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绝毒之体

    此话一出,我顿时心头也是一惊,倒不是被叶知秋的疯狂状态吓着了。因为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来。

    在我们一开始动手的时候,叶知秋就说我还能活十来分钟,然后一番激斗下来。再到朱国富舍身咬下叶知秋脸上一块肉。就算没有十分钟。也该差不多了才对,按道理说,我就算不死,也该感觉到呼吸困难、身体内脏被毒素破坏导致机能衰竭等症状才对。可我怎么还像没事人一样呢?

    刚想到这里,陌楠已经冷笑一声道:“叶知秋。我知道你对自己的毒术,一向很自负,认为普天之下,除了叶神医他老人家,没人能超过你。对吗?”

    叶知秋将头颅一昂。脸上的鲜血和怨毒的表情使她看上去有点狰狞。眼神中却又带着一份自傲,毫不犹豫的点头道:“那是当然!我就不信,还有人能解得了徐镜楼中的毒。这毒是我亲自配置的,就算我爷爷亲自来,时间也不够他配解药的。”

    陌楠说道:“那你觉得,你和清雍正时期的叶家先祖比起来,施毒之术会是谁更厉害点?”

    叶知秋顿时嘴角一抽,涩声道:“你什么意思?叶家传到现在,许多毒术都已经失传了,而明清时期,本就是三十六门最昌盛的时期,那时候药师一门叶家先祖的施毒之术,岂是我们能比的?别说我了,就算我爷爷,到叶家先祖面前,只怕也得逊色几分。”

    陌楠一点头道:“那就对了!并不是有人解了镜楼身上的毒,而是他根本就不需要解毒,别说你了,就算你们叶家先祖重生一次,也未必能毒死镜楼。”

    我听的一愣,虽然我在终南山时,叶佛心让我吃了两年零八个月的珍奇药物,可并没有将我炼成百毒不侵啊!我怎么就不需要解毒了呢?

    不单单是我这样想,叶知秋也这样想,一听陌楠这样说,顿时发出一阵近似癫狂的笑声来,边笑边说道:“怎么可能,陌楠,你不要自我安慰了,徐镜楼肯定是必死无疑的,别说我们叶家先祖了,就我这毒药,就可以要了他的命。”

    我也苦笑道:“楠楠,我确实中了毒,之前叶知秋一说的时候,我确实感觉到手掌发麻,现在却没这种症状了,估计是毒入肺腑了。”

    这话一出口,叶知秋却忽然一愣,停止了那癫狂的笑声道:“什么?症状消失了?”脸上则是一脸的不相信。

    陌楠的脸上,却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表情来,嘴角缓缓露出了一丝微笑,说道:“你是中了叶知秋的毒药,不过现在症状消失,并不是毒入肺腑,而是被化解了。”

    我听的顿时一愣,抬起手掌来,用力握了一下,全身力量充沛,身体确实没有什么异样,不由的也奇怪了起来,脱口而出道:“怎么会这样?”

    几乎是同时,叶知秋的厉喊声也响了起来,喊的话和我一样:“怎么会这样?他明明已经中了毒的!”

    陌楠微笑着看着我道:“其实,起先我也只是猜测,仅仅抱有一丝希望,如今你的种种迹象都表明,我的猜测是对的,镜楼,你可还记得年熙?大清雍正时期,年羹尧的儿子年熙!”

    我茫然点头道:“当然记得,可年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听说过他几次而已,虽然他后来在黑棺内出现过,可我和他又没见过面。”

    陌楠摇头道:“不需要你们见面,只要你们的症状是一样的就行,年熙当年身携金乌石逃跑,也曾被金乌夺体,变成了半人半兽的模样,只是他不是三合之体,金鳞真龙也没认他为主,所以他被金乌夺体之后,就无法变回原先的模样,只有喝了天宫的泉水,才恢复了原貌。”

    “但在这个过程之中,雍正曾派遣三十六门的人四处追杀年熙,当时派出去的,是每一门的精英人物,带队的还是当时的徐家先祖徐云天,其中当然也包括了药师叶家的人。可那壁画之上,说的清清楚楚,徐家先祖领着三十六门的人从南追到北,三十六门之人什么手段都用上了,却无法将年熙斩杀。”

    “这使尽了手段,难道会不包括叶家的施毒之术吗?叶家的毒术,从清之后,就失传许多,虽然青烟天罗并未失传,但我认为青烟天罗也杀不了年熙,不然的话,年熙也许早就死了。”

