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落入算计

关灯
护眼
    朱国富一句话说完,手中盘龙棍一掂一翻,一道黄光升起。口中大喊道:“南天一棍”

    苏出云则在旁边笑道:“别喊了,喊来喊去,也还是南天一棍。难道你还能喊出朵花来不成。”一边说话。一边却悄悄向前逼近了一步,到了最佳出手的距离。

    苏振铭和苏出云完全是心有灵犀。苏出云刚一逼近,苏振铭也跟进了一步,那雷鸣却是面色一变。他不可能不知道朱国富南天一棍的厉害,虽然朱国富身有重伤,可涉死反扑。情急拼命,必定拼尽全力,如果他一个人硬接南天一棍。肯定不死也得重伤。

    雷鸣虽然玩心计玩不过苏家兄弟俩,可也不是傻子,当然不愿意和朱国富玩命,这一想通了,身形不自觉的就退后了三步。口中喊道:“两位兄弟。他一发招,你们就从两则夹攻,要了他的命。”嘴上如此说,脚下却已经做好了随时开溜的准备,分明是没打算硬接。

    朱国富怒声道:“好让他们夹攻,老子先杀了你”一句话出,盘龙棍上的那道黄光陡然冲天而起,直上洞穴顶部,呼的一下化作一条黄色巨龙,猛的发出一声龙吟之声,疾扑而下。

    黄龙一出,雷鸣果然拔腿就跑,两个闪身,已经掠出去好几丈远,身形都陷入了黑暗之中。

    可攻击的目标,却是苏振铭和苏出云

    那条黄龙在洞顶之上,陡然一分为二,向下疾扑,直取苏家兄弟的头顶。

    苏振铭和苏出云正准备疾冲而上,去取朱国富的性命,陡然间到那黄龙疾扑而至,顿时一齐大惊,纷纷将手掌上积蓄的力量向上一举,硬迎了上去。

    轰轰两声巨响,几乎是同时响起,苏家兄弟一起单膝跪地,分别喷出口鲜血来,两人一下被朱国富打了个措手不及,虽然是兄弟联手,却也吃亏非小,朱国富则直接震的倒飞而起,摔在地上,挣扎了两下,却没有爬起来,躺在地上,一个劲的嘿嘿直笑,鲜血顺这嘴角流了出来。

    苏振铭嘶声道:“你这老鬼,好是卑鄙,竟然声东击西现在你身不能动,看我怎么整治你。”

    朱国富嘿嘿笑道:“你们那些把戏,也许可以蒙蒙雷鸣,却瞒不过老子一双眼睛,最想我死的,不是雷鸣,而是你们两个。深井九煞,兄弟相称,雷震坐在九煞第二把交椅上,雷家子弟,谁又能当得上九煞,就算有那本事,雷震也不会同意,那岂不是乱了辈分。”

    “你们两个,全都居心不良,对我的位置虎视眈眈,我又重伤落单,你们岂会放过这个机会,所以我一开始就知道你们的意图,也准备和你们同归于尽,可恨的是,我重伤未愈,只有平时的三四成功力,只能抱憾于此,不然哪里还会有你们嚣张的份”

    我一听就乐了,这朱国富不糊涂,看事物十分清晰,这一下伤了苏家兄弟,正好给我提供了出手的机会。

    但我仍旧未动,我在等雷鸣回来,金乌石在雷鸣身上,我不能打草惊蛇。

    果然,雷鸣一见朱国富的南天一棍没打向他,迅速的又折返了回来,一见苏家兄弟的模样,顿时明白了过来,微微一笑道:“两位哥哥,待我杀了朱国富,为你们报仇。”

    话一出口,人已经向不能动弹的朱国富走去,眼神之中,满是属于胜利者的骄傲

    他确实应该骄傲,三百多天宫阴兵,死在他手上十分之八还有多,如今朱国富、苏出云、苏振铭全都负伤,他却完好无损,怎么看,他好像都是最大的赢家。

    可惜,他不知道还有我的存在,所以他得意的浑身都是破绽。

    我立即捏了一下陌楠的手,示意她先留下,自己一闪身就飞了出去,疾如闪电,快若劲风,呼的一下就到了雷鸣身边,就在我一出现的一瞬间,苏振铭和苏出云同时叫道:“雷兄弟小心,是徐镜楼”

