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天衣无缝

    可那雷鸣刚一飞身而起,就忽然双腿一软,噗通一声摔倒在地。在地上挣扎了几下,竟然硬是没爬起来,显然已经着了道儿。

    到了这时。叶知秋才娇笑着说道:“雷家哥哥。我好像忘了一件事,这毒药是给徐镜楼配的。当时根本就没准备给他解毒,所以也就只准备了两份解药,已经给出云和振铭哥服用了。给你服下的,可能是九香软筋汤。”

    “九香软筋汤并不是什么毒药,只是能使你浑身乏软无力而已。刚才我以为想骗你喝下去会很难,谁知道你一定点儿都没有怀疑我,一把抢过去就喝了。如今想想,你对我的信任,还真让我有点儿感动呢”

    “不过你放心,金乌石上的毒药毒发身死之后,五脏六腑尽数碎裂。和被极为强大的力量震死的一模一样。就算我爷爷亲自来,都不一定能查出你其实是被毒死的,到了那个时候,我们会告诉雷震,说你是死在徐镜楼的手上,雷震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我听的心头一寒,这整个计划,到目前为止,可以说是毫无破绽,就算今天我不死在这里,这口黑锅我也背定了,我和苏出云、苏振铭的话,雷震一定更相信他们,除非能将雷鸣一起救下,由雷鸣自己亲口向雷震说清楚,不然我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但我现在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又凭什么去救雷鸣叶知秋说的很清楚,我只要一运力,只怕会更快死在这里,至于陌楠,不可能是苏家兄弟的对手,朱国富就更不用说了,现在和板上鱼肉没什么差别,而且苏出云既然将真相说了出来,就不会再让我们活下去,到时候雷震肯定会听他们的,迁怒与青石镇,三爷肯定不会妥协,可青石镇上,谁又能挡得住雷震,只怕必定死伤惨重。

    一想到这里,我顿时心急如焚,我死在这里不要紧,陌楠死在这里也说得过去,我们本就是夫妻,同生共死也在情理,可连累了青石镇的三爷等人,则是让我死了也难以心安。

    苏振铭这时则走到雷鸣身边,往下一蹲,嘿嘿笑道:“雷兄弟,对不住了为了我们这个计划能够完美,只有借你的命一用了,你放心,你我兄弟一场,以后每年今天,我都会给你烧点纸钱的。”

    那雷鸣双目之中,几乎喷出火来,看那眼神,好像恨不得活剥了苏振铭一般,却又浑身疲软,手脚无力,只能恶狠狠的对着苏振铭呸了一口,一下吐在了苏振铭的脸上。

    苏振铭一张脸顿时一沉,伸手慢慢抹去脸上的唾沫,忽然站起身来,一脚就踢在雷鸣的肚子上,雷鸣顿时就蜷缩成虾米,疼的浑身抽搐不已。

    苏振铭这才骂道:“给你脸不要脸你算个什么东西叫你一声兄弟,你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如果你爷爷不是雷震,哪里排得上你你凭什么在我面前趾高气扬你凭什么就自觉的比我们高了一等除了有个好出身,你还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像你这样的货色,铭爷一根手指头就能碾死你”

    这一骂起来,苏振铭忽然就发起了疯来,脸都变的狰狞了,好像将多年来的怨气都发泄在了雷鸣的身上,边骂边踢,接连又踢了雷鸣四五脚,最后一脚更是踢在了雷鸣的头上,直接将雷鸣踢的昏死了过去。

    要依苏振铭,估计还会再踢几下,苏出云忽然说道:“振铭哥,算了,你要将他踢死了,咱们的计划可就不完美了。”

    苏振铭这才双手一抹头发,对着雷鸣的脸上,狠狠的呸了一口,随即一转头看向我笑道:“让你们见笑了,我这人有时候脾气不好。”

    我看的心头一阵恶寒,这个苏振铭,脑子一定不正常,他刚才的举动、话语、表情,都说明他心里对好出身的人是极度愤恨的,但一转眼就恢复了淡定微笑的模样,这是典型的人格分裂。

    苏出云却似对苏振铭的行为习以为常了,根本不以为怪,等苏振铭安静了下来,才继续说道:“刚才我说的,只是整个计划的其中一个环节,其后我找个借口离开了深井,到了这里,寻找到另外一个入口,率先进来了一次,找到了金乌石、传说中的招魂鼓、三百天宫阴兵,以及发现了这里的独特地形。”

    “当我发现这些东西的时候,我就知道,这次的机会,对我们来说,实在太难得了。”