    “既然叶家先祖都杀不了年熙,区区一个叶知秋,又怎么能毒杀你!更何况,年熙当时仅仅得到一块金乌石而已。而你也曾在斩杀镇河之妖时,被金乌夺体,变成过不人不兽的模样,只是你是三合之体,又有金鳞真龙之力帮你,你才恢复了原样,如今更是身怀五块金乌石,毒药更加奈何不得你。”

    陌楠这么一说,我顿时想了起来,好像是这么回事,年熙当年变成怪物之后,不但三十六门的人用尽方法都没杀死他,自己后来还变成了一个瘟神,凡是和他有过接触的人,都会变成嗜血的怪物,也就是说,只要被金乌夺体过的人,本身就已经是一个绝毒之体。

    年熙最后被江别易用整整一棺的鲛人油膏将其封存在千年寒铁棺内,鲛人油膏本就是剧毒之物,他在鲛人油膏之中几百年,尚且无事,何况叶知秋这一点点的毒药。

    一想到这里,我顿时大喜过望,但同时另外一个问题也升了起来,年熙当时接近人类,人类是会被感染的,为什么我天天和陌楠在一起,陌楠却没有被我感染呢?

    刚想到这里,脑海之中随即灵光一闪,陡然想起了一个细节,听江长歌说,年熙在变成不人不兽之后,并没有感染其他人,只是杀戮无数,茹毛饮血,可在喝了那天宫中的泉水之后,虽然短暂的恢复了人类的形态,却开始将和他接触过的人类感染了。

    几方面一结合,这就说明了,金乌夺体之后,确实不惧毒药,起码当初的叶家先祖就没毒死年熙,如今的叶知秋也没能毒死我,但也并不会感染,感染的问题,是出在那天宫的泉水上!

    这一彻底想通了,顿时心情激动,一指叶知秋等三人道:“你们机关算尽,却没想到天不绝我,今天我就将你们三个全都灭在这里,也免得你们再出去祸害他人。”

    那叶知秋却兀自不信,厉声嘶喊道:“这不可能!怎么可能!”

    看她一副揭斯底里即将崩溃的模样,我心中却提不起丝毫的快意,只是一阵阵的鄙夷,她并不完全是因为我没被他毒死而发疯,更多的原因,还是因为朱国富的那一口,那一口,不仅毁了她的容,还彻底击溃了她的自信。

    可叶知秋却迅速的被苏出云阻止了,苏出云不但阻止了叶知秋继续发疯,还转头对我低声喝道:“徐镜楼,你不要得意,就算今天毒不死你,凭你想杀我们三个,也办不到,我们出去之后,自然会将雷鸣之死推到你的头上,雷震自会找你算账,不管怎么样,你都是输家。”

    他这一说,我顿时一愣,这倒是确实,这口黑锅是跑不掉了,当下心头更怒,双指一举,蓝芒伸缩,身形闪动,人已经冲了上去。

    可苏出云却并没有和我硬拼的意思,一见我冲向他们,一把拉起叶知秋就跑,边跑边喊道:“徐镜楼,有种你就跟我来!”

    那苏振铭更是奸猾,一听说毒药对我没用时,已经开始悄悄抽身后退,如今苏出云一跑,他跑的比苏出云还快,三两个起落,已经跑进了那通道之内。

    我和陌楠随后就追,几步追进了通道,陌楠忽然喊道:“镜楼小心一点!”

    她这一喊,我不由自主的放慢了脚步,转头看了陌楠一眼,陌楠说道:“你别忘了,朱国富就是被困在通道之中出不去,才被苏振铭等人堵在这里的,刚才苏出云也说过,他在暗中做了不少了手脚,你虽然不惧毒药,却仍旧是血肉之躯。”

    她这一提,我顿时想了起来,确实如此,怪不得苏出云临走时还毫不示弱,高喊让我追他们,敢情这小子还留有后手,不过这也符合苏出云的性格,这家伙一向精明,从不会不给自己留条退路,也正因为如此,我屡次想杀他,都始终不能的手。

    当然,这和他本身手段也高超有关,如果一般人,估计想跑都跑不掉。

    这么一耽误,苏家三人已经消失在通道之中,只能听到脚步声,还在死寂一般的通道内回响,我再想追时,陌楠已经一把拉住了我,对我摇了摇头,目光警惕的看了一眼通道之内,不但不让我追,反而拉着我悄悄的退了回来。

    我不明白陌楠什么意思,正要开口询问,陌楠却对我一摆手,并且示意我散去身上金光,拉着我迅速的找了处隐蔽的地方,盯着通道口仔细观察,一直看了许久,才长长的松了口气道:“万幸!看样子,他们是真走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