    他们对我的了解,就像我了解他们一样,不需要看清楚我的模样,甚至根本就不需要说话,只要一招眼,立即就能分辨出对方来。

    两人在疾喊出声的时候,也同时飞身掠起,拼命向我夹击而来。

    他们想保的并不是雷鸣,而是雷鸣身上的金乌石,和我的目的一样,我出手也并不是为了救朱国富,我只是看见雷鸣这个时候完全没有防范之心,破绽大开而已。

    如果苏家兄弟没有受伤在先,或许真的能截住我,但朱国富那一记南天一棍,确实帮了我的大忙。

    就在他们一闪身之际,我的双指已经泛起了青白之色,电芒伸缩,指在了雷鸣的太阳穴上,冷声说道:“你本性不坏,将金乌石交出来,我放你走”

    苏家兄弟一起定住,四目之中,同时喷出怒火来,齐声喊道:“雷兄弟,不要上他的当。”

    雷鸣被我制住的一瞬间,确实慌乱了一下,可随即又迅速的镇定了下来,沉声道:“如果我不交呢”

    我立即用一种冰冷的声音道:“那我也不介意在你的脑袋上来一记九亟。”

    雷鸣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倨傲的神情道:“你敢吗”

    我冷笑了一声,“你可以试试,不用拿雷震出来吓唬我,雷震是雷震,你是你三十六门中人,自己拳头硬才是硬道理,就算日后雷震找我算账,那也是日后的事了,我保证你看不见。”

    雷鸣斜眼看我一眼,缓缓伸手入怀,将那粒金乌石掏了出来,一边递给我,一边冷声道:“你记住,两次了我们这个梁子,好像已经越结越深了。”

    我一伸手夺过金乌石,闪身退到朱国富身边,将金乌石装进瓶子之中,这才对那雷鸣笑道:“我既然敢和你结梁子,就不怕你报复,如果对我不满意,你大可以回去向雷震哭诉。”

    其实,我心里还是很惧怕雷震的,之所以这么说,就是要刺激他让他不要去找雷震告状,毕竟真要惹得雷震出山的话,绝对不是现在的我可以对付的了。

    这个时候,陌楠也奔了出来,一伸手就将朱国富扶了起来,朱国富看了看我和陌楠,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我明白他什么意思,苏出云等人和他同属深井,却一心想要他的命,我是他们的对头,却伸手救了他,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讽刺。

    当然,以他的老辣,不会不明白,我出手的目的,只是金乌石,他自己不知道费了多少辛苦才从里面将招魂鼓带出来,如今金乌石却成了我的囊中之物,他自己却只剩下半条命了,这事摆谁身上,都不会好受。

    偏偏他也明白,金乌石到了我身上,再想抢回去,简直是不大可能的事,除了苦笑,他也干不了什么别的。

    我一将金乌石装好,就抬头对雷鸣说道:“你可以走了上次你赢了陶莉莉,却没有杀她,这次我也放过你一次,算是两清。”

    谁知道那雷鸣却嘿嘿一笑道:“我不是不想杀她,是杀不了她,虽然看上去好像她坐着我站着,实际上我们谁也杀不了谁,你不必还这个人情,而我,也不会就这么走了”

    我们说话之间,苏出云和苏振铭已经到了雷鸣的左右,三人站成一排,一个个都将气势提了起来,分明是想以三打一。

    我也不惧他们,当下双指一抬,已经亮出九亟之术,沉声道:“既然你不走,那就一齐留下吧”

    这句话,当然是对雷鸣说的,至于苏振铭和苏出云,我根本就没想过放了他们。

    谁知道话一出口,苏出云忽然上前一步,阴声道:“徐镜楼,你真的以为,在这场博弈之中,赢家会是你”

    我嘴角露出一丝嘲弄道:“目前看来,好像是这样的,金乌石已经被我得到了,朱国富也倒下了,至于你们三个,我说实话,我根本就没把你们三个看在眼里。”

    苏出云冷然一笑道:“朱国富出发洪湖的时候,我就已经盯上他了,一路跟着他潜入这里,眼看着他得到了招魂鼓,在这个过程之中,我起码有十次机会可以杀了他,却始终没有出手,你猜为什么”

    这话一出,我的眼角不自觉的就跳了几下,脸上却依旧镇定无比,淡淡的说道:“我猜你是不敢,我太了解你了,你只有靠着人多的时候,才敢出手,一个人的时候,就是一只缩头乌龟。”

    苏出云听我冷嘲热讽,却也不气恼,反而淡淡的一笑道:“我知道你一定想知道原因,我也不妨告诉,朱国富知道这里藏有金乌石的消息,就是我故意散布给他的,那块金乌石,是我放进招魂鼓,故意放在哪里,让朱国富找到的”

    “因为我知道,你也一定会来这里,而且必定会藏在暗中,伺机抢走金乌石,如今看来,这个计划还是满成功的。”

    此话一出,我顿时一愣,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一个娇滴滴的笑声就响了起来:“镜楼哥哥,你有没有觉得,手掌有点发麻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