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尸骨无存

关灯
护眼
    这个念头一起,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想不通自己怎么会有这么疯狂的想法。我目前的实力,连洞若观火都掌控不住,竟然敢去想施展天威!想想自己这胆子也真够肥的。

    当下一闪身躲开两人的攻击。反手两指连点。一招不动如山排山倒海一般向苏振铭压了过去。一记洞若观火,却带起一道火线,直逼苏出云。

    可心中那个念头,一经生起。竟然如同在我脑海之中扎了根一般,理智告诉我。这是十分冒险的,一是我还没领悟到那一层,从来没施展过,二来我无法控制力量,一旦施展出来。打不死苏家兄弟。等待我的下场只怕会十分凄惨。

    我虽然极力想将这个念头压下去。可这个念头却像杂草一般疯狂滋生,另外一个想法也随即升起,我还有几分钟就得中毒亡毙。身为徐家后人,学了一番九亟,到死却连天威地力都没使用过,这也太窝囊了。

    何况,徐家先祖说过,这苍天之怒和大地无疆为九亟绝学,特别是苍天之怒,雷霆之威震动九州,天下无人能以血肉之躯硬挡,如果我使出,能将他们俩杀了呢?

    心中越是这般想,念头越是疯狂滋生,我一边和苏家兄弟周旋,一边已经开始不自觉的悄悄将苏家兄弟往一边引去,毕竟这苍天之怒,我自己也无法把握力道,万一误伤了陌楠,那就得不偿失了。

    就在这时,叶知秋忽然疾喊一声:“中!”

    我急忙一转头,只见叶知秋忽然挥手撒出两片烟雾,一红一绿,烟雾一起,同时化为两支利箭,带起一阵红绿色烟雾,向陌楠激 射而出。

    陌楠身形疾蹿而起,一红一绿两道烟箭贴着陌楠的脚下穿了过去,叶知秋娇声笑道:“陌楠,你又不敢近我的身,这样上蹿下跳的,累不累啊!何况你根本无法伤我,何不束手就死,也好和徐镜楼做一对同命鸳鸯。”

    一句话说完,甩手又是两道烟箭,依旧是一红一绿,陌楠也不理睬她,再度闪身躲开,却不料那两道烟箭这一次却和上次不同,一道红色烟箭陡然一折,直蹿而上,继续追击陌楠,一道绿色烟箭却陡然一折弯,向坐在旁边的朱国富当胸射去。

    我一见陌楠危险,顿时一声怒吼,一闪身就要过去,可苏出云和苏振铭哪里会放我过去,纷纷出手,分左右攻到,出手极为凌厉,我若强行闯过去,必受重伤,只好闪身后退。

    好在陌楠身法轻灵,半空之中一翻,已经和那道红色烟箭错开,稳稳落在地上,有惊无险。

    叶知秋则娇声笑道:“徐镜楼,你吼那么大声做什么?震的人家耳膜都疼了,担心你的陌楠吗?担心也没用的,你们俩个,今天注定要一起死在这里,不过你强行运功,气血翻腾,毒药如今也该侵入内腑了,估计会死在陌楠前面。”

    “但是你完全可以放心,我们一定会将陌楠送去见你的,你的金鳞真龙,我们没有把握收服,可她的幻影玉兔,估计我能收服得了,所以她若不死,我也无法获得守护灵,单从这一点上,你就可以相信我。”

    说话之间,那道绿色烟箭已经射到了朱国富的胸前,一直坐在地上的朱国富,忽然手中盘龙棍一伸,猛的大吼一声,一棍直点,点在那道绿色烟箭之上,可那绿色烟箭并没有消散,而是忽然扭曲了起来,像一条绿色灵蛇一般,顺着盘龙棍向上蜿蜒,所过之处,盘龙棍都被染成了绿色,可见毒性之剧烈。

    陌楠顿时疾喊道:“快丢了盘龙棍!她打出的任何东西都不能触碰。”

    雷鸣已经死了,朱国富现在已经成了唯一目击整个事情经过的证人,他活着,虽然雷震也不一定会信他的话,但多少总有个人能帮着说话,如果他在死了,估计雷震连问都不会问一声,直接就动手了。

    所以,朱国富现在还真不能死!这也正是陌楠一直护着他的原因。

    陌楠这么一喊,朱国富陡然将手中盘龙棍往天上一丢,那道绿色烟箭,也被盘龙棍带的直向上飞,嗖的一声,直接插在了洞顶岩层之上。

    与此同时,朱国富陡然暴跃而起,身形如电,直向叶知秋冲去,右手拇指忽然伸出,大吼一声:“妖女!你先下地狱给老子打个前站!”

