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洪湖船宴

关灯
护眼
    我这边力量刚刚提起,韩光祖已经大吼一声道:“破军”

    两字一出,人已经如同下山猛虎一般扑了上来。一拳直打我的面门,招式简单到了极点,就是最直接的直拳。可力量之庞大。竟然笼罩了我上下左右。使我根本无法躲闪,而且还不能退,这要一退,气势全失。和韩光祖这样的高手过招。一旦气势尽失,那几乎也就等于输了。

    无奈之下。我也只好使出全身力气,一招侵魂扰魄就打了出去,顿时狂风大起。一道旋风如同龙柱一般,直接迎上了韩光祖的拳头。

    轰的一声巨响声爆起,韩光祖的拳头和我打出的风柱,撞击在了一起,我几乎想都不想,随手跟着就再出一记守元固神。守元固神一出,紧跟着又打出一记洞若观火,三招连出,五行相生,一记比一招强劲。

    也幸亏我接连打出了三招

    那龙柱一般的旋风和韩光祖的拳头一接触,竟然被韩光祖一拳直接从中间打成了两半,仿佛被一刀劈开一般,旋风一分为二,分别从韩光祖的两侧掠了过去,韩光祖破军之势只是稍微一顿,威力却丝毫不减,依旧直向我打来。

    随即我第二招守元固神已经打到,拳风凌厉,如同一根巨大的木桩一般直钉韩光祖,韩光祖的拳头再度迎上我的力量,两股力量一相撞,顿时气流炸响声不断,木桩直钉之势被韩光祖的拳头从头粉碎到尾,但韩光祖的拳头,也因此停涩了下来。

    紧接着我的洞若观火已经打到了韩光祖近前,一道火光直扑韩光祖,韩光祖大叫一声,呼的又出一拳,再度发出轰的一声响来,将我打出的火球击散,火星四下飞溅,落地仍旧燃烧不止。

    我看的心中暗暗叫苦,高手一伸手,就知有没有,这韩光祖的破军,看似简单,实际上威力无穷,再配上韩光祖这样的身形、气势,当真是令人震骇,两拳破了我三招,单以实力来论,实际上已经分出高下了,我虽然获得了金鳞真龙第五成的力量,但比起韩光祖来,仍旧逊色一筹,但也不是没有硬拼的本钱,只是硬拼起来,输多赢少。

    刚想到这里,那韩光祖却忽然就一收手,哈哈大笑道:“我输了我说只出一拳,结果却出了两拳,以我的年纪,对你的年纪,两拳才破了你三招,再不认输,只怕就要招人耻笑了。”

    说到这里,话锋一转道:“你的九亟之术,使用的好像比你爹顺手的多,只是力量方面,尚有欠缺,不过你是三合之体,有金鳞真龙相助,假以时日,你可以甩他几条街,这样一来,我也放心了,张宗师说的没错,三月之后,是成是败,可能全要指望你。”

    一句话说完,转身走到烤羊旁边,一把撕下一条羊腿,大口撕咬,一边吞咽着羊肉,一边对我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赶快去吧洪湖大船之上,可有一班人等着见你呢”

    我顿时愣住了,这分明是放我的水,他说只出一拳,却出了两拳,虽然也能成为理由,但他的总体实力,还是在我之上,若不是诚心放水,怎么可能就此认输放我过去,若真打起来,以他的勇猛和实战经验,我是断然过不了此关的。

    当下双手一抱拳,对韩光祖一点头道:“多谢韩爷手下留情,徐镜楼就此别过,今日让路之情,那日必报。”

    韩光祖口中啃着羊腿,随手对我挥了挥手,含混不清道:“你不必谢我我也是替人办事,刚才那一拳,我也出了全力,谈不上手下留情,何况我们现在是敌是友,尚不清楚,不要轻率做出承诺,不然到时候吃亏的可是你自己。”

    我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转身从火堆旁边掠了过去,那韩光祖坐在那里,动也没动,等我身形掠过之后,才将手中羊腿一丢,放声歌道:“天下英豪出我辈,各领风骚数十年金戈铁马欲西征,碧血丹心震中原。叹只叹,廉颇老矣,恨只恨,荆轲绝尘甘将一腔热血洒,只图青史留姓名......”

