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单刀赴会

    我顿时大惊失色,刚才我聚精会神的在修习九亟,而且这里如此隐蔽。根本就没想到会有人潜入,更没想到竟然有人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在我眼皮子底下将陌楠虏走,单凭这份手段。只怕此人能耐就远超与我。

    要知道陌楠不是一般女孩子。她一向心思慎密。要是自己醒了,不管去做什么,一定会和我打声招呼再离开,免得我担心。如此莫名其妙消失。一定是受制于人了。

    刚想到这里,顿时浑身散发出金光。此人虏了陌楠,却没有对我下手,一定会留下点什么。果然,金光一起,就见我衣服上放着一块布,我拿起一看,上面不知道用什么血写了几个字:“洪湖朱家,不要声张。一个人来”

    一看到这十二个字,我倒放下了心来,洪湖朱家,是三十六门之中捞尸一门旁支子弟聚集之处,除了被指派去徐家村和留守云南青石镇的,其余朱家子弟都在那里,时间久了,已经成了一个大家族,只是捞尸的手艺,已经逐渐疏荒,大部分都改成了做水产生意的,虽然仍旧是三十六门的人,但基本上不和三十六门来往。

    朱达昌、朱达盛兄弟,皆是朱家的人,朱达盛还曾被誉为是捞尸一门最杰出的人才,但却没有接任门主之位,反而远走洪湖,一度将洪湖朱家的声誉提高至道:“是徐家徐镜楼吗”

    我已经上来了,也没必要掩饰,当下点头应声道:“正是徐镜楼”

    那老头枯槁的脸上顿时起了一丝笑容来,说道:“当家的有交代,你在地下不短时间了,地下风湿重,让你喝点酒暖和一下,再去朱家决一死战,当家的不愿占你一丁点便宜。”

    我目光一凛,脱口问道:“你们当家的可是一钩顺风朱达盛”

    那老头点头道:“除了朱四爷,还有谁能担得起洪湖朱家你先喝酒吧别让四爷久等了。”

    我冷哼一声,也不客气,反正我也绝毒之体,也不怕他下毒,走过去就端起饭碗,拿起酒瓶,咕嘟咕嘟灌了几口,对那老头道:“前头带路”

    那老头摇头笑道:“不用带路的,你出门直走,到了洪湖边,就能看见,最大的那一条船就是。”

    说到这里,那老头又笑道:“其实也就那一条船,朱四爷要做事,整个洪湖都会停船的。”

    我听的眉头一皱,没有想到,洪湖朱家的势力竟然这么大,不过也无所谓,就算他们人再多,我也不能不去畏首畏尾,反倒没的跌了份,主意一打定,当下就起身出门直行。

    刚走得几十步,就听身后轰的一声炸响,急忙回头看去,却见刚才那农家小屋,已经完全塌陷了下去,形成了一个大坑,那老头站在坑洞旁边,还在啪嗒啪嗒的抽着烟卷,分明是将通往地下的通道给炸塌了,将这条入口彻底的堵了起来。

    我有点纳闷,要知道这条通道,很有可能是出入那地下的唯一出口了,以朱家在洪湖之能,找到龙溪的入口应该不是难事,两头一炸一堵,就算我们有通天之能,最后也是被活埋在地下,朱达盛舍易求难,先劫了陌楠,又让我出来,才封了出口,这又是为何

    一想到这里,我不由的又对这朱达盛的动机怀疑起来,据我所知,朱达盛是张宗树引进深井的,张宗树是不赞成打开天宫之门的,难道说这朱达盛是明着和我们作对,暗中在帮助我们可也不对啊他既然是要帮我们,为什么还劫走陌楠,让我一个人单刀赴会呢

    越想越觉得可疑,干脆不去想,径直前行。

    我原本以为,这里距离洪湖边不远了,谁知道这一走走了十来里路下来,也没见到洪湖的影子,一路上水洼子倒是不少,可那些水洼子方圆不过半亩地,怎么可能和洪湖挂上边呢

    又往前半里,前方忽然有火光传来,伴随着一阵阵的肉香味,飘拂而来,说实话,我还是之前吃的一点生鱼片,刚才为了不丢份,灌了几口酒也没吃菜,现在一闻肉香,肚皮顿时就响了起来。

    我知道自己从一出现,就一直在朱家的监控之下,也不用考虑隐藏身形,当下直接掠了过去,远远的就看见一个精赤上身的大汉,旁边放着两个酒坛子,面前正架着一堆柴火,用一根大铁条穿了一整只的羊,在火苗子上烤着,烤的焦黄油亮,羊油哧溜溜直冒,滴在柴火堆上,将火势助的更大。

    我一现身,就哈哈大笑道:“这位大哥好雅兴,这里荒僻寂静,月朗星稀,在月光下烤羊喝酒,端的是好兴致,不知道能分兄弟一条羊腿不”

    说话间,我已经看清楚了那大汉的面目,此人年岁最多三十出头,面目凶恶,虎头豹目,狮鼻阔口,青梗梗的胡茬子,浑身腱子肉一块块虬结鼓起,大概常年风吹日晒的原因,身上的皮肤全呈古铜之色,看上去雄壮威猛,端的是一副好身架。

    我这一说话,那大汉一伸手,直接从羊身上撕下一条热气腾腾的羊腿来,哈哈大笑道:“有客远来,岂能怠慢了,徐兄弟慢用,这只羊若是不够,前方还有。”

    我冷笑一声,好家伙,这是消耗战吗先虏了陌楠去,让我不得不去,一路上设了高手阻击,等我一关关杀到洪湖边,估计也精疲力尽了,然后朱达盛就可以出面收拾我,这当真打的一手好算盘。

    不过我也不惧,当下一把接住羊腿,举手送到嘴边,撕下一口,大口咀嚼吞咽,连吃几口,才哈哈笑道:“我看大哥旁边还有两坛酒,何不拿出来,夜色凄凉,前路漫漫,也好给兄弟壮壮胆。”

    那大汉哈哈大笑道:“好我就喜欢你这样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兄弟,来,拿去,一人一坛,先喝过酒再说其他的。”

    一句话说完,随手拍开酒坛口泥封,抓了起来,手一扬丢向我,我一把抓住,仰头灌了一大口。

    那汉子一见,顿时又是一阵大笑,神态甚是豪放,一伸手也抓起另一只酒坛子来,仰头连灌几口,将酒坛子一放,对我大笑道:“都说徐家祖坟葬在了英雄地,徐家一脉,个个英雄了得,我韩光祖一向不服,短短几天,连见徐家三人,果然个个都是人中龙凤,徐聆风从容淡定,徐关山凌厉狠辣,你却豪放雄迈,当真是风采各异。”

    “徐家兄弟暂且不说,他们都是老江湖了,你小小年纪,已经有如此气魄,又有徐聆风、徐关山鼎力相助,看来张宗师说的对,这一代三十六门,是你徐镜楼的天下了。”

    我听的一愣,韩光祖这个名字,我从来没有听过,但观此人气度,不是一般人物,虽然不是朱家的人,但绝对又是一位劲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