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暗中尾随

关灯
护眼
    我顿时一愣,脱口而出道:“什么我爹我爹在哪里”

    那王敬轩苦笑着看了我一眼,又抬头看着那些纷纷落下的彩蝶灰烬。眼神中满是悲伤之色,喃喃道:“我一直都以为,聆风哥不出洞若观火。是因为他对我用不着出到第五招。实际上,我最多的一次。也就撑到威仪天下,一般都是不动如山之时,我就一败涂地了。现在才明白,这洞若观火正是我七彩蝶的克星,我这些七彩蝶。算是完了。”

    说到这里,忽然手一捂胸前,“噗”的一声喷出口鲜血来。面露痛苦之色,苦笑摇头道:“也好,这样我就更好说话了,你们去吧我说过的话,你记住就行。”一句话说完。竟然转身就走。

    我好不容易才有了爹的消息。听他话里的意思,爹好像经常和他过招,应该很是熟悉,哪里能放他走,急忙追上去两步,一伸手拦住他道:“你告诉我,我爹现在在哪他怎么样了我娘呢”

    王敬轩对我摆了摆手,苦笑说道:“聆风哥和嫂子都很好,你用不着担心,他们现在在深井之中,要不了多久,他们会找你的。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你别再拦我了,这一下伤的不轻,你再拦我,我恐怕就得废了。”

    一句话说完,手捂胸前,踉跄而走,片刻消失在林木之中。

    我茫然看着王敬轩消失的方向,心里不自觉的现出爹娘的模样,听王敬轩的意思,爹娘现在在深井之中,好像和一部分人已经混的挺熟了,毫无疑问,爹娘早就察觉到了深井的阴谋,这么做,无非是为了我的将来做铺垫,一想到爹娘为了我深入险境,不由自主就是鼻头一酸。

    陌楠这时走了过来,伸手扶住我的肩头道:“镜楼,别太难过,他们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我们应该相信,未来的一天,我们一定会团聚的。”

    我猛点头道:“对我们走先跟下去,别让苏振铭抢先了一步。”说完一转身,伸手偷偷抹去了眼角的泪水。

    时光荏苒,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十九岁的毛头小子了,既然大家都将希望寄托在我身上,那我就一定不能辜负了大家。

    刚才和王敬轩一战,更是让我信心大增,王敬轩已经出了全力了,而我的力量,实际上只出了一半而已,上次徐家先祖教了我九亟九招之后,我一直都没有好好演练,目前真正能掌握的,其实也就前四式,第五式还无法掌握轻重的拿捏,比如刚才击伤王敬轩,就是力道掌控不住,致使他伤的过重。

    如果我全力施展,第六式侵魂扰魄或许也能施展,但那更没谱,一打出去,我根本就控制不住,等有了时间,我一定得好好练习一下才行。但眼下之计,却还是先得找到金乌石。

    主意一定,立即带着陌楠转身到了坑洞边,我让陌楠在上面,自己先跳下去,双脚一落地,立即运起金光,将附近一片照耀的金黄一片,确定没有危险,才出声让陌楠下来。

    陌楠已经成了我的女人,我有义务保护她,之前的我,只有这份心,没有这个能力,现在的我,已经有了这个能力,我不会再让我的女人受到一点点伤害。

    两人落入洞穴,我率先而行,陌楠同样运起金光,两人自带照明,倒也省了不少事,一路顺着通道前行,通道内早就没了苏振铭等人的踪影,他们一伙十来个人,个个身手不凡,我担心他们抢先得到金乌石,不由得就加快了脚步。

    这通道之内,开始部分,如同一条天然地下洞穴,四面石岩,毫无雕琢痕迹,却自然而然的滑润,水气很重,显然是因为位处龙溪之下的缘故。

    可往里走了百十米左右,却陡然一变,四面全都是一大块一大块褚红色的砖头铺就,借着我们身上散发出的金光,砖头表面的米格纹和太阳纹,看的清清楚楚,只是年代不知道有多久了,这些砖头上面,生满了斑斑点点的苔藓,致使通道地面上,留下一连串杂乱的新鲜脚印,这当然是苏振铭等人留下的。

    看到这里之时,我心里忽然升起了一丝奇怪的感觉,这通道内的砖头,和徐家村麻三家的那条老通道内用的砖头,是一模一样的,颜色、规格和表面雕刻的纹路,全无二样,显然是和那条通道,是同一时期的产品,只是我对古迹不懂,无法从这些砖上,分辨出是属于哪个朝代的产物。