    “随后我回到深井,让知秋在金乌石上面下了毒,并且藏在招魂鼓中,一切准备妥当之后,故意引了朱国富,装作和知秋对话,将这里藏有青铜鼎,以及我探查到的招魂鼓、天宫阴兵和这里另一条入口的路线,一起泄露给一直潜伏在暗处的朱国富,并且说出,金乌石就藏在招魂鼓中”

    “你们也明白,三十六门之中,向来都是拳头硬才是硬道理,深井之中亦是如此,朱国富被我们暗算受伤之后,我们又故意散播了一些消息,说他的手段不如我们,再加上他和张宗树是一个派系,向来不为深井老大所喜,所以他九煞的位置,已经岌岌可危。”

    “俗话说的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十分了解朱国富这种人的思想,在这种情况下,他听到这个消息,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他一定会偷偷的潜来这里,只要找到金乌石,就可以稳固他在深井之中的位置。何况振铭哥也向深井上报了这里可能藏有金乌石的事,两者一对印,朱国富必定上当。”

    “我暗中跟随在他身后,却让知秋抢先一步进入这里,将藏有毒金乌的招魂鼓,放在那里等朱国富去取。当然,为了把控时间,一路上我还制造了不少麻烦给朱国富,可惜这家伙太笨,始终没察觉出来是我在操纵这一切。”

    “另外一边,你们听了钱丽华的话后,也追寻到了龙溪,其实振铭哥早就将人安排在远处等待,他自己埋伏在了暗处,你们一进龙溪,他就发现了,随后叫了雷鸣等人过来,炸开龙口珠,将你们一路引来了这里。”

    听到这里,我已经一头的冷汗,我一向自认为没有小看苏出云,可如今看来,我还是小看了他,这整个计划的安排、实施都堪称完美,简直天衣无缝,此人的实力也许不足为惧,可此人的头脑,已经慎密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苏出云却没有注意到我的表情,仍旧陶醉在他的完美计划之中,如此计划,确实也值得他炫耀,仍旧在滔滔不绝的讲述着。

    后面的事情,其实我们都已经亲身经历了,只是每一步,几乎都是按照他预想的那样在发展,朱国富得到了招魂鼓,却被苏出云使手段阻挠在通道内出不去,随后苏振铭带着雷鸣和九个黑衣人到了这里,双方展开厮杀,朱国富本就是重伤未愈,自然不是对手,情急之下,摇响了招魂鼓。

    招魂鼓一响,那些天宫阴兵自然会被唤醒,那几个黑袍人也就有人料理了,就连雷鸣的小霹雳雷,我会潜伏在暗中不动的心理,都被苏出云算计在其中,只是没想到,招魂鼓在混战被那个高大阴兵抢了去,导致整个计划出了点小纰漏。

    他们原本的计划,是在黑袍人和天宫阴兵、以及朱国富都死了之后,由苏振铭出面,将招魂鼓打破,金乌石出现,交给雷鸣,一定会引得我出手击杀雷鸣,那雷鸣就真正的死在了我手上,必定会引起雷震攻打青石镇,我也会死于金乌石上的毒药,顺便还铲除了朱国富,朱国富一死,他们俩抢回去了金乌石,又都有守护灵在身,怎么也会有一个跻身深井九煞,真正是一石三鸟。

    没料到那高大阴兵却摔碎了招魂鼓,金乌石提前出现,苏出云害怕金乌石被我率先所抢,没法祸害雷鸣,只好抢先出手,他和苏振铭早就服用过解药,自然不怕金乌石上的毒药,抢了金乌石,交给了雷鸣,使计划回归了正轨。

    但我出手是出手了,却又没杀雷鸣,为了不让雷鸣跑了,叶知秋才出现,故意以九香软筋汤为解药,放倒了雷鸣。

    整个计划虽然出现了一点瑕疵,但到了最后,一切还是按照苏出云的预料在进行,所有的所有,始终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苏出云将全盘计划说出之后,眉目之间,也充满了得意之色,看了我一眼道:“镜楼弟弟,现在你该明白了吧也该死的瞑目了,念在你我同宗的份上,我给你留个全尸,也算我这做哥哥的仁至义尽了”

    我听的惨然一笑,苏出云几乎将所有的活路都封死了,我除了拼死一战,还能有什么办法

    可就在这个时候,陌楠忽然开口了,一开口就问了苏振铭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苏振铭,你说火葬场内藏有青铜鼎的消息,是来自一个可靠的人,那个人又是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