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石俑阴兵

关灯
护眼
    不知道怎么的,我忽然浑身起了一层鸡皮,心头寒气直冒。下意识的一把将陌楠护在身后,力量瞬间遍布全身,身上金光闪烁而起。还未见敌影。不动如山已经使了出来,前面所有空隙。全都可以随时封挡。

    这种感觉,已经好久没有在我身上出现过了

    自从我得了金鳞真龙之后,这种对恐惧的感觉。就一直在不断的进化,初时我未得金龙之力,是可以看见人临死前的征兆。但仅限与看见,自己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办法。

    随后就慢慢转变成对危险的感应,虽然受身手的限制。也仅是能提前发觉到危险的存在,但多少也能中点用了。在得到金鳞真龙的力量之后,这种感应危险的能力,开始变得迟缓,但本身的感官。却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听视嗅触都明显异与常人。

    在得到金鳞真龙四成力量之后,这种对危险的预知,已经很少出现了,开始用自己的主观,去判断敌我的高下优劣,虽然由于受到经验的限制,眼力仍旧不如三爷等老江湖那般老辣,却也能判断个差不多。

    但今天、现在、这里我却忽然又有了这种感觉

    这意味着什么起码也意味着,前方有极度的危险,危险到足以威慑到现在的我生命安全。

    我清楚的知道,这种危险,并不是来自苏振铭等人,苏振铭虽然奸猾狠辣,雷鸣也身手不凡,带来的那十来个黑袍人也都是好手,但他们却不可能对我造成这种恐惧,就算他们一起上,我也有把握能逃得掉。

    这种危险来自于未知是一种足以威胁到我的未知玩意散发出来的,我不知道这玩意是什么,我只知道,就在一瞬间,苏振铭等人就在我眼前消失了。

    但我还不得不去面对这玩意这么强大的气场,我相信金乌石一定就在附近。

    等了片刻,前方仍旧不见丝毫动静,我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转头低声道:“楠楠,紧随我身后,不要离开我三步之遥,这个距离,就算有什么事情发生,我也可以及时救援。”

    陌楠顺从的应了一声,眼睛之中散发出一丝幸福的光芒,眼前这巨大的危险,在她看来,也许根本就没有我一句关心来的重要。

    我将浑身力量应运到极致,身上金光闪烁,将周围映射的一片金黄,小心翼翼的一步步趟了过去,脚掌都不敢离开地面,越是不知道危险会来自哪里,我越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一直到了刚才苏振铭等人消失的地方,我顿时明白了过来,只见通道地面之上,裂开了一个大洞,距离我们所在的位置,大约有好几米高,洞内很是宽敞,是一个巨大的天然洞穴,四面成锅形,人掉下去,根本上不来,那种令人恐惧的危险感,正从大洞之中铺天盖地的涌出来。

    而在这个巨大的洞穴中间,摆满了一具具高大的人形陶俑,每一个人形陶俑都赤袒上身,手拿兵器,排列的整整齐齐,形成一个大方阵,我大概看了一下,这个大方阵共分九个小方阵,每一个小方阵都有三十多个人形陶俑组成,九个小方阵合计有三百多个,规模当真不小。

    洞穴的一端,还有通道,底下也有金光,应该是苏振铭身上散发出来的,正在顺着洞穴往里挺进,只是速度明显慢了许多,他们也都是久经凶险的角色,自然也能感觉到凶险的存在,所以变的异常小心。

    我急忙散去金光,免得被苏振铭等人发现,随后看了看断裂的地方,断裂了好几米宽,断痕很新,应该是刚才忽然断裂的,导致苏振铭等人一起掉了下去,怪不得忽然从我们眼前消失了。

    这一想明白了,顿时就是一惊,这通道分明是故意悬空铺在洞穴上面的,只要有人经过,砖石就会因为承受不住重量而断裂,人自然会掉下去,这就相当于一个陷阱,只是利用了底下那天然坑洞而已。

    我看了看陌楠,低声道:“等他们走远一点,我们再下去,这危险的气息既然是从底下传上来的,金乌石一定也藏在底下,如果我所料没错,这条通道一直走到头的话,就是个死路,最多有一些金银珠宝之类的,真正要藏的东西,则是由地下那极度危险的玩意守护着。”

    陌楠嘉许的看了我一眼,点头道:“镜楼,你有没有发现,你现在的思维,越来越清晰了。”