    拇指一起,一道棍影已经升起,迎着叶知秋的脑袋上就砸了下去,劲风呼呼,显然这一下,已经用尽了朱国富最后一丝力量。

    叶知秋一见大惊,急忙闪身避开,朱国富已经成了强弩之末,这一棍更是他最后一击,根本就没有余力变化,一棍砸空,顿时波的一声,气流消散。

    可就在这个时候,朱国富已经冲到了叶知秋的面前,一手抱住了叶知秋,一手抓住了叶知秋的头发往后一拉,嘶声大笑道:“老子就是死,也要咬下你一块肉来。”一句话说完,竟然真的一口咬下,直接咬向叶知秋的大动脉。

    陌楠疾呼道:“不要!”

    我也大喊出声:“不要碰她!”

    叶知秋是谁?药师一门的嫡系传人,一代神医叶佛心的亲孙女,虽然一身毒术远不如叶神医那般出神入化,可她的身体,是可以随便碰的吗?别的不说,她身上笼罩着的那层青烟天罗,就谁碰谁死!

    可已经迟了,在我们出声之前,朱国富已经抱住了叶知秋,叶知秋大概也没想到朱国富会不顾她身上的剧毒,强行抱住她,顿时也是一惊,慌乱之中,根本来不及躲闪,人又被朱国富死死抱住,想躲闪也躲闪不掉,只来及偏了一下脑袋,却正巧被朱国富一口咬在了脸上。

    朱国富这个动作,实际上和自杀已经没有什么差别了,他本就伤重未愈,连番厮杀下来,已经接近油尽灯枯,此番举动,只是单纯的咬对方一口,以此来泄愤而已,所以这一口咬上,哪里还肯放开,不但不肯松口,还拼命撕扯,顿时疼的叶知秋惨叫出声。

    我也傻眼了,我知道仇恨的力量有多可怕,可从来没有想到,仇恨竟然可以使人如此疯狂!

    陌楠一见,立即欺身而进,一匕首直甩而出,直钉叶知秋后背,既然朱国富已经注定无救,那就只能杀了一个是一个了。

    可匕首破空之声一起,那叶知秋竟然厉喊一声,猛的抱住朱国富一翻一转,顿时将朱国富当成了盾牌,陌楠的匕首嗖的一声就钉入了朱国富的后背,朱国富的喉头发出一声闷吼,奋力一咬一撕,竟然将叶知秋脸上的一块肉,生生的撕了下来。

    叶知秋顿时又是一声撕心裂肺般的惨叫,奋力一挣,头发都挣掉了一绺,挣脱了朱国富的双手,抬手一掌,将朱国富的身体打飞,砰的一声,重重的摔落在地上,脸上已经一片灰白,眼见就活不成了。

    而朱国富却丝毫不以为意,手中抓着叶知秋的一把头发,口中咀嚼了两下,一昂头就将咬下来的脸肉生吞了下去,昂头哈哈大笑道:“我总算生吞了你的肉,死在这里,也算不冤了!”一句话说完,又是一阵哈哈大笑,满嘴鲜血,状若厉鬼。

    叶知秋的头发完全披散了开来,一把捂住自己的脸,凄厉的惨叫了一声,整个人忽然像疯了一般,旋风一般的冲到了朱国富的面前,双手疾弹,青的、红的、绿的、蓝的、黑的,各种颜色的烟雾都有,疯狂的弹射在朱国富的身上。

    朱国富则仍旧疯狂大笑,只是笑声越来越低,终于不复再闻,随即身上冒起阵阵青烟,伴随这一阵恶臭之味飘起,整个人开始融化起来,片刻就已经血肉模糊,尸身斑驳,连露出外面的骨头,都在慢慢融化。

    这般血腥场面,确实使我始料未及,没有想到朱国富身为深井九煞,也算一代枭雄,如今竟然丧命与此,尸骨无存,也算悲惨。

    不过他这一死,杀死雷鸣的这口黑锅,就算在我身上扣结实了。

    我们都为眼前惨烈场景所震撼,手下不自觉的都停了攻击,我和陌楠站到了一起,苏振铭警惕的看着我们俩,苏出云则一闪身就到了仍旧在疯狂对着朱国富尸身弹射毒药的叶知秋身边,一把拉住叶知秋道:“行了!他已经死了!”

    叶知秋顿时一愣,一下扑进了苏出云的怀里,悲声呼道:“出云,我毁容了!我毁容了啊!你不会不要我吧!你说,你会不会不要我了?”

    我看着叶知秋那副癫狂模样,心头忽然升起一丝怜悯,这女人虽然蛇蝎心肠,对苏出云倒是一腔痴情,但此女落到这般地步,也是自作自受,当下就冷声道:“他肯定不要你,你们在一起,本就是互相利用,你还真当苏出云喜欢你呢!”

    此话一出,叶知秋就猛一转头,一双眼珠子狠狠的盯着我,满面鲜血,恨声嘶喊道:“你怎么还没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