了他的意思,又怎么下得了手,只好双手一错,只用了一招夺力伤体,双指连点,两股力量破体飞出,分别迎向那两只七彩蝶。

    王敬轩随即双手一挥,两只七彩蝶分别躲开,口中悠然道:“你虽然身负金鳞真龙之力,可我也是蛊门门主,夺力伤体就想伤我,未免也太看不起人了。”

    一言说毕,双蝶齐飞,转瞬即至,一在我头顶飞舞,一围绕着我身边盘旋。

    我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如果用夺力伤体,他没法装败,堂堂蛊门门主,连九亟第一招都挡不住,深井的人也不会相信。

    当下我扬声问道:“我有四成金鳞真龙之力,九亟之术,你觉得你能挡住第几式”

    那王敬轩哈哈笑道:“四成金龙之力,夺力伤体、势破千军、不动如山对我仍旧无用,威仪天下可以一拼,我就试试你的洞若观火”

    一句话说完,猛的双手一举,口中陡然大喊一声:“七彩蝶,开蝶海之舞”

    几字一出口,那两只七彩蝶,忽然嘭的一声自动爆炸了开来,瞬间每一只蝴蝶都一分为七,随即再度连爆,接连几次之后,已经漫天彩蝶,遮天蔽日,举目看去,尽是七彩之色,绚丽夺目。

    这时那王敬轩再度大喊道:“徐镜楼,你若连我的蝶海之舞都过不去,还是乖乖回去多练几天吧”言下之意很明显,我要是连他也打不过,就没必要追下去了,只是这一句话出,那漫天彩蝶呼的一下,全都飞扑而下。

    我一见大惊,这家伙这是出全力了啊虽然我并不想杀他,却也不能就这么被他弄死,当下想都不想,立即双指一举,双指之上,瞬间一片火红,凌空画出一个大圈来,手指一振,那个火圈直接呼的一声碎成万点繁星,没一点火光,都直打一只七彩蝶。

    这洞若观火,我自从学会之后,还是第一次使用,说实话,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以金鳞之力施展出来这一招,竟然会是这样的,根本就谈不上拿捏,万点火星一出,漫天七彩蝶瞬间燃烧了起来,

    这一来,顿时漫天火舞,那些七彩蝶纷纷散发出一种极其腥臭的味道来,化为灰烬,跌落而下。

    就在这时,我脑海中忽然“看见”了王敬轩,就在我身边左侧三尺之地,正茫然的看着漫天落下的七彩蝶灰烬,眼神之中,充满了悲哀之色。

    但王敬轩却分明站在我面前七尺之远

    这其实并不是我眼睛所看见的,只是不自觉的就起了感应,这应该就是洞若观火的真正的效用,可以判断出敌人下一步会出现在哪里,洞若观火,顾名思义,就是能观察到对方的动向。

    所以我毫不犹豫的出手,一指直点身边左侧三尺之地。

    那里,原本是一片空空如也。

    可就在我一指点出之时,王敬轩忽然动了,一闪身就到了我手指点去的地方,一伸手就飞出两只七彩蝶,只扑我面门。

    可他的身躯,也正好送到了我的手指上。

    一指点中

    王敬轩陡然一顿,如中雷亟,随即缓缓抬起头来,看着空中飘落而下的彩蝶所化的灰烬,苦笑道:“原来,这就是洞若观火啊怪不得,聆风哥一直都不愿意施展出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