    我笑了笑,陌楠说的没错,如果摆在以前,我一定会想办法跳过这个断裂口,继续往前走,但现在想的就会更周全一点,不是变聪明了,是因为我年长了几岁,这几年里经历的事情也多了点,想法逐渐变的成熟了起来。

    不一会苏振铭那金光完全消失,我这才运起金光,先跳了下去,接住随后跳下来的陌楠,先贴着石壁藏身,仔细观察了一下地形,确定了一下方向之后,起身就要向苏振铭等人消失的方向追去。

    陌楠却一把拉住了我,伸手一指那些人形陶俑道:“你看这些陶俑,像是什么”

    我想都不想的就说道:“看着有点像兵马俑,却没有盔甲和战车”

    陌楠一点头道:“刘伯温遗书上提过,秦军之中,多有勇者,逢战必袒胸露背,奋勇争先,勇猛无匹,这些人都是秦始皇从天宫中带出来的异类,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那些异类无法安置,所以全都制作成了陶俑,给埋了起来,而且还为了掩人耳目,制作了大批的兵马俑,用来陪葬,统称为阴兵,你可还记得”

    我顿时一惊,这事我当然记得,经过陌楠这么一提,我也越看越觉得这些陶俑就是封藏那些异类的陶俑了。

    陌楠又说道:“我们走近一点,查点一下每个小方阵有多少陶俑,如果我刚才没数错,每一个小方阵的陶俑数量,应该都是三十六个”

    我心头又是一惊,陌楠一向心细,她说是这个数,那就基本没跑了,三十六个陶俑,正暗合三十六门,难道说我们三十六门和天宫的这些异类有什么关系

    越想越是心惊,当下急忙走了过去,仔细一查点,确实如此,每一个小方阵都分成四列,每一列都是九人,一个小方阵,正好是三十六人,而整个大方阵,也是由九个小方阵组成,九这个数字,和我们三十六门的关系可不少,什么执法九人组,深井九煞,也全都是以九为单位。

    这一查点清楚了,我心头狂惊不已,如果这些陶俑真的是当年秦始皇用来封存那些天宫异类的,只怕我们三十六门,还真和这些天宫异类脱不了关系。

    再仔细一想,三十六门这些手段,也确实有点骇人听闻,就算有些手段有依据可查,可一些门派的天生本能,却也不符合人类的正常范畴,如力士门的巨力、如通灵人的读心、如百兽、飞鸟两门可和百兽飞禽沟通等等,这些几乎都是一出生就拥有的,而且大部分,都是代代相传,外传弟子鲜少有超越嫡系子弟的。

    一想到这里,我冷汗都下来了,难道说,我们三十六门真正的祖先,都是天宫异类

    这个念头一起,就再也控制不住了,我十分想将这些陶俑打碎,想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人类的尸骨,从秦到如今,如果是一般死法,尸骨肯定早就烂没有了,但这种封存法,密不透风,如果里面真的封存了天宫异类,尸骨一定还在。

    刚想到这里,苏振铭等消失的方向,忽然传来一阵骚乱之声,就听见苏振铭大声喊道:“大家小心,先杀了他”

    我顿时一惊,急忙拉起陌楠就向苏振铭声音响起的方向奔去,至于我们三十六门和天宫异类到底有什么关系,暂且先不管,我不能让苏振铭先拿到金乌石。

    片刻就远远看见一团金光闪动,十数道黑影围成一团大打出手,我一见这场景,就知道他们还没收拾下那东西,就留了个心眼,并没有立即就蹿出去,而是散去身上金光,拉这陌楠先躲了起来。

    坐山观虎斗

    等他们杀了那东西,或者那东西杀了他们一伙人的时候,我再出手,不管谁输谁赢,对我都有利无害。

    可等我们一藏好,一眼看清楚场中战况的时候,我顿时就一愣,苏振铭等人围攻的,并不是什么怪兽,而是自从上次被苏振铭和苏出云暗算后,就失踪了的朱国富。

    我顿时就傻眼了,我们进来的时候,那通道上苔藓,全是新鲜的脚印,说明除了我们和苏振铭等人,没人进来过,那朱国富又是怎么到了这里的

    刚想到这里,朱国富明显伤势未好,已经被苏振铭打了一掌,身形一阵翻滚,一伸手就从腰间摘下一面摇鼓来,抬手一摇,嘶声叫道:“苏振铭,老子今天就和你们同归于尽”

    鼓声一起,我顿时觉得一阵排山倒海般的肃杀之气,忽然从我们身后传了过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