    但这条通道保存的,却远比那条老通道保存的更加完好,也许是因为这里从来没有人进入过,空气也不流通,这通道建设的又异常稳固,四面砖头,紧贴石壁,千百年来,竟然没有破损的迹象,这份手艺,就算在现在,只怕也是一等一的。

    我小声提醒陌楠,怕她摔倒,这苔藓滑腻,走在上面双腿得带点力气才行。

    其实陌楠身上的守护灵是幻影玉兔,幻影玉兔的功能之一,就是身法,所以陌楠比我的身法轻盈的多,根本就不需要我提醒,只是自从陌楠将身体给了我之后,一到危险之时,我就会下意识的想保护她而已。

    两人迅速疾行,又追出百十米,通道仍旧不见尽头,前方却有人声传了来,正是苏振铭的声音,我立即示意陌楠散了金光,拉着她的手,摸黑前行。

    片刻我们俩已经潜到了苏振铭一干人的后面,保持十几米的距离,通道内黑暗,虽然苏振铭也散出身上金光照明,可根本无法看见跟在后面的我们。

    走在前面的苏振铭,正在边走边回头和雷鸣说话:“雷兄弟,这次我们兄弟俩在这里取得金乌石,怎么着也得算是一件功劳吧雷兄弟炸开龙口珠,我们才能下来,所以这次雷兄弟必定居功第一,回去之后,还请雷兄弟不要忘了我们,在雷老爷子面前,替我们多多美言几句才是。”

    那雷鸣嘿嘿笑道:“苏大哥这是哪里话,要没有苏大哥的指引,我们就算找一辈子,也找不到这里来,金乌石之功,自然该是苏大哥的,我只不过是帮衬了一把而已。”

    这话说的虽然客气,可语气之间,却甚为倨傲,想来这家伙和雷震的关系非同一般,要不然苏振铭才不会将金乌石的功劳让给他。

    当初在黄河,苏振铭和苏出云为了抢金乌石,连朱国富都敢暗算,朱国富那可是深井九煞之一,这雷鸣在他眼中又算老几,他真正想讨好的,是雷震而已,以雷震的身份,即使是在深井老大面前,估计都不遑多让。

    果然,苏振铭又笑道:“兄弟,你我一见投缘,什么你的我的,从今之后,我苏振铭的任何东西,只要雷兄弟你看得上眼,尽管拿去。”

    我心中暗骂,这苏振铭的脸皮,也忒厚了点,南三十六门一败涂地,就连青石镇都被我们抢了来,苏写意手下死的死,伤的伤,苏家势力渐微,他苏振铭还有个屁的东西,最有价值的,估计也就是他身上的毒牙飞蛇了,可守护灵并不是抢来就可以的,还得守护灵认可才行,所以他这等于开了张空头支票,根本就没有任何兑现的可能。

    那雷鸣笑道:“承蒙苏大哥青睐,雷鸣也一定投桃报李,苏大哥有什么话,就明说就是,雷鸣能周旋的,一定尽力替苏大哥周旋。”

    我一听顿时暗乐,这雷鸣虽然仗着雷震,颇为傲气,却也不是傻子,苏振铭想糊弄他,却也不容易。

    那苏振铭却仍旧厚着脸皮笑道:“雷兄弟,这里也没外人,我说句以下犯上的话,那朱国富何德何能论忠诚,他对雷老爷子阴奉阳违,和张宗师那老不死的来往密切,听说和徐聆风也有交集,这典型的是对深井不忠”

    “论武力,他连我和苏出云都打不过,资质也就那样,九煞可以随意修习深井掌握的三十六门绝学,可他这么多年,也就学成那样,凭什么占据着九煞之一的位置要依我看,还不如让雷老爷子废了他,让你上位,以雷兄弟你的能力,肯定比他强。”

    我一听就明白了,敢情这苏振铭野心还不小,心里惦记着的是九煞的位置,如果九煞真的可以随意修习深井掌握的三十六门绝学,那这个诱惑力确实蛮大的,这样好像也可以理解,为什么他和苏出云会暗算朱国富了,只要朱国富一死,就空出一个位置,必须选一个人填补,苏振铭身负毒牙飞蛇,在深井的资格比苏出云老,本身资质也相当不错,希望确实是很大的。

    当然,苏出云也不是什么好鸟,肯定也是有所图谋,这苏家兄弟两人,当真是卑鄙到一起去了。

    刚想到这里,那雷鸣就忽然惊叫了一声,随即前方一阵慌乱之声传来,紧接着已经寂静一片,我再探头看去,苏振铭十来人,就像忽然蒸发了一般,竟然从我们前方消失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