    边歌边走,歌声悲壮,听来竟有无尽寂寥之意,片刻韩光祖已经不见人影,空留一堆柴火,还有空气中飘荡着的烤羊香味。

    我看着韩光祖的背影,心中不禁升起一丝敬重,此人绝对算一条好汉,可惜的是,却投身在深井之中,助纣为虐,实在令人惋惜。

    不过同时我心中也升起了更浓重的恐惧感来,韩光祖这样的人物,在深井九煞之中,仅仅排在第六,上面几个的实力,到底有多强这深井老大,到底有多恐怖要想让这样的汉子甘心臣服,可不是单凭武力就可以办到的。

    而且,韩光祖刚才还说了,他这仅仅是第一关,前往洪湖的路上,应该还有关卡,韩光祖放水,不代表其他人也会放水,第一关都是如此厉害的人物,这后面的关卡,我又如何闯的过去就算我能闯过去,又怎么才能将陌楠解救出来

    一想到这里,不禁心乱如麻,干脆一咬牙,不再去想,身形疾走,向前直行。

    谁知道这一路之上,竟然再无关卡,只是遇到几个身穿黑衣的汉子,却没有向我动手,甚至我主动搭话时,也只是催我快点去洪湖,不知道是因为我闯过了韩光祖那一关,他们自认不是对手,还是有其他什么目的。

    不过这正合我意,一路疾奔,直奔出三十多里路,终于在一名黑衣汉子的指引下,看见了一大片湖泊,方言望去,水面苍茫,雾气升腾,水岸边上,古木参天,端的是一好地方。

    水面湖边,停靠着一艘大船,说是船舶,实际上一个靠岸而建的大房子,建造的形状,酷似一艘大船而已,船舱甲板,一应俱全,一眼咋看上去,确实像是一艘船,不过以我的眼力,却瞒不过我。

    在那大船两边,各站了十几名彪形大汉,全穿着黑色劲衣,每人手中都拎着一把两米左右长短的捞尸钩,看向我的眼神,充满了警惕,不用问,这些一定都是洪湖朱家的人了。

    当下我纵身一闪,已经到了那些人面前,其中一个带头的黑衣汉子顿时将手中铁钩一横,厉声喊道:“洪湖朱家四爷在此办事,过往的朋友给个方便勿再上前。”

    我微微一笑道:“朱达盛等的不就是我嘛你若拦着我不让我上船,到时候朱达盛怪罪下来,可怨不得我。”

    那带头的黑衣汉子一听,顿时问道:“来人可是徐家徐镜楼”

    我点头道:“就是我了。”

    那带头的黑衣汉子一点头,手一挥,示意身后的黑衣汉子们让开,伸手对我说道::“请朱四爷已经等候多时了。”

    我也不客气,一纵身就跳上了甲板,既然来了,也不是怕的事,何况陌楠还在人家手里呢就算这朱家大船是龙潭虎穴,我也不得不闯上一番。

    身形刚一上甲板,就听船舱内传出一阵笑声道:“张宗师,怎么样我没说错吧我就知道,韩六爷拦不住徐镜楼。”

    随即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叫道:“朱老四,你可别不认账,男子汉大丈夫,吐口唾沫就得是个钉,输了要认账,来来来,五块钱拿来。”

    我一听顿时一愣,这不是翔子和萧朝海的声音吗他们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刚想到这里,就听到朱达盛的声音响了起来:“没有零钱,先记着,等会我和你再赌一局。”

    萧朝海大笑道:“那可不行,别的钱可以欠,唯独赌债不能欠,一欠就没了,你没有零钱没关系,拿来我找你钱就是。”

    随即就听到朱达盛怒声道:“萧朝海,我还能骗你五块钱不成,你也是成名人物,这样成何体统”紧接着船内就响起一阵哄笑声,估计是萧朝海去朱达盛身上翻钱了。

    这些哄笑声一起,我心中顿时一惊,听这声音,船内竟然有不低于十来个人,而且还都是熟悉的声音,有翔子、萧朝海、朱达盛、张宗树,好像还有三爷和张昊海、陌楠的声音,另外还有一男一女的声音,赫然是爹和娘的笑声。

    虽然我已经三年多没见到爹和娘了,但爹娘的声音却一直深深的刻印在我的脑海之中,这声音一入耳,我哪里还受得了,一纵身就向船舱内蹿去,口中已经高喊出声:“爹、娘”

    船内众人一听我的声音,顿时就响起了张宗树的笑声道:“说曹操曹操到,这就来了,不知道这次他领悟了九亟的奥妙之后,能精进到什么程度”

    说话之间,我已经闯进了船舱,一进船舱,第一眼就看见了正坐在一张木桌之后的爹娘,爹正笑眯眯的看着我,娘则双目含泪,一闪身就到了我身边,一伸手摸着我的头道:“楼儿,都......这